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795.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05 怪病
    看完乔兔的短信,我挺惊讶的,我寻思乔兔不是有对象吗,还有高萌,她不也跟那个保时捷男高郑恩好了吗?为啥她们不找她们的对象去接她们,而是叫我?我给乔兔回了个短信,说:“你们不是有对象呢么,叫你们对象去接啊,要是让我接,被你们对象知道了,不得吃醋吗?”

    乔兔说:“别废话,就一句话,接还是不接,不接我们就自己想办法了!”

    我拿乔兔这话是一点办法没有,我给她说等着,要是不堵车的话,十五分钟就赶过去了,其实说句心里话,如果只有乔兔一个人的话,我倒是很乐意过去接她,但是她跟高萌在一起,我心里就有点不太想去了,倒不是我不想见高萌或者讨厌她啥的,就是高萌处对象之后,我还没跟她见过面呢,我感觉我两见面的话会尴尬的,我也不知道我这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

    我还拿高萌跟夏雨做了下比较,如果高萌现在没有处对象,而且必须让我在她跟夏雨之间挑选一个做对象的话,我可能会选择高萌,说我后悔也罢,其他也好,反正世上没有后悔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我到了火车站的时候,她们两正正在那路边跟一个开面包车的男的不知道聊啥呢,等我过去后才明白,这个开面包车的男的是个黑车司机,他问乔兔她们去哪,说便宜点带她们去,乔兔都说了不用了有人接,但是这男的就是不肯走,在这一个劲的说,我也能看的出来,这黑车司机长得吊儿郎当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人,估计对乔兔跟高萌有啥坏想法。

    不过我车停到跟前后,那司机见我们认识,便开车走了,乔兔跟高萌上车后,她还埋怨我,说:“真慢,你要是再晚一会,怕是我俩就要被那猥琐男拐走了!”

    我寻思你们都有对象,接你们去学校本来就该是你们对象的职责,我能过来都已经算好的了,还嫌我来的慢,本来想顶她一句嘴,问她为啥不让她对象来接她,但想想还是算了,我人来都来了,她们两也坐上车了,计较这些干啥。

    高萌还主动跟我打了个招呼,问我最近还好吗,年过的好吗?我淡淡的恩了一声,之后啥话也没说了,她可能是感觉到我聊天的情绪并不高涨,所以没再跟我说话了,乔兔这时候还小声嘀咕着,说:“一段时间没见,装起高冷来了,真是!”

    我同样没理会她,只顾开我的车,一路上全是她们两在说话,后来乔兔还聊到了高萌的对象高郑恩身上去了,她是这么问高萌的:“你跟高郑恩那事,咋解决了啊?他......”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高萌赶紧打断她,高萌说:“回头再跟你说吧,在这就别说了!”高萌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怕我听到些啥,而且我从反光镜那还扫了一眼,发现高萌给乔兔挤眼镜呢,完事乔兔也没多问,路过高萌学校后,我把高萌放下,她临走的时候似乎有啥话想跟我说,但也就是嘴唇微张,并没有说,只是冲我摆了摆手,我没吭气,只是看了她一眼,算是跟她告别,完事继续送乔兔回艺校,乔兔这时候问我:“你咋对人家高萌不冷不热的啊,看你那架势,好像高萌做了啥对不起你的事一样!”

    我说没有,就是这两天心情不太好,不想说话,乔兔哼了一声,说:“吹吧你就,你肯定是现在后悔了,觉得自己错过了高萌这么好的女生对不?其实你也是在乎高萌的,之所以刚才对高萌那么冷漠,就是因为你觉得高萌跟高郑恩好上了,你不高兴了?”

    乔兔说的这些话,这时候在我听来特别刺耳,她多多少少有点说到点子上了,只不过这种成分并不是很高,我给乔兔说别在这胡说八道了,在瞎说我就把你扔路边,一会让黑车司机把你带走,完事给你肾挖走了!

    我这么一吓乔兔,乔兔害怕了,她哎呀叫了一声,说:“你闭嘴,别给我说挖肾的事,我最怕这个了,之前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去我奶奶家,后买就有辆面包车一直跟着我,刚好那段时间挖肾的事传得沸沸扬扬的,当时都给我吓哭了,疯一样的往家里跑,鞋子当时都掉了一只,我也没捡,只顾着跑,刚好碰到奶奶家的邻居叔叔骑着摩托车路过,他把我带回去了,不然你现在都见不到我了!”

    乔兔说这些的时候,都把我给逗笑了,我说人家不一定是挖肾的,兴许是你多想了呢,乔兔说就是挖肾的,那车一直跟着她,鬼鬼祟祟的,说着,她赶紧拍了下我肩膀,说不说这件事了,想起来心里都害怕。

    反正杂说呢,高萌下车走了之后,我跟乔兔聊天说的话也多了起来,这更让乔兔觉得我之前的冷漠是针对高萌的,我也懒得跟她争辩,只是又问了她一遍,说:“那你为啥不让你对象来接你,而是让我啊?”

