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690762.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39章:失落的心

正文 第839章:失落的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徐裕宁煮了鸡蛋给我敷了脸上的瘀伤,在我走的时候还从橱柜里找出一瓶铁打酒送给我。说这是他去外地考察的时候,一个当地的生草医生送给他的,对于活络化瘀有很好的作用。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一种怎么样复杂心情离开徐家的,回到家里之后,张晴晴见我这副皮青脸肿的样子,少不得又是生气又是心疼的责骂了我一顿。不过见我情绪有点儿低落,她似乎也察觉了我有些不对劲,就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帮我用药酒拭擦伤处。

    晚上很平静的度过了,我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才醒来,张晴晴有点儿担忧我,今天没有去广弘公司,直接留在家里给我煮了早餐。她见我起床之后就去洗漱,而且穿的是衬衫西裤,收拾得整整齐齐,就皱起秀眉问:“陈瑜,你今天还有事情要外出吗?”

    我在饭厅坐下来尝她煮的早餐,厨艺进步了许多,虽然不能说有多好吃,但是有一股家的味道,我一边吃着瘦肉粥,一边笑了笑说:“今天下午跟晚上都有点应酬,不过忙完这两天应该就差不多了。”

    张晴晴满脸担忧的望着我问:“陈瑜,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现在做的事情危险吗?我真的不像看到你每次都是拖着浑身伤痕回来,我很害怕。”

    我放下碗筷,轻轻的把张晴晴抱在怀里,安慰说:“难道你不信任我吗,再给我几天时间,我就答应你放下这些事情,什么事情我都不管了,我们就好好的过幸福小日子。”

    张晴晴曾经千百次劝过我不要走道上这条路了,但是我都没有同意,现在听说我以后不管道上的事情了,她惊喜之余又有点儿不敢相信,眼睛眨呀眨的望着我:“真的?”

    “当然,风水先生骗你十年八年,我说的话过几天就见分晓。”

    “好,我们打勾。”

    张晴晴难得的在我面前露出女孩子气一面,娇憨的朝着我伸出一根手指头,我又好气又好笑,就只能跟她勾了勾手指,张晴晴这娘们还郑重其事的说:“打勾上吊一万年不许变。”

    吃过早餐之后,我就去了东星公司,哨牙秦勇他们几十个破军堂的兄弟今天去了民兵训练基地继续参与训练。李梦婷要忙碌华瑜娱乐公司的工作,林峰跟朱建堔两个则为广弘公司的事情而奔波,所以东星公司里只有谢天来、唐牛、秦国强跟楚大柱几个在。

    我就让谢天来跟唐牛他们准备车辆,中午12点要去机场接葛德龙一帮香江人。

    中午,我跟谢天来一行人开车去跟陈忠汇合,然后一起去机场接葛德龙,这香江走私大亨为了表示对跟徐裕宁合作的重视,这第一次御米换汽车的交易,他亲自过来交易,表示诚意。

    葛德龙带了十几个他的手下一起过来,我跟陈忠热情的招待了这家伙,下午去吃饭,晚上去夜总会看表演喝酒,一直到了深夜两点多,缅北张遂良价值两千多万的御米已经送过来了,我就让秦国强、楚大柱陪同陈忠带着御米去西堤码头跟葛德龙另外一批负责运送集装箱货船的手下交易。我跟谢天来,唐牛三个则留在总统套房里跟葛德龙他们一起喝香槟,等着西堤码头的双方手下进行交易。

    我们彼此耳朵都塞着跟手下联络的无线耳麦,葛德龙的耳麦声音很大,隐隐约约听到他的手下在跟他报告:“龙哥,我们的货船已经抵达西堤码头,开始跟珠三角的人碰头了。”

    葛德龙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耳麦吩咐:“互相验货吧!”

    没多久,他的耳机再次传来声音:“龙哥,已经验货,质量很正,数量也没有错。”

    我耳机了也传来了陈忠的声音:“陈瑜,这批走私汽车没问题。”

    我朝着葛德龙点点头,葛德龙笑着吩咐他在码头的手下:“交易吧!”

    葛德龙说完就摘掉耳机,端起桌面的香槟走过来朝着我敬酒,笑着说:“陈瑜,为我们的新交易方式完满成功干杯,以后合作愉快。”

    “干杯!”

    我也端起了一杯香槟,笑着跟葛德龙碰了碰杯,但是在葛德龙仰头喝香槟的时候,我已经迅速的掏出一把手枪抵在了他胸膛上,然后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我对着另外一个联络耳麦吩咐道:“秦箐,可以动手收网了。”

    顿时,葛德龙的耳机里隐约传来警车鸣笛声,还有惊叫声:“龙哥,不好了,有条子,好多的条子!”

