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91.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01 陈雅静也变了?
    我寻思就大兵那样的,他能干出啥大事来,估计违法乱纪的事少不了,早晚他还得再关进去。

    而关青青跟大豆子,本来原计划是今年年底订婚的,但是之前因为大兵在中间搅合,她们把订婚的时间推到了09年,而且关青青说了,这也是她未来婆婆的意思,因为大豆子他妈比较迷信,她觉得数字9比较吉利,所以改在了09年,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前半年订婚,后半年就直接订婚了。

    关青青还说她前几天还跟着大豆子看婚房去了,地方在我们市新人民医院旁边,离着学校也挺近的,欧式建筑,特别漂亮,那时候的房价记得是两千多一平,价格还不算高。

    这里既然说到房子了,我就稍微多说几句,记得是0809年开始,我们这边的房价开始突飞猛进的,短短两三年后,房价就涨到了差不多三千多,反正在我印象里,2011年左右,很多人都靠囤房发了财了,陈冲他一个亲戚,在08年买了一套房,11年转手一卖,直接翻了一番。

    这里说的有点多了,毕竟是后事,话说回来,关青青跟大豆子决定结婚,而且还去看了婚房,这在我看来,也特别欣慰,我觉得关青青的好日子来临了,她算是找到了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说真的,以前我还经常会想跟关青青发生点啥,但是打这时候开始,我自己都不忍心再跟关青青有啥了,就连抱着一起睡觉,我都没兴趣了。

    其实也不是自己没兴趣,就是不想这样了,我也明白,如果我跟关青青提啥要求的话,她是不会拒绝我的,但是她既然打算跟大豆子走下去了,我就要控制住自己,我不能让关青青跟大豆子的感情出现啥危机,而我跟关青青乱来的话,无疑是一种隐患,所以以后不能这样了。

    这个寒假还有一件事我要特别提一下,那就是夏雨,自打我们一起开车回家,而且我送她回她家小区之后,她经常找我聊天,还又重新加了我QQ号,每天晚上都跟我说话,偶尔还会跟我视频,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她总会跟我说一些有的没的,那意思反正就是想让我找她,或者想跟我出来玩。

    比如她在某一天,会跟我说很多次她一个人在家无聊,说她爸妈去外地了,也没人找她玩,其实就是想让我去她家找她玩,或者说啥她想逛街买衣服,但是不知道找谁去,虽然我明白她的意思,但我一直没找过她,说真的,我挺反感她这样的,可能也应了那句老话了,因爱生恨吧,当初你为了学习跟我分手,现在又主动来找我跟我联系,你越是联系的越勤快,我就越反感。

    当然了,这种反感,并不是说是真的讨厌夏雨了,而且我后来还发现,跟她聊的时间久了后,我似乎慢慢习惯了这种跟她聊天时熟悉的感觉了,而且有时候总有种错觉,那就是好像我又回到了当初跟夏雨谈恋爱的时候了,我也想过干脆跟夏雨和好算了,我觉得现在的我跟现在的她,或许挺合适的,可我心里又总放不下她当初把学习看得比我重要这件事。

    其实仔细想想,自己这样也有点小心眼了,后来陈雅静也发现了我跟夏雨微妙的变化了,离着过年还有几天的时候,我跟陈雅静一起送郑虎去了车站,他要回老家过年,完事在回去的路上,陈雅静问我:“我感觉你跟夏雨最近走的挺近啊,她还去你空间给你留言了呢!”

    我说留言没留言的我没注意,我又不经常进空间,这话我真没忽悠陈雅静,08年的时候,QQ都不怎么爱上,更别说空间了,而且记得那时候手机QQ好像才开始流行起来,而且一开始智能机并没有普及,塞班机子的QQ,用起来也比较麻烦,没电脑玩的爽快。

    陈雅静继续问我:“那你们经常聊天呢吧,夏雨跟我逛了两次街,说的最多的男人,不是江北,也不是她现在的对象,你猜是谁?居然是你!”

