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28.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43 颓废的半年
    马脸的话让我傻眼了,他这话是啥意思?对不起我爸?我爸是冤死的?而且是我爸他们自己不肯说实话?

    我爸死了这件事,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在我心里也扎根了,此时马脸突然来这么一番话,我瞬间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情绪又被整的激动起来,这心里难受的像刀绞一样,我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基本上用颤抖的声音问马脸啥意思,为啥说我爸是被冤死的。

    马脸泣不成声的说:“我刚见到一个人,听到他说了一些事,我觉得......”

    马脸的话刚说到这,突然听见一阵刺耳的汽车轰鸣声跟刹车声,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巨响,接着电话就断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又给马脸打去了电话,不过提示已经无法接通了,我寻思听声音他可能是出了车祸啥的,手机之所以挂断,可能是摔坏了。

    我把这情况告诉关青青后,关青青立马领着我去派出所了,派出所的人通知了罗城的警方,人家很快来了几个人找我俩取证,当然了,关于我爸是不是被冤死的,民警说这个没有异议,我爸跟大头叔他们都是亲口供认,描述的情况跟当年一模一样,不存在冤枉这一说,至于那个马脸,过了几天之后被证实,在外地被车撞死了,撞死他的人逃逸了,虽然查监控找到了涉事车辆,但是个套牌车,不太容易找到嫌疑人,这下他的死也成了谜,是被人故意撞死的?还是凑巧了?

    反正罗城的警方并不在乎这件事,他们认定马脸是意外身亡,反正当年涉事的几名犯罪嫌疑人都死了,对他们而言,算是破了一桩大案子,他们才不愿意再起什么波澜呢。

    当然了,这件事对我而言,意义就不一样了,马脸既然说出那么一番话,肯定有他的道理,这件事肯定还有外人不知道的隐情,我宁愿我爸没有被冤枉而死,这样的话,我也不至于太难受,可假如真的是冤枉死的,那我这心里,得难受多久啊?同时有一点我也想不明白,马脸那话的意思,我爸她们没说实话,也就是他们可能明知道自己是被冤枉或者故意隐瞒什么的,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啥?

    有啥秘密,犯得着用他们的生命去维护?

    我觉得我有责任把这件事调查出来,起码不能让我爸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可以我现在的能力,我能调查出啥来?

    恐怕啥也查不出来。

    后来我跟关青青还找了四哥一趟,四哥表示对这件事也无能为力,他说我爸原来的事,他也不是太了解,因为我爸当初是逃到了我们这之后才认识的他,两人熟识后,我爸也只是说在老家罗城犯了事逃过来了,至于犯的啥事,他从来没过问过,这次知道是这么大的案子时,他都有点懵。

    四哥这话让我挺绝望的,我觉得他都搞定不了的,那我更没招了,不过四哥也说了,我爸好歹是他的救命恩人,我以后有其他的事,尽管找他,他能帮我的肯定帮。

    从四哥这里出来后,我和关青青又去了罗城一趟,专门去找了一趟花婶,花婶也表示对这件事不知情,还劝我说这是上辈子的恩怨,让我不要调查了,走好自己未来的路就可以了,但我不能就这么放弃,我说我一定要搞明白当年的事是咋回事。

    花婶可能被我说的也有点无奈了,她叹了口气,说:“以你现在这点能耐,你连你自己都搞不明白呢,你还想搞明白啥啊,我建议你现在抓紧时间提升你自己的能力,等你以后有本事了,才有能力查这件事!”

    关青青觉得花婶的话说的有理,她也劝我先回去,不然我现在盲目的去查,一点头绪也没有,她说我没必要把自己大部分的精力跟青春都耗费在这事上,我还有我自己的路得走呢。

    在她们两的劝说下,我最终还是回了我们本地,反正头几天一想起我爸是被冤死的,我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后来郑虎跟尚海瑞也回来看我了,他们两个人现在一边打工一边上学,说日子过的还可以,虽然没以前潇洒了,但觉得自己长大了,像个男子汉了,郑虎现在也不咋玩游戏了,他说他要好好学电脑,以后长大了不行自己就开家网吧,到时候再好好玩,他们两个跟我说话的时候,我也只是静静的坐着听他们说,并不想说话。

    他们两还跟我说了说其他人的事,陈冲他们班在几个月前也解散了,现在陈冲一个星期能去学校一趟就不错了,大部分的时间都跟着他哥的物流车队出去跑车,算是半个社会人了,不过他的学籍还在学校挂着呢,高三毕业的时候过来考试就行。

    高萌这段时间一门心思画画,她跟乔兔的关系越来越好了,至于夏雨跟陈雅静,因为不在一个学校,所以他们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只是陈雅静没少给他们打电话问我的情况,但他们两表示也不是太清楚。

    郑虎说我跟以前比都变瘦了,整个人也颓废了,一点都不帅了。

    这个确实是,因为我这半年不好好吃饭,而且经常看光碟那啥,也不出去锻炼,变瘦是肯定的,有时候照镜子看自己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有点营养不良了,郑虎让我多吃饭,他说06年马上就要完了,07年的新年就要来了,我不行今年就跟着他回他家,在他们村里过年。

    我摇摇头说我不去了,哪都不想去,就想在家里呆着。

    后来趁着郑虎上厕所的功夫,尚海瑞还特别不好意思的小声问我:“高萌求过我很多次了,一直想让我带她来家里看看你,可我怕你不高兴,一直没答应她,你看我能不能把她......”

    尚海瑞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就打断他了,我摇摇头说还是别了,我现在谁也不想见,尚海瑞叹了口气,说随我吧。

    他们两个走后,我也考虑了很久关于我自己的事,我也明白我不能再这样下去的,不然我就真的废了,可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还能干啥去,回职高继续学美术去?我根本就不是画画的料,那玩意靠天赋呢,好好学习考大学?这好像也不太现实。

    一时间,我陷入了迷茫,我的靠山已经没了,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走向哪条路,我也不甘心就这么自甘堕落下去,我想让自己变得强大,起码不能这样依附关青青了,她这段时间也够辛苦的了。

    腊月底这几天,关青青的服装店特别忙,有时候她中午没法回来给我送饭,我便自己出去买着吃,有次我特别想吃水果,便买了一些,回家吃了后,下午便开始拉肚子,一连拉了四五次,拉的肠子都快要出来了,而且肚子疼的厉害,从来没有过的疼,只能在床上打着滚,本来想给关青青打电话呢,但觉得她忙不愿打扰她,我便自己强忍着疼跑到了小区外面,打了个车去了医院。

    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已经疼的我走不成路了,还没走几步呢,肚子疼的我就弯下了腰,站都站不稳了,后来刚好有两个好心人,硬是搀扶着我往里面走去,反正刚进医院大厅,我听见身后突然有人问了一声,说:“那个是童童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见在我斜后方,有个老奶奶正坐在轮椅上看我呢,仔细一看居然是夏雨姥姥,而在她跟前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夏雨,一个是江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