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672579.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28章:藤原小姐

正文 第828章:藤原小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刚刚过去医生休息室换下白大褂出来,就看到一个中年医生在两个护士的陪同之下急急忙忙的赶来急诊室。医生走进来看到家属们围着担架车上没有了动静的李炳福在嚎哭,他就怔了怔,过去探了探鼻息摸了摸颈侧动脉,发现病人已经死亡,还以为自己来晚了,于是就叹了口气说:“病人已经死亡。”

    周围的病人都沉浸在悲伤跟哭泣之中,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医生为什么又一次宣布病人死亡,医生开始去写死亡报告,我也大步的离开这里。

    其实,我这样子对李炳福动手是有点冒然的,保不准那几个李家的家属细心一点,或者李仲虎以后从医生的死亡报告还有家属的汇报情况两者当中就能发现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我也不是很在乎。因为干掉李仲虎,目前是秦老、黄宏建、徐裕宁几个的意思,我并不怕这件事被发现,顶多李仲虎发现之后会警觉起来,我再杀他要难一点。

    李梦婷在车里等了许久,她见到我终于回来的时候,表情似乎暗暗松了口气,我笑了笑说:“找了半天才找到钥匙,等急了吧?”

    李梦婷望着车窗外,轻声的说:“陈瑜,你什么时候连对我也要说谎了?”

    “为什么这么说?”

    李梦婷回头直视我:“你回去根本不是找什么钥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炳福现在已经死了。”

    “原来你都知道了”我苦笑了一下,然后解释说:“这小老头当初派人绑架你,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却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是在这所医院里失去的,我觉得这小老头就应该在这所医院里为他当日的行为付出代价。”

    李梦婷一下子就张开双臂抱住了我,声音带着点哭腔:“陈瑜,我好怕。”

    在孤儿院长大,年纪轻轻就被送去炼狱,年青时候就在陈家担任四大堂主之一,还在丽海市拥有玉罗刹外号的李梦婷竟然说她会害怕,我有点儿愣住,不过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哭了,还是很心疼的,就忍不住连忙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了她几句,然后问她:“婷姐,你怎么了?”

    李梦婷被我安慰了几句,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她埋首在我胸前,呢喃的说:“我们已经失去了一次孩子,我知道那种痛侧心扉的感觉。如果说在我的生命里孩子只是占据第二重要的位置,那你就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我很害怕如果你跟李家斗争。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那我跟孩子也活不下去了。”

    李梦婷第一次流产的时候,报仇的念头是很执着的,她恨透了李家的人。但是现在第二次怀孕之后,大约是出于母爱吧,母爱让她对仇恨看淡了许多。估计她这会儿已经不想报仇什么的了,只想我们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活着,她已经承受不起第二次失去了。

    我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笑着答应她:“放心,我从今天开始会很爱惜自己的生命,不会轻易以身涉险的。还有等忙完义门的事情,我们就主要发展公司,东星就交给谢天来、唐牛他们负责,我们不再过打打杀杀的生活。”

    “嗯!”

    李梦婷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启动凯迪拉克开始回家,但是开了几条街之后,发现有一辆雷克萨斯似乎在跟踪我,李梦婷见我脸色有异,而且目光频频的望向车外后视镜,就皱眉的问我怎么了,我平静的说:“有车子好像在跟踪我们。”

    李梦婷这会儿看了看车外后视镜,然后从她的爱马仕手袋里拿出一个手机,给她的手下说了几句话,然后转头对我说:“装作什么都不知情,引后面的车子过去宏城广场。”

    “嗯”

    我开车不徐不疾的朝着宏城广场过去,刚刚来到广场门口不远处,就看到路边停着三辆大众帕沙特,旁边有十来个男子在左右张望,赫然是我们天机堂的兄弟,鹰眼跟地主他们。

    我立即放慢车速,把车子当街停了下来,后面的那辆雷克萨斯正错愕着也跟着缓了下来,里面开车的人看到鹰眼十多个人气势汹汹的朝着他们的车子围了过去,顿时就像加速饶过我的车子逃跑。

    可是鹰眼这家伙趁着对方的车子没有提速,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整个人一下子弹跳到了车头盖上,然后对着挡风玻璃就是狠狠一脚,嘭的一声巨响直接把党风玻璃给踢凹了,挡风玻璃上以被踢中的地方为中心,出现像蜘蛛网一样的密集裂缝。雷克萨斯的车主看不清路况,车头撞在我的凯迪拉克上面,然后停了下来。

    地主一帮人趁机上去强行砸开车门,把开车的那个高高瘦瘦司机给拽了下来。

    我跟李梦婷这会儿也已经下车,发现司机竟然是一个鼻子底下留着一撮小胡子的中年男子,正惊恐的用不怎么流利的中文叫囔:“你们想干嘛,你们要干嘛?”

    李梦婷不由皱起秀眉,轻声的对我说:“竟然是个东瀛人。”

    我心里也咯噔的跳了一下,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脸色还保持着平静,走上去上下打量两眼被地主鹰眼一帮人逮住的小胡子,徐徐的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

    小胡子眼睛狡猾的转动了两下,狡辩说:“我没有跟踪你们,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话刚刚说完,鹰眼就扬起拳头一拳打在了这家伙的鼻子上,直接打得他鼻血都飙了起来,同时狠狠的骂道:“没有跟踪,那你见到我们慌什么,还想加速逃跑?”

    小胡子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捂着受伤的鼻子就是嘴硬说没有跟踪我,他是害怕才想逃离的。我隐隐猜到这家伙肯定是东瀛杉口组的人,但就不知道他是杉口组长村上逸夫派来的,还是伊贺女儿藤原九菊派来的?

    我冷笑了一下:“除非是死人,不然没有审问不出来的话,把这家伙揪到小巷里去,我看看他能嘴硬几分钟。”

    地主跟鹰眼一帮人正要揪着这小胡子到偏僻小巷对他进行严刑审问的时候,忽然一辆英菲迪尼开了回来,下来一女两男,为首的女子身穿黑色套裙,整个人打扮得一丝不苟,她下来就朝着我打招呼说:“陈瑜君!”

    这女人赫然是伊贺的女儿藤原九菊,我见到藤原九菊出现,内心就已经明白这小胡子肯定是她派来暗地里跟踪我的,也清楚的知道藤原九菊肯定是疑心她爸爸是被我杀死的,所以才会派人来跟踪我。

    我佯装惊愕的问:“藤原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藤原九菊微微对着我们欠身致意,然后才笑着说:“我们刚好路过,这位三井先生是我的手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看了她一眼说:“这人跟踪我。”

    藤原九菊闻言就严肃的望着小胡子:“三井,你有没有跟踪陈瑜君?”

    三井捂着流血的鼻子不停的摇头:“没有。”

    藤原九菊点点头,然后转头很有礼貌的对我说:“陈瑜君,这应该是场误会。”

    “或许吧。”

    我耸了耸肩,其实藤原九菊出现基本就是在告诉我不用审问了,这个跟踪我的人就是她派来的,我们俩就差没有撕破最后一层面皮而已。

    藤原九菊笑着说会帮我承担修车的费用,我笑了笑说不用,然后她就带着她的手下离开了。

    李梦婷皱眉说:“这个藤原九菊好像是冲着你来的,你什么地方得罪她了?”

    “她爸爸伊贺是被我暗地里干掉的”我小声的对李梦婷说出了真相,同时有点儿担忧的说:“我现在不是很怕义门李仲虎,反倒是很担心东瀛杉口组,希望村上逸夫跟藤原九菊不要搞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