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19.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28 雷哥来帮忙
    这两个民警明显跟精卫家里是穿一条裤子的,跟我说话的态度特别不好,说我涉嫌故意伤害罪,要带我回去录口供,还要看情况而定要不要拘留我,我这时候就跟他们说,是精卫先划我车的,我能不能也告他,他们说这事他们不管,而且不能光凭我嘴上说,得拿出证据来,证明那车是精卫划的。

    我这时候想起那两个亲热的小姑娘来了,我寻思给她们叫过来,让她们给我做个证,跟这两民警出了宿舍往校门口走的路上,我给那小姑娘打去了电话,她接听后跟我说现在人不在学校,在外面呢,暂时没法来给我作证了。

    我当时也没多想,也不着急,寻思人家啥时候有时间啥时候给我作证吧,到了派出所后,我录了口供,让我有点不满的是,这两民警明显是特别针对我,录口供的时候问了我很多问题,基本上都是关于我的责任,而并不提精卫的责任,这让我觉得特别不公平,我给他们说为啥不问我为啥打精卫,精卫划我车的事?!”

    其中一个小眼睛民警很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问不问的吧,你这次牢都要坐定了,赶紧拿钱打点吧,不然真要负刑事责任了!”

    放我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格外提醒我,这段时间不要去外地,必须留在省城,如果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必须去外地的话,要提前跟他们说,手机也要保持24小时开机,以便他们随时联系到我,这让我感觉特别不舒服,就好像我真的成了一个犯罪嫌疑人一样。

    我在回学校的路上,心里也是真的有点虚,毕竟这地方是省城,不是我们本地,我也没有靠山,我可咋办呀?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给雷哥打个电话,看看雷哥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我拨通了雷哥的号,雷哥一上来还开我玩笑,说:“咋了,给我打电话要给我介绍你们学校的小姑娘吗,好看吗,身材棒吗,胸是啥罩杯的?”

    我说小姑娘没有,但是有个忙想让你帮我下,雷哥笑了笑,说没有小姑娘的话,忙是不会帮我的,我虽然明白他是跟我开玩笑的,但还是跟他说那就算了,我找找别人,说着,我打算挂电话,雷哥这才赶紧跟我说道:“急啥呢,跟你开两句玩笑而已,说吧,啥忙!”

    我说我把人头打破了,人家要我赔十五万,而且已经鉴定为轻伤了,说是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得坐牢,让我二选一。

    我这话一出来,雷哥在那头骂了句,说:“操,你打的谁啊,省长家的儿子吗?这脑袋这么金贵呢?挨打的人啥来头,你给我说说!”

    我说也没啥来头,但是人家家里好像在派出所有关系吧,反正我要是不给这么多钱的话,就让我坐牢,雷哥很干脆的跟我说这事别太担心了,他管了,因为今天太晚了,他晚上还要去泡妞,就不过来找我了,等明天白天他就过来帮我处理这件事,还说别说十五万了,就是医药费都不用赔给对方一毛。

    听着雷哥这些话,我心里有了点希望,看他说的这么有底气,估计这件事能帮我摆平了,这样的话,怕是我钱也不用掏,牢也不用做了,而且雷哥可能还会找精卫家里的麻烦,唯一让我比较担心的是,到时候精卫不甘心,把我的事给我说出去咋整?

    我觉得有必要让雷哥吓唬吓唬精卫,让他把自己的嘴管严实点。

    想到事情有了解决的办法,我的心情又变好了很多,洗漱完躺在床上后,刚上了QQ,便收到了夏雨的消息,她跟我说精卫给她说了,要让我坐牢,所以她问我事情现在处理的咋样了,我说我已经找到人帮我处理这件事了,别担心了,随后我两便随便聊了起来,可能是夏雨这两天对我做的一些事让我比较感动,我此时跟她聊天的时候,已经没有之前那种厌烦的感觉了,同时我也觉得特别的不可思议,人这个动物啊,感情真是特别奇妙,有时候你会特别讨厌一个人,有时候你又会有好感,很奇怪。

    跟夏雨聊天的时候,我还看了看乔兔的QQ,我发现她的签名又改了,改成了:就是觉得有点可笑。

    我并不知道她这签名是啥意思,刚好现在我心情不错,所以我就跟她说话了,问她在干嘛。

    只不过消息发过去后,她一直没理会,而且过了没多久,她的QQ就下线了,我寻思她难不成有事,或者跟人打电话呢?还是说因为我之前一直没搭理她,她不高兴了,故意不理我?

