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66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87 不速之客
    我这时候看了周艺希一眼,她自打落地把皮套那些解开后,基本上站在原地没有动,两个腿这时候还打颤呢,明显是吓坏了,我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就算是再恐高,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啊。

    她当时穿着的是紧身的牛仔铅笔裤,裤裆那一片的颜色,明显很深,确实是湿了,看样子她真的尿裤子了,而且还尿了不少呢,这么一个女神级别的人,居然尿裤子了,而且尿还浸湿了我的裤子,这未免有点......

    周艺希应该知道自己尿了,她的脸色特别难看,很复杂,她怯生生的看着我,眉头深深皱着,接着她小声跟我解释:“爬山的时候,你们都去附近的荒地上厕所去了,我一直憋着没有尿,刚刚下来的时候,我真的憋不住了,我不是故意的......哇......”

    说着说着,周艺希哭了,不知道是吓哭了,还是因为自己尿裤子她觉得太丢人而羞耻哭的,我先回头看了一眼,陈冲他们这时候在很远的六角亭那坐着等我两呢,应该听不见周艺希的哭声,我赶紧安慰周艺希,说:“没事没事,我又没笑话你!你别哭啦,一会他们呢听见你哭问你咋整呀!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周艺希努力憋住不哭,但时不时的抽泣一下,她低头看了裤裆一眼,一副特别委屈的样子问我咋办呀,裤子湿了一片了,一会被他们看到肯定明白是咋回事了,我也没多想,直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然后让她围在她的腰上,好把屁股跟裤裆那一片挡上,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说:“好端端的我把你衣服挡在身上,他们肯定也觉得奇怪啊,要是问起来的话我怎么说呢?”

    我说你就说刚刚不小心划破了裤子了,所以用我的衣服遮挡着呗,周艺希撇撇嘴,说划烂裤子也挺丢人的啊,我说那总比你尿裤子强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脑袋哪根筋不对劲了,直接扑哧笑出来了,周艺希的脸色瞬间又变了,看样子又要哭了,还说我笑话她,我这才赶紧安慰了好几句,让她别想这么多了,赶紧过去吧,不然他们觉得咱们两个半天不过去,那才是有问题了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在心里还寻思呢,周艺希虽然比我大一岁,但她这时候就跟个小女孩一样,感觉比我还要幼稚呢,后来一问才知道,她其实上学早一年,年龄比我还要小呢,因为她的生日是腊月的。

    这让我万万没想到,一直觉得周艺希比我大,居然比我小。

    我们两一开始往那边走的时候,周艺希的腿都是软的,根本就走不成路,还得我搀扶着她,后来虽然自己能走了,但是每走几步,腿就突然打个弯,看着都要摔倒了,一直走到陈冲他们跟前时,她的这种情况才有了好转,她同学还笑话她,是不是都快要吓尿了。

    当然,她同学这句话是玩笑话,但是在周艺希听来,却紧张的不行,我怕她尴尬,赶紧岔开话题,说时间不早了,咱们还得坐车,赶紧走吧,至于周艺希腰间绑着我外套的事,他们虽然都看见了,但是并没有人问。

    还有一点其实是我比较担心的,就是我的大腿那也湿了一小片,我怕他们看见问起来,到时候我就不好解释了,但可能大家都着急回家呢,并没有人注意到。

    回到我们小区的时候,我裤子上湿的那一片已经干了,周艺希回家后,也并没有给我送衣服,我寻思也不急着穿,回头再拿吧。

    回到我屋子后,我寻思得换条裤子,我把身上穿的裤子脱下后,还突发奇想的闻了闻裤子大腿处,只不过什么味都没有,同时也在心里一个劲的嘀咕:自己怎么这么猥琐呢,太不要脸了,我自己都有点受不了自己了。

    九点多那会吧,我让郑虎给尚海瑞打个电话,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最近实在是太反常了,但是电话打过去后,居然提示关机了,差不多快十点的时候,我都打算睡觉了,突然有人来敲门了,我开了门后,发现门口站着几个穿黑西装的男人,领头的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其他的都是20多岁的小青年,西装男看了我一眼后,问我:“尚海瑞跟尚洁是不是在这住着呢?”

    尚洁就是尚海瑞她姐的名字。

    我当时还挺纳闷呢,尚海瑞跟她姐在我们这又没朋友没亲戚的,怎么会突然有人来找他呢?而且看样子这几个人都不像是啥好人,难不成是来找事的?

    可能是见我没吭气,那人直接推开门要进来,我赶紧堵住门,问他:“你们找他们有啥事啊?他们现在不在家!”

    那男的没理会我,使劲一推把门推开了,完事也不顾我的阻拦,直接进来了,这时候关青青也没回来呢,家里就我跟郑虎两个人,郑虎从电脑那边跑过来,问我咋了,我说这帮人是来找尚海瑞的,估计是找事的。

    这男的不屑的笑了下,过去往沙发上一坐,说:“我不是来找事的,我是来找人的,你们把尚洁跟尚海瑞两人找出来,我们不难为你!”

    毕竟这里是体育街,是谢大鹏的地盘,我其实还是挺有底气的,不是很怕他,我问他尚海瑞跟尚洁把他们咋了,能给我说说么,他说这事跟我没关系,不需要多问,只需要把人叫出来就行。

    我说他们两个现在不在家,已经好久没回来了,你去别地找吧。

    那男的往沙发上一靠,翘起二郎腿,不紧不慢的点着一根烟后,说:“他们要是不回来,我们就一直在这等着,你们两也不用害怕,该干啥干啥去吧,我们有我们的规矩,不会动你们的!”

    说着,他便跟其他的几个人聊起了天,这家伙给我整的挺火大的,毕竟这里是我家啊,你们这样也太得瑟了吧,我寻思得拿谢大鹏搬出来吓唬吓唬他们了。

    我说你们知道这是哪么,这里是体育街,这是谢大鹏的地盘,信不信我打个电话把谢大鹏给叫过来?

    那男的听我这么一说,神色有点惊讶,不过接着他就笑道:“哟,不简单啊,你还认识谢大鹏呢?我倒是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还挺想他呢!要不你就把谢大鹏叫过来吧,要是他愿意帮你们忙处理这件事,我就跟谢大鹏去商量,也不难为你们这小孩子,我这人其实最不愿意跟小孩子计较了。”

    这西装男的话,让我有点懵,看这架势,他应该认识谢大鹏,我也不知道谢大鹏的电话,只好让郑虎给关青青打了个电话,关青青说她马上回来。

    差不多过了有三分钟,这个西装男的电话响了,应该是谢大鹏打来的,因为我听见他冲电话那头吆喝大鹏哥,虽然他嘴上左一个大鹏哥,右一个大鹏哥,叫的很勤,但是说话的口气啥的,特别随意跟自然,感觉人家压根就不害怕谢大鹏,两人的关系应该不一般。

    这时候我心里有点慌张了,这个人应该来头不小,那尚海瑞跟她姐到底怎么了,会得罪这样的人?

    西装男挂完电话后,站起来身,跟我说道:“行了,看在谢大鹏的面子上,我现在不难为你们两了,等尚洁回来,你们帮我传个话,看在谢大鹏的面子上,那笔钱的利息,我给她少一半,不过剩下的钱,一星期以内还给我,不然到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说着,他开始往门口走,而且走的时候,故意用手碰了下茶几上的茶杯,茶杯直接掉地上碎了,他这意思也很明显,尚海瑞她姐如果不还钱,跟这茶杯一个下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