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654.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79 尚海瑞怎么了
    说完,周艺希她妈便回去做饭去了,我还让郑虎给尚海瑞打了个电话,让尚海瑞赶紧回来,好去美女家吃饭,但是尚海瑞说他回来的可能要晚点,让我们先吃,他要赶不上的话,就在外面随便吃点。

    本来寻思去周艺希家吃饭,应该是件挺享受的事,毕竟跟美女同桌呢,胃口肯定特别好,但是周艺希可能因为陈小春的事,整的心情不好,情绪一直很低迷,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而且吃了没几口就回她自己屋子里去了,而她妈则对我两特别热情,给我两夹菜的同时,还不忘了一个劲的嘱咐我两,到时候上学的时候,一定要跟周艺希一起走。

    吃完饭回到家后,陈冲还给郑虎打个电话,说知道我回来了,要来找我玩,我拿过电话,冲着他就是一顿骂,我说你啥时候知道我回来的,人家陈雅静昨天就来找我了,你现在才打算来啊,陈冲也回骂了我几句,反问我:“那你都回来这么久了,都不知道通知我下?”

    我说我电话没了,没法打,同时让他别墨迹了,赶紧来吧,等陈冲来了家里后,我兄弟俩聊了好半天,完事我也将今天跟陈小春的事跟他说了,他让我以后上下学的时候小心点,陈小春好歹也算是当初学校的天,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他说到时候要是有需要了,就给他打个电话,他肯定叫一帮职高的人去帮我,还说他现在在职高混得挺开的,认识不少人呢。

    可能是郑虎在那一直玩游戏,陈冲还说他们班有个女生,也爱玩这个梦幻西游,跟郑虎一样天天饭都不知道吃,就知道玩电脑,他开玩笑的说回头给郑虎介绍介绍,他们两个兴许能凑一对呢,但是郑虎一点没兴趣,他说他只要他的游戏老婆,还有那一对双胞胎。

    其实我一直都比较好奇职高的风气如何,正好陈冲已经在那上了一段时间了,所以问了他一大堆,他说风气不是一般的乱,正应了那句话,男的都是小流氓,女的都是骚包,就连他们班排名前几的“好学生”,也都不是啥好鸟。

    至于那学校的女生骚到啥地步呢,他说他们回男生公寓的时候,要经过女生公寓楼,经常有高年级的女生在楼上挑逗他们,还往下面扔用过的卫生巾,特别恶心,而且低年级有长得比较帅的男生在校园走时,也会有女混子上去拦住路搭讪,或者叫你出去跟他们睡,要是不从的话,她们就会找人打你。

    他还说他们班有个男的,搞了一个护士班的对象,那女的天天晚上都到这男生的宿舍睡觉,一开始他们宿舍的人觉得还挺爽的,可以趁机听听那靡靡之音,可后来他们实在是受不了了,因为天天晚上都有,整的大家睡眠都不好了,可都是一个宿舍的,谁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说,后来有人偷偷的告到班主任那里,班主任直接当着全班人的面,点了那男生的名,整的特别尴尬。

    听陈冲说这些,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而且觉得他们学校太好玩了,陈冲还让我不行在这边退学了,去他们学校上课,保证我每天都玩得特别充实,我说那还是算了吧,夏雨现在特别嫌弃我学习成绩的事,我要是去职高上学了,夏雨肯定要跟我分手了。

    我这一提起夏雨,陈冲便问我夏雨跟江北的事,他说他已经听陈雅静说过这事了,但是一直不知道江北长啥样,挺好奇的,我说回头带你去看看。

    他说不用回头了,兴许下周一就能看见了。

    原来下周一我们市所有的高中,要在体育馆举行秋季运动会,到时候江北应该要去,他还问我要不要找人把江北收拾一顿,我说要是收拾他有用的话,我早就收拾他了,关键是没用。

    陈冲说那他就没招了,反正他对感情这些事不怎么懂,不然现在也不会跟林若一一点进展没有了。

    郑虎不跟我两聊天,我两觉得在家呆着无聊,便出去了,路过体育馆的时候,他突然碰了碰我胳膊,指着一个人激动的跟我说到:“看见那个骑自行车的女生了吗?后面背小提琴的那个!”

