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04.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13 乔兔还是!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感觉我的脚胀热的不行,应该是脚肿了,所幸的是到医院一检查,脚只是有点肿胀,并没有伤到骨头,人医生给擦了点药,完事给我开了点消炎消肿的药,让我回去休息几天就好。

    从医院出来后,我并没有直接回学校,而是去了艺校忍着脚疼将我的车开回学校去了,回到宿舍后,黑熊正在那跟几个外班的男的喝酒呢,桌子上摆满了啤酒瓶,还有几塑料袋花生米小菜,而这几个外班的男的,有两个我认识,一个是大二的鹰钩鼻,这个我刚来学校的时候,黑熊就给我介绍过了,在我们系里混得挺**的,刚来大学那会,我还寻思呢,都说大学跟高中不一样,应该没有高中那样天天只知道瞎混的学生。

    但事实却并不是这样,还是有一少部分人会混的,当然了,他们跟初中高中的混不一样,大学里的混并不是只指干仗或者叫人什么的,主要还是说你人脉比较广,跟学校的老师领导啥的,或者跟各个系的学生会,社团都有关系,这就是混的好,还有的直接混到社会上去了,跟社会上的一些有背景的人都有关系。

    另外一个我认识的人跟我们一样也是大一的,因为老家是四川的,外号叫川哥。

    这里简单说一下,我们学校四川的人还是挺多的,而且他们不管大几哪个系,相互之间联系都特别密切,基本每周都要举行老乡会,出去聚餐或者打麻将啥的,心特别齐,我们学校外省的分团分伙的很多,但唯独很少有人欺负他们四川的人,因为但凡有一个人挨欺负了,全校的四川人都能聚到一起,甚至是其他学校四川的学生也会赶来,他们干仗都不要命,一旦组织起来闹起来,还是比较可怕的,就连像黑熊这样的省城本地人,一般都不招惹四川人。

    除了他们心齐,还有一点是工商系那边的天,就是个四川人,这人现在念大三,但平常不在学校露面,据说已经在省城工作混入社会了,好像是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还跟那家公司老总的女儿走得特别近,可以说现在混得风生水起,有他罩着,四川的这一伙人,自然更没人敢招惹了。

    我个人之前对四川人倒是也没啥感觉,但是这年年头,有部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在各大电视台播放了,一出来就火得不得了,我挺喜欢看这个电视剧的,尤其是越来越觉得四川话比较好听,便慢慢的对四川人有了好感,所以黑熊一开始给我介绍川哥的时候,我就比较喜欢他,川哥人其实也很好,说话也特别逗,经常说一些四川骂人的话,把我们逗得乐得不行。

    这里扯得有点远了,话说回来,除了鹰钩鼻跟川哥,还有几个我从来没见过的人,黑熊给我介绍说这几个人是工商系的,头一次来我们这边的宿舍,跟鹰钩鼻是好兄弟,他们今天过来也是黑熊叫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黑熊为今天挨干的事特别不甘心,打算让鹰钩鼻找些人,去艺校找回这个亏来。

    鹰钩鼻当时还挺给我面子的,他给其他不认识的人介绍我,说我特别牛逼,开着路虎揽胜来上课,全校就我一人,都成了学校的名人了。

    鹰钩鼻说的有点夸张了,学校倒是有不少人知道我开着路虎来上学,但知道的人是少数,也仅仅是我们系大一大二知道的人比较多,其他系知道的没几个,而且大部分时间我的车都停在艺术楼那,很多人以为是艺术系的人开来的,还有的以为是艺术系那些漂亮女生被社会上的有钱人包养了,车是那些有钱人开来的。

    经过商量,黑熊决定明天下午就去艺校找那帮人的麻烦,我本来不太想去了,毕竟这件事本来就跟我没多大关系,虽然自己脚受伤了,但也算是自己自找的,要是再回去寻仇,那就有点太幼稚了,但是黑熊跟这帮人说这件事的时候,一个劲的拿我的脚说事,说为了兄弟的脚,也必须得去报仇,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推脱了。

    这天晚上睡觉前,乔兔还给我打了个电话,她问我脚的事怎么样了,严重不啊,我说没啥事,就是肿了,休息两天抹点消肿药就好了,她说没事就行,后来她还跟我聊了聊王媛跟黑熊女同学之间的矛盾,她让我以后别搀和这种事了,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而且我跟黑熊女同学的关系也不是太好,没必要去为了这种人跟人干仗,到头来伤到自己了,多不值得啊。

    我当时还开玩笑的问乔兔,她说这番话是不是关心我呢啊,乔兔回我:“你别瞎说,我可是有对象的人,主要是我个我们班王媛的关系比较好,她跟马苗她们起冲突,跟我也多多少少有点间接关系,所以我跟你说这些,主要还是希望你以后别搀和了!”

    马苗就是黑熊女同学的名字。

    因为我们明天要收拾乔兔她们班那几个男同学,所以我还向乔兔打听那几个人的来头,但是乔兔没告诉我,她还问我是不是要找他们的事,要是的话,就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反正乔兔的意思是,昨天动手打我的那两个男的,不太好招惹,我要是没啥大碍的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乔兔不说这话的话,我也没太强的想去找事的心思,她这么一说,我就寻思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两个男的有啥来头。

    后来乔兔还跟我叉开话题,说有件事想问问我,她还说这样发短信太麻烦了,问我手机能不能上QQ,要是能上QQ的话,就在手机QQ上聊天。

    其实09年初那会,手机QQ已经有了,但还不是太普及,大部分人依然是用电脑上QQ,我那时候也不怎么上,所以手机上并没有下载,她说回头让我去手机店下载一个,到时候可以在手机上聊QQ,很方便,只需要开个流量业务就行了。

    至于她跟我聊的事,跟她对象有关,她跟我说她对象一直比较尊敬她,人也算是比较有涵养家教,并不像我一样,是那种爱瞎混的人。

    她一开始跟我说这的时候,我就有点不乐意了,我问她啥意思,啥我是比较爱混的人,她说没有埋汰我的意思,让我别打岔,先听她仔细说。

    完事她继续跟我说,其实事情咋回事呢,就是她跟她对象也好了很长时间了,她到现在都还是个处,她对象倒是给她要过几次,但是她一直没同意,他对象也比较尊敬她,所以从来没有强求过她,随着两个人好的时间越来越长,感情也慢慢的深了,而且她身边的那些女的,一个个的都已经不是处了,可能是受她们的影响,她有时候也想过干脆把自己的处给了她对象得了,可是又有点害怕,因为她也听人说过,男人一旦得到了女人的第一次,就不会在珍惜了,她毕竟现在才大二,离着大学毕业还有两年呢,跟她对象又不是一个地方的,未来的变数很大,所以她不知道要不要给她对象,找我就是想问问我,男人是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拿到了女友的处之后,就不再珍惜了。

    说真的,我听到乔兔还是处之后,还是蛮惊讶的,之前一直以为她找了对象了,肯定就不是处了,没想到居然还是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