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64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8 孙宁
    也就是这女生抬头的时候,我愣住了,我压根没想到,单独坐在最后一排的,居然是个美女,美到啥程度呢,在我看来跟周艺希和陈可可是同一级别的,尤其是她的眼睛,特别大,典型的双眼皮,而且睫毛很长,不过她的女人味并没有周艺希和陈可可那么浓,发型是那种学生头,跟沙宣差不多,但比沙宣要长一些。

    而且有一点让我觉得挺煞风景的,在她的左眼睛靠下的位置,有一道半厘米左右的疤,看着像是人抠的,如果没有这个疤的话,估计会更好看。

    可能盯着人家看的时间有点长了,她有点怒,没好气的骂我道:“贼你妈,你看啥呢,还不赶紧把你桌子给老子搬走?”

    这人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脾气太暴了,本来按照我的脾气,她这么跟我说话,我肯定不会给她好脸色的,但我忍了,反正我现在的名字不是童童,我是关浩,认怂就认怂吧,再说我在这也呆不了多长时间,能安安稳稳的度过就是了。

    我把我桌子搬到离她差不多一米多远才停下,她白了我一眼,嘴里不知道小声嘀咕了句啥,完事就继续趴着睡觉去了,我还从侧面打量了她一番,穿着个牛仔超短裤,脚底下是个白色的高帮帆布鞋,不过可能穿了很久没洗了,脏的厉害,白色的都快变成黑色的了,我寻思你一个女孩子,比我还邋遢。

    可能我们不是一个省份的,讲课的内容也有点出入,但这对我也没影响,反正我也不听课,基本上我也是趴在桌子上睡觉,感觉特别无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上课了,还不如在家里呆着看电视电影,或者去网吧玩呢。

    这天上午除了睡觉,剩下的时间我就用来观察我的这些新同学,整体上的风气还算好,就是后排的人有点不老实,不过也就是说说闲话,搞搞小动作,老师如果斥责的话,也都会乖乖听话,他们说普通话的人也很少,大多数人说方言。

    至于我旁边那个暴脾气,她整个一上午都在睡觉,而且有一节课可能睡的太香了,居然还打起了呼噜,老师也发现了,但并没有过来叫醒她,应该是不敢招惹她,我寻思这家伙肯定是个刺儿头,而且最后一节课还没上完呢,她便起身出去了,当时老师正讲课呢,眼睁睁的看着她出去的,她也没打报告什么的,这把我看愣了,我在我们学校的时候,就算是上了半节课要出去,肯定也会给老师请个假,打个小报告的,她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出去了,而且看周围同学那架势,应该都习以为常了。

    放学铃响了后,苦熬了半天的我觉得终于解脱了,我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发现那个暴脾气在那跟几个人扎堆站着呢,而且她好像在教训人,听见她指着一个男生骂骂咧咧的,骂着骂着她上手了,朝着那男生一个劲的打耳光,还踹裤裆,而那个男生居然站着楞是不敢动,她可能是没打过瘾,还从旁边捡起一块砖块,过来直接盖那人脑门上了。

    长这么大,我绝对是头一次见女生干仗这么猛,居然还是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女的,瞬间我对她提起了兴趣,我特别好奇,怎么样的经历,能让她这样一个美女变成这样?看她那打扮还有她的气质,并不像陈雅静她们那样是有钱人家的女孩,估计家里条件不太好。

    中午回家后,关青青跟小慧姐已经把饭给我做好了,吃完饭看电视的时候,小慧姐一点也不避讳,直接坐在一边喂孩子吃奶,虽然看不见关键的地方,但那白花花的一片还是让我有点尴尬,后来实在受不了我便回了我屋子去了。

    在这个学校一连上了三四天的课,我连一个朋友都没交到,这感觉就好像回到原来初一初二时的我似的,不跟人交流,就自个坐在后面,那个暴脾气我后来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孙宁,她在我们班几乎也没什么朋友,也不跟人说话,倒是跟外班和校外的小混子联系的非常勤,基本上天天放学的时候,都能看见她在校门口站着,偶尔还会抽烟,典型的女混子。

    这几天内,学校倒也没发生什么大的打斗,跟我们铁路高中比,风气确实好了许多,不过到了周五放假的时候,孙宁突然过来拍拍我肩膀,跟我说:“周一的时候,记得带十块钱交给我!”

