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59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5 麦田埋伏马朵朵(2)
    我被郑虎的话逗笑了,我说我就算了吧,你自己捏就行,郑虎说我够意思,下回打下兔子烤兔子肉的时候,挑最好吃的地方先给我吃。

    后来我两还商量了具体的步骤,他说明天早上他去巷子口守着,只要马朵朵骑着自行车去县城,我们两就可以去村外的土路上埋伏了,他还找来郑叔的旧衬衫跟草帽,打算明天用来伪装,总之这天晚上郑虎特别兴奋。他说他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激动的有点睡不着,我还开玩笑的问她,说报复人家是假,想捏人家胸是真的吧,郑虎嘿嘿的笑了笑,说:“还是你了解我!”

    第二天早上我还睡着觉呢,迷迷糊糊听见郑虎叫我,他说他要去外面蹲点了,问我去不去,我说我困呢,不想去,完事他就自己走了,差不多到了快吃中午饭的时候,他才蹦着跳着回来了,一脸兴奋的跟我说:“马朵朵骑着自行车出村了,估计是去县城找她朋友玩去了,她还穿了件露肚脐的短袖衫。到时候我手直接就能伸进去捏!”

    我寻思这郑虎也真够可以了,从大早上蹲点到现在,吃过中午饭后,天突然阴了起来,看这样子是要下雨了,我给郑虎说这天估计是要下雨了,咱们两就别埋伏了吧,不然到时候全身都湿透了,得不偿失啊。

    郑虎倒不这么觉得,他激动的说:“下雨才好呢啊,下雨了咱们两可以穿雨衣啊,到时候把雨帽往头上一扣。这更难认出咱们两了!”

    我看他这架势,估计就是下冰雹了,也打消不了他埋伏马朵朵的心思,只好依了他,下午两点钟左右,天下起了雨,而且看情况要下很久,到了四点多的时候,郑虎等不及了,一个劲的嚷嚷着叫我跟他出去埋伏,不然他害怕马朵朵早点回家,到时候计划可就要泡汤了。

    差不多四点十分左右,我两每人穿着一件雨衣出门了,郑虎还把郑叔抽屉里的墨镜偷了出来,戴上后一个劲的问我能不能认出他是谁来。

    我说只要不是眼瞎的,一看就知道是你,估计到时候马朵朵肯定能认出你来,郑虎这下有点慌了,他说那咋整?不然到时候把马朵朵打晕吧,我寻思这家伙胆子倒不小,我斜了他一眼,说:“打晕了万一醒不来咋整?你小子坐牢去吧,这样吧,到时候我先上,从后面抱住她,或者把她按在麦田里,让她脸朝下动弹不得,完事你再上来,你不还带了些绳子跟布条么,到时候可以把她绑起来。然后蒙住眼睛,之后你该摸就摸,摸完咱俩一起跑,她到时候就算起身看咱们两,也只能看见两个背影,而且都穿着雨衣呢。她肯定认不出来了!”

    郑虎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完事我两出了村子,朝着县城的方向走了差不多五六里地,只要大老远的看见有人往村子这边走,我两就藏起来,生怕被人发现,郑虎觉得走的差不多后,我两就藏在了一处麦田的地头,这里有个浇地用的水渠,我两刚好可以蹲在水渠里藏起来。

    快七点的时候,天色暗了下来,虽然五月份的天不至于很冷,我两也都穿着雨衣,可这么蹲在雨地里两个多小时了,还是感觉有点冷,我鼻子还吸溜吸溜的,怕是要感冒了,我说这么久了都没见马朵朵。是不是人家早就回家了,或者天下雨人家没带伞,今晚睡在朋友家了?

    郑虎有点不甘心,说再等等吧,再等半个小时,要是还不见人来,我们就回家去,他刚说完这话,我见县城方向的土路上,有个黑影过来了,好像这人还打着一把伞,因为天色有点暗。并看不清楚是谁,但郑虎很激动,他说就是马朵朵,说着,他把事先准备好的绳子跟布条全拿出来放在了水渠边上,两个手还死死抓着我胳膊,说:“等下你先上,等她骑着自行车从咱们两跟前过去了你再小跑上去,刚开始别整出太大动静,静悄悄的追上去,不然被她发现了一回头看见你,估计咱俩......”

    郑虎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就打断他了,我说我都知道了,你别跟我说了,人都要来了,安静点!

    郑虎这才闭嘴不吭气了,说实话,这节骨眼上我还挺紧张的,心跳砰砰的,等那人影走近了后,我看清楚了,确实是马朵朵,这家伙一手抓着车把一手打着伞,可能是骑车的技术不太好,前轱辘扭来扭去的,而且我还瞅见她身上有不少的泥巴印子,估计刚刚摔过跤了。

    她骑的很慢,从我两跟前路过的时候,嘴里还哼着小曲。好像是邓丽君的甜蜜蜜,郑虎这时候用他的手一个劲的戳我,示意我赶紧上,我深吸了一口气,等马朵朵离开我两五六米远的时候,我悄悄爬上了水渠,蹑手蹑脚的小跑着追上去了,可能因为天下着雨,周围有雨点声,她并没听出我的动静来,我跑到她跟前的时候,已经紧张到极点了,这感觉太刺激了,比跟人打架还要刺激。

    我当时也没多想,直接上去搂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拽住她的胳膊,直接给她从自行车上拽了下来,自行车摔倒的同时。她啊的叫了一声,本能的想转过脸看我是谁,但我用手掐住了她的下巴,让她的脸没法转动,紧接着把她放倒,面朝下按在了麦田里,这时候她开始大喊大叫起来,身子也想挣扎开来,不停的问我是谁,想要干啥,我当时一句话都不敢说,看了一眼郑虎,他也拿着绳子跟布条跑过来了,按照我两事先说好的,他应该先把马朵朵的手反绑住的,但他没有,也没蒙人家眼睛,而是将布条跟绳子扔在了一旁。直接趴到马朵朵的后背上,两手从后面搂住了人家,手好像刚好扣在了胸口,他捏没捏我不知道,我只听见马朵朵在那一个劲的叫,说她来着月经呢。放过她吧,她愿意给我们钱,看样子她把我们当成劫色的了。

    我当时看着郑虎趴在马朵朵身上时,也有点受不了了,这种情景最能勾起男人的野性了,而且我当时还用膝盖压着马朵朵的腿呢。她挣扎的时候,屁股一撅一撅的用着劲,我能很直接的感受到这股来自她身体内的力量,我也没多想,直接用手捏了下她屁股,也就这时候,郑虎突然起身就跑,这家伙吓了我一跳,我也来不及多想,赶紧跟着他跑,跑了差不多二三十米远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马朵朵已经不在原地了,她此时正朝着村子疯跑呢,一边跑一边叫喊着爸妈,连自行车都不要了。

    我这才冲郑虎骂,说:“你他妈的刚刚跑的时候也不跟我说,自己捏够了爽完了直接就把我扔下了啊!”

    郑虎嘿嘿一笑。说:“那我又不敢说话,只要一说话,她就能听出来我声音啊!”说着,郑虎朝着马朵朵那边看去,还舔了舔嘴唇,说刚才那感觉真的是太爽了,我说回头才有你麻烦的呢,人家要是知道是你,你就等着死吧,郑虎不经吓,我这么一说他脸色变了,一脸紧张的问我:“你说他知道是我吗?应该不知道吧?”

    我说别想这么多了,咱们两得赶紧回家里去,不然到时候马朵朵怀疑是你,带着她爸去你家,一看你不在,那你说你这嫌疑,不是更大了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