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15.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24 无助的感觉

正文 324 无助的感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然了,如果真是杜一航把我爸的事告诉了精卫,我寻思杜一航这也太贱了,我见到他的时候,不把他的嘴撕烂才怪,想到这,我居然还苦笑了出来,我寻思自己现在打个精卫都这么麻烦,就算以后回到老家见到了杜一航,还敢下狠手干他吗?

    估计得先考虑考虑,自己兜里有钱没钱吧。

    至于夏雨这边,我琢磨了片刻,觉得错怪她的可能还是比较大的,虽然夏雨这人的脾气有时候比较坏,但她不至于把这种事跟精卫说啊,我跟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想到这,我觉得昨晚上我骂她的那番话有点过分了,我给她回了个短信,给她道了个歉,说我昨晚上太激动,脑袋被冲昏了,所以没考虑太多,以为是你跟精卫说的,所以说了那些话,让她别往心里去。

    她说她倒是没啥,就是问我现在我怎么办,精卫说要让我坐牢,我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该咋办就咋办,顺其自然吧,夏雨还说她去帮我找精卫求求情,我说你可千万别,我不需要,而且你找他给我求情,他怕是情绪会更激动,适得其反。

    夏雨还说那既然这样,我要是有啥需要帮忙的地方,千万要给她说,她还说她了解我这个人,心里有啥苦有啥难的地方,不爱求人,她怕我到时候自己扛着一个人难受。

    我寻思夏雨不愧是我初恋,还算是比较了解我,同时我心里也有点小感动,毕竟太长时间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了,我甚至还回想起我跟夏雨以前在一起时比较美好的画面,其实仔细想想,夏雨这人还是有一些优点的。

    再想想以前的高萌,对我那真是叫好啊,现在已经没有女生会对我这样了,唉,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充满戏剧化与未知性,谁也不知道现在身边的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但是你们要问我打精卫后不后悔,我会很干脆的说不后悔。

    黑熊醒来后,还问我打精卫的情况,他说昨晚上太困了,也就没多问,我跟他说后,他安慰我说没事,这种小事,根本就犯不着坐牢,精卫就是吓唬我的,本来这天的课我都没心思去上,但是我们这学期开学后,主要学习动画模型课,今天早上的课是专业课,老师上节课下课的时候就跟我们说过,这节课的内容特别重要,学习设计人体模型,让我们最好都别旷课,我虽然不是那爱学习的主,可也还是去了教室,行君颖来了后,也只是问了问我肚子上的伤势情况,她并不知道昨晚上的事,这节课上了还没多久呢,我们导员就推开门进来了,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冲我招手,让我出去。

    与此同时,我听见门口好像有人在骂骂咧咧的,直觉告诉我可能是精卫的家里人来学校了,我往教室外面走的时候,还有个男的进了教室,年纪差不多在二十五六左右,他指着我不知道跟导员嘀咕了句啥,我寻思可能是问导员是不是我之类的,导员说了后,他指着我就骂,还硬要进来打我,导员想拽住他,但这男的体格比较壮,根本拽不动,愣是让这个男的冲进来了。

    这个男的其实长得跟精卫有点相似,我寻思可能是精卫他哥,看他这体格,我如果身上没伤,在外面比较宽敞的地方,还是能干的过他的,但此时教室走廊比较窄,我又有伤,最主要的是我也没心思跟他干仗,气势上就先输给人家了,他过来后,直接朝着我肚子上踹了一脚,我也来不及躲开,被他踹翻在地,肚子那的伤口可能也裂开了,疼的厉害,而我倒地的地方,刚好童书妹在那坐着,童书妹还叫唤了一声,问那男的怎么打人呢,这让我有点没想到,寻思童书妹胆子还怪大的,居然还敢跟人家叫唤。

    这男的没理会童书妹,继续上来踹我,让我没想到的是,黑熊这时候在后面叫唤了一声,冲过来就跟这男的扭打起来了,嘴里还一直骂着,让我们宿舍其他的人都跟着上,不过他吆喝了半天,也就娘娘腔过来了,大高个只是站起来了,但没过来,虽然娘娘腔过来了,但他并没有动手,估计他捅了大头之后,心里也有阴影了,不敢动手了,怕学校处分。

