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574.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0 牛仔裤糗事
    我听完这话,脑袋里轰隆一声瞬间空白了,处女膜重要么?这是啥意思,难不成说夏雨现在不是处了?

    这怎么可能?她之前还跟我说结婚后才给我的,这瞬间就不是了?难不成她之前是骗我的?

    越想我心里的波动越大,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慌的感觉,我问她啥意思,啥是处女膜重要不,我没听明白。

    她看起来也很慌张,脸红红的,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这更是让我着急了,我干脆直接抓着她的胳膊,大声质问她:“啥意思?你不是处了?”

    夏雨直接瞪了我一眼,用脚狠狠的剁了我脚一下,骂道:“你才不是处了呢,我还是呢,只不过......”

    话说到这,她又不吭气了,这家伙真是要把我急死了,不过她说还是处,我心里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我说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跟我说,她这才跟我说道:“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晚上回家,在我家单元楼里爬楼梯的时候,突然有个特别猥琐的大叔从拐角里冒了出来。他直接过来把我按在墙上,然后用手隔着牛仔裤抠我,也就两三下吧他就跑了,当时都快要给我吓死了,赶紧就跑回家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总感觉那不舒服,后来还出血了,不过月经也刚好来了,我的月经周期一直不太规律,所以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有阴影,不知道出血是因为月经还是那家伙给我处女膜抠破了!”

    听夏雨说完这些。我心里的滋味不知道该咋形容,一方面松了口气,另一方面也觉得要是被那个猥琐男抠的处女膜破了,那他妈也太冤了吧,我问夏雨那会穿的是啥牛仔裤啊?

    夏雨说就是普通的紧身牛仔裤,那男的也就抠了一两下然后跑了,她刚开始因为太害怕,只顾着往家里跑,回到家后才发觉那很不舒服,反正现在处女膜破没破她也不清楚。

    我说那应该没啥事,牛仔裤那么硬,要是短裤啥的话就危险了!(其实我那时候对处女膜也不是很了解,而且那时候网络不发达,也没法在网上查询这些,不像现在,网上到处是关于处女膜意外破裂的新闻,什么骑自行车处女膜破裂啦,玩单杠处女膜破裂啦,就连摔跤都能摔破了!)

    夏雨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看着我,小声说:“那我的处女膜要是破了的话,你会不会嫌弃我啊,或者怀疑我......”

    我看着夏雨这样子,想笑的不行,我说不可能破的,就算是破了,那也不能怪你啊,那件事又不是你想的,我又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而且我也不在乎啥处女膜不处女膜的,只要你是处就行了。

    夏雨这下开心的笑了。说:“这样的话就好了,我就是老担心万一以后咱们两......”

    她的话说到这不说了,但把我的兴致一下提了起来,我知道她接下来的话想说啥,万一我两以后做那种事呗,想到这我突然反应过来了。夏雨好端端的为啥要跟我提这个事呢?难不成在她的心里,已经想过要给我处了吗?不然怎么会怕我嫌弃她呢?

    我笑着逗她,说:“你老实跟我交代,你是不是在家偷偷想过好多次要跟我那啥了啊,真是没看出来啊,表面上你......”

    夏雨被我这么一逗,脸更是红的厉害了,她直接朝着我大腿上掐了一下,骂道:“我才没想过那些呢,臭不要脸,我就是随便问问你!”

    她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逗她,后来她也是急眼了,说我要是再说的话,这辈子都别想再碰她了,就连亲吻抱抱都不允许,我这才变得正经起来,将夏雨送回她家小区后。我两还藏在楼道后面亲嘴,这次我胆子也大了起来,手碰了不该碰的地方,她也没怎么反抗,不过后来我得寸进尺的时候,她制止我了,说现在还太早。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晚上跟关青青看电视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夏雨说的处女膜破裂的事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关青青,让她给我参谋参谋。关青青听完后笑着跟我说:“放心吧,那个没事,牛仔裤那么硬,随便抠两下没事的,她流的血肯定也是月经血,跟那处女膜破不破没关系的,是她想多了!”

    说着,关青青突然坏笑着问我:“你们俩好端端的为啥要讨论这个啊?难道你们打算那啥了?”

    我说不知道,反正她突然问我的,关青青还说我在这跟她装呢,不想跟她说实话吧,我这才笑着说:“我跟你还有啥装的,说真的我倒是想现在就跟她那啥呢,但是人家不愿意啊!”

    关青青咯咯咯的笑着,说我真的是长大了,正处于满脑子那种思想的年纪,随后她还教我怎么把夏雨搞到手,她说:“女生是个比较感性的动物,你没事就多做一些让她容易感动的小事情,时间长了积累的多了,她便对你的感情深了,到时候你在突然来个大感动,她估计立马就沦陷了,不过这个也分人,我对夏雨不了解,这个我也不好说,你自己看着来吧!”

    我两既然聊起了这个话题,那就干脆聊的彻底一些,我问她她第一次那啥的时候是啥时候,她说十八岁过生日的时候。那人也算是她的初恋,对她特别好,给她过了一个特别浪漫的生日,完事她一感动,就给了人家了。

    我还问她第一次是啥感觉,是不是很疼啊,她说可不是,那种疼就跟便秘拉不出来时的屁股疼一样,反正头几次都不好受,第三第四次的时候,才有了舒服的感觉。

    听关青青说着这些,我感觉有点受不了了,打我接触那些录像带,写真集之后,我就总幻想着能尝试下那种感觉,真不知道还得等多久!

    可能是跟关青青聊的比较尽兴,这晚上我跟她聊了很晚,而且是在她那边睡觉的。只不过这天晚上我两并没有亲吻或者做其他的事,仅仅是抱着睡觉,第二天早上我也没去上学,因为身上有伤,想在家里多休息会,这天下午的时候,关青青还回来带着我出去给我买了部新手机,因为之前的号也没了,我就重新办了个号,说起来也挺无语的,我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都换了两次手机号了。

    这天晚上**点的时候,我爸突然醉醺醺的回来了,而且还领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这女人看着年纪也就三十来岁,浓妆艳抹的,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她搀扶着我爸直接就进了关青青的屋子。关青青当时眉头皱了起来,估计她有意见,但毕竟我爸喝太多了,她也没多说啥,只是问这个女人是谁,这女人用手撩拨了下大波浪卷一样的头发。很妩媚的说:“我是狐狸哥的朋友,今晚上我就跟他住这间屋子了,不碍事吧?”

    关青青看了我一眼,还给我挤挤眼色,我当时也没明白她给我挤眼色是啥意思,便糊里糊涂的给那女人说不碍事。完事那女人就进了屋子,还将门关上了,关青青这才过来用手指头刮了我鼻子一下,说:“你呀,我跟你挤眼色意思就是赶她走呢,你居然说不碍事!”

    我说既然人家是跟我爸一起回来的,估计也是我爸的朋友,就让他们睡一块吧,关青青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爸睡我的床我没啥意见,但那女人看着真恶心,她要是睡了。我明天得换新的被褥!”

    我笑着说反正我爸有钱,让他给你买!

    关青青的屋子被占用了,这晚上自然又是跟我睡,睡到半夜两三点的时候吧,我就被隔壁的动静吵醒了,我爸估计跟那女人没干好事。这女人的声音也是够绝,太他妈大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