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00.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21 让我爸害怕的人

正文 221 让我爸害怕的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天晚上我爸跟大头叔睡在了家里,早上六点多天还没亮呢,他们两就叫我起床,然后朝着罗城出发了,在路上我问我爸去了要呆多久,他说两三天吧。

    路上差不多一共花了三个多小时,我心里也一直很激动,毕竟这是我爸带我第一次回老家,我总感觉能碰到一些亲人什么的。

    从罗城的高速下来后,我爸并没有朝着城区驶去,而是在从省道的一个小岔道朝着一个镇子去了,车开到镇子上的一间小卖部门口后停下来,他进去买了一些点心跟红糖,在我印象里,这些东西很早前超市就没卖的了,属于年纪大的人比较喜欢的东西,我寻思我爸带我看的应该是老人

    。

    果然,买完东西后,他顺着镇子上的柏油路一直走,顶到头后到了一个村子里,村子里的房子大多都是土瓦房,只有极少的几间是瓷砖水泥房,大头叔跟我说,在这个村子里,能盖得起瓷砖水泥房的都是有钱人。

    当然了,是相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是有钱人,跟外面的人相比,还是九牛一毛。

    我爸开车进村子的时候,很多人都站在一边看,估计是没见过这么好的车吧,他把车停在一家比较气派的门楼前,然后领着我跟大头叔过去敲了敲门,好半天后,有个弯着腰的老大爷把门开了,他看了我爸一眼后,也没说话,而是用手指了指屋子里,那意思是,好像有人等着我爸似的。

    从院子里往那间屋子走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香火味,现在是过年期间,我们这边的习俗,很多家里早上确实是要烧香火的,所以我也没觉得多奇怪,等进了那间屋子,屋子里的摆设让我傻眼了。

    在正中间摆放着一个供台,供台背后的墙上,挂着几张画像,特别狰狞,跟西游记里的妖怪一样,有个老奶奶听见屋子里有动静后,从旁边的一个偏房里走了出来,这老奶奶看着很吓人,小小的三角眼,打从偏房里出来后,便斜眼看着我们三个,我爸跟大头叔对这个老奶奶特别客气,还冲人家点了下头,叫了一声花婶。

    这个叫花婶的老奶奶应了一声,指着我问我爸:“这就是你家孩子啊!让他先去烧柱香,等下我再给他看!”

    我当时还挺纳闷的,寻思给我看啥?心里隐约觉得这屋子里的一些摆设,还有这个怪异的老奶奶,给我一种封建迷信的感觉,难不成她是那种村里忽悠人的神婆?算命的?

    果然,最后证实了我的猜测,这个花婶就是个算命的,她是看着我爸跟大头叔两个人长大的,曾经还救过我爸的命,而且我爸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花婶也没少给他出谋划策。

    咋说呢,我不知道其他地方的人是咋回事,反正我们这边,很多在当地有背景或者混得比较开的人,还有就是那些做生意的,当官的,很多人都比较迷信,会信这些东西,对这些神婆啊算命的出手阔绰,特别客气,我还总想呢,这些人既然这么有本事,脑子应该很好使很聪明,可为啥偏偏被这种骗子骗得团团转呢?

    长大后我明白了,很多人并不是相信这些,他们只不过是做的事业或者造的孽太大,心里承受的压力很沉重,找算命的给自己算算命,开导开导,只是缓解下心理压力,找个心理安慰罢了。

    当然了,我对这些是一点都不信,觉得纯粹就是骗钱的,所以一开始并不太愿意去烧香磕头,我爸因为这还差点跟我急眼,后来我妥协磕头的时候,心里有一种特别强的屈辱感跟不服感,我还跟那花婶对了一眼,瞪了她一下,心想你这个大骗子,这一辈子不知道骗了多少人。

    磕完头后,那花婶唧唧歪歪说了一堆我的事,还分析了下我的性格,跟我做事的风格,说来也怪,这家伙说的居然都挺对的,她说我现在骨子里有点傲,还没吃过啥大苦头大磨难,之前经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事,以后严重的事多的很呢,说的难听点,我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早晚得吃大亏,至于我未来要往哪方面发展,能做到多大的气候,花婶并不愿意多说,只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我爸说:“天机不可泄露,反正他肯定比他老子强,这个你放心!”