    黑熊还是比较猛的,那男的吃了不少亏,不过在门外还有两个人,年纪四十多岁了,应该是精卫的爸妈,他们进来本来要帮那男的打黑熊的,但被老师和我们班的同学给挡住,然后把两人给拉开了,我站起身后看了下肚子,伤口确实是开了,还流血了。

    行君颖这时候也过来咋呼,给导员和精卫的爸妈说我肚子上也有刀口子,现在被踹裂了,也得去医院呢,她还趁机说了精卫一堆坏话,说精卫两次晚上偷悄悄的划车,这种事太缺德太贱,还说要是她的车被划了,非把那人的脸给划破不行,我只是给了一钢管,已经算是不错了。

    行君颖的话,让局面更混乱了,反正精卫的爸妈一个劲的骂,还指着我说要打死我,后来还是学校的领导赶过来,才让他们的情绪暂时稳定住,然后把我们全带到了办公室,仔细谈这件事,至于我肚子上裂开的伤口,校领导把校医叫了过来,简单给我处理了下,并没有去医院,后来经过跟精卫爸妈交涉,他们的意思是,让我拿20万出来,同时让医院去给精卫做伤残鉴定,到时候如果我不给这么多钱,就直接报官判我坐牢。

    说真的,我听到二十万的时候,脑袋都大了,黑熊因为跟精卫的哥哥干了起来,所以这时候他也在办公室,他听完直接就骂道:“草,还要不要脸了,不就开个瓢么,能要二十万?二十万够买你儿子的命了,我们高中时候打架,脑袋打了好几个窟窿,最后才赔两千块钱,你儿子的脑袋是金疙瘩做的?”

    精卫他爸哼了一声,说:“不想给也行,等着坐牢吧!”说着,他还在那嘀咕,说开得起揽胜,应该也不差这点钱,就当拿这点钱买了个教训,看看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打人了,我当时也是觉得他们狮子大开口了,心里也窝火,我说你儿子还划了我车呢,我那车要去4S店修的话,也得几万,这钱我都还没找你们算呢。

    他爸说我要能拿出修车的发票,他可以给我赔钱,而且关于精卫第二次划车的事,他也能给我去修车,不过精卫脑袋被开瓢的事,没20万他们家根本不答应,而且这还是以目前的情况定的价,如果伤残鉴定出来了,或者查出更严重的问题来,20万也不够。

    说着,他爸还给导员和学校的领导说,他们家在派出所有人,到时候想办我很容易,导员后来还过来问我,看我是啥意思。

    说真的,这里是省城,我没靠山没钱没关系,我还真怕他们给我整牢里去,可要是选择私了的话,我就得拿出20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从哪里整钱去?把车卖了吗?

    那太不值得了。

    可能是见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导员给校领导还有精卫的爸妈说:“这样吧,先让我学生上课去,等下课了我跟他好好商量商量,好歹给个一天的时间考虑考虑,明天给你们答复,如何?”

    精卫的爸妈没吭气,算是默许了导员的建议,随后导员把我跟黑熊叫出去,让我两先去上课,临走的时候他跟我小声说:“二十万确实太多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你占不住理呢,你看看你家里在省城有关系么,有关系的话就找找关系,没关系的话让你家里准备点钱,也不需要准备这么多,他们就是吓唬你的,能拿出个十万十五万的就可以了,这个学校可以出面跟你周旋!我想以你家里的情况,这十来万的小钱,还是没问题的吧?”

    我苦笑了下没说话,这让我怎么回答导员呢?旁边的黑熊也不知道我情况,这时候还开玩笑的跟导员说:“别说十来万了,就是百十来万,童童也出的起,买了他命都行!”

    我碰了下黑熊的胳膊,让他别瞎说。

    导员还问了问我肚子上的伤是咋闹的,跟别人干仗了?我撒谎说在街上跟地痞流氓干起来了,被捅了,他拍拍我肩膀,说:“还是太年轻了,我原来上学的时候,也特别爱跟人干仗,也把几个人给开瓢过,不过现在大了,不那么冲动了,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得拿钱说话,我家里可没你家里那么有钱!”

