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613.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39 陈冲退学

正文 139 陈冲退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往教官那扑的时候,我心里还挺紧张的,觉得他们班的其他男生,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要是他们群起而攻之的话,那我们几个就完了,但没想到的是,我跟郑虎上去帮陈冲打教官时,他们班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帮忙,连个喊话制止的人都没有,估计是被陈冲刚才那一下震慑住了,看来老话说的对啊,不怕长得凶长得壮的,就怕心狠下死手的,尤其是陈冲这种长得又凶心又狠的,我觉得起码林若一她们班的人以后不敢再在我们跟前得瑟了。

    这个教官挨干了,其他班的教官自然很快来支援了,我们三个眨眼就被制服了,其中有个个高的教官还过来揪住我用膝盖顶了我嘴一下,嘴唇都被顶破了,我当时还想扫他的腿把他扫倒呢,但人家的步子扎的很结实,根本扫不动,可能因为我这个举动,让另外两个教官狠揍了一顿,后来赶来的尚海瑞最冤了,他人跑过来后,就问了我们三个一句咋回事,接着就被两个教官抓住按在地上动弹不了了。

    至于那个被陈冲用钢筋棍打了的男生,此时脸都成白色的了,一个劲的叫唤着胳膊疼,闻讯赶来的老师赶紧叫人把他送医院去了,我这时候还提醒陈冲,说他可能把那个男的干骨折了,陈冲倒是满脸不在乎,他说:“大不了就是赔钱么,我赔就是了,谁让他们把我惹急眼的?打断一条胳膊都算是轻的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被林若一跟前那个短发女听见了,短发女这时候还嘴贱的指责陈冲,质问陈冲有证据是那个男生干的么,这么随随便便就打人,心眼怎么能这么坏呢。

    陈冲这时候也顾不得林若一不林若一的了,直接就冲短发女不耐烦的说:“老子现在烦着呢,别跟我说话,听见你声音就恶心!”

    短发女气估计又气又害怕,没再吭气了,那个林若一白了我们两一眼,拉着短发女回队伍里去了,紧接着教官让她们继续军训,而我们四个则被叫到了教导处,教导处的主任就是那个赵大宝,这家伙已经跟我们很熟了,见又是我们惹事后,他一脸的无奈,过来拍拍我肩膀说:“我的小祖宗啊,咋又是你们惹事啊,上次打教官的事还没完呢,你们的检讨写好了吗?这怎么又去打架了,能不能安生今天啊,现在是开学季,教育局的人这两天来的正勤呢,给学校惹下这么多事,我不处理看不过去呀!”

    陈冲这时候都破罐子破摔了,他说处理就处理,大不了不上这个学了呗,赵大宝白了他一眼,说:“你倒是说的挺轻巧的,你们要是正常进学校来的,碰到这事我想开除就开除了,可你们一个个都有背景,我哪招惹的起啊!”

    我这时候把传单的事给他说了一遍,意思是那帮高一的先招惹我们的,所以我们才找他事的,赵大宝白了我一眼,说:“你还有脸说呢,你们给人家低年级的女生写情书,这本身就违反校纪校规了,不过他们打印成传单,也确实过分,这样吧,你去把那个叫林若一的女生叫过来,我了解了解情况!”

    我用手碰了郑虎一下,意思是让他去叫,郑虎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也没说啥,乖乖跑出去了,差不多三分钟左右,他领着林若一进来了,可能是屋子里有一堆大男人,而且我们四个都在这呢,林若一并不像之前那样表现的那么强势,她神色有点慌,可能是害怕了,她问赵大宝:“老师叫我来有事么?”

    这是我头一次见她说话这么温柔,感觉跟之前的她相比完全是两个模样的人,赵大宝自然是把传单还有她跟陈冲的事问了一遍,林若一这下开始告状了,说她根本就不认识陈冲,还说陈冲死皮赖脸的缠着她,都快烦死了。

    这林若一也是没搞清楚情况,她以为赵大宝叫她过来是给她主持公道的,哪知道赵大宝的心偏向我们这边,赵大宝并没怎么听她的告状跟诉苦,反而还给陈冲说好话,他说现在青少年处于这个情感懵懂的年纪,对异性有这种好感都是正常的,只要不出格就行,完事他还问林若一,知道打印传单的人是谁不。

    赵大宝说这些话的时候,陈冲特别乐,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好烟,直接塞到了赵大宝的兜里,赵大宝还假装斥责陈冲,说:“学生上学能抽烟么,这盒烟我就给你没收了啊!”

    林若一这时候皱着眉看着我们,估计她此时明白了,赵大宝跟我们穿一条裤子,她虽然看着很不满,但也没说什么,只是说谁发的传单她并不知情,她自己也想知道呢,毕竟这个发传单的人比陈冲还让人讨厌呢,说着,她还问赵大宝还有其他的事么,没有的话她就要回去军训去了,赵大宝说没事了,让她先走了,完事又絮叨了我们几句,说那学生送去医院了,胳膊要没骨折还好说,还是骨折了,学校查下来,肯定要严肃处理一两个人,他让陈冲到时候做好被开除的准备,先提前跟家里打声招呼,免得到时候让他脸上难看。

    陈冲觉得无所谓,说不行就再转校呗,这都不是事。

    我们几个回教室的时候,我给陈冲出了个主意,我说这个传单肯定是在咱们市的打印店打印的,到时候拿着这个传单去市里面挨家挨户的找,多多少少能找到点线索,最起码那人的手机号能要出来,陈冲说他回头试试。

    这天上第三节课的时候,那个高一男生的家长寻到学校了,一男一女两夫妇,在我们班门口一个劲的叫嚷,说他儿子的胳膊被陈冲打骨折了,要进来也把陈冲的胳膊打骨折,完事这男人还往我们教室里面冲,手里提着一根钢管。

    这男的年纪差不多四十多岁,个头并不高,估计连一米七都不到,而且有点瘦,他进了我们教室,问哪个叫陈冲,陈冲也没惧他,吊儿郎当的举了下手,说:“我就是,咋了?”

    那男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说要过来打死陈冲,不过还没冲到陈冲跟前呢,陈冲直接站起身,举起自己的凳子就砸了过去,接着他上去夺走那男人手里的钢管,我跟尚海瑞自然上去帮忙,话说这家长也不怎么样,我们三下两下就把他给按倒在过道里动弹不了了,陈冲还用钢管抵着他脑门,说:“老子敢打断你儿子的胳膊,就也敢打断你的,钱我有的是,不就是赔钱么!”

    他老婆在旁边被吓傻了,喳喳呼呼往办公室跑去了,这次来了好几个老师,蔡冰倩也来了,蔡冰倩这时候看见我们都要反感透顶了,她问陈冲是什么意思,这学是不是不想上了,陈冲估计也在气头上呢,就指着蔡冰倩骂道:“真你妈的别冲我大吼大叫的,这学老子不上了,听明白没?老子不上了,你他妈管不了我,再你妈多嘴我上去给你几个大耳光!”

    说着,陈冲就松开那家长,吊儿郎当的往教室外面走去了,蔡冰倩被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居然蹲在教室前面哭了起来,说什么她就不应该来我们学校教学,更不应该当我们班的班主任,纯粹是给自己找罪受呢。

    我当时看着陈冲走出去的背影,心里也挺不好受的,因为我隐约觉得,他这次可能是真的没办法继续来上学了!

    果然,这天中午快放学的时候,消失了整整一节课的陈冲又出现了,他把他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给我们说他哥等下来接他,不打算念书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