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6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72 捡你的项链去吧
    看着爆炸头他们灰溜溜的跑了,我跟黑熊对视一眼笑了,这时候走廊里看热闹的人堆里,还突然挤出来一个鹰钩鼻男生,这男生看了我跟黑熊一眼,完事问黑熊:“咋回事啊,你刚跟人干仗了?”

    看来他们两个认识,黑熊说宿舍里有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找了几个土炮来干他,结果被干跑了,鹰钩鼻问黑熊没啥事吧,黑熊摇摇头,说好得很,鹰钩鼻点了点头,说下回再有这种事,就记得叫上他,说完就走了。

    回宿舍后,黑熊跟我说,刚跟他说话的这个男的,是我们系大二学生会的,在我们系混的挺好的,而且家里也是本地的,他们两上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关系挺好的。

    听黑熊说这些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哭笑不得,上初中高中的时候,混的学生比较多,没想到都大学了,居然还有人混,记得之前听很多人说过,上大学后,基本上没人混了,而且打架啥的,在别人看来都是非常没素质,很让人反感看不起的事。

    不过这种事吧,也不是谁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就比如说昨天在校门口,那个小地痞跟耳环男,他们那么欺负我,我不还手可能吗?

    该干的时候还得干。

    话说我跟黑熊回到宿舍后,黑熊把宿舍门先关上,他给宿舍里每个人都散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后,他说:“有些话我觉得我有必要跟大家商量商量,咱们现在既然是一个班了,而且又是一个宿舍,我觉得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除了刚那个土炮,咱们五个的关系都还是比较不错的吧?我觉得我对大家都还够意思吧?”

    说道这,他顿了顿,看了看我们,我这时候已经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可能觉得刚刚爆炸头找人进来找他事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帮他忙了,而其他三个人都无动于衷,他肯定心里不舒服了。

    果然,黑熊继续说道:“我也不求啥,只求咱们宿舍的人能够心齐一点,可以吗?假如我跟那土炮单干,就算我干不过他,我也不希望你们帮忙,但刚刚那么多外面的人,他们来咱们宿舍找事,你们好歹有点表示啊,就人家童童一个人上了,你们三个多少帮点忙啊,这样一点不团结哪成啊,以后会被别的宿舍人欺负的!”

    能感觉的出来,黑熊主动给我们说这些,一方面是发发牢骚,趁机小小的羞辱他们三个一趟,另一方面也是想彰显他在这个宿舍带头人的地位,虽然他这样让我感觉有点不太舒服,但人家也算是为了我们宿舍好,话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其他人也都没啥意见,好在刚刚干仗的时候,我帮忙了,不然这时候我也肯定很尴尬。

    娘娘腔还苦笑着说:“刚刚我也想帮忙来着,但是看后来那架势,你跟童童两个人就足够了,所以就没上,而且那谁也跟咱们是一个宿舍啊,你们两个闹僵也就算了,要是我们也跟他闹僵,大家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怕是......”

    娘娘腔的话还没说完呢,黑熊就打断他了,黑熊说:“行了行了,别在这马后炮了,刚刚的事咱都别讨论了,我也不是非要针对他,让你们以后都远离他啥的,我就是说以后,以后如果有啥事,尤其是外面的人欺负咱们宿舍的人,咱们团结一点,不然以后你们在学校被人欺负了,我也不会管你们!”

    娘娘腔点点头,说知道了,至于大高个跟大头,也附和着说明白,但我能感觉的出来,现在大家的感情,还没到那种可以凝聚到一股劲的份上,估计以后认识时间长了感情深了应该会团结的。

    下午我们只有一节体育课,大学的操场要气派多了,跑道跟草坪都是橡胶人工的,踩着很舒服,跑完步后,体育老师让我们自由休息,他还问我们班谁打篮球比较好,回头可以参加学校篮球社没事打打比赛,体育老师还专门把大高个叫了过去,意思是想让大高个参见我们学校的篮球队,说真的,大高个这个头,不打篮球真的可惜了,但他本人打篮球的技术并不好,体育老师说没关系,可以培养他,其实黑熊的篮球打的很溜,而且特别会玩花式篮球,那篮球在他手里,就跟变魔术的一样,一会一个花样,惹得我们班的女生一个劲的尖叫,尤其是我们班的童书妹,她叫唤的最厉害了,其实童书妹就喜欢那种高高壮壮,看着男人味很足的人。

    至于我们班的行君颖,这节体育课并没有来,她今天扔的那些钱还有项链还在我身上装着呢,体育课下了后,我们便放学了,我打算回宿舍的时候,那辆红色的牧马人又开过来了,看样子行君颖的车已经修好了,只不过跟以往不一样的时候,这时候的车开的速度并不快,没之前那么浪了,应该是行君颖害怕了。

    车开到我们附近的时候,行君颖停了车,完事从车里下来了,径直朝着我走来了,我当时心里还嘀咕呢,这家伙难不成又想找我事不成?

