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003/13488169.html"}})();尊宝娱乐 >捉鬼保安在都市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回眸一笑一场梦(终结)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回眸一笑一场梦(终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赤松子所言不错,既然他赤松子会掐指推演,那么,三十六魂七十二破当中不乏也有会推演之魂,他们也会根据一丝一好的变化,从而推演到有人阻止他们的天魂地魄大阵。[www.abc169.com 169小说]

    赤松子说完之后,取出几张符录交到两女手上,并安排两女在不同的位置为大虎护法,而他自己却在原地不动的坐了下来。

    幽冥府九幽十八狱。

    此时这里灰暗一片,雾气腾腾,在前往人间通道的入口处,围着许多的魂魄,不过他们的位置很是怪异。

    空中有三十六魂,分别在四个方向,东方有七个,以一字排开。西方有九个,汇成了一条虎的形状。南方有十三个以猎户座为形。而北方是北斗七星之形列开。

    在雾气腾腾的地面,七十二魄分为十二组,每组六魄。这些魄分别组成了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等十二个图案,每组图案都泛着幽幽的黑光,那些光都被上空的三十六魂所吸收。

    “不好……”

    在上空的北斗方位,一名手持青扇的黑须中年男子,好似感应到什么脸色一变的说道。

    “天机兄,何时?”

    北斗首位,那名首领模样的魂者见状出言问道。

    “大江哥哥,大事不好,我妨才用推演之术发现人间已经察觉到我等的计划,此时他们正在一处峰峦上正用阴阳合交之术破开我等的大阵,还请大江哥哥快快想些对策,否则我等的计划就会毁之一旦。”

    那位被称作天机的魂,一脸焦急之色的说道。

    “嗯……竟有此事?”

    闻言,那名大江的首领面色一变,旋即疑惑道。

    天机魂者看着大江首领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大江首领见状不再犹豫,立刻命令道;“命,三名魄者利用通道前往人间破坏他们的阵法,以保我等大阵顺利完成。”

    “是……”

    听到大江首领的命令后,众魂点头应是。

    不一会,通道前就有了三名魂者,没有在通道前犹豫直接跃了进去。

    ……

    人界,某处山峦前,黑光一闪,出现三名模糊的身影,只是一闪那三名身影即可就消失了。

    山峦东边,黑光一闪,出现了一名黑影,只是一闪那黑影又消失了。

    不远处谷宁所在的方位,此时谷宁正在盘膝而坐,手里紧紧的握着几张符录,面色警惕的望着四周。

    突然间,一团黑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黑影一出现二话没有说,就朝着谷宁一扑而去。

    谷宁见状,脸色一变,没有过多的迟疑,起身就将手里的符录打了过去。

    “砰……”

    黑影被符录打了个正着,不过看样子并无大碍,拍了拍身上的衣物,再次冲向了谷宁。

    谷宁见状脸色大变,快速的将手里的符录再次丢出,朝着黑影打出。

    “砰……”

    这次的响声要比刚次大了些,只见那黑影被符录的威力振退了十多步之远。

    同样的情况在赤松子与楚冰雪的那里上演着,只不过赤松子要比二女应付的得心应手罢了。

    一刻鈡后,山峦的顶峰出现了一道红忙,红忙似箭,直刺苍穹。在空中划过了一道红色艳丽的弧线后,又琼瑶直下的朝着地方刺去。

    “轰隆隆……”

    紧接着大地山川开始动摇起来。

    “霹雳……”

    苍穹也不甘寂寞,发出了清脆巨响,好似要将天一分为二般,银蛇般的闪电狂舞不断。

    “呼……”

    红茫钻出地下,化作一阵狂风,席卷着浓浓黑雾。

    顶峰处,大虎与周慧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团紫光,紧紧的将两人包裹在里面,不时的有红色光剑向外围急射而出。

    在通向顶峰的三条山路处,赤松子等三人的情况非常不力,从赤松子嘴角的血红可以看出,他受了不小的伤,不过仍然的将那名黑影死死的挡在了山路之下。

    比起赤松子谷宁的情况更是糟糕,若不是手里有着符箓,恐怕早就呜呼哀哉。

    楚冰雪依然如此,只不过煞白的小脸看着那名黑影,露出了一丝倔强之色,就是死恐怕也要让黑影从自己的尸体上过去。

    黑影眼看天地出现的异色,眼里露出一抹狠辣,直接冲向楚冰雪。

    楚冰雪见状,直接将最后一张符箓打向黑影,黑影如常,再次倒退几步,紧接着又冲了上去。

    楚冰雪无奈,眼露绝望,运起自身所有灵力与黑影撞去。

    “砰……”

