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27.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42 我爸的离去

正文 242 我爸的离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又按照这个号打了过去,不过已经关机了,后来又给我爸的号打了个,结果一样。

    我明白,我爸肯定被抓了,这次他难逃一劫了,而且灭了人家一大家子,这种事,还有活命的可能吗?

    那肯定得枪毙。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绝望,无助,我只能哭,后来还给关青青打了个电话,她很快就回来了,知道事情后抱着我一起哭,她说这件事她也无能为力了,事情到了这一步,谁也救不了我爸了,也就是说,他必死无疑了。

    我说我想见见我爸,关青青说她找找关系看看吧,估计不太可能,她安慰了我一顿,出门找关系去了。

    打这之后,我基本上一直在家里哭,哭到后面都没力气了,眼镜都肿了,郑虎跟尚海瑞傍晚回来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事情是咋回事,还问我这是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我了,我把他们两关到门外面,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反正躺在床上后,只要一想起我爸来,我就想哭,只不过这时候已经哭不出泪来了。

    小时候我爸打骂过我无数次,我也不止一次诅咒他早点死,可他毕竟是我爸,我妈离我们而去后,他并没有放弃我,是他把我拉扯大的,现在真的要失去他了,我不知道这时候的心情该怎么形容。

    关青青晚上回来后,脸色并不太好,看样子她的关系走的不怎么样,后来郑虎跟尚海瑞可能知道咋回事了,也没继续来问我了,晚上他们两个也没有进屋子睡觉,而是睡在了客厅。

    第二天他们去了学校后,就再也没回来,关青青说是两人要住校,以后都不回来住了,我也明白,我爸被抓,家里肯定就要落魄了,他们之所以去学校住,肯定也是不想给我和关青青增加负担,我问关青青我爸死之前,我能见他一面吧,关青青说可以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行,得等,或者她继续去走关系,看看可以提前见见面不。

    在家呆到第二天晚上,高萌给我发了个短信,她问我怎么不去学校,我也没回她的短信,后来陈雅静还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也没接,随后她给我发了个短信,让我上QQ去搜下夏雨的QQ号,说现在夏雨可能跟江北已经处对象了。

    若是以前听到这个消息,我的情绪肯定会随之波动的,但是现在满脑子都是我爸的事,听到这消息后,心里也没什么涟漪,我寻思她爱跟谁好就跟谁好,跟我也没关系了,不过在床上躺了一会后,我还是忍不住去开了电脑,上了QQ,搜索夏雨的QQ时,发现她的网名是北边的江,进了她空间后,发现留言板有一个叫夏天的雨给她留了很多言,这人应该是江北。

    一个是北边的江,一个是夏天的雨,这分明就是情侣网名,说明两个人现在已经在一起了,当然了,我也怀疑夏雨是故意这样气我的。

    五一假期很快就来,陈冲还给我打电话,说带我去打定点,但我拒绝了,说我有事不去了,陈冲还问我咋了,最近怎么一直都没去学校,他说他问郑虎跟尚海瑞了,他们两个也不说,我给他说没事,然后把电话挂了,陈雅静后来也给我打了个电话,她问我是不是知道夏雨跟江北好上之后我受了刺激了,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家里伤心呢啊,我没心情说话,所以她说啥我应啥,她还安慰我,说夏雨可能就是气我呢,并不是真的跟江北好,让我别放心上,后来她还突然开玩笑的跟我说:“对了,我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新闻,说罗城那边抓到一个杀人犯,当年杀了罗城的首富呢,你知道这个人姓啥吗?居然跟你也姓童呢,你知道......”

    陈雅静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就轻声跟她说:“你别说了,这人就是我爸,我爸就是那个灭了别人一家子的杀人犯!”

