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78.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88 这一晚很累但很快乐

正文 288 这一晚很累但很快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路上乔兔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后来还哭了,我安慰她说:“别哭了,奶奶会没事的,我路上开快一点,咱们很快就回去了!”

    乔兔在后面应了一声,说她奶奶从小最疼她了,她跟她奶奶的关系最好了,后来她还接到了一个电话,可能是高萌打来的,她给高萌说已经坐上车了,跟高萌聊了一会后,她还又给她对象打了个电话,她对象应该知道她坐我的车回家,估计是不放心乔兔还是啥的,两人打了好久的电话,后来挂完电话后,乔兔跟我简单聊了几句,完事躺在后面没了动静,应该是睡着了。

    而我这一路,基本一直在超速,均速差不多在150左右,最高时的速度已经开到了180了,好在这车比较稳,这么快的速度,不会觉得飘或者啥的,而且现在国庆假期已经过了,高速上的车很少,尤其是晚上,有时候好半天都碰不到一辆车,宽宽的高速路上,就我一辆车,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就是偶尔有一些大货车,如果他们不超车不占用超车道的话,我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就怕碰到一些大货车一直占用超车道,我也只能乖乖在后面跟着。

    另外一点我还比较担心的,就是我今晚跟周艺希喝了不少酒,虽然被周艺希对象他们干了一顿,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酒也醒了一些,但体内还是有不少酒精的,要是被高速交警查到我酒驾,我算是完了,不过心里也有点小侥幸心理,这大半夜的,交警难道不睡觉嘛,应该不会被查到,而且酒驾都是市区查,哪里有在高速上查的呢?

    说真的,这两天我也没休息好,今天又喝了酒,这时候犯困的厉害,夜间开车又必须得集中注意力,毕竟光线不是很好,开了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候,我就感觉困的不行了,这时候乔兔也不知道为啥醒来了,她看了下时间后,问我:“你都开了两个多小时了,你休息了吗?困不困啊?要不要休息会?”

    我给她说我不困,不用休息,乔兔还在后面叹了口气,说辛苦我了,后来我实在是困的没办法了,就把车停在旁边,借机跟乔兔说要去尿个尿,实际上是下去走动走动,活动一下筋骨,不然实在是太困,我真怕一会开车的时候睡着了出事。

    一直开到三四点的时候吧,乔兔可能见我一直打哈欠,她开始为我紧张起来了,她说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还是找个服务区休息会吧,不然一会太困了容易出事,我当时看了下导航,离着下一个服务区还有五十多公里呢,说真的,这五十多公里,我感觉都有点难坚持下去了,实在是太困了。

    也就这时候吧,我前面有辆大货车的车屁股那好像掉在地上一个啥东西,我也没看清,而且当时我的车速有点快,看着就要朝着那东西压过去了,本来想着急打一把方向呢,但是突然想起之前学车的时候教练给我们说的,在高速上快速行驶的时候,如果前面地上有东西,或者有小动物经过的话,千万不要着急打方向,因为速度太快,打急方向的话容易失控翻车,最好是慢慢降低速度,或者是直接压过去。

    当时也没有过多的考虑时间,我也没有急刹车,怕后面的乔兔碰到啥的,只好压了过去,同时车颠簸了下,紧接着听见砰的一声响,这声音就好像是啥东西打在车门上了一样,我当时心里觉得有点不踏实,便慢慢放低了车速,将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乔兔这时候还问我咋了,为啥停下来了,我说没事,我下去看看,刚才车响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碰到哪里了!

    下了车之后,我借着手机上的光,在车门上看了看,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就是耳边传来嘶嘶声,声音还挺大的,一开始我以为是发动机啥的出故障发出的异响,所以我回到车里,将车给熄火了,结果出来后,声音还在响。

    我当时都没反应过来,还挺纳闷呢,寻思发动机都熄火了,怎么还会响呢,也就在我把耳朵凑到左侧车前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这声音好像是汽车轮胎发出来的,我把耳朵凑到轮胎那,果然声音听得更清楚了,而且我用手朝着轮胎边摸了一圈,发现在一个地方,有气从轮胎里面往外冲,很明显轮胎被扎破了,漏气了!

