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57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5 报散打班
    有了这个想法后,我当天回到家就跟关青青商量了,说我想去学散打,关青青也没多问,说学就学吧,哪怕是用来锻炼身体了,她还跟我说体育馆的三层,那有几家武馆,里面有教散打的也有柔道拳击等等,她说不行让谢大鹏帮我问问,给我找一个好点的老师,我说不用了。一个这就别麻烦人家了

    我后来还自己去了体育馆看了看,三层有很多家这种私人的小学校,不仅仅有散打柔道,还有艺术类的培训学校,比如音乐美术和跳舞,我找的那家叫精英武馆,里面的规模挺大的,分少年班跟成年班,还有一部分人是专门培养用来打比赛的,我的老师姓金,是个30多岁的矮个子,身上的肌肉看着特别结实,胳膊粗腿粗的,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那双眼睛特别有神,看着就有一股很强的气势,让我不敢跟他直视。

    他好像不爱说话,也不想怎么搭理我,只是问我是想学散打打比赛呢。还是想健身防身,如果是打比赛的话,我这个年纪可能有点晚了,我说健身防身,他说半年2000块钱,按月的话一个月500,每天晚上两个小时的课。

    因为我爸之前给我留过钱,我一直都没花完,所以我很干脆的交了钱,这一天金教练并没教我啥,只是给我讲解了一些散打的理论知识,完事让我打今天开始。每天最少进行5000米的跑步训练,还要练习自己的身体柔韧度,速度等等,我回家的时候,他还给我发了一套教材跟视频影碟,让我没事的时候看看,跟着练习练习格斗式。

    反正一回到白雪那,我就在VCD上放影碟,跟着在那练习,白雪回来的时候还笑我,问我练这个有用吗,打架的时候会变得很厉害吗?我说现在还不好说,但是练的时间长了,估计会有用吧。

    白雪的家距离学校差不多也有七八公里,为了锻炼我的体能,我第二天早上提前跑步去学校,大概很长时间不锻炼了,我还没跑出市区呢,就感觉喘得不行,再也跑不动了,看了看时间,这样继续跑下去的话怕是来不及了,便打了个车去学校了,等到了校门口下了车时,感觉腿都开始酸疼了,应该是太长时间不锻炼猛地锻炼造成的吧,后来陈冲还笑话我,说我就是练上好几年,到时候他一样还是可以一招放倒我。

    我对陈冲的话,倒是还蛮相信的。毕竟人家以前也是武术学校的,练过,块头又那么壮,我跟他打肯定不行,但对付八龙那些普通人,估计还是有胜算的。

    这天上课间操的时候。大头叔突然来我们学校了,而且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居然是尚海瑞,看他那样子好像是打算来我们学校上学,我当时给陈冲指了指,说:“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害我不能回我家住的那个人,就是他!”

    陈冲朝着尚海瑞看了一眼,吐了一口唾沫后,说:“你放心,我给你找机会收拾他,给你报仇!”说着他还小声嘀咕,说这个尚海瑞看起来体格也够壮啊,怕是真干起来会有点压力,我说可不是,我那天跟人家打,基本上一点招架能力都没有,估计这家伙的打架经验也很丰富。

    课间操上完往教室走的时候。路过我们班的办公室,这时候我就听见蔡冰倩在里面发牢骚,说:“怎么这种走后门的学生,全安插在我们班了?看我是个新任教的老师,好欺负是吗?”

    她这话说完,我心里咯噔一下,看这架势,尚海瑞也要来我们班上课了?

    紧接着我听见了赵大宝的声音了,他说:“这件事是上头给我安排的,你要是有啥意见,就去跟上头说去,别难为我啊。反正你们班都已经安插了两个了,再多一个也没啥的,放心吧,这学期评优秀教师的时候,我给你安排,保证你......”

    赵大宝的话没说完,蔡冰倩直接说她不稀罕,接着脚步声就离着我们两越来越近,我寻思她可能要出来了,跟陈冲赶紧往教室走去了,第三节课上了没十分钟呢,蔡冰倩就推开门进来了,给我们说班里要转来一个新生,说着,尚海瑞就进来了,他的神态很淡定,进来后只是对着班里点了下头,算是跟同学们打招呼,连自己叫啥名都不介绍。

    这里我提一件事,高萌的同桌是个瘦小的女生,身体素质特别差,好像得了啥大病,之前班里还为她募捐过呢,差不多一星期前,她回家养病去了,至于啥时候返校这就不清楚了,可能是高萌那空着呢,蔡冰倩就暂时让尚海瑞坐到高萌跟前了,这让我特别不爽,我寻思高萌以前可喜欢过我啊。她怎么能跟尚海瑞坐同桌呢。

    尚海瑞回到座位上后,蔡冰倩满脸不爽的走了,之后继续上课,因为尚海瑞刚转来连书本啥的都没有,高萌这丫头还好心的把书本往他那边移了移,跟他一起看,尚海瑞当时也没拒绝没啥的,后来上课的时候,我还见他们两个小声说话呢,这更是让我不爽了。

    下课后,陈冲过来问我要不要收拾他,过去把他带出去打一顿吧,我说在教室里面干起来的话怕是蔡冰倩又要说咱俩了,还是等放学了在路上打吧,后来我跟陈冲出去上厕所的时候,还从他跟前经过了,他之前应该不知道我在这个班,看见我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嘴张着好像想说啥话呢,但也没说出来,我寻思你别太得瑟,很快就收拾你!

    中午放学铃声一响,老师前脚刚走,我跟陈冲就走到尚海瑞跟前了,陈冲拍拍尚海瑞的肩膀,跟他说:“哥们,跟我们去外面聊聊呗?”

    尚海瑞看了陈冲一眼,然后又看了我一眼,嘴角一扬,居然笑了下,这声笑明显带着很浓的嘲笑意味,他说有啥聊的在这聊就行了,不用出去,我说你别跟我两墨迹,敢不敢出去直说吧。

    他没吭气,直接站起身。然后有下巴朝着教室门那指了指,意思是走就走,这时候高萌还突然拽住了我,问我:“咋回事啊,你们跟尚海瑞有过节啊?”

    我给高萌说跟他有点私事,出去解决下。高萌也没多问,看了尚海瑞一眼后出去了,等我们三个出了教学楼后,尚海瑞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很直接的说:“你们两个不就是要干我呢么,用得着走这么远么。在哪不是干?”

    这话一出来,我指着他就骂,说:“草你妈的,跟个哈巴狗一样死皮赖脸的赖在我家干啥?明明是老子的家,凭啥你住?”

    说着,我冲上去想给他一拳,但拳还没出去呢,回想起之前在我家向他出拳时他瞬间抓住我了,所以我又改变了主意,干脆一个正瞪朝着他大腿上踹去,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的反应很快,我这腿还没踹到他跟前呢。他突然压低了身子,一个低鞭腿扫了下我用来支撑身体的另一条腿,他这一扫的力量非常大,不但踢的我腿疼,而且脚底一滑,身子直接失去了重心。立马被扫倒在地,当时周围还有很多学生呢,这他妈我主动出击居然这么轻易被人放倒,未免太丢人了,恼羞成怒的我想爬起来继续往上扑,但这小腿疼的厉害,站都不稳了,陈冲这家伙自然也没在旁边闲着,赶紧冲了上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