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14.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23 怎么会是杜一航

正文 323 怎么会是杜一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时也是太生气了,而且被精卫那些侮辱的话刺激的失去了理智,所以这一钢管下手特别重,打到他脑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特别响,这家伙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就倒在地上没反应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下手可能重了,这一下估计脑袋得破个窟窿,果然,等我低头查看的时候,发现精卫的脑门上,已经被我打了个窟窿,血都流出来了。

    说真的,我爸走后,我在经济上面就没有原来那么阔绰了,尤其是跟关青青的那事被大豆子发现后,关青青现在也跟我保持距离了,有个词语说的挺好:财大气粗,有钱你的气才粗,没有钱,你跟人干仗啥的,心里都有点虚,毕竟把人干出问题后,是要拿钱来说话的,精卫被我开了瓢,现在还昏迷不醒,要是出了大事,我拿啥赔钱去呢?

    同时我也想到,万一精卫醒来后,不承认是他划了我车我才打他的,那我的责任就更大了,也不知道咋想的,我突然觉得得拉那两个女生当个证人,她们应该看到了是精卫先划我车的,如果到时候学校追责,我就说他划我两次车,估计大家都能理解我为啥下这么重的手了,毕竟划人车这件事太可恨。

    想到这,我赶紧往那两个女生藏着的地方走去,这两女生此时还在那躲着,可能见我往那边走害怕了,赶紧钻出来往一边跑,我吆喝了一声,叫她们别跑,说有点事让她们帮忙,但是两人听完我的话后,跑得更快了,我这脚又疼的厉害,当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拼了命的追去,也不管脚疼不疼了,她们两个毕竟是女生,没片刻功夫就被我追上了,我拽住其中一个女生后,喘着气骂道:“跑啥跑,我又不是老虎,能吃了你们不成?”

    我这话一出来,这两个女生赶紧用那种央求的口气跟我说:“我们两啥也没看见,啥也没听见,你别打我们啊,我们真的啥都不知道!”

    这话差点没把我逗笑了,我寻思她们是不是电影看多了,以为我会杀人灭口不成,我给她们说就是希望她们能给我做个证人,证明是精卫先划我的车,然后我才打他的,这两女生还跟我装傻,说她们啥也没看见,怎么作证,我说别装了,你们要是不替我作证的话,我就把你们两在那抱着亲嘴的事告诉你们班的人,也告诉学校的人。

    这下两个人都不吭气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个女生还说:“那我们两怎么给你作证啊,这都大半夜了,老师要是问我们大半夜的跑出来到这干啥,我们咋给老师说呀,别人一样还是会怀疑我们啊!我们装作啥也不知道就好了啊,你到时候自己给老师说是他划你车的,然后你打他了呗!”

    我说怎么忽悠老师那是你们的事,反正你们得给我作证,不然我就把你们的事跟你们班的同学说,说着,我还问她们是哪个系哪个班的,叫啥名字,但是她们不肯告诉我,我还想抢过她们的手机,用她们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也好留个号码来威胁她们,但是两人都很不配合,还说我要是在动手动脚的,她们就叫人了,我也不害怕她们,说:“叫吧,你们要是不怕别人都知道你们的丑事,就叫吧!”

    当时我脑子还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个鬼点子,我给她们说刚才她们两亲热的时候,我可是用手机录下来了,虽然光线很差,但是她们班的人应该是能分辨出来是谁的,吓唬了她们之后,我还给她们两说精卫的脑袋已经被我打了个窟窿,血现在流个不停,让她们两别在这跟我墨迹了,不然一会要出人命了,我还得赶紧带精卫去医院呢,这两女生迟疑了下后,这才把手机给了我,让我存了个号,完事说好了给我作证,还叫我千万要给她们保密,不然她们两个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放她们走之后,赶紧回去看精卫了,这时候血已经流了一大片了,我心里也有点慌张,但我并没打算自己开车带精卫去医院,一方面我觉得要脏了我的车,另一方面我觉得开了他瓢再带他去医院的话,很没面子,所以我只是打了个120,完事去了学校大门,把大门口的保安给带到精卫跟前了,保安当时也没怎么敢训斥我,只是给学校一个领导打了个电话,完事一个劲的说脑袋破这么大个口子,血还流了这么多,估计是要出大事啊。

    好在我们学校离着医院不是很远,晚上路上的车也少,没几分钟120的急救车就赶到了,然后把精卫给带走了,本来人家也让我也跟着去呢,但我让保安跟着去了,同时给我导员打了个电话,把这件事跟导员说了。

    导员当时在睡觉呢,可能是打扰了他睡觉,他说话时的态度有点不耐烦,得知事情后,还斥责我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不过好歹我之前帮过他,他也没多说我什么,还说他先去医院一趟看看情况,让我赶紧联系家里人拿钱,不管人出事不出事,我这次肯定得大放血了,他还说如果人家不跟我私聊,非要跟我报官的话,我等着坐牢吧,已经是成年人了,这样涉嫌故意伤害。

    听到导员的这些话,我心里也更慌张了,自打我爸走了之后,我就觉得自己没靠山了,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尤其是这钱,我去哪里闹去呢?如果一万两万的话,我还可以找陈冲他们凑点,万一要的多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到的能帮我的人,也就只剩下关青青了,可要是以前的话,我还敢跟关青青开这个口,现在是根本没可能的。

    同时我也担心,要是精卫醒来之后,把我家里的事说出去,怕是我的处境更窘迫了,而且我还拿人家没法子,毕竟他说的是事实,我也不能告他诽谤啥的吧。

    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夏雨这家伙嘴贱,把我的事给说出去了,当时也没多想,也不管夏雨睡没睡觉,直接就给她打去了电话,这电话响了好半天后才通,完事她还用那种很朦胧的声音问我:“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啥事吗?”