    差不多到了十点半的时候吧,她的QQ又上线了,这就说明她人现在肯定在呢,而且肯定也看到我消息了,可她依然没有理我,我寻思她可能是真的生我气了,一直等到十一点她都没有回我话,我正打算问问她是不是生我气的时候,她回我了。

    她说:“你舍得跟我说话了?”

    我看她这话的意思,明显就是生气了啊,说真的,她能生我气,我心里挺高兴的,我觉得她这样是因为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在乎我了,估计是之前一直跟我聊天产生习惯跟依赖了。

    我逗她说:“这话应该我跟你说吧,我都跟你发信息多久了,你现在才回我啊!”

    她说快拉到吧,跟我比起来,她回的已经算是快的了,说着,她还开我的玩笑,问我:“怎么样,这么长时间没有跟你的女神说话,是啥感觉啊?”

    我说那能有啥感觉,跟平常一样呗,当然了,我这说的是违心的话,真正的感觉就是心里空落落的,还挺想她的。

    我这话发出去后,乔兔给我就回到:“哦,这样啊!”我说那不然呢,你希望我有啥感觉啊,她说没啥,还说她困了,要睡觉了,说着QQ就给下了,这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能感觉的这丫头明显不高兴了,可是这是为啥?难道她真的心里面已经有我了?开始在乎我了?

    这可能吗?她不是那么喜欢晨晨吗?

    我后来还给她发了个短信,问她是不是生气了,她一样没有回我。

    第二天早上上课的时候,导员又把我叫了出去,劝我给精卫家里钱,我给他说这钱我不给了,而且我也找到了人,这人在省城有点关系,打算帮我处理,导员听完后愣了下,完事能感觉的出来他变得特别不高兴,嘴里不知道嘀咕了句啥,闷闷不乐的走了,我寻思让你丫的想捞好处,这下泡汤了吧。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雷哥来学校找我了,他是自己一个人开车来的,见到我后他并没急着问我的事,而是问我班里有好看的姑娘不,给他介绍介绍,我说也就上次跟着我去海洋之星的那个女的长得比较好看了,其他的没有了,我说的其实就是行君颖,但是雷哥说行君颖不是他喜欢的菜,没兴趣,完事他问我关于我的事,我具体告诉他之后,他还问我:“那家伙先划你的车?你啥车啊?真有辆揽胜啊?”

    我见雷哥不信,还专门带雷哥去了我车那看了看,他这下傻眼了,问我家里是干啥的,既然能开得起这车,家里起码有钱有点背景吧,这么点小事,我应该能处理的了,怎么还会找他来处理呢,我给他说我爸已经不在了,这车是我爸留给我的,反正我现在除了这辆车啥都没有了,而且我又是外地的,当然整不了人家了。

    雷哥拍拍我肩膀,说放心吧,这件事他给我摆平,随后雷哥领着我去了派出所,见到了之前带我录口供的那两个民警,省城的派出所是比较多的,雷哥他们的海洋之星并不在这一片派出所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雷哥跟这里的人不熟,这两个民警并不认识他,雷哥还说他是海洋之星的雷哥,但人家不知道是不信,还是没听过雷哥的名号,满脸可笑的表情,这让雷哥特别没面子,他当场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后,他跟这两民警说:“你们派出所的头是谁,把他给我叫来!”

    那个小眼睛的民警还很不服气的说他们刘所长是一般人想见就能见到的吗,雷哥这下是发了火了,直接在派出所闹了起来,又是砸东西又是骂骂咧咧的,这是啥地方,这是派出所啊,那两民警哪能允许他这么乱来,直接上来把雷哥制服,还趁机干了雷哥好几下,下手都特别狠,我因为脚上跟肚子上有伤,而且这里是派出所,怕落下个袭警的罪状,便没上去帮忙,只是拽着那民警,叫他别打了。

    他们把雷哥打了一顿后,还说雷哥这时袭警,要治雷哥的罪,也就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有派出所的人说刘所长回来了,刘所长进来后,他也表示不认识雷哥,但是他倒是听说过雷哥这人,人家毕竟是所长,处理事情比较谨慎,他先让那民警松开雷哥,完事问雷哥是不是假冒的,雷哥也没理会他,直接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等电话通了后,把手机给了这个所长,所长跟里面的人说了没两句话呢,立马点头哈腰的,特别客气的说起了话,很明显电话那头的人他招惹不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