    说着,他让我跟黑熊先走了,我两走后,黑熊还回头看了一眼,跟我说道:“这他妈的导员,就爱吹牛逼,你信不,他上学那会,肯定属于那种天天挨干的料!”

    我跟黑熊后来也没回教室,而是直接回了宿舍,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特别烦躁,我真的不知道去哪里凑这20万,我还想过如果不给这个钱,真的会去坐牢吗?那要是去坐牢的话,我这辈子算是真毁了。

    我还想过找姜杉帮忙,但她认识的可能都是地痞,干仗能行,这种事估计处理不了,还有就是雷哥了,雷哥之前说过有啥事了就找他,以他在省城的背景,派出所那边应该能打点好,可我也不想去找他,我肚子上的伤跟他还有关系呢,我跟他又不熟,欠他人情不太好,最主要的是我对他那人还不了解,不想跟他扯上关系。

    想来想去,就剩下两个办法了,一个是找关青青,一个是卖车或者抵押车,可我又实在没勇气跟关青青说这事,卖车的话太麻烦,这玩意也不是说卖就能卖的了,抵押的话,在我印象里都是抵押给放高利贷的,利息非常高,后期利滚利,我也没钱还,以后还不了我的车就没了,最主要的是这帮人都是当地的大混混,跟这种人有瓜葛的话,以后怕是麻烦不断。

    越想我越心烦,甚至都有离家出走一走了之的想法,但这种事初中高中我会做,现在觉得跑的话就是逃避问题,这样太不男人了,而且跑了代价也大,大学就没法上了?

    因为心烦,我玩手机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改了个QQ签名,改成了:“终于体会到无助的感觉!”

    这个签名刚发完没几分钟呢,夏雨就在QQ上跟我说话了,她说她听精卫说了,他家里人去学校找我了,问我事情处理的咋样了,我说没啥,就那吧,后来在她一再追问下,我跟她说了,要么赔20万,要么就坐牢去。

    夏雨说精卫肯定故意刁难我的,还说她去求求情,但我明确跟夏雨说,不能去求情,不然以后我跟她的朋友,就没得做了,夏雨也没多说啥,后来陈雅静还在QQ上问我咋了,好端端的整这么个签名干啥,是不是追乔兔追不到,感觉特别无助啊。

    我苦笑了下,给她说别开我的玩笑了,我现在都快要去坐牢了,这话发过去后,陈雅静的电话立马就打过来了,她问我咋回事,出啥事了,我把事情简单跟她说了下后,她也气的在那一直骂,她说之前夏雨跟那个精卫好的时候,她就劝过夏雨,觉得这个精卫人不咋样,但夏雨就是不听,现在看来果然是个人渣。

    陈雅静是个明白人,也是个比较直接的人,她很干脆的问我是不是缺钱所以无助啊,还说她手里头能闹点钱,不过撑死也就能给我凑出一万来,太多的话她也整不下,她还让我找找陈冲,说陈冲那里应该有不少钱,不过20万也太多了,估计悬。

    我给陈雅静说我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不着急拿钱,要是回头真用到钱了,肯定不会跟你客气的,说实话,我跟陈雅静之间,真的是有啥事说啥事,也不会觉得丢人或者不好意思啥的,也真是这么多年的哥们感情惯了,她还问我这件事关青青知道不,我说不知道,不想让她知道,陈雅静并不知道我跟关青青的那事,所以她让我扛不住的话就跟关青青说吧,关青青肯定会帮我的。

    我跟陈雅静在这聊天的时候,白姐的电话还突然给我打过来了,白姐跟我说她今天下午就坐火车来省城了,到省城的话,差不多到了晚上了,今天太晚她就不跟我见面了,等明天中午,带我去吃顿饭。

    接到白姐的电话后,心里突然有了点希望,我寻思我现在既然给白姐干活,她给我发钱,那我能不能先借她的钱,回头我用接外包活赚的钱顶账呢?而且她不是说有个汽车广告的活,酬劳很可观吗,应该没问题的,就算白姐给不了20万,给个十万也可以啊。

    ps:今天大爆发了,各位能给个钻石吗,谢谢拉,今天还有更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