    我朝着他指着的地方看去,见有个绑着马尾辫的女生正骑着自行车从一个音乐培训中心出来,她的背后背着一个黑色的布袋子,看布袋子的外形,应该是个小提琴或者吉他,因为当时只能看见这个女生的侧脸,所以看不清楚她长啥样。

    我问陈冲咋了,这人你认识?陈冲点点头,说:“对啊,我们学校音乐班的女神,长得贼他妈好看,比铁路高中的周艺希还要好看几个档次呢!”

    说真的,周艺希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现实里面见过最好看的女生,我寻思陈冲说的这个女生肯定没有周艺希好看,可能陈冲只是以他自己的眼光觉得好看而已,我并没放在心上,陈冲可能见我的反应有点不够强烈,就没好气的跟我说:“草,你倒是有点反应啊,真的长得特别好看,回头我带你见见,你要是觉得不好看,你让我干啥我干啥!”

    我说运动会那天你带我去看看不就行了,陈冲说这女生平常在学校里面独来独往,虽然是职高的学生,但是人家压根不把自己当职高学生看待,总觉得自己学音乐的,是搞艺术的,比别人要高一档次,也从来不参加学校里的活动,傲得很,这种运动会,她是不会去看的。

    我说那她是不是有病了,看不起职高还去职高上干啥,陈冲说那没办法,别说我们市了,就是我们周边的县市,也只有我们这地方的职高,有音乐班,而且从这里还出去过几个有名的歌手呢,学校就仗着这几个人,使劲的往外吹牛逼,吸引了不少做明星梦的人,这个女生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当然了,陈冲也给我说了几个他们学校出去的歌手,可我一个都没听说过。

    话说我跟陈冲在街上溜达的时候,还碰到高萌了,她当时就自己一个人,在那一边走路一边打电话呢,看她打电话那样子,还挺乐的,这让我有点惊讶,尚海瑞中午放学后没有回来,我以为他是找高萌去了,可为啥现在高萌一个人在这呢?

    因为高萌没看见我两,我两也没跟她打招呼,这天晚上回到家后,尚海瑞很晚都没有回来,我有点担心他了,让郑虎打去个电话,通是通了,但是尚海瑞好像在处理啥急事,给我两说他在忙事情,今天可能不回来了,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这让我觉得特别奇怪。

    一直到了周末晚上吧,尚海瑞才回来,而且他的脑门起了几个包,右边脸也有点淤肿,明显是被人打了,我们问他到底咋了,是不是出啥事了,他就是嘴硬,死活不肯告诉我们,我觉得可能是跟高萌有关系,便上了QQ,让陈雅静试着问问高萌,看能不能问出点情况来,但是陈雅静跟高萌聊过后告诉我,说高萌并不知情。

    这就让我更想不通了,尚海瑞这是咋了?虽然特别想知道,但尚海瑞又不肯说,我也没办法啊,只是觉得他不告诉我们,可能是有难言之隐吧。

    周一这天一大早,尚海瑞便出门了,说是有事要去处理,郑虎并不想去体育馆看什么运动会,只想在家里玩游戏,但我强行给他拽出了家门,威胁他今天要是不跟我去体育馆玩,就把借我的那些买点卡的钱都还给我,郑虎无奈,只好跟着我去。

    按照学校的规定,来看运动会的学生,得穿自己学校的校服,这样是为了划分区域,方便学生们在看台看运动会,我们往体育馆走的时候,路上碰到很多穿各种各样校服的学生,当然了,就属穿职高校服的人看着最得瑟了,他们走路的时候,吊儿郎当的,该抽烟就抽烟,看其他学校的学生时,特别的轻蔑,记得那时候就是这样的,职高的学生都是混子,在他们看来,穿着自己学校的校服,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用来告诉其他学校的学生:老子是职高的,不好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