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05.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25 又吓尿了

正文 225 又吓尿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时我有点懵,寻思他这是要干啥?

    他往周艺希跟前跑的时候,还把那折叠刀打开了,这时候周艺希估计也看见陈小春的异常了,站在那不动了,满脸的惊讶与恐慌,明显是被吓到了,而她跟前的那些同学倒是反应比较快,瞬间全散开了。

    这时候反应过来的我也没愣着,虽然心里也有点发怵,毕竟自己以前被刀捅过,那种对死亡的恐惧感,现在想想都还心有余悸呢,但我更怕他伤害周艺希,赶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同时大喊道:“你要干啥,有种的就冲我来,别碰周艺希!你他妈算不算个男人”

    同时我还冲周艺希吆喝,让她别愣着,赶紧跑,周艺希听了我的吆喝后,这才反应过来,转身打算跑,好在陈小春今天喝了不少酒,他跑的并不是很快,而且脚底下还被地下的台阶绊了下,差点摔倒,也就是这节骨眼上,我直接上去一个高鞭腿踢在他的手腕上,刚好将他手里的刀踢掉,同时又是一个正踹,将他踹倒在地。

    倒地的陈小春变得有点歇斯底里,疯狂的叫喊着,还想过去捡起那把刀,刚好有个胆大的男同学将刀拿走,赶紧跑到另一边去了,我这时候没了顾虑,自然是上去揪住陈小春的衣领,给了他好几记重拳,打的他身子瘫软在地上没法动弹为止。

    他估计也是绝望了,后来慢慢的放弃反抗了,神智不清的嘀咕着,说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话,什么太爱周艺希了,不能没有周艺希之类的,还说得不到她,那就毁了她,跟她同归于尽。

    听着陈小春这些话,我感觉他太可怕了,爱一个人爱到这地步,这到底是好事呢?还是坏事?估计也是以前太爱了,所以分手后,这种爱慢慢的转变成恨了,今天他又喝了不少酒,所以情绪一下失控了吧。

    如果他真的连死都不怕了,那我这时候打他也没什么用了,所以我也没心思在这跟他多计较,我用手按住他的头,给他说:“自己想死你就去马路上撞车去,别再打周艺希的主意了,听见没有!你要是真的爱她,你就为她好,她过得好了,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吗?或者你自己就去闯荡去,等你自己有本事有能耐了,有足够的魅力吸引她了,还怕她不喜欢你吗?”

    陈小春压根就不搭理我,继续在那嘀咕,一边嘀咕还一边笑,笑着笑着他又猛地哭了起来,整个人就跟个神经病一样,我也懒得理会他,抬头看了一眼,周艺希已经躲到了旁边一栋楼的拐角那了,我往周艺希跟前走的时候,还有个男的拦住我了,刚刚就是他把陈小春的那把折叠刀给拿走的,现在看样子是打算给我了。

    我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拿上装兜里了,还给这个男的说了声谢谢,夸他刚挺勇敢的,是个爷们,等我走到周艺希跟前的时候,这丫头的脸色都吓成白的了,她特别惶恐的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我问她没事吧,她摇摇头,然后小声问我陈小春这是要干啥啊,为啥要拿刀啊,我说他喝多了犯神经病呢,周艺希还问我陈小春是不是想拿刀捅她,我说不知道,别管他了,咱们赶紧走吧。

    说着,我要拉着周艺希走,但是周艺希走了没两步呢,便苦着脸,跟我晃晃脑袋,说:“我现在好像走不了了,好烦啊!咋整呀?”

    我寻思她难道是吓得腿软了?我问她咋了,为啥走不了了?她说刚刚陈小春拿着刀跑向她的时候,都给她吓死了要,正好自己憋着尿,还没去上厕所呢,所以......

    她的话说到一半不说了,不过我反应过来了,她估计是又被吓的尿裤子了,我当时都想笑,但怕我一笑人家太尴尬,所以硬是忍住了,我问她又尿了?

