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29.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38 黑衣蒙面人

正文 338 黑衣蒙面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给夏雨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挺乱的,夏雨冷哼了一声,这一声哼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她说:“那你刚才压到我身上的时候,心里面有没有闪过一丝丝要跟我和好的念头?”

    我觉得我这时候要是说没有的话,那就太不是人了,所以我说了个有,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猜到了夏雨下一句话可能要说啥,肯定说:“那咱们两就和好吧!”

    然而我想错了,她并没说这话,而是说:“行吧,我困了,咱们睡觉吧!”之后她就再也没说话了,我心里也纳闷的不行,她怎么不继续问我了?估计她明白我只是口头上忽悠她,心里还是不想跟她和好,所以才没继续往下说吧,不想让我太为难。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真是苦了这丫头了,同时我也自嘲:我这人,也真是太渣了,之后我两就背对背睡觉了,夏雨睡没睡着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困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而且夏雨也不在了,倒是我手机上有一条短信,是夏雨发的,她说:“我给你和郑虎买了早饭,放在床头柜上了,我先回家去了,回头见吧!”

    我还朝着床头柜那看了一眼,那放着两份早饭,豆浆油条跟鸡蛋,我感慨如果上高中的时候,夏雨就变得这么善解人意多好,偏偏她那时候脾气太怪,而且后来跟江北精卫都好过了,我对她更没啥感觉了。

    我把郑虎叫过来吃了饭之后,他还问我五一假期住哪,一直住酒店么,我苦笑了下,说:“还能住哪去,也只能住酒店了!”

    说起来自己现在也挺悲催的,连个家都没了,我爸被判了死刑的时候,家里的房产都充公了,我想自己如果到了大学毕业后,还是没啥大的作为的话,就把这辆揽胜卖了,能卖多少钱卖多少钱,然后在我们本地买个房子,起码自己有个家,所幸的是,我们这地方的房价还并不是很高,就算车过几年折旧价,也能买好几套房子。

    郑虎还说不行给陈冲或者尚海瑞打个电话,看看他们那能不能住下,不然在酒店住着,花钱太厉害,现在钱都是自己赚来的,这么花有点心疼啊。

    我说也就住几天,不用操这个心,因为陈冲今天订婚呢,中午我们还得去参加他的订婚宴,所以起床收拾了之后,打算举办宴席的酒店。

    出门之前,我们给尚海瑞打了个电话,尚海瑞现在已经回来了,他找到我两后,跟我两聊了好多,他说他现在在汽修厂里面当一个小组的组长,混的还行,一般情况他都不用亲自去修车,只用指挥手下的学徒就行,他说如果不是现在自己的年纪太小,社会经验不多,不然上头还会给他个经理啥的当当呢,我还问他为啥不跟陈冲一样,学着自己创业自己单干呢,他说现在年纪太小了,自己也没啥资本,想自己单干几乎不可能,那得靠关系和钱来铺路的,他又不像陈冲那样,家里有钱有关系。

    至于尚海瑞之前在厂子里谈的那个对象,他说今天主要是来参加陈冲的订婚宴,所以没带对象出来,等回头让他对象在出租房里给做顿好饭,叫我们去喝一顿,他说他对象做饭特别好吃,他还说关青青今天也订婚呢,都给他打了电话了,他觉得自己去了谁也不认识太无聊,就来陈冲这边了,说回头等关青青结婚的时候再去,说到关青青了,我便给尚海瑞说我回来的事,千万别给关青青说。

    尚海瑞并不知道我跟关青青之间的事,他皱着眉问我:“你回来的事青青姐不知道?那你咋不让她知道呢?”

    我给他没啥,反正别让她知道我回来就是了,他也没多问,说明白,完事我们又聊了许多,我发现尚海瑞现在也比以前爱说话了,感觉像是个社会人了,他说在社会上混得久了,慢慢的人就变了,不像我,看着还是一股子学生劲,郑虎这时候还问尚海瑞,说:“那你觉得我呢?我好歹原来也在社会上混过,现在身上是啥劲?”

    尚海瑞笑了笑,说有一股子憨劲,这话出来,可把我们给逗乐了,因为高萌今天也要去,她是今天早上下的火车,我还专门去她家接她去了,她家现在搬家了,已经不在立交桥那边了,反正开车路过立交桥那的时候,心里还感慨,时间过的真快啊,想想高一那时候,天天跟高萌一起骑自行车上学,还是那种感觉最让人难忘了。

    尚海瑞已经很久没见高萌了,也一直没跟高萌联系,这次见面之后,两人聊的特别欢,主要还是尚海瑞现在有了对象,他不喜欢高萌了,所以跟高萌聊天的时候,能放开聊了。

    陈冲的订婚宴,在我们这最大的一家酒店举办,直接包了一个大厅,一点不夸张的说,他这虽然只是个订婚宴,但却比别人家的婚宴还要隆重,还专门请了一些唱歌的跳舞的在台上面唱,我们过去跟陈冲打招呼的时候,见到了他对象,他对象名字叫张瑶,长得还行吧,虽然跟林若一夏雨之类的没法比,但在普通人里面,也算是比较好看的了,而且看起来气场比较强,很会说话,跟我们几个聊天的时候,基本上也能把话语权抓在她自己手里,就冲这一点,我自己都觉得我不如她,我寻思陈冲以后肯定会慢慢的变成妻管严的,这女人不简单,不过这女人要是一心一意帮他干事业上的事,那他的事业肯定会蒸蒸日上的。

    话说坐到座位上吃水果甜点的时候,郑虎还碰了碰我胳膊,让我朝着另外一个桌子上瞅,我这一瞅心就揪紧了,范军在那一桌上坐着呢,那一桌除了范军跟八龙的几个人外,还有陈冲原来职高的那些兄弟,看来在我上大学的这一年来,他们之间也混熟了,后来范军还跟我对上眼了,还用手指了指我,完事冲旁边的一个八龙成员不知道说了些啥悄悄话,接着好几个人就一个劲的往我这边瞅,那眼神