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720479.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48章:这里的夜晚静悄悄

第848章:这里的夜晚静悄悄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夜色浓郁,秦老跟章老说好坚守12个小时他们一定来救援的话没有实现,我佩戴着夜视仪担忧的望着外面。李仲虎跟侩子手的人已经撤出两公里之外,但是我觉得在夜里他们肯定还会组织再次进攻的。而且我们诸如榴弹跟红箭12这些比毒枭们精力的武器弹药已经所剩无几,没有这个倚仗,估计我们这剩下的三百来人,很快就要被毒枭们给扫灭。

    倪安琪、哨牙、秦勇大罗小罗几个都站在我身后,每个人多多少都带着点伤,看起来很是狼狈。

    我收敛起担忧的情绪,作为团队的负责人,我的这些负面情绪,会影响到所有人的心情跟信念的。我见他们几个脸色都有点儿伤心跟异样,就问道:“你们怎么了,还有兄弟们受伤情况如何?”

    我问受伤情况而不是问伤亡情况,因为我觉得上天一直在眷恋我们这帮兄弟,吴青山的部下死了不少人,钟廷辉的手下也已经折损了十几个,而我们的人则只是有十多个比较严重的枪伤,暂时还没有人死亡。

    秦勇声音有点儿低落的说:“受伤的弟兄,有几个很严重,但是目前没有医疗条件给他们做手术取出弹头……”

    话音没有落,郑展涛跟王子天、李宏城三个就从外面匆匆忙忙的闯进来,郑展涛眼睛红红的,王子天跟李宏城的脸色也是一片悲戚,我见到他们三人这模样,顿时心中扑通的一跳,感到一阵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

    果然,郑展涛一进来就一下子抱住了我,嚎哭道:“瑜哥——”

    我连忙的安慰着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东阳跟缪东华两个兄弟,因为受伤严重没法得到及时手术治疗,刚刚已经……离开我们了……”

    我闻言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虽然来之前大家都有捐躯的觉悟,但是真的有兄弟永远的离开了的时候,这种心疼真的好难受。我强忍着悲伤,安慰着郑展涛不要难过,宋东阳跟缪东华不会白白牺牲。

    王子天忍不住的说:“瑜哥,我们还有替他兄弟受伤也很严重,我怕这些兄弟再得不到治疗,也会步宋东阳跟缪东华的后尘。”

    我还没有说话,一个手下再次闯进来,满脸泪水的呜咽说:“瑜哥,李嘉程也不行了,他说在临死前想见见你。”

    我立即带着哨牙他们一帮人赶去临时病房,这些病房都是安置在吴青山庄园别墅里的地下室或者房间,我们去到李嘉程的房间里里,李嘉程正躺在床上,他腹部跟胸膛被敌人的机枪打中几枪,没有当场死亡,硬生生的坚持了半天,但是现在伤口发炎,整个人都发起高烧。

    钟廷辉的随行军医周浩这会儿也在房间里,周浩见到我进来的时候,就走上来红着眼睛小声的对我说:“李嘉程兄弟不行了,他腹部已经烂成了一团,就算是有医院送过去也救不活了,他可能还能痛苦的苟且几个小时,最好的决定是给他一个痛快吧,这样子死去,太折磨他了。”

    我眼睛瞪圆:“庸医,给老子滚蛋,再出这种馊主意别怪老子崩了你!”

    “是瑜、瑜哥……来了吗……”

    我听到李嘉程微弱的声音,连忙的一下子走到病床边,轻轻的拉起李嘉程的手,咬咬嘴唇说:“李兄弟,我在呢!”

    李嘉程的手很烫,伤口溃烂发炎让他身体发高烧,他脸色很惨白,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我,牵强的笑了笑:“哥,我不行了,医生也说我活不了。”

    我忍不住声音有些哽咽:“别说傻话。”

    “不是傻话……我只想临死前见哥你一面,告诉你跟着你我不后悔……另外我也想见我爸妈一面的,但是这已经不可能了……”

    我刚想说话,李嘉程的脸就痛苦的扭曲成一团,胸口也急速的起伏不停,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左手死死的抓着我的手,睁大眼睛死死的望着我说:“哥……我好痛苦……但是我没有勇气自杀,你……你送我一程……”

    我再没有能忍下去,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摇头痛哭:“不,这事情我做不到。”