    同时我也从口袋里掏出那些钱,打算还给她。

    行君颖走到我跟前后,伸出手,给我说:“我的那个项链呢,你捡到没,还给我!”

    我把钱往她手上一拍,说:“这是你的钱,还给你,我一分都不要,以后咱们两没任何......”

    我的话没说完呢,她直接就把这钱又摔到我身上了,同时不耐烦的说道:“我没时间跟你墨迹,这钱我也不稀罕,谁爱要谁要,你赶紧把我那个项链还给我,那东西对我来说比较.....”

    这家伙又把钱摔到我身上了,我这次是真忍不了了,我从口袋里掏出那项链,刚好旁边有个那种栅栏形的下水道,我直接把那项链就扔进了下水道里去了,完事没好气的跟她说:“去吧,拿你的项链去吧!”

    说完,我转身往公寓区走去了,旁边的黑熊还给我竖起一个大拇指,意思夸我干的漂亮,行君颖先是着急火燎的蹲在下水道那看了片刻,完事疯了一样朝我跑过来了,两个手不停的又打又挠,还张嘴往我胳膊上咬,这家伙给我疼的眼泪瞬间出来了,我直接推开她,骂她是不是狗,怎么还咬人呢,她叫唤着,还想咬我,但是我用手抓住她脑门,让她没法咬我,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居然没忍住扑哧笑了,她可能觉得受到莫大耻辱了,也不咬我了,转身朝着她的车跑去了,娘娘腔这时候看着地上那一堆钱,说没人要的话他就捡了,不然一会被别人捡走了就吃亏了。

    我当时并没有理会娘娘腔,因为我比较关心行君颖要干嘛,她难道在车里面藏着刀或者啥的,想拿家伙干我?

    我的猜测是错误的,行君颖并不是去拿东西去了,而是直接上车发动了车,而且一脚油门车就蹿出去好几米,我这下明白了,她可能要开车撞我了,这家伙给我吓的,撒腿就跑,果然如我猜想的那样,行君颖加大油门,那轰轰的声音瞬间就传了过来,好在旁边有个路灯杆子,我躲在了杆子后面,行君颖并没有开车撞上来,而是开着车猛打了一把方向走了,刚刚假装撞我,可能只是想吓唬吓唬我吧。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的后背也湿了,那是被吓出来的冷汗,黑熊跑过来后,还有心思调侃我呢,他说:“你他妈刚跑得真快啊,给你小子吓破胆了吧!”

    我说可不是,这死娘们居然想开车撞我啊,这脾气真够大啊,黑熊说这样的女人最可怕了,估计被家里惯坏了,以后要是谁娶了这样的女人,谁就要倒大霉了,要是招惹了她,兴许哪天晚上一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我笑了笑没说话了,心想反正我不会娶她这种女生,太吓人,之前跟夏雨好的时候,我就觉得她的脾气算是比较怪比较坏的了,没想到行君颖比她还厉害,而我这刚大一开学就招惹她了,以后这几年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至于地上的那些钱,最后让娘娘腔给捡起来了,娘娘腔给我说这钱他不花,他先给我保管着,我这时候也顾不得行君颖了,我说这钱既然是她扔的,我也不管了,反正跟我没关系,你要想花你自己就花去吧。

    而那个被我扔到下水道的项链,我想想也挺有点那啥,兴许这个项链对行君颖来说确实有着特殊的意义,我这么给人家扔了,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不过也怪不得我,让她拿钱侮辱我,而且项链对她有意义的话,她昨天还干嘛要扔呢?只能怪她自己活该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陈雅静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她同学要收那个学驾照的学费,我叫陈雅静出来后,两人去校门口找了个取款机,取了点钱,取完钱出来后,陈雅静还注意到我胳膊上的牙印子了,她笑着说道:“咋了你这是,隔一天就多一个伤啊?让哪个小姑娘给你亲了?”

    我说别提了,还不是那个行君颖,说着,我把今天的事告诉了陈雅静,陈雅静听完骂了她几句,说:“你赶紧跟我学驾照去,学会了你把你家那路虎开来,跟着她对撞,看谁厉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