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640.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6 去西安
    随后我爸去了里屋,好像跟别人打电话去了,大头叔围着我看了看我身上的伤口,笑着安慰我,说:“身上这也没啥事,不用去医院了,赶紧先去冲个澡吧,看你身上脏的!”

    真的是已经留下心理阴影了,我去冲澡的时候,水从我的脸面上冲下时。我都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洗完澡出来后,我爸跟大头叔已经走了,关青青今天哪也不打算去,就在家里陪我,她还领着我去了对面周艺希的家,跟周艺希还有她妈妈说,关于我今天回来的事,千万不要给任何人说起,如果以后听到关于我失踪或者其他的消息。也不要大惊小怪。

    之所以这么跟她们说,也是我爸的意思,他给关青青说,如果对方现在认定我已经被淹死了,那我目前的情况就是很安全的,如果知道我还活着,那我的处境会更危险,他现在也没太多的精力来保护我,所以只能让我继续“装死”了,也就是说,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抛头露面了。

    周艺希跟她妈妈当时有点懵,估计没明白我们的意思,尤其是周艺希,这时候还问我们:“不是,不给别人说童童回来的事我还能理解,但是关于童童失踪什么的?我怎么没听懂了,这是啥意思啊?”

    她的话刚说完,她妈妈赶紧拽了拽她的胳膊,说别人的事别多过问,人家不让说咱不说就是了,说着,她跟我两说她们知道该咋做了,完事我跟关青青就回了家,临出她家门的时候,我还听见周艺希的妈妈在后面小声跟周艺希嘀咕,好像说什么我一家人都特别有来头,让她不知道的别瞎问,问的多了对自己不好,我寻思她妈还算是蛮精明的。

    我两回来后,关青青便去给我做午饭去了,我还问她我上学的事咋整,是不是也不能去学校,她说暂时是不能去了,先等我爸把情况搞清楚了再说,同时她也提醒我,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联系了,就连我的小对象都不行,不然到时候怕伤害到她们,我说我知道。

    这天晚上九点多,关青青接到了谢大鹏的电话。她之前让谢大鹏帮忙查光头的下落了,谢大鹏得到的消息是:光头跟他几个伙计已经连夜出了市区了,好像是要去外地呆一阵子,至于去了哪要呆多久他就不清楚了。

    我自然明白,光头可能是想出去躲一阵子避风头。后来我爸也给关青青打了个电话,说他要跟大头叔打算回趟老家,让我和关青青先去外地躲一段时间,怕我们在这呆着出意外。

    至于去哪里躲,这个让我们自己决定,最好是越远越好,关青青考虑片刻后,决定带我去她一陕西朋友那躲一段日子,她说那地方离西安挺近的,正好可以带我去兵马俑玩玩,也可以爬爬华山。

    上小学的时候,课本上就听过无数次兵马俑了,我也一直特别向往去兵马俑看看,所以关青青说要带我去那后,我心里特别兴奋。当天晚上我们就收拾了东西,第二天早上她就买了当天晚上去往西安的机票,只不过我心里有点不舍,想走之前再看夏雨一眼,中午的时候,我打了辆出租车去了夏雨的学校,在门口我多给了司机一些钱,让他在这等会,我了解夏雨的习性,她中午一般不在学校食堂吃饭。而是在校门口不远处的小吃街吃,因为学校的饭比较难吃,我寻思在这等着看她一眼就好。

    我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之后,果然看见夏雨从里面出来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身边除了有两个女生跟着外,还有那个追她追的特别疯的男生,这男生在后面一直跟夏雨说着话,而且看样子夏雨还搭理了他几句,而且夏雨跟前那两个女生对这个男生的态度还蛮好。其中一个女生还把自己手里的课本给了那男的,让他拿着。

    这情景看的我心砰砰跳,我特别想下去再收拾那男生一顿,但我不能这样做,而且我也知道。打这个男的是根本打不服的,只不过我心里特别好奇,夏雨现在对他是什么态度?看这样子她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反感他了吗?

    也就是他们出了校门口的时候,那个男生不知道是说了个笑话还是啥的,立马把她们三个逗乐了,夏雨也确确实实笑了,她还假装抬手要打这个男的,只不过被这男的躲开了,这他妈给我气的啊,如果不是关青青交代了千万不能跟夏雨联系,我非下去跟她闹不可。

    可能是越看越生气,我寻思眼不见心不烦,我给司机说回吧,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又寻思。我有啥资格这么生夏雨的气呢,人家也没咋啊,再说了,我还在游泳池那看陈雅静的胸来着呢,这个跟夏雨比起来。要严重太多了。

    回到家后,关青青还笑着问我:“咋样?见到你那小对象了?是不是更舍不得走了?”

    我说有啥舍不得的,就是离开个一年半载的我也不会舍不得,关青青明显听出来我不高兴了,问我咋了。我把我上次打那个男生,到今天见到他跟夏雨有说有笑的事告诉关青青后,她扑哧就笑了,说:“人家夏雨这也正常啊,女孩子都喜欢被男人追着宠着的感觉。如果我是夏雨,有个男生天天那么追我,我就算是不会喜欢上他,起码也不会对人家太冷啊,又或者,一开始会冷,时间久了,态度应该会好转的,女人嘛,心都比较软!”

    说到这后。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姐很早前就告诉过你,你们这年纪的小孩子谈恋爱,不要太花感情进去了,因为你们能走到结婚那一步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你现在投入的感情越多,到时候就越痛苦,不过这些道理我给你说了你也不一定会听,因为你目前处在这个啥都不懂的年纪呢,听了也没用,等你自己经历过你就明白了,其实经历多了也好,会让你更快的成熟的!”

    我说算了,不想那么多了,顺其自然吧。

    我们市是没有机场的。我们得先坐三个多小时的车到外地的机场,反正到达机场后,我被那种特别现代化的设施震撼到了,关青青还跟我说她第一次坐飞机时,途径江苏省时,上空遇到了气流,飞机一个劲的颠簸,给她吓的一直看旁边一个年轻男人,不过那个男人好像比她还害怕,两个手紧紧的抓着扶手,脸都成白色的了。

    我们这次坐飞机时,也遇到了气流,不过颠簸的不太厉害,大概是晚上,往窗外也看不到什么景色,让我挺失望的,不过飞机拉升跟降落时的那种感觉,让我觉得很特别,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到达西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两先坐机场大巴到了市区,完事去酒店开了一间房,记得以前看过一本杂志,上面说旅游中的人最容易动情,最容易跟别人擦出**火花,虽然我两不是旅游,是出来躲避来了,但这种感觉跟旅游没什么两样,而且我两住的这家酒店非常高档,里面的设施什么的很干净,给人一种身心愉悦的感觉,等我洗完澡出来后,屋子里那种昏黄的灯光,加上柔软的床,让我的心没办法不瞎想,尤其是我跟夏雨那啥过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处了,思想上似乎有些放得开了,我开始犹豫了,万一今晚关青青跟我要,我会给她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