    我直接骂了句脏话,说:“草,你他妈是不是给你那对象说我的事了?”

    我这话出来后,夏雨可能愣住了,沉默了几秒钟,完事她问我:“你指的是啥事啊?咋了,出事了?”

    我说关于我爸的事,你是不是告诉精卫了,问完话之后,我又是一顿骂,问夏雨怎么能这样,这种事为啥要随便给人说?

    夏雨当时还说不是她说的,说她从来没跟精卫说过这些,完事还问我精卫知道这些事了?还问我精卫是不是找我麻烦啥的了。

    我以为夏雨在这跟我装蒜呢,所以又说了一些难听的话,然后把电话给挂了,随后夏雨还主动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不过我没接,她给我发了个短信,说这件事真的不是她说的,她自己有分寸,知道啥事该说啥事不该说。

    我寻思认识精卫的人里面,也就你跟陈雅静知道了,如果不是你,还能是陈雅静?那明显不可能,所以我咬定是夏雨在这跟我装,也没继续回她的短信,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说她两句发发牢骚就行了,也解决不了问题不是。

    我回到宿舍后,也完全没有睡意,只好坐在床边在那抽烟,想着这件事到底怎么办,万一真的要赔很多钱,我能不能把我的车卖了或者抵押了,可这车是我爸留给我的东西,我真有点舍不得,而且卖了抵押的话也很丢人啊。

    后来黑熊被尿憋醒,还起来去上厕所,完事见我在这坐着,他就问我:“你咋还不睡觉啊,坐在那抽闷烟呢,有啥心事?”

    我寻思这家伙估计忘了我去停车位那蹲点的事了,我没理会他,继续抽烟,他回到座位上后,似乎反应过来了,哎呀了一声,说:“哦对,你不是去看你的车去了么,咋样,碰到那划车的人了么,是夏雨她对象不?”

    我点点头,说抓到了,就是他,而且我用钢管开了他瓢,砸出一个大窟窿来,人当场就昏迷不醒了,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黑熊当时还挺激动的,说我干的漂亮,这样最解恨了,看这家伙以后还敢偷偷摸摸的搞小动作么,他说完这话后,可能是见我说话的情绪并不怎么高涨,突然问我:“你咋了?看着你不高兴啊,担心他被打死吗?放心,人没那么脆弱,死不了的,脑震荡什么的,倒是可能会有,但那也没啥事,赔点钱就完事了,反正你家里有钱不是,让你家里拿钱砸死他!”

    自打我开路虎车来学校之后,宿舍里的人就一直以为我家里特别有钱,关于我爸的事跟我的情况,我也从来没跟他们说过,所以这时候黑熊有这样的反应也正常,我在心里苦笑了下,心想:童童啊童童,你看看你现在,非要开车来学校装这个逼,现在捅出篓子了吧,真是自作孽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黑熊说,只是继续抽闷烟,黑熊估计困得不行,安慰了我几句后就睡觉了,我就这么在床上躺了半个多小时吧,导员给我打了电话,说人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是伤势比较严重,而且人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要让我坐牢,反正导员的意思是,让我尽可能的多拿点钱,到时候精卫的家里人来学校闹的话,只要我给的钱多,估计也能把这件事给压下去,导员还说至于学校领导那边,他会去帮我说情,毕竟是精卫先划了我车的,不过他暗示我得给学校的领导塞点钱,不然我可能要受大处分。

    虽然我也明白,这钱可能只是导员想私吞,但我也没招,他既然说了这话,我就得拿钱,想想自己上初中高中的时候,跟人打仗哪里考虑过这些啊,估计经历过这件事后,我以后也会收敛点,要想跟人干仗,可以,但你必须得有钱。

    第二天早上吧,夏雨可能知道了精卫被我打住院的事了,她给我发了个短信,说精卫让她给我捎话,要让我坐牢,完事她还又给我解释了一遍,说她真的没跟精卫说那些,她说可能是杜一航告诉精卫的,因为她之前跟精卫闹别扭的时候,杜一航在她的空间留过言安慰过她,精卫后来怀疑杜一航跟她有猫腻,就加了杜一航的QQ,结果两人后来就认识了,她现在猜测可能是杜一航跟精卫说的。

    我看完夏雨这短信后,觉得特别惊讶,同时也觉得可笑的不行,这杜一航不是跟李甜甜好了么,夏雨跟对象闹别扭,他搀和啥呢,估计心里面还是对夏雨不死心,当初跟李甜甜的事曝光了,他没办法继续追求夏雨了,现在可能又想追夏雨吧,仔细想想,如果杜一航真的跟精卫认识了,那么他还真有可能说我的那些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