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2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39 极度不安
    看他这架势应该是给我爸打的电话,因为他的手机声音比较大,我听见电话那头我爸的声音了,他先是问黑皮肤是谁,然后又让我说了两句话,确认我人确实在这,而且知道我们已经看过那盘录像带后,我爸那头沉默了好久,估计他这时候心里面的波动非常大,他这一沉默,我寻思完了,他都不反驳一句,看来录像带里的事是真的了。

    黑皮肤见我爸不吭气了,就督促他快点说话,接着我听见我爸用那种很没力的声音说道:“你想要多少钱,才肯放我儿子!”

    黑皮肤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很狡黠的笑容,他说:“你觉得你儿子这条命,值多少钱啊?”

    我爸继续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你说个地点吧,我过去一趟!”黑皮肤随后将地点告诉了我爸,同时警告他,只能一个人过来,不然不敢保证我出不出事,还有那盘录像带,可能也会随时曝光。

    我爸说放心,他肯定一个人来,跟之前不一样的是,我爸这时候说话显得特别没底气,一点气势都没有了,这让我特别心慌,感觉我爸这次很难摆平了。

    二十分钟左右,我爸来了,他确实是一个人来的,开着一辆很普通的大众轿车,他把车开进院子后,从后背箱里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袋子不是很大,而且看着不是很鼓,里面应该没多少钱,他走到我们房间门口后,将那黑色袋子扔在了地上,他还没说话呢,那黑皮肤笑着嘲讽道:“就这么点钱?在你眼里,你儿子的命这么不值钱?”

    我爸没理会他,而是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张卡,过来把卡递给黑皮肤后,说:“我的钱大部分都在这卡里面了,密码我写在卡后面了,你自己想要多少就取多少,我现在也不求啥了,求你们放过我儿子就成!”

    黑皮肤接过卡,露出了满意的笑,随后他把卡给了另一个人,让他拿着卡去外面看看密码正确不,这人走后,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毕竟现在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三个了,我爸收拾这个黑皮肤应该不难,我给我爸挤眼睛,让他把黑皮肤撂倒。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他明明看见我给他使眼色,但他就是不为所动,这可给我急坏了,完事他们两在那聊天,我爸说了很多关于以前他们的事,听着让我特别震惊,同时我也觉得奇怪,感觉我爸今天特别怪,他明明可以不说这些都,而且他说的越多,对他自己就越不好,他这是为啥?

    难道说,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气数已尽,已经完全无所谓了吗?

    十分钟左右,出去查密码的人打来了电话,说银行卡的密码对着呢,黑皮肤给我爸竖起个大拇指,说:“狐狸哥我确实佩服你,你是个聪明人,这笔钱,就当是买了你儿子的安全吧!你自己多保重!”

    说着,黑皮肤就出来院子,开着他那辆面包车走了,我这时候才冲我爸抱怨,说:“你咋回事啊?刚刚你一个人还干不了他吗?为啥要乖乖放他走啊?”

    我爸说这是他们大人之间的事,让我别多问,完事过来把我手脚上的绳子解开,跟着我上了车,朝着家里去了,在路上我还突然反应过来,给他说:“现在是晚上,他们拿着你的卡只能在取款机取钱,取款机每天好像有上限,他们只能取一点,你赶紧给打个电话把卡挂失啊!”

    我爸摇摇头,叹息道:“既然给了他们,就给了吧,这笔钱就算留给我,怕是我也没命花了!”

    我爸这话让我心里更慌了,他自己都这么说了,看来情况确实不好,反正在回家的路上,他跟我说了很多,大部分都是嘱咐我以后该怎么怎么,这感觉就好像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一样,我心里这时候也一直有个疑问,可不敢问,等到了家里小区楼下的时候,我才终于鼓足勇气,我问他:“那盘录像带里说的,都是真的吗?关于那个乔百万的事,也是真的吗?”

    我问这话的时候,我爸都不敢看我的眼睛,而且我能感觉的出来,他此时故意压着自己的情绪,他没说话,只是沉默着低下头,这基本上足够说明了,他默认了。

    那要真是这样的话,我爸岂不是是个杀人犯?而且是个灭别人一家子的杀人犯?

    这让我有点接受不了,“杀人犯”这三个字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我觉得除了电影跟电视剧,我这辈子现实里面是不可能接触这三个字的,但现在居然跟我最亲的人,跟我爸挂上了钩,这让我怎么接受?

    我甚至在这一刻,都开始有点反感讨厌我爸了,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恶魔,他不是人,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呢?同时我也感觉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为啥要让我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爸爸是杀人犯,妈妈跟别人跑了?为啥我就不能像普通家庭那样,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呢?我觉得心里面有种东西压抑着,我特别想冲我爸发泄出来,想跟他发牢骚,但最后还是忍了,我觉得此时此刻,他心里面肯定比谁都痛苦,他面临的压力肯定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我爸把我送到楼下后,便不再继续跟着我进去了,我问他不回家里呆会去么?他摇摇头,说不了,然后冲我摆摆手,让我进去,我走到楼梯上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我爸依然站在原地看着我,不知道为啥,这时候看着他的身影,突然觉得他没以前那么高大了,反而有点矮小,让我有种这才是我爸的感觉。

    上楼梯的时候,我都有种想哭的冲动,回到家后,郑虎依然以为我是被派出所的民警叫走到,还问我人家都问了些啥情况,我心里烦闷,不想说话,便摇摇头回屋子里躺着去了,郑虎还想说啥,但最后也没说出来,继续玩他的游戏去了,这天晚上我失眠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我爸,我总觉得他要出事了,而且时间不会等太久,同时也一直回想着录像带里马脸的那些话,我很害怕,从来没有过的害怕。

    第二天我都不愿意去上学,而且特别想跟我爸打电话,九点多的时候,我试着给他打了个电话,通是通了,但是他并没有接,我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就已经关机了,我知道他是故意躲我呢,我还给大头叔打了个电话,也提示关机了。

    我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可能是在床上躺着我脑子里总胡思乱想,我觉得得去找点事干,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所以我后来又去了学校,当然了,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一样,郑虎还问我到底咋了,感觉我昨天从派出所回来后,整个人就变了,我没搭理他,而是直接去了画室,今天不知道为啥,高萌没有来学校,第二节课下了上课间操的时候,我出了教室心不在焉的在走廊里走,不小心跟人撞到一起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人居然是乔兔。

    可能是把她撞疼了,她还发了句牢骚,完事没好气的跟我说:“对了,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到底听没听啊,为啥高萌她还是.......”

    乔兔的话还没说完呢,我便不耐烦的跟她说:“跟你说过了,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你怎么就咬定是我指使她的呢?不信你去问她啊,真你妈逼的给老子烦死了,一个个竟是事!”

    我也是心太烦了,一时冲动说出了这些话,话说出口后我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乔兔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估计傻眼了,愣在那半天没说话,我也没继续理会她,也没去上课间操,直接去了操场上,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抽烟去了。

    在这一坐,我就坐到了中午放学,下午的课我也不想去上了,所以没必要去食堂吃饭了,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话说我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突然碰见陈雅静跟夏雨她们了,当时七八个人呢,全是女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