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29.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45 物是人非

正文 245 物是人非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而刚刚吆喝我的人,就是夏雨姥姥,江北跟夏雨两人满脸惊讶,尤其是夏雨,她脸上的表情特别复杂,我寻思他们两个既然在一起,而且都见过姥姥了,两个人估计真的在一起了。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喜欢夏雨了,但此情此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难受,最主要的是我这时候太颓废,头发好久没洗,人也变瘦看着跟营养不良一样,我又是弯着腰这副痛苦的样子进来的,实在太尴尬。

    不管我跟夏雨怎么样,她姥姥始终对我很好,这时候还皱着眉头,一副特别心疼的样子问我这是咋了,肚子不舒服吗?

    刚好她问话的时候,夏雨她妈从一边的电梯里下来了,看了我一眼后愣住了,接着她一脸嫌弃的推着夏雨姥姥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嘀咕着:“他爸是杀人犯,据说灭了人家一大家子呢,真是可怕,幸好咱们家小雨跟他分手了,不然......”

    夏雨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呢,夏雨姥姥就让她闭嘴,她说道:“大人的事,你往孩子身上揽什么,我就觉得童童挺好的!”

    夏雨姥姥的话,让我心里觉得暖暖的,我都有种要哭的冲动,因为肚子疼的厉害,我也没有多想,赶紧去找医生去了,医生看过之后,怀疑我是食物中毒引起的痢疾,说是得输液,后来在休息室输液的时候,夏雨还突然推着她姥姥进来了,夏雨看起来满脸的不情愿,进了屋子后就把脸扭到一边去了,我也明白,肯定是她姥姥逼着她过来的。

    姥姥走到我跟前后,问东问西,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关心我的,但我不想多说话,只是叫了一声姥姥,完事就背过身躺下,不肯再多说一句话,其实这时候我都快哭了,我觉得自己有点可怜,大半年过去了,她们都过的好好的,就我最落魄了,夏雨姥姥还让夏雨跟我说说话,安慰安慰我,但夏雨就是不开口,后来她姥姥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我身子走了。

    她们走后,我默默流了泪,输完液差不多用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的身子也好多了,肚子也不疼了,医生给我开了一些药后,让我走了,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心里很难受,可能是心不在焉,后来跟一个穿着铁路高中校服的男生撞到一起了,这男生回头就冲我骂,问我是不是没长眼镜。

    要是按我以前的脾气,我肯定二话不说先上去干他,但我这时候没理会他,继续走,这男的还不依不饶,过来拽住了我胳膊,也就是他拽我胳膊的时候,可能认出我来了,脸色瞬间变了,嘴里嘀咕了一声我的名字。

    我这才看了一眼这男的,我并不认识,反正不是我们高二的,应该是高一的,说的在准确点,他现在应该是高二了,因为我们那一届,已经念高三了。

    我那时候在铁路高中,全校的人基本上没人不知道我,所以这人能认出我来也正常,紧接着他给我说了几句对不起,说他刚瞎眼了没认出我来,让我别跟他计较,我同样没理会他,甩开他的手,继续走了。

    回家之后,我继续睡觉,晚上关青青回来后,我也没告诉她我去输液的事,我似乎觉得我长大了,有什么事能自己抗就自己抗,不愿意跟人说了。

    第二天我在家里休息的时候,陈雅静突然来敲我家门了,她说要见见我,让我赶紧把门开开,我知道她之所以这节骨眼上来找我,可能是夏雨告诉她见我的事了。

    跟之前一样,我并不打算给陈雅静开门,在家里装啥也听不到,我以为她敲一会门就会走的,后来她后来吆喝,说我今天要是不开门,她就不走了。

    我以为她只是这么说说,而且后来也没听见她叫唤了,以为她走了,我便继续睡觉,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关青青回来了,门口也传来她的惊呼声,陈雅静好像并没有走,她问陈雅静怎么在这,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寻思陈雅静这煞笔莫不是在门口等到现在?

    大冬天的,楼道里面得多冷啊?

    陈雅静给关青青说想见见我跟我聊聊,但是关青青没让,她说没有我的允许,她也不敢带人进屋子,怕我不高兴,陈雅静继续冲我吼,说我今天不见她,她就一直等着,随后关青青进屋子,走到我房间,问我要不要让陈雅静进来,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我觉得她那脾气也够拗的,要是不让她进来,她真有可能在那呆一晚上,所以我让她进来了。

    陈雅静进了我屋子后,看见我就冲我骂,问我是啥意思,不打算交她这个朋友了?

    我没说话,就是傻愣愣的看着她,关青青碰了碰她,让她轻声跟我说话,她怕我受刺激,完事她说出去买点菜,晚上让陈雅静在家里吃饭。

    她走之后,陈雅静继续骂我,但她骂归骂,我还是能从她的语气里感受到关心跟在乎,她打量了下我屋子,撇着嘴说:“你看你窝囊的,屋子里乱的,你姐也不给你收拾屋子啊!”

    说着,她还打算给我收拾屋子,还要去叠我的被子,但我被子下面藏着东西呢,我怕她看见,就硬是拽着被子不让她动,她扯了几下拗不过我,只好放弃了,后来不停的叹气,说我现在咋变成这样了,一点不像以前那个童童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口气充满了无奈,而且在灯光的照射下,我发现她的眼睛都湿润了,应该是哭了,随后她吸溜了两下鼻子,静静的坐在我旁边看着我,问我以后有啥打算没有,难道就要一直在家里这么呆着吗?

    我没说话,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有啥打算,她后来又说了很多话,基本上自言自语,关青青回来后,陈雅静也不打算继续呆着了,可能觉得我不搭理她让她感觉很尴尬吧,临走的时候,我听见关青青在门口嘱咐她,说以后没事的话,就经常来家里看看我,陪我说说怕,其实关青青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她怀疑我得了抑郁症,怕我这样下去会更自闭,她想让陈雅静经常陪我说话开导开导我,看看我能不能慢慢的接受外界。

    后来有一天,关青青还给我买了一盘光碟,是前一阵子才上映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反正当时看着光碟的封面,我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看完内容后,我哭了,尤其是看到周杰伦饰演的主角自杀时,我联想到了我自己,觉得自己也怪可怜的,这盘光碟我看了三遍,最后也喜欢上了里面的主题曲,就是那首菊花台,后来关青青不在家我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清唱菊花台,而且那时候我特别容易代入自己的感情进去,自恋的以为自己唱的很好。

    打这一天开始,我比较喜欢唱歌了,这年新年的时候,关青青还告诉我我们这地方开了一家比较高档的KTV,在里面唱歌特别爽,她还叫我去,但是我寻思过年街上人多,怕碰见熟人,所以没去,不过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自己偷偷溜进了KTV,唱了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意外的碰见了陈可可,看陈可可那一身打扮,她现在应该在KTV里面当服务员。

    我看见她的时候打算赶紧溜走,但是被她认出来了,她直接过来拽住了我,同时惊讶的叫道:“童童,是你吗?你咋变成这样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