    李嘉程这会儿似乎疼痛发作,整个人脸上的肌肉好像是沸腾的水般跳动,他艰难的挣扎哀求道:“帮……我……”

    我转头望向哨牙秦勇他们,哨牙秦勇他们全部早就无声哭泣泪流满面,这会儿齐齐的一起转过身去不忍再看,医生周浩也红着眼睛递给我一只白色枕头:“陈瑜,送这位兄弟上路吧,不要再让他临死之前都饱受折磨了。”

    我看看李嘉程那饱受折磨的模样,深深的抽了一口气,接过了枕头,哭着对李嘉程说:“兄弟,以后你爸妈就是我爸妈,放心上路吧。”

    “帮……我……”

    我伸手就把枕头闷在了他脸上,我都忘记了我是怎么送李嘉程上路的,李嘉程死了之后,我整个人就有点疯狂了,直接仰头哭着咆哮了三声,然后直接掀翻房间里的桌子,掏出一把手枪就去找钟廷辉:“钟廷辉滚出来的见我,他妈的说好坚守12个小时就能得到救援的,秦老跟章老两个死了吗?援军呢?”

    哨牙他们一帮人也手摁枪柄满脸愤怒的跟着我一起去找钟廷辉,以为现在大家都把过失归咎到了秦老跟章老身上,他们两个指导我们据固而守,说12小时援军肯定到达的,现在12个小时已经过去,一个援军都没有见着,我们宛如成了被遗弃者,现在眼睁睁的看着宋东阳、缪东华、李嘉程等兄弟一个个死去,众人都有点竭嘶底里了。

    我揪着一个钟廷辉精英加强排的属下问清楚钟廷辉在地下室看望他的受伤战友之后,就满脸杀气的朝着地下室走去,但是刚刚来到地下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嘭嘭两声枪声,让我们一帮人惊愕了一下。

    我一脚踹开房门,却看到钟廷辉刚刚收回手枪,床上躺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士兵,钟廷辉脸色平静,不过眼睛深处却流露出浓浓的哀伤,这种眼神我觉得好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在我面前的话,我就能看到我现在眼睛里也全是钟廷辉眼睛里的那种悲哀,钟廷辉看了我们气势汹汹的一伙,平静的问:“陈瑜,怎么了?”

    我看看床上死去的战士:“你在做什么?”

    “他脑袋中枪,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他大脑已经损坏死亡,只是身体还活着,我不忍看到他这样成为活死人,送他一程。”钟廷辉说的很轻松,但是眼睛深处却有泪花,明显他是善于隐匿自己感情的人,他伸手抹了一下眼角,望着拎着手枪的我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反手把手枪插回枪套,面无表情的说:“我刚才有几个兄弟也离开了,我们已经坚守了13个小时,但是援军还渺无音讯,大伙们都很愤怒。”

    钟廷辉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估计夜里毒枭们肯定还会展开再一次进攻。傍晚时候我见他们有人在庄园西边鬼鬼祟祟侦查地形,我保证今晚他们主要进攻方向是庄园的西门。”

    我因为死了几个兄弟,心里憋着一股子怒火没地方撒,我恨章老秦老援军迟迟没来,但是更恨李仲虎跟张遂良这帮毒枭,所以毫不犹豫的就说:“今晚西门的防御就交给我们民兵排了。”

    敌人仍然十倍于我们,今晚西门如果真的是敌人进攻的主要点,那我们去守西门基本就是要再死一批人甚至全军覆没了,但是哨牙跟秦勇他们没有一点犹豫跟害怕,直接就想跟着我去西门。

    但是,钟廷辉却喝住了我:“西门的防务交给我们精英排,你们去比较安全的东门。”

    我冷冷的说:“不行,我们必须要去守西门,我要给我死去的兄弟报仇,反正没有援军,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够本。你们自己去守东门。”

    钟廷辉:“放屁,你他妈的一个民兵小队长,有什么资格命令我,老子命令你去守东门!”

    其实,大伙都知道,如果等下毒枭们真进攻,西门的守军肯定死伤惨重,我还想力争,但是钟廷辉已经拍拍我肩膀说:“陈瑜,你们毕竟是民兵,如果好为国捐躯,那就让我们这些真正的士兵先来吧,你们去东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