    她红着脸点点头,说又黏又湿,难受死了,而且腿也有点软,说着,她还低下头,把腿分开后看了看自己的裆,还用手摸了摸裤子,小声嘀咕着裤子好像也有一点点湿了,还说她都嫌她自己太窝囊太胆小了,可这个毛病压根改不掉,天生的,这整的我有点哭笑不得,我问她小时候是不是特别爱尿床啊,她点点头,说上小学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不尿床了,但她特殊,依然爱尿床,后来她妈还专门带她去医院看医生去了,但医生说没毛病,一直到了上初中的时候,她才不尿床,不过虽然不尿床了,但有时候受到啥刺激或者惊吓了,就会尿裤子,不过尿的最厉害的两次,都被我撞见了。

    一次就是上次去螃蟹山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现在。

    我说那咱们就别在这愣着了,赶紧回家吧,天怪冷的,现在尿还是热乎的,并感觉不到冷,一会凉了冻得你难受了,周艺希白了我一眼,说快别说这些了,都要羞死了。

    周艺希来的时候是骑着自行车来的,我两回家的时候,便由我载着她回,不过路过平阳高中门口的时候,突然碰到夏雨跟夏雨她妈了,看样子是夏雨她妈来接她回家的吧,从她们跟前路过的时候,她们两个也看见我了,我还朝着她们两扫了一眼,发现她们两正好看我呢,而且那神情看起来挺惊讶的,夏雨她妈还嘀咕了一句话,说:“你看看,你还担心人家难受呢,看人家现在过得好不好?这不马上就跟其他的女生勾搭到一起了?所以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这男人啊......”

    她妈后面说的啥我就听不清了,因为这时候我跟周艺希已经骑远了,周艺希还小声问我:“刚刚那个不是你对象吗?那个是她妈吧?听她妈那话的意思,你们两分手了?”

    之前跟夏雨分手的事,我一直都没跟周艺希说,所以她不知道,我说对啊,开学的前一天就分了吧,也有一段时间了,周艺希问我为啥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好笑道:“差不多跟你和那谁一样的,她现在要好好学习考大学了,嫌跟我在一起老是吵架影响她的学习,所以就分了!”

    周艺希哼了一声,说:“我跟你对象可不一样啊,我是觉得我跟他不合适了,有点害怕他了,他这人特别怪的,对我好的时候特别好,但是跟我吵架的时候,做法有时会很极端,而且他一直嚷嚷着要我的处,所以我就找借口说我想学习不想谈恋爱跟他分手了,现在看来分的却是应该啊,你看看他多可怕啊,要是以后跟他结婚了,那麻烦事才多呢!”

    周艺希说完这话,我愣了,没想到她还是处呢,我问她:“你还是处呢啊?真的假的啊?”

    她用手在我后背上拍了一下,说:“一个这我骗你干啥啊,难道我在你眼里,是那种特别随便的人吗?算了,不说这个了,怪不好意思的,赶紧回家吧,我裤裆里都凉透了,月经还来着呢,怕是一会要肚疼了!”

    至于她跟陈小春的事,她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反正拿陈小春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家不管亲戚还是啥的,都是那种老实人,不像我家有那么多的后台,可以找陈小春算账。

    我说你以后要是有啥事就跟我打电话,实在不行我天天去接你回家,周艺希说这还是不用了,太麻烦我了,还是让她爸接吧,她爸要是不在的话,就再看情况叫不叫我吧。

    这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陈雅静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她说:“我刚刚跟夏雨聊天了,夏雨把你骂了一顿,说你跟她才刚分手,立马就跟别的女生勾搭到一起了,果然本性难移!她说幸好跟你分手了,不然以后有的是架要吵呢”

    我寻思夏雨肯定把我骑车载周艺希的事告诉了陈雅静了,我给陈雅静说周艺希被陈小春堵在培训班的门口了,所以我去帮她去了,而且我现在跟谁在一起,跟夏雨也没关系吧,她有啥资格骂我啊。

    陈雅静骂我是傻逼,问我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装傻呢,夏雨既然骂我,那就说明还在乎我呢啊,我说那可不一定,可能仅仅是占有欲作怪吧,陈雅静说先不谈夏雨了,谈谈周艺希吧,她问我是不是喜欢上人家周艺希了啊,之前一起去螃蟹山的时候,她就感觉我跟周艺希在回家的路上有点不正常。

    我寻思那次不正常是因为周艺希尿裤子了,不过我可不敢跟陈雅静说,我说你想多了,周艺希只是我家邻居,所以人家有事了我帮帮她而已,说着,我还想逗逗陈雅静,便问她:“你咋问这么多啊,是不是暗恋哥,吃醋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