    大厅里葛德龙的几个贴身保镖这时候才发现不对劲,纷纷的想掏出手枪,但是我身边的唐牛跟谢天来已经齐齐的掏出手枪对着他们,我也警告说:“不想你们龙哥死的话,就不要乱来。”

    葛德龙这会儿正被我用枪抵着胸口呢,他的几个保镖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房门已经被撞开了,一帮刑警闯了进来,为首的人叫伍均盛,是秦箐的得力手下。他跟一帮刑警用枪指着葛德龙一帮人,严肃的说:“葛德龙,你因为涉嫌走私跟交易御米等罪名被捕,立即全部放下武器,不然后果自负。”

    葛德龙跟他的手下见大势已去,最后全部被伍均盛手下一帮刑警抓走了。

    而我耳机来还传来陈忠竭嘶底里的喊叫:“陈瑜,听到吗,陈瑜你在吗?交易现场出事了,赶紧告诉徐先生,让他想办法解救……”

    我摘掉耳机直接扔一边去,然后跟着伍均盛握了握手,同时问道:“现在情况进行的怎么样了?”

    伍均盛笑着说:“秦队长亲自带人去西堤码头实施抓捕,最后人赃并获,陈忠跟葛德龙手下黑手两帮人全部被抓,你们东星公司的人都没事。葛德龙现在也被抓了,徐裕宁我们安排有三个刑警24小时盯梢他,现在估计那三个刑警已经开始抓捕徐裕宁了。至于黄宏建,这老狐狸藏得很深,平日几乎不出面管理走私的事情,全部都是徐裕宁打理。所以要抓捕黄宏建,还得抓到徐裕宁,等徐裕宁指证黄宏建之后,才能正式逮捕黄宏建。”

    我点了点头:“知道了,伍警官你们去忙吧。”

    我跟谢天来、唐牛两个从希尔顿酒店出来,谢天来跟唐牛这才知道我是警方的卧底,都有点儿懵比。章爱蓉的收网行动很瞬间,黄宏建跟徐裕宁为首的走私集团覆灭已经成为定局,连香江走私大亨葛德龙也逃不了。

    不过,我心里却没有多少欢喜,反而还很难受,今晚或者明天,我还要去警局交代收集到徐裕宁的那些犯罪证据,指证徐裕宁。我这会儿,有点怕面对徐裕宁,当卧底的真不是一件好工作,尤其是遇到徐裕宁一个对我这么好的犯罪首脑。

    我觉得好疲惫,挥挥手让唐牛跟谢天来先回去,我自己想找个地方安静安静。

    谢天来跟唐牛两个见我有点失魂落魄,互相对视了一眼,就先离开了。

    我一个人在街边的花坛边沿坐下来,傻傻的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中很难受,徐裕宁把我当成了他最信任的人,对我也是非常的照顾跟关爱,但是我却一手把他送上绝路,虽然于公来说我这是正确的,但是从私人感情上面来说……我对不起徐裕宁……

    正在我沉浸在内疚中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起了,竟然是徐裕宁的手机号码!

    我惊愕了一下,连忙的接通了电话,手机里立即传来徐裕宁急速的喘息声跟庆幸的声音:“谢天谢地,阿瑜你没有被抓。阿瑜你现在在哪里?算了别说你在哪里了,我们被内鬼出卖了,陈忠已经被抓,警方肯定也会来抓你的,你赶紧立即就逃跑,不要迟疑。”

    我没想到徐裕宁现在还没有被抓,而且他还不知道我就是出卖他们的内鬼,我听他声音带着喘息跟痛苦的音调,就连忙的问:“徐叔叔,你在哪里,你受伤了?”

    徐裕宁有点艰难的说:“我本来从缤纷世界会所准备开车回家,但是没想到半路上被几个便衣拦车要逮捕我。正当几个便衣要铐上我带走的时候,忽然来了几个杀手,把三个便衣给杀死了。混乱之中我腹部也中了一枪,我拼命逃入了一条小巷,刚刚才甩掉了几个杀手,这会儿躲在一间废弃屋子里给你打电话。陈瑜,听叔叔的劝告,赶紧立即离开这里……我不能跟你说了,几个杀手返回来,朝着我这边搜过来了,保重……”

    我不由的眼睛有点红了:“徐叔叔,你在哪里,我立即来救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