    我爸对人家唯唯诺诺,人家说啥,他就一直点头说是。

    我对这些其实一点不信,也是闲的没事想逗逗花婶,试探下,便问她:“那你能看感情姻缘的事么,你给我瞅瞅啊!”

    花婶小眼睛斜看了我一眼,沉默了几秒钟后,说:“你放心,你现在这个成不了,很快就到头了,你真正的姻缘,在南边方向上,而不是这个!”

    也就是这句话,让我心里有点佩服花婶,我心想她又不知道我谈没谈恋爱,谈到了啥情况,怎么她就知道这个成不了?难道她知道我跟夏雨的事?

    没可能啊!我这才第一次来,又没人跟她说过,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呢?至于什么真正的姻缘在南边方向上,这是啥意思?这句话也太笼统了,我南边方向上的女人多了去了,我以后都娶回家么?

    真逗。

    不管怎么样,我始终不信她,觉得她就是纯粹忽悠人的,出花婶家之前,我爸还给她留了个信封,里面应该是钱,看着最少也有一两万了,我寻思我爸真是傻逼,这花婶的钱赚的也太容易了,随便动几下嘴皮子就能赚这么多钱。

    上车后,我爸朝着另一条路驶去了,路上他还跟大头叔笑侃道:“花婶说这小子以后做到比我还大,你咋看?他那熊样,以后能超过我?”

    大头叔看了我一眼,明显他也觉得花婶的话有点勉强,不过还是说道:“人家既然那么说了,咱们有啥不能信的呢!”

    我爸笑了笑,然后跟我说:“人家花婶刚刚说的那些,你都记住了没有?以后把你那脾气收敛收敛,别没事就给我惹事了!”

    我给我爸说那老太婆就是骗人的,你咋还信那个啊,要真如她说的那样,我以后会有大本事,那我现在天天在家坐着啥也不干了,我倒要看看以后能不能有出息,我爸听完这话后,直接要停车收拾我,但被大头叔拦住了,大头叔还跟我解释,说:“当初要不是这个花婶,我跟你爸压根活不到现在,她算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你现在还小呢,不懂,等你长大就懂了,有些东西,你不信不行啊!”

    话说我爸开车走了有二十分钟左右,车开到了一个大水渠旁边,这个大水渠里的水已经干了,我爸还跟大头叔感慨呢,说小时候在这水渠里摸鱼摸蝌蚪的事,现在还历历在目呢,这一眨眼,自己就老了。

    我听我爸这话,也大概能明白,他小时候应该在这片地方长大的,这个地方叫大智村。

    我爸将车开进村子的时候,还有一些在路边站着的人冲他点头,应该是认识他,等车开到一间破旧的土房跟前时,他停下了,我们三个刚下了车,从七八米开外的一个巷子里,突然钻出来一个人,直接冲我们吆喝道:“哟,这不是狐狸哥么,我还以为过年你也不会回来了呢!”

    我打量了下这个人,发现他的腿只有一条半,其中一个从膝盖那里往下就没有了,多出来的裤腿在那扎着一个结,这人的胳肢窝下担着两个拐杖,一边往这边走一边笑,他很瘦,脸很长,典型的马脸,脸上有一大块疤印,看着以前受过伤啥的,年纪也就跟我爸差不多,身上的穿着打扮很老土很脏,给人一种要饭的或者收废品的感觉。

    我当时还看了我爸跟大头叔一眼,他们俩不知道为啥,全愣在那了,而且眼神很复杂,惊讶?不解?或许还带着一丝恐慌。

    这是咋回事?看样子我爸跟大头叔,很怕这个马脸叔叔?他们俩看人家那感觉,就好像是看见一个死了很多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