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14.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32 两年前的小护士
    看着高萌这个短信,我有点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说真的,我不希望高萌继续喜欢我追我,我觉得她陷得太深最后早晚得受伤,我也在心里考虑过:反正我现在也不是处了,我能不能试着跟高萌处对象呢?

    我自己也不清楚,现在对她的感觉还不够,而且我才跟夏雨分手,我不想谈恋爱,要是我跟高萌这么快整出什么火花来,夏雨会怎么想我?其他的人又会怎么看高萌?会不会说高萌勾引姐妹的对象?到时候肯定觉得怪怪的。

    可高萌既然发来这个短信了,我就得回她,不回她的话她肯定会瞎想会难受,考虑了半天后,我给她这样回道:“我刚跟夏雨分手,现在还不想谈恋爱呢!”

    高萌很快回了我短信,她说:“不是啊,我没说让你跟我谈恋爱啊,我就是问问我现在能不能追你,是我追你,你不一定非得同意啊!”

    高萌这话整得我更无语了,她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刺激呢么,我又不想伤她的心,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了,总不能跟她说个可以吧?万一到时候我两没走到一起,那高萌岂不是更难受了?

    所以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不要回她这个短信比较好,估计她自己会明白我的意思,又过了一会,她又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好啦,我明白你意思了,以后不问你这种问题了,你可别因为这个讨厌我,故意躲着我啊!”

    虽然高萌这个短信看着发达挺轻松的,但我能想象到此时的高萌得多难受啊,我也没办法,我给她说咱们两这样当好朋友就挺好的啊,要是谈恋爱的话,就有分手的可能,而分手后的结果,可能就跟我和夏雨一样,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高萌后来还发来一条短信,说:“假如咱们俩在一起的话,打死我我都不会跟你分手!”

    我没有继续回高萌的短信,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了,中午快放学的时候,陈雅静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在学校呆得太无聊了,也没人跟她玩,她想来职高找我们玩,我说那你过来吧,正好我不想去食堂吃饭,咱们可以去外面下馆子。

    放学后,我跟陈冲还有郑虎在校门口等陈雅静,后来我还看见了之前在体育馆门口见到的那个爆炸头,陈冲跟我说过,这人是他们职高的二把手,混得特别**。

    这人走路的时候,眼睛基本都是斜着看人的,得瑟劲大的很,不过路过我的时候,他突然愣了下,眉头也皱起来了,估计是认出我来了,之前谢大鹏堵体育馆大门的时候,他应该就混在职高那群人里看着呢,应该知道我背景不小。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爆炸头收敛了一些,没刚刚那么趾高气昂了,他走了之后,又有几个女生嘻嘻笑笑的从学校里面出来了,其中一个瘦小女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她一样,很面熟。

    可能是我一直在看她,被她发现了,她看了我一眼后,突然愣住了,紧接着冲我跑过来,我当时还挺惊讶,她认识我?

    她过来后,直接拽住我胳膊,特别激动的说道:“哎呀,是你啊,你记得我吗?我之前给你扎过针呢!”

    这话说的我更是云里雾里了,我咋看她咋觉得在哪见过,但就是不认识她,太奇怪了,我问她:“你认识我吗?啥扎针啊,我咋听不懂你说啥呢?”

    她当时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旁边有个女的还坏笑着开她的玩笑,说道:“哎呀,彤彤,你这搭讪小帅哥的本事,真的是越来越高了呀,不过今天你眼光挺不错的,这男的蛮有味道的,可以搞一搞,不过姐妹就一个要求,搞完了让我也搞搞啊!”

    原来拽着我胳膊的这女生小名叫彤彤,跟我音一样,彤彤骂了这个开玩笑的女生两句,完事继续跟我说:“你中考的时候,是不是来职高体检了?”

    我说对啊,咱们市好像所有的中学,都是来职高体检的吧?她继续说道:“那你记不记得,给你抽血的是我?我当时是个新手,给你扎了好几下针都扎不进去,后来你还问我会不会扎,不会扎的话就叫别人,完事都给我急哭了!”

    彤彤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可不是么,当时体检抽血的时候,有个穿白大褂的小护士给我扎了好几下都没扎进去,虽然我早都不记得这个护士长啥样了,但这件事我还是记得的!

    怪不得眼前的这个女看起来好像在哪见过,原来是她,我也挺佩服她的记忆力的,都这么久了,她居然还能记得我!

    我说你真厉害,这么久了都还记得,她哼了一声,说:“肯定记得啊,你知道你当初那句话,对我的伤害有多大么,就冲你那话,我后来拼命的练习扎针,现在我的专业知识在我们班里面算是最好的了,咱们市的人民医院,前两天还来我们班招人呢,我估计毕业后直接就去那上班了!说起来这些还得谢谢你呢!”

    我没想到那时候随便发了句牢骚,居然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这种感觉让人挺欣慰的,也就在我跟她聊天的时候,我发现高萌跟尚海瑞两个人从学校里面出来了,高萌当时还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完事也没跟我打招呼,直接走了,我寻思她这是咋了?是看见我跟女生在这说话吃醋了?还是因为短信的事有点不好意思见我了?

    彤彤还问我不是职高的学生吧,之前从来没在学校见过我,她问我是来找人呢,还是玩的,我说我转学过来后,她整个人更激动了,问我哪个班,说以后有空来就找我玩,还要我电话跟QQ,这让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毕竟我跟她不熟,我不喜欢不熟的人问东问西,何况她长得也不是多好看,大概是她跟前的人发现我的态度变得冷漠了一些后,才硬拽着这个彤彤走了,完事郑虎还指着人家走远的背影说:“长得虽然一般,但是身材还不错啊,而且我敢打包票,童童要是想搞她,用不了三天,绝对能搞上床!”

    我说我还没饥渴到这种女人都搞的份上,你要是想,我倒是可以找她要电话号,郑虎这不要脸的还说可以,让我这就给人家要去,我正打算骂他呢,旁边停了一辆出租车,陈雅静过来了,完事我们几个吃饭去了,陈雅静吃饭的时候,情绪一直很低落,一个劲的叹气,说她一个人在铁路高中那边无聊炸了,今天下午的课都不想上了,我说那你别去了,反正旷课迟到什么的对你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不如跟着我们一起上课吧,她考虑了下后同意了。

    这天下午陈雅静真的没回去上课,而是等高萌来了后跟着高萌去艺术楼那边去了,我下午依然在陈冲班里上课,老师也不管,虽然这种无拘无束的日子是我以前梦寐想过的,但此时总感觉有点虚度光阴,第一节课快下的时候吧,有个陌生的号给我发来个短信,问我现在是不是在职高上学。我问对方是谁,人家没回我,只是又问了我一遍,是不是在职高上学,因为不知道是谁,我没继续回复,心里则有点自恋的想难道是夏雨?

    下课铃响的时候,高萌突然给我打来个电话,说陈雅静跟人打起来了。

    ps:这里好心提醒下广大男同胞么,少行房事!!注意身体!!说起来都是泪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