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65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84 同一所大学
    毕竟这女人打了夏雨的耳光,我一瞅见她就来气,我给她说最好赶紧从我眼跟前消失,有多远滚多远。

    马尾辫并没因为我这话生气,依然很客气的跟我说:“我觉得咱俩是同一战线上的,都不希望夏雨跟江北之间有发展,所以你还是跟我聊聊吧,只会对你有好处,没坏处!”

    马尾辫的话说的我心里很慌,因为我在陕西这一段时间,对夏雨和江北的情况了解的太少了,他们两个目前是咋回事我根本不知情,马尾辫既然敢找过来跟我说这些,应该是手里有一些料。

    我还没说话呢,陈雅静便在一旁说话了,她叫马尾辫赶紧滚,别在这挑拨离间,马尾辫没搭理陈雅静,继续跟我说道:“你一个大男人,打了我一耳光,我现在都不跟你计较,主动过来跟你谈谈的,难道你就这么小心眼?连聊都不跟我聊?还是说你害怕听到啥你不愿意听到的事?”

    可能是她这话刺激到我了,我站起身说老子有啥好怕的,而且老子也相信夏雨,她是不可能做对不起我的事的,我今天就要看看你能整出什么鬼花样来。

    说着,我打算跟她走一趟,陈雅静还拉住我不让我去,说这女的明显在这挑拨离间呢,别听她瞎说。

    其实我仔细想了想,马尾辫如果真的喜欢江北的话,那她肯定希望我跟夏雨能一直好下去的,这样她跟江北才有希望,她应该不会傻到去挑拨我和夏雨的关系,我要真跟夏雨分了,那江北跟夏雨的机会不就更大了么?马尾辫不得哭死去,我之所以打算跟她聊聊,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从她这里听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我给陈雅静说不碍事,我倒是想看看她想搞啥鬼。

    话说我跟马尾辫走到最后一排人少的地方时,她很干脆的问我:“你跟夏雨好了多久了啊,你们的关系如何啊?”

    我其实挺反感别人一上来就问我一堆问题的,尤其是跟我不熟的人,我跟她说你想跟我说啥就赶紧说,别问我问题,我没心思回答你的问题,她冷笑了下,跟我说:“我之前跟江北聊过夏雨了,我能感觉的出来,他爱夏雨爱的太深了,而且他还跟我说,他要跟夏雨考同一所大学,上海大学,他说夏雨的梦想,就是考进上海大学,以江北现在的学习成绩,根本是没可能的,但是他愿意为了夏雨去努力,去好好学习,而且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每天拼了命的学习,这些事,你知道不?”

    马尾辫的话说完,我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自己心砰砰跳的厉害,我跟夏雨好了这么久了,之前也听她说过她最喜欢的两个地方,一个是冰城哈尔滨,一个是上海,但是我从来没听她说过她想考上海大学,我问马尾辫这些都是江北告诉她的?

    她点点头,说江北为了让她死心,把他自己对夏雨的感情全说出来了,这些话自然也是江北亲口告诉她的。

    我问江北是怎么知道夏雨想去上海大学上学的,是夏雨亲口告诉他的?马尾辫说这个她就不清楚了,反正她现在找我聊天的意思,是希望我能跟夏雨好好的,不要给江北机会,她让我没事多陪陪夏雨,最好是也为了夏雨去努力啥的,人家江北都可以,为啥我不可以呢?

    跟马尾辫聊完往回走的时候,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觉得这个江北真的太可怕了,他对我的威胁真的太大了,夏雨不止一次让我为了她好好学习,跟她一起考大学,可我一直都不当一回事,总觉得自己不是学习这块料,连试一试的想法都没有,可这个江北,居然为了一个不喜欢他的夏雨去拼命学习,这真是让我有点感到惭愧。

    等我回到陈雅静他们跟前的时候,陈雅静还问我马尾辫跟我说啥了,我都不好意思说这些,我给她说没啥,就是随便聊了几句,陈雅静还嫌我不愿意跟她说,同时提醒我说:“这女的一看就比较有心计,你可别上了她的当,可别被她挑拨了!”

    我说人家巴不得我跟夏雨好好的呢,怎么会挑拨我两呢。

    陈雅静这下愣了,没话说了,后来她叹了口气,让我没事多给夏雨打个电话,发发短信聊聊天,千万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说失踪就失踪了,这样很长时间不联系,就是再好的情侣,估计也要出问题的,我说我这不是没手机呢么,等回头有手机了再好好陪她吧。

    这时候高萌还在旁边插了句嘴,她说她刚好新买了一个手机,她的旧手机不用了,我要是没手机用的话,她可以把那个手机给我。

    我笑着给她说不用了,这两天就去买个,陈雅静还在旁边埋汰我,她说:“就是,童童可是大财主,别看他穿的穷酸穷酸的,其实家里有钱的很呢!”

    本来我都觉得这个运动会没什么意思打算提前走了,但是听了马尾辫的话之后,我决定亲自问问夏雨江北跟她考大学的事。

    上半天的运动会举行到十二点就结束了,完事我找到夏雨,这时候的她已经累的不成样子了,脸上出了很多汗,头发都被汗水浸湿,成了一缕一缕的了,我走到她跟其,直接用我的袖子给她擦了擦汗,问她中午想吃啥,带她去吃。

    她当时笑的特别开心,说我给她擦汗的时候,特别像她爸,她说她小的时候,玩的起劲出汗后,他爸就总是这样直接用袖子抹她的脑门。

    看着夏雨笑的这么开心,我真不想开口提上海大学那件事,怕影响了她的心情。

    夏雨说着说着脸色又黯淡了起来,小声嘀咕着,说她爸妈离婚之后,她便很少见她爸了,她已经忘了上次见她爸是啥时候了,说到这的时候,她都快哭了,我赶紧把她抱在怀里,说我会一直在的。

    可能是周围还有很多同学呢,夏雨被我抱着有点不自在,便轻轻推开我,说赶紧吃饭去吧,她折腾了一早上都累了。

    我两出了体育馆去外面街上吃饭的时候,我心里还感慨呢,这夏雨的脾气真的是让我捉摸不透,早上见到她的时候,还跟我闹别扭呢,现在我两又和好如初了。

    吃饭的时候,我心里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问夏雨那个问题,但是我并没直接问,先很委婉的问她:“你大学想考哪个学校啊?”

    夏雨一愣,笑着问我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问这个啊,我说我就是随便问问,她几乎都没想,直接告诉我上海大学。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心里更忐忑了,看来马尾辫说的那番话,也不是空穴来风,这心里一旦有了疙瘩,最好是越快解开越好,不然时间长了误会加深对两个人的感情不好,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问夏雨:“我听别人说,江北也想考这个大学!”

    我这话以出来,夏雨愣了,看得出来她蛮惊讶的,紧接着她问我:“是吗?你听谁说的啊,我咋不知道啊?”

    我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跟她说:“江北是为了你才想考上海大学的,他现在每天都在拼命学习,为的就是能跟你一起去这个学校!”

    这下夏雨脸上的表情更惊讶更复杂了,她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我这期间就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她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对这些事不知情,好半天后,她才抬头看着我,嘴唇微张,似乎想跟我说着什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