    说完这话她扭头就朝着教室外面去了,我当时有点不明白,问她带十块钱干啥呀?她头也没回,只是说要是想挨打的话,就不用带了,我有点懵,寻思她这是要让我交保护费的?

    周六周日这两天我基本上一直在家呆着,本来想出去上网,但是关青青不让我去,她其实就是怕我在网上联系陈雅静或者夏雨他们,其实我也挺好奇陈雅静跟夏雨她们这么久没我消息了会怎么想,尤其是夏雨,她会不会特别想我呢?

    至于尚海瑞和郑虎,我问关青青他们知道我情况吗?关青青说我爸为了他们两个的安全,并没有把我的事告诉他们,所以说,他们应该并不知道,她还跟我说,我爸已经托人在学校和我家附近发了一些寻人启示,上面的内容也无非就是说我失踪了,愿有线索的人可以提供线索。

    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希望光头背后那人能放松警惕。

    而这两天,只要小慧姐不在家,我跟关青青就会做一些特别美妙的事,我觉得跟一个经验丰富的人那啥,真的是一种享受,这是会上瘾的。

    周一去了学校后,刚到教室,孙宁就过来伸出手,问我要那十块钱,她要是不给我说,我都要忘了,虽然我不缺这个钱,我也打算给她,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整明白这十块钱是因为啥交的,哪怕她告诉我说保护费也成啊。

    我问她:“我不明白,交十块钱是干啥啊?老师让交的吗?”

    她没搭理我,也没继续给我要钱,而是回到座位上睡觉去了,后来班里陆续有几个男生进来,基本上他们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给孙宁交这十块钱,当然也有一些不交,都是些前排学习比较好看着很老实的男生。

    我当时寻思,我没交这个钱,孙宁可能会找我麻烦的,果然,中午放学的时候,我刚出了校门,孙宁就跟几个人把我围起来了,同时她不耐烦的用土话问我:“那十块钱你交是不交?”

    刚把这话说完,她可能意识到我是外地人了,便用普通话又补充了一遍,其实她说第一遍的时候我就听懂了。

    我扫了一眼她跟前这几个人,说真的我一点没放在心上,哪怕是没把握把他们全打趴下,我也不至于会吃亏,但我并不想惹事,我觉得十块钱能解决的事,就犯不着动手动脚的了,以前的自己太冲动,遇到事就知道打,我现在想试试另一种解决方法,体验下看看是什么感受,我笑着说我交,你们别打我。

    说着,我从兜里把钱都掏出来了,当时我带的钱有点多,差不多五六百呢,她旁边有个男的都傻眼了,骂了句贼你妈,这么多钱,而且他还伸手想多拿一些,孙宁瞪了他一眼,说拿十块就行,别多拿。

    孙宁从我手里拿走十块后让我走,事后我从别人那听说了,孙宁收的其实就是保护费,她家里就她跟她奶奶两个人,她奶奶好像有病,每个月得买不少的药,她从高一的时候就开始跟人要保护费给奶奶买药,不但我们班的人给她交,其他班甚至是高一的很多人都给她交,虽然这个性质比较恶劣,但她从来不乱花这些钱,也算不是太坏的女孩。

    反正刚认识孙宁的时候,我也只是对她的好奇心比较重而已,压根没想到她的关系会跟我发展到什么地步,谁能想到我两差不多熟悉后,她非要给我介绍对象,就是这个介绍的对象,后来在我回到我们本地后,她突然找到我,把我的生活搅和的天翻地覆,不过这是后话,咱们回头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