    这时候乔兔也从车里下来了,她问我咋了,问我话的时候,才注意到我脸上有点肿,她哎呀了一声,问我脸怎么肿了,我撒谎说跟同学打架打的了,然后说车胎漏气了!她说那该咋办呀?漏气了车是不是就走不了了啊,我说那肯定啊,心里这时候也挺烦的,觉得怎么这么倒霉呢,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车漏气了该咋整?

    乔兔说那车里面不是都有备胎呢么,把备胎装上就可以走了,我寻思你说的倒是挺轻巧的,安备胎哪那么容易啊,尤其是我对这车一点不了解,备胎在哪,怎么卸下来都不知道呢。

    现在的路虎揽胜,备胎都是在后备箱下面的挡板里直接放着的,但是我爸这辆车买的比较早,算是老款的路虎,当时的备胎在后杠下面放着,我还专门趴到车底看了一眼,并用手摇晃了半天,那玩意安装的死死的,怎么弄下来都是个问题,如果不是乔兔着急,我可能直接在这等着天亮,到时候找救援队的或者打电话寻求其他的帮忙,但是乔兔比较急,我寻思还是先把备胎装上,去下一个服务区补胎。

    巧的是车上有说明书,说后备箱里有个隔层,挡板下面有个圆盘,可以把备胎卸下来,我跟乔兔开了后备箱,去后面找备胎圆盘的时候,她刚好看到了那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周艺希的内裤跟裤子,虽然当时车后备箱上面的灯光不是很强,但还是可以看到内裤是那种粉色的花边内裤,当时我就傻眼了,乔兔很明显也看到了,不过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用手提了下那袋子,问道:“这是啥呀?”

    我赶紧从她手里抢过袋子,完事直接仍在了高速护栏外面,她估计反应过来是啥了,愣了下,然后笑道:“你咋这么变态呢,还有这个癖好啊,我可没听高萌说过这些哈!”

    毕竟我一直比较喜欢乔兔,也不希望在她跟前留下个不好的印象,便把周艺希尿裤子在我车里换裤子的事告诉了她,还让她千万别给任何人说,乔兔说她也不傻,不会跟别人说的。

    后来我两就按照说明书说的,在后备箱的挡板下面,找到了一个圆盘,那地方转动的话,可以将备胎从车底盘上放下来,那时候千斤顶我也不会用,也不知道支撑在车的哪个部位,总之跟乔兔两人没少费劲,单单是把车支撑起来,几乎就用了我好多力气。

    轮胎卸下来的时候比较容易,安备胎的话就难了,而且备胎的轮毂跟原装轮胎的轮毂也不同,我当时也比较傻,用原装螺丝去拧备胎,结果根本装不牢靠,这期间还有一些车从身旁路过,乔兔还问我要不要拦下一辆车,让别人帮帮忙,看看怎么整。

    我想起我们来的时候,高速上有那些骗子跟抢劫的团伙,现在这地方也比较偏僻,也怕碰到坏人啥的,而且高速上的车都开得这么快,要是直接伸手去拦车,那太危险了,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

    还是乔兔比较聪明,她在后面的工具箱里,发现了备胎专用的螺丝,完事让我把这个给拧上了,当时我两还对视一下,都笑了,我拧螺丝的时候,乔兔还从车里面取下水给我喝,见我出汗后,还用纸巾给我擦汗,就是这么一个举动,让我觉得我今天受的累跟麻烦,全都值得了,拧螺丝拧的也更有劲了。

    总之,把备胎搭上后,我整个人都快要累虚脱了,乔兔可能也是怕我太累了,一直跟我说别着急,休息会再走,我说这备胎开不了太远,还得赶紧找个地方补胎去呢,时间紧迫,所以赶紧走吧,继续上路后,我的速度就慢了很多,因为备胎不允许跑太快,不安全,说真的我这时候还挺佩服自己的,我觉得我的车在高速上漏气了,我居然能把备胎换成功,有些人可能觉得这个很简单,但是实际上操作起来的话,是非常麻烦的,而且我庆幸车发出砰的一声异响后,自己及时将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不然继续开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

