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636.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2 可恨的光头
    这人居然是光头,自打上一次在体育馆那,谢大鹏让光头滚蛋之后,光头就再也没出现过了,真没想到再次碰到他居然是这种情景,光头冲我一笑,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后,拆开递给我一根,同时说道:“老弟,又见面了哈。来,抽根烟!”

    若是我两正常情况下见面,他这么跟我说话,我或许会给他个面子抽他一根烟,但是他这上来就让人给我一闷棍,还把我强行架到车里,明显来者不善,我也没必要给他好脸色了,我问他啥意思,找人阴我是为啥?我好像没招惹他吧?

    他见我不抽烟。便把那烟塞进自己嘴里,还给其他人每人发了一根,抽了一口烟后,他让司机开车上路,完事才斜眼看了我一眼,跟我说:“老弟啊,你是不知道,今年的钱太难赚了啊,我跟我这几个哥们穷的就剩下大裤衩子了,前一段去赌了一晚上,欠了别人不少钱,这也是被逼没法了,刚好朋友给我介绍了个活,我就来了,谁知道这活居然跟老弟你有关系,我还真挺谢谢你给了我这个赚钱的机会啊!”

    我听的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啥意思?我还能让光头赚了钱不成?看他这样子,是想绑架我了?

    我问光头到底是咋回事,这是要把我带到哪去,打算把我咋处理?光头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开玩笑的说:“没啥事,带你去游泳去,咋样,哥对你不错吧?专车带你去游泳!”

    我说我没心思听你在这开玩笑,你就直接告诉我你们想干啥,光头依然跟我说游泳,虽然知道他在这跟我开玩笑呢,但我还是忽悠他说我压根就不会游泳,游屁去呢,他听了我的话后,还跟旁边两个人对了一眼,完事用那种特别奇怪的口气问我:“你真不会游泳假不会啊?”

    我说我真不会,典型的北方旱鸭子,他这才咧着嘴笑了,一个劲的说不会游就好,不会游的话,这钱他们就赚的安心多了,我这下更不明白了,听着他说的这话,还有他那笑声。我觉得渗人的不行,我还想起早上那个开车撞我的男青年了,便质问光头早上开车撞我们那人,是不是也跟他是一伙的。

    他听完后愣了下,接着就自言自语的骂道:“看来惦记着你这份钱的人不止我这一家啊。这他妈狗日的还说只告诉我一个人,这不是忽悠我呢么!”

    光头旁边一个人还神色慌张的问光头,还要不要接这个活了,光头指了我一下,没好气的跟那人说:“这他妈的人都带到车里了,你说还接不接?你要是害怕了,现在就滚下车去!”

    那人这下没吭气了,就是看着他特别紧张,明明绑的是我,他紧张个毛呢?

    虽然我听不明白光头到底在说些啥,但隐约看出了点眉目,他估计是拿了别人的钱,然后才来绑我的,至于要把我带到哪去干啥,我就不清楚了。但隐约觉得没好事。

    我正好想起体育馆的谢大鹏来了,便吓唬光头说,你要是识相点,最好是赶紧把我放了,不然到时候我让我姐去找谢大鹏,让谢大鹏收拾你。

    我这话一出来,光头装出一副特别害怕的样子,用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哎呀!体育馆谢大鹏!要吓死我了!”

    这话说完,他脸色一变,使劲踹了我一脚。骂道:“少他妈的拿谢大鹏来吓唬老子,老子又不是他手底下的小喽罗,凭啥害怕他?再说了,老子今天既然把你绑到这车上了,我就有足够的把握让你再也跟谢大鹏说不上话!”

    听完光头这话。我后背一凉,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仔细一琢磨我反应过来了,不让我再跟谢大鹏说上话,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谢大鹏死,另一个就是我死,难道他们想把我往死的整?

    想到这,我的心跳瞬间加剧了不少,我觉得真有这个可能。当时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跑,虽然现在在车里呢,但我好歹也练过散打,我寻思看看有没有机会直接击倒一个人然后夺门而出,哪怕是从车里摔下去呢,也不要被他们带到他们想带的地方去。

    正好这时候在我右手边的一男的玩手机呢,我直接用我的肘关节磕到他的腮帮子上,几乎是用了全力,与此同时我也想伸手去开车门,但光头这家伙反应太快,直接从后面拽住了我另一条胳膊,接着其他两人也死死按住我,几个人把我拉到车后给我一顿好打,而且打我的时候压根没有顾虑,下的都是狠手。好像丝毫不怕把我打死一样,我的左边眉骨那也被光头用棍子敲破了,血都流出来了,最要命的是那地方疼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我心想完了。今天估计真他妈的凶多吉少了。

    光头他们打的差不多了之后,还拿出一根麻绳把我的两个手反绑到身后了,他还用手使劲拍拍我后脑勺,笑骂道:“草,到手的20万。你还想跑?门都没有!”

    也就这时候吧,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来了一条短信,光头还从我兜里掏出手机,他拿着看了一眼后笑道:“哎哟。是陈雅静那妞发的短信,她问你干啥去了,上课老半天了怎么不回教室!”

    我这时候也没心思管短信不短信的事了,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在心里面琢磨我该怎么办,此时跟他们硬拼是不可能了,我得智取,虽然不知道我能不能跟外界联系上,但我还是用眼睛扫了一眼窗户外面的情况,看他们车开去的方向。应该是朝着南边走,我猜测应该是要去市区南边的郊区,或者就到了更南边的河边了,再回想起刚刚光头跟我说要带我去游泳,看似他说的是玩笑话,但可能是真要带我去河边。

    光头后来还拿着我手机一脸淫笑的给陈雅静发短信,发完之后,他还故意把手机放到我眼跟前让我看,他给陈雅静发的短信特别恶心,他说想跟陈雅静做那种事,想让陈雅静夹死他自己。

    看到这短信后,我忍不住骂了光头几句,说他恶心变态,我越骂他他越高兴,完事陈雅静还把短信发过来了。她毕竟不知道发短信的是光头,还以为是我呢,骂我是不是有病,好端端的发这么恶心的话干啥,还问我是不是给夏雨发的,发错发到她那里去了。

    光头给她说没有错,就是给你发的,完事还把陈雅静的名字打上一起发去了,可能是陈雅静刚提到夏雨了,光头还给夏雨发了个短信,这时候我就有点忍不住了,我给光头说有啥事你就冲我来,你在这逗她们几个女学生丢人不丢人?

    光头踹了我一脚,让我别叫唤,完事还让我看了看给夏雨发的短信内容,内容跟他给陈雅静发的差不多,我当时还想呢,夏雨看到这个短信后,估计也会骂我是神经病之类的话,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夏雨居然这么回了一段话:“上次闹过之后我一直疼呢,你还想要,臭不要脸!”

    看到这短信我寻思完了,只要是个明白人,看了这短信都能看出来我跟夏雨那啥过了,光头自然也懂,还恶狠狠的问我跟夏雨那啥过?

    光头之前一直对夏雨有意思,这时候看了这短信都要气炸了,我虽然没承认,但他心里肯定也明白,让旁边那两人又把我一顿好打,完事他还特别贱的给夏雨发了个短信,说:“我好像喜欢上陈雅静了,咋办?”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