    乔兔嘻嘻一笑,说:“我对象的家离着火车站挺远呢,他今天上午才从云南回来,而且昨晚上一直在火车上,没睡好,他也说要来火车站接我了,但不知道为啥快到点的时候他没给我打电话,我估计是在家里睡过了,我也不想打电话打扰他,想让他多睡会,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呀!”

    听完乔兔这话,我心里挺不爽的,我说你为了让你对象多休息一会,就让我多奔波一会啊,乔兔哼了一声,说:“那肯定啊,他是我对象啊,你们两来比的话,我肯定是希望你累点,而不是我对象累点啊!”

    她估计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没经过脑子,反正我心里更不舒服了,这感觉就好像是,我替乔兔她对象干了他份内的事,而乔兔居然没念我的好,满脑子还是为她对象考虑。

    之后我就没说话了,乔兔估计也觉得刚才的话说的有点太直接了,后来就跟我道歉,说:“我刚那话没别的意思哈,你跟我是好朋友,只是跟我对象来比的话,肯定是他要重要一些啊,我也不是说非要让你累点啥的,主要是我两等了半天,打不到正规的出租车,又不敢坐黑车,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我说我没生气,你开心就好。

    把乔兔送到她学校门口的时候,她可能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反复问了好几遍我真不生气了吧,我说真不生气,一个这有啥好生气的,完事她还把她一瓶喝得只剩下四分之一的橙汁递给我,说:“你以前不是喜欢过我吗,这个就算是你接送我跟高萌的奖励好咯,省着点喝哈,别一口气喝光了!”

    说完这话,她可能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转身就跑,不过行李箱的轮子刚好卡到两块砖槽那,她身子的重心也没稳,差点摔倒,看着她那样子,我笑了,至于她给我留下的那一点橙汁,我也全喝了,味道倒是没啥不一样的,但喝进肚子里的感觉是非常棒的,这正应了那句话了,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人家放个屁,你都觉得是香的。

    这天我回到宿舍后,已经很晚了,宿舍里面只有两个人,大头跟王百万,其他的人都还没来呢,王百万说黑熊明天早上才来,娘娘腔好像跟马迪迪开房去了,毕竟好久没见,两人都饥渴着呢,至于大高个,应该是堵在路上了,我简单洗漱了下打算睡觉的时候,王百万突然跟我说:“那啥,我过年的时候,办了张大唐国际的金卡,听人说那新来了一堆漂亮妹子,咋样,有兴趣跟我去按摩按摩吗?”

    大唐国际是省城一家洗浴中心,之前听班里的同学说起过,算是比较高级的地方了,据说那里面有小姐。

    我说我累的不行,开了一天车了,瞌睡的,想睡觉呢,王百万说开了一天的车,更应该去按摩按摩,放松下筋骨了,按摩完很舒服的。

    反正被王百万一阵忽悠,我最后跟着他去了这个大唐国际,这家洗浴中心建得很气派,那感觉就跟个皇宫一样,里面的设施啥的,都特别有古代唐朝的特色,我寻思这也是为啥人家叫大唐国际的原因吧。

    我两进去后,王百万亮了下他的金卡,说找VIP服务生来服务,过了几分钟,有个穿着制服的年纪在二十七八左右的女人笑着过来了,她问我们是要去二楼玩还是去三楼玩,她当时说的很隐晦,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二楼是按摩的,三楼可以玩妹子,也就是有小姐,王百万这家伙一点也不扭捏,直接给人家说去三楼玩,还问她能找几个年轻的漂亮的不。

    我这下可傻眼了,毕竟我今天来就是按摩的,我可不想找小姐啥的,我给王百万说我不去三楼,我去二楼按摩按摩就行,他还以为我是心疼他的钱呢,说不用心疼钱,今天他请客,就是想玩俄罗斯妞,他也给我出钱。

    我说我真不玩,就是去按摩按摩,他见劝不动我,最后自己去三楼了,而我去了二楼的洗浴间洗澡去了,也就是脱裤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大腿根那,有几道红色的印记,那感觉就好像是有人用手给挠烂了的。

    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寻思咋回事?第一直觉就是今天开车的时候,腿一直在椅子上压着,难道是压下的印记了?这不太可能吧,要是能这么轻易的就压下印记,那我腿上早就不知道压下多少了。

    猛然间,我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跟陈可可上过床,这陈可可的身子我又一直觉得不干净,觉得她有病,现在这大腿根突然出现了这个红色的印记,难不成是我得病了吧?

    ps:今晚11.00 还一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