    说完这话,我把电话给挂了,陈雅静也没有再给我打过来,我也明白她肯定不知情才会这么跟我说的,过了有十多分钟吧,她给我发来个短信,说了几个对不起,说她之前不知道,才会说那番话的,让我别往心里去。

    反正陈雅静给我发来了很多短信,都是安慰我和跟我道歉的话,我一条都没给她回,我并不是生她的气,就是单纯的不想回,我啥都不想干,谁也不想搭理。

    又过了几天,关青青给我说找好关系了,可以带我去见我爸了,我的情绪这才激动了起来,因为我爸还没判刑,所以按理是不允许探监的,我们去见我爸都是偷偷摸摸的见的,当然了,这些都无所谓,能见到我爸就行。

    见到他时,他的头发都剃光了,整个人看着憔悴了很多,几天没见,他好像老了好几岁的感觉,他看见我的时候,神情倒也平静,还冲我笑,笑的很慈祥,长这么大我是头一次感受到他的笑是这么温暖。

    他说也没啥想跟我说的,就是希望我以后能自己走好自己的路,别走他这条路就行,我当时忍不住叫了一声爸,叫完我就开始哭了,虽然我爸这时候一直在笑,叫我别哭,但我知道他心里也很难受,他说下辈子让我投个好人家,千万别当他的儿子了,我摇摇头,哭着跟他说:“爸,虽然从小到大,你打我骂我,我也恨过你,但你好歹也把我拉扯这么大了,我知道你有时候只是难以表达自己的情感罢了,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冷血,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还让你当我爸!”

    话说到这的时候,我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哭的不成样子了。

    我想给我爸做点啥,但想来想去又真的不知道我能做啥,后来干脆叫了一声爸,给他磕了三个头,我说当儿的这辈子没做啥孝敬你的事,这三个头就算孝敬你了,希望你路上走好!

    我这话出来后,我爸也在里面开始哭了,他是笑着哭的,可能是不想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太脆弱的样子,他用手抹了一把脸,然后拖着脚铐走了。

    看着我爸那个身影,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我明白,这或许是我见他的最后一眼了,关青青这时候也哭的稀里哗啦的,她紧紧的抱着我,说还有她呢,她会一直陪着我长大成人的。

    这天回家之后,我又哭了很久,反正打这一天开始,我基本上不出门了,学也不去上了,天天宅在屋子里,有时候在床上躺一天脸都不洗的,这几天陈雅静跟高萌她们也没少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但我一个也没有接没有回,她们也上门找过我,敲了半天门我都没反应,我甚至都觉得,我这辈子可能就要这样毁了,关青青每天回来看见我这个样都要哭,差不多过了一个多月左右,我爸被判了死刑,没多久就被拉到罗城的北郊刑场枪毙了,跟着他一起死的,还有林叔跟大头叔他们。

    其实说来他们害死了人家一家子,这也算罪有应得,这是他们应有的报应。

    这天之后,我更不爱出门了,有时候迫不得已出去的时候,只要看见有人看我,我就觉得他们是在议论我,说我是杀人犯的儿子,我变得特别害怕见人,尤其是熟人,有时候大老远看见认识的人,我都会躲着走,实在躲不开我就低头快速走过,关青青说我的精神不正常了,要带我去医院,但我就是不肯去。

    就这样过了半年,我觉得我自己都变了,变得特别胆小,性格比小时候还孤僻,一直陪伴着我的除了关青青外,还有几盘光碟和写真集,那是我在小区外面的小摊那卖来的,都是那种光碟,看完之后我就自己动手解决,渐渐的上了瘾,沉迷其中,其实我也不明白,我都这样了,为啥还会对这些玩意感兴趣。

    关青青后来也发现了这些,她也跟我说过要是忍不住了,她可以帮我解决,但被我拒绝了,关青青无奈,她还请回家一个心理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要给我看看,但我把那医生给打出门了,脑袋都给他开了瓢,之后关青青再也没叫人来家里了。

    后来有一天晚上,关青青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听电话后,说是一个叫赖子的人要找我。

    这个人,其实就是马脸,我爸他们出事后,他就没了踪影,应该是跑了,这时候怎么突然打来电话了?

    因为我爸的死跟他多多少少有关系,所以这个电话让我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了,我接听电话后冲那边骂,骂他害死了我爸,反正我骂他的时候,听的出来他的情绪好像也不稳定,他也在那哭,完事他跟我说:“我真他妈是个煞笔,我对不起狐狸哥他们啊,他们死的冤啊,他们怎么不说实话......”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