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18.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27 谈崩了

正文 327 谈崩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两就这么僵持了有十来秒钟吧,完事白姐还不死心,她说:“你就整个十来秒钟也行啊,要么你亲一口也行,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就打断她了,我摇摇头说不行,我不想这样,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特别挣扎,同时也有了一个念头,就是白姐如果再这么要求我的话,这钱我就不借了,虽然不借她的钱我又会陷入到无助中,但是我没办法,我宁愿去坐牢,或者去找雷哥帮帮忙,我也不愿意舔白姐的脚,这想想实在是太恶心了,最主要的是伤尊严,我要真的按白姐说的去做,这辈子想起这件事,估计都会让我抬不起头来,我觉得我童童不能这样,如果是我喜欢的人或者我对象,比如乔兔啥的,而且我自己心甘情愿去舔人家脚的话,这个无所谓,但是因为这钱去舔,我接受不了。

    白姐嘴里啧了一声,说:“那你是啥意思啊,你今天晚上过来,不就是陪我呢么,姐之前对你一直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吧,有钱都给你赚,这次这么好的外包活我都给你了,还二话不说打算借给你这么多钱,就让你舔我一下脚怎么了,这你都不愿意啊,还是嫌姐脏是吗?你要知道,多少......”

    白姐越是这样说,我越觉得自己的自尊在受到伤害,我又打断了她的话,说:“行了,这钱我不借了行了吧!”

    说完,我就过去打算穿衣服走人,白姐这时候气坏了,用手指着我,估计想说啥话,但气的说不出来,等我把衣服快穿好后,她又开始给我服软了,她说她是真的比较稀罕我,我要不想舔脚那就不舔了,直接办事吧。

    我摇摇头,说不了,钱我不借了,我现在也没兴趣了,本来身上就有伤,刚洗澡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呢,我回去睡觉了!

    我这话说完后,白姐更生气了,她干脆把脸往旁边一扭,在那嘀咕起来了,反正都是些抱怨我的话,说我没良心什么的,还说打算以后把更多好活给我呢,我现在这态度,太让她寒心了,其实我也明白她的意思,她就是在这提醒我呢,我要是就这么走了,以后可能都不跟我合作做外包活了,那样的话,我钱就没得赚了,虽然想想有点遗憾,但我没得选择。

    其实我今天过来找白姐,跟她做这个“交易”,我心里就有点抵触,只是迫不得已才过来的,我心里也想找个理由不过来,正好现在跟白姐闹成这样了,也算是给了我一个台阶,我可以顺着这个台阶爬下来,虽然我心里也清楚,可能下了这个台阶之后,我的处境会更糟糕。

    我收拾好之后,就打算出门了,白姐这时候还挽留我,她给我说不办事就不办事了,说要把钱给我打上,我寻思我都跟她闹成这样了,也不好意思拿人家的钱,便重复给她说了一遍,说我不借钱了,随后白姐也没说啥,让我走了。

    我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心里更苦闷了,我不知道精卫那边怎么办,今天下午才给导员说了我要赔钱的,万一明天他给我要钱我咋整?总不能跟他说我没钱吧,难道只能卖车了?或者不赔钱了,他们要告我就告我去吧,要真的判我坐牢,那就坐牢呗。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二点半了,我坐在床边一连抽了好几根烟才躺下打算睡觉,上了QQ后,发现乔兔跟我说话了,差不多是快十二点那会,也就是我洗澡前她跟我发的,她说:“不是说好24小时不说话嘛,这都过了24小时了你咋还不跟我说话,你也真能沉住气啊!”

    可能是自己这时候心情太差,加上现在这么晚了,乔兔应该已经睡觉了,我也没回复她,躺下后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黑熊还问我咋了,还因为精卫的事烦恼呢,不是说好了拿钱砸他呢么,我只是给黑熊笑了笑,并没有说啥,上午上课的时候,导员过来找我了,他的意思是,学校领导跟人家谈拢了,十五万就行,他问我啥时候给这个钱,同时还告诉我,伤残鉴定已经做出来了,算是个轻伤,这个是可以追究我的刑事责任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管制或者拘役,当然了,如果我给钱,就不用顾虑这些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导员说,寻思能拖一会算一会,我给他说这钱也不是小数目,我也不能说给就给,我得跟精卫的爸妈见面,跟他们谈好啊,而且他在医院治疗的这些费用,还用不用我掏,我都得搞明白啊,导员说这也是,他说他联系联系,晚上跟精卫的爸妈见个面吧。

    导员走后,我心里惆怅了好久,这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导员叫我出去,让我开车带他去了一家小饭馆,在里面见到了精卫的爸妈,说真的,能来饭馆见他们两个,这还是让我比较惊讶的,不过这顿饭并不是他们请的,而是导员请的,而且导员今天变得特别勤快,热情的很,我还是比较了解导员这个人的,他能这么勤快,那肯定是得到好处的,估计他早跟精卫的爸妈说好了,如果能说服我给钱,他多少能抽点。

    反正精卫爸妈的意思,15万一分钱不能少,限我三天内给他们,不然他们就走司法程序了,而且精卫打住院开始到出院还有以后的治疗费用,都得我出,这个是额外的,不在这15万以内。

    听到这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有点得寸进尺了,便跟他们争吵了起来,我说15万已经不少了,你们还让我掏住院费那些,这不纯粹就是讹人呢么,精卫他爸倒也干脆,很直接的跟我说:“没错,老子就是讹你的你能怎么样,有种的你别给,我告你故意伤害,判你个一年两年的信不信?”

    因为我本身就拿不出这个钱,这时候又跟他吵起来了,我寻思干脆就跟他撕破脸,不赔钱了,他要告我就告我吧,所以我没好气的跟他说:“行啊,那你就去告我啊,我就看看你能让我坐得了坐不了牢!”

    我这话一出来,可把我们导员给吓坏了,导员赶紧给我示意让我别跟他们吵了,完事安抚了下精卫爸妈的情绪后,赶紧拽着我把我拽到了门外,然后他一副比我还着急的样子说道:“哎呀,不是说好了给人家十五万呢么,你咋又跟人家吵起来了,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了,你这个是轻伤,要坐牢的,我不骗你,他爸手里还有鉴定报告呢,要不要我去拿一份给你看看!”

    我说他爱告就告去吧,反正我不给了,就冲他刚才那态度,我不给了,凭啥我花这么多钱,还得看他那个脸色啊。

    我说这话的时候,表面上一副特别有气势的样子,但我心里其实特别虚,导员给我说别冲动,毕竟我把人家打成轻伤了,在法律面前,可不讲人情啊,我说那精卫先划我车我才打的,法院应该也会酌情减轻处罚的吧,兴许来个缓刑,我就不用坐牢了,赔他点医药费就行了。

    导员说我想的太容易了,一旦我跟精卫他们家真的闹僵了,走了司法程序的话,到时候我可就得真坐牢去了,所以他让我考虑清楚,千万别一时冲动做出不明智的选择,以后耽误自己后半身的事。

    我寻思这导员怎么这么积极呢,肯定是怕捞不到啥好处,我给他说回头再说吧,现在跟他们也谈不成,我先回去了,说着,我也不听导员的劝阻,硬是出了饭馆,然后开车走了,后来快到了学校的时候,导员给我发了个短信,说:“你看你这事闹的,不听我的劝,人家爸妈气的不行,说你就是给钱也不行了,要找派出所的人先拘留你呢,你自己想办法去吧!”

    我当时也就是觉得导员在这是吓唬我的,但是想不到的是,晚上七点多那会,我刚吃完晚饭,有两个民警便来学校找我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