    我说嗯,最近聊的是挺有点多的,不过都是她主动找我聊的,陈雅静笑了笑,说:“咋了,爱情的小火苗,又死灰复燃了?”

    我说别瞎说,火灭了就是灭了,不会再烧起来了,陈雅静撇撇嘴,说:“咱俩打赌不?我赌你们两以后肯定还会发生点啥!”

    我说你咋就这么肯定呢,我两要不发生啥咋整?陈雅静说我说咋整就咋整,我当时也是比较心烦陈雅静这么说我跟夏雨,所以也没考虑那么多,直接跟陈雅静说:“那我要没跟夏雨发生点啥的话,你来跟我发生啥?”

    陈雅静愣了下,问我啥意思?我说要是我赢了,你把你的处给我行不?

    陈雅静骂了我句滚蛋,问我脑子里一天天的想啥不要脸的事呢,我当时也是想开玩笑逗逗她,就说:“算了,你的处在不在还不一定呢,大学都上了这么久了,还是处的可能性,也太......”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陈雅静直接朝着我大腿掐了下,当时给我疼的腿抖了下,油门踩的比较厉害,这车的动力又比较足,直接往前蹿了好几米,这家伙给我吓得,骂陈雅静是不是不想活了,陈雅静这时候还非让我停下车,我说还没送到家呢,停车干啥,她当时板着脸,非要让我停,还打算动我的方向盘,我这才把车停在了旁边,完事她骂了我两句,拉开车门直接走了,不管我怎么吆喝她她都不搭理我,看样子是真的生我气了,我后来回到家后,还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我就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咋还真生气了呢,一点不像你的风格啊,你连对象都没谈过呢,处怎么可能不在呢,我都明白的,就是逗逗你!”

    短信发过去后很久,陈雅静也没回复我,这天一直到了晚上吧,陈雅静才回我,她说:“童童,咱们现在都是大人了,而且都是大学生了,以前小的时候都不懂事,玩笑啥的爱怎么开就怎么开,可现在能不能注意点啊,啥是我的处在不在还不一定呢?虽然我也知道你是玩笑话,但你这话让人听了也太不舒服了,我就是希望以后你能少开这样的玩笑,可以吗?”

    看着陈雅静这短信,我有点懵,说真的,我觉得我就是跟陈雅静开了个玩笑,但是她至于说得这么严肃吗?而且以前的她也不是这样的啊,以前我就是说比这还严重的玩笑,估计她也不会介意,看来这人啊,都是会变得,我跟陈雅静的关系,或许已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铁了。

    想到这些,我心里还是挺难受的,真的,比高萌找了对象还让我难受呢,我是真的真的想不到,陈雅静会因为一个玩笑这么说我,或者说,我难受的其实是我感觉到陈雅静变了,就像高萌一样,她们都变了,以前我总把自己当成世界的中心,觉得她们都要围着我转,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每个人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谁能放弃自己,全身心的围着别人转呢?

    我没有再回陈雅静的短信,之后的几天,我也没搭理她,不过大年三十的晚上,陈雅静给我发了个短信,她说:“是不是我那天说话太重了,你生我气了?”

    我没搭理她,随后她又发过来一个短信,说:“我也没啥意思,咱们两该是啥还是啥,你也别多想哈,就是处不处的,你说的太难听了,我真没其他的意思!”

    我寻思我也不能太小心眼,我给陈雅静说:“没事,我没生气,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提了,大过年的,说点开心的吧!”

    随后陈雅静又跟我说起夏雨的事来了,她说她今天跟夏雨逛街的时候,江北突然出现了,当时江北直接在大街上拽住了夏雨,跟夏雨吵起来了,反正就是质问夏雨为啥跟别人好了,为啥甩了她,而且江北当时情绪很激动,一喘气的话,肺疼,后来直接疼的受不了去医院了,这可给她跟夏雨吓坏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