    毫无悬念,楚冰雪被撞飞,身体撞在石壁之上滚落而下,口吐一大口鲜血昏死过去。

    黑影没有去管楚冰雪,而是直奔峰顶而去。

    赤松子此时躺在地上,满脸血迹,看样子只有出气没有进去,好像不久就会呜呼也。

    而那名黑影也好不到那里去,四肢不全,只有双腿,双臂却不见踪迹,不过从空气中隐隐散发的能量波动来看,好像是那家伙自了双臂才将赤松子打败的。

    黑影没有因为双臂的失去而久待,拖着肩处冒着丝丝黑气的肩膀,朝着顶峰一飘而去。

    最后一处上山的路口,已经不见黑影的踪迹,只有谷宁躺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从丰满胸脯微弱的欺负上看,她还没有完全死去。

    顶峰,三道黑影疾驰而来,在一处光圈前停下,那没有双臂的黑影看着光圈,怒喝道;“毁我大阵者死……”

    那黑影的声音在峰顶回荡,听上去好不吓人。

    三道黑影同时出手,朝着那道光圈直直的撞去。

    “啊……,大虎小心……”

    光圈内,周慧正脸色羞红的在大虎的身下,眼角突然见到三条身影急扑而来,当下翻身挡在了大虎的身前。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大虎,就已经感到自己好像被重力推了出来,落在了三丈之远的地方。

    “啊……”

    大虎还在疑惑间就听到了周慧的惨叫,转头看去,只见周慧已经身首异处。

    “慧慧……”

    大虎见状心头有些不敢相信的喊道。

    三条黑影一击杀了周慧后,又冲向了有些发呆的大虎。

    “砰砰……”

    三条黑影的攻击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大虎的身上,只是瞬间大虎的身体直接爆开,漫天血雾弥漫开来。

    三条黑影见状都看了眼彼此的对方,眼里露出喜色。

    突然间,那少了双臂的黑影好似看到了什么,眼珠死死的盯着大虎死去的位置。

    其余两名黑影见状,也将目光移了过去。

    在大虎身损的位置,此时正悬浮一颗黑白参半的珠子,珠子泛着丝丝光量。

    “嗯,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个宝贝,这下便宜了我们兄弟……”

    没有手臂的黑影轻嗯了一声,而后淡淡的说道。

    “你们毁了我的寄住,影响我开辟新球的计划,当之死罪……”

    突然间,那黑白的珠子泛起一道红光,而后在其里传出了古老的声音。

    “不好,走……”

    没有双臂的黑影见状大喝一声,而后掉头就向远处飞去。

    其余两道黑影也是如此,不过比那没有双臂的黑影慢了半分而已。

    “哼……”

    黑白珠子发出一声冷哼,紧着三道紫色光剑追着那三道黑影而去。

    片刻,隐隐能够听到那三道黑影的惨叫传来。

    “九幽府十八狱,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忤逆天命,饶你等不的……”

    黑白珠子发出冷冷的声音,响彻天地。

    九幽十八狱,三十六魂七十二魄随着外界那声音的响起,也随之轰散开来。

    首领模样的魂魄见状面色大变,‘噗通’双膝跪地,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与道紫剑穿喉而过,瞬间那名首领模样的魂魄,就化作了点点星光溃散开来。

    于此同时,剩余的那些魂魄与此一样,都被一道道紫色光剑穿体而过,身体直接消失与黑幕之中。

    峰顶,那颗黑白珠子,此时仍然在那旋转不停,又是道古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天地悠扬,不认可否,天地浩劫,定有人破。如今那人已死,只得从新来过……”

    黑白珠子内,再次响起古老的声音,虽着声落了那一颗,珠子慢慢升腾,高过峰顶,直逼天际。

    于此同时,原本乌云遮日,浓雾弥漫的天气,在珠子升到天空时,瞬间是阳光充裕,晴空万里,举目望去,峰峦清晰可见。

    “大虎……大虎……”

    远处传来了李玲那清脆的喊声,越来越近。

    虽着声音的近临,时间仿佛在倒退一般,好似回放的画面不断的回放着,直到大虎躺在一张粉红的床面时,画面到此终止。

    “砰砰……”

    “大虎……大虎……起床了,你个大懒虫……”

    此时正在一脸熟睡的大虎,猛然间在床上坐了起来,嘴里还嘟念着,“慧慧,慧慧……”

    “砰砰……”

    突然大虎被敲门声弄的一懵,满脸迷茫的看了看房间,回过头,望向自己的枕头,发现哪里已是湿漉漉的一片,不知是被泪水浸湿的,还是被汗水所浸湿,苦笑一下,自语道;“原来是场梦啊!”

    摸了把额头的汗水,大虎穿上衣服赶紧的去开门了。

    “大虎,怎么这么完才开门……”

    “玲姐,我……”

    房间里传来了李玲的埋怨与大虎的含糊解释之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