    车最后并没有开到服务区,因为我怕服务区里面有交警,万一发现我酒驾就完了,我们从一个叫小乌镇的高速口下了高速,所幸的是,下高速后没多久,路边有很多告示牌,上面写着补胎洗车维修之类的,还留有电话号码,我找了其中一家打了个电话,人家说太晚了,让我们等到早上他来给我们补胎,但是我比较着急,给他说我愿意加二百块钱,你赶紧来给我补吧,这人当时很激动,让我们等着,说他这就来。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这人开着一辆面包车来了,一开始跟我们说好补胎是一百块钱,结果到最后不知道怎么算的,给我们要200,加上之前说好的多给人家200,一共给了四百,付钱的时候,乔兔还非要掏钱,但我没要她的钱,这整的乔兔特别不好意思,重新上路走的时候,她一个劲的跟我说太麻烦我了,又要让我这么累的开车,还要让我修车,完事还得自己掏钱,她感觉欠我太多人情了。

    说句实话,我这人其实是那种比较怕麻烦的人,但这次是跟乔兔一起回家的,我两又经历了这么一番比较特殊的旅途,让我觉得还是比较有意义,辛苦一点都是值得的。

    按照原计划,早上六七点我们就能到老家,但是因为车漏气的原因,前后耽误了两三个小时,从老家下高速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这期间宿舍那几个还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是不是死在外面了,咋还没回去,我说我这两天可能都回不去了,要是老师上课点名的话,记得跟我喊个报告。

    我把乔兔送到她家后,她还非要叫我去她家里吃顿饭,说让她爸妈好好谢谢我,但我拒绝了,我这时候哪里吃的进去饭啊,脑袋昏昏沉沉的,只想睡觉,临走的时候,乔兔还一副很关心的样子跟我说:“你快回去睡觉吧,你看你的眼镜都成红的了,一点光泽都没有了,看着就像玻璃珠一样了!”

    我当时还开玩笑的跟她说:“没事,你现在就是让我再开车把你送回学校去,我也能熬得住!”

    乔兔冲我笑了下,很温柔的跟我说快别贫嘴了,赶紧回去睡觉吧,她还要急着去看奶奶呢,就不跟我多说了,我这才跟她告别,打算开车回去睡觉,但这时候整个人已经累的快要虚脱了,我感觉我自己开车回去都成问题了,最后只好把车停在了路边一个停车位上,直接躺在座椅上睡觉了。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反正后来被一阵敲车玻璃的声音吵醒了,我起来后看见车外面有个人正贴着脸往里面看呢,这人居然是李志刚,我把车窗户摇下来,问他咋了?

    李志刚冲我笑了下,用那种很奇怪的口气说:“哟,我刚看见这车的车牌怪眼熟的,寻思这不是你爸以前开的那辆吗?所以我就比较好奇,看看现在谁开着这辆车呢,没想到见你在里面睡觉呢,所以想跟你聊聊!”说着,他还突然指着我脸,问我脸这是咋回事,怎么肿了?跟人打架了?

    我当时感觉李志刚是想嘲讽我的,所以不怎么想搭理他,我说我跟你之间没啥好聊的!

    说着,我推开门下去,打算去驾驶位上开车回家,李志刚这时候拽住我了,说:“你别急啊,我是真有事要跟你聊,虽然说我以前跟你爸是老对头,但你爸现在不在了,我跟他的恩怨也算是了解了,说真的,我觉得你也挺苦的,你看看你这车卖不卖啊,我有个朋友,最近刚好想买辆二手的揽胜,我看你这车蛮不错的,我可以让他多给你点钱,也算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推开他,说我不卖,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卖,说完我上了我车,完事开着车往家里走了,他倒也没继续缠着我,而是笑着跟我说,要是以后日子过不下去了想卖了就找他,他是真心的,并没有嘲讽我的意思。

    话说我开着车往家走的时候,路过体育街的时候,刚掏出手机打算给关青青打个电话问问她在不在呢,便看见路边不远处聚集着两波人,看样子要干仗了,当看清这两波人的时候,我傻眼了,其中一波是老鹰他们,而另外一波居然是陈冲他们,我也没多想,赶紧把车停在了他们旁边,匆匆下车了。

    我车停下的时候,就有人已经注意到我了,我这一下来,陈冲跟前有几个人就冲我这边指了指,这几个人我都认识,陈冲往这边一看,发现我了,一脸的惊讶,完事他问我不是在省城呢么,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老鹰这时候也看见我了,他冲我点头招了下手,算是跟我打招呼,我没回陈冲的话,而是过去问他们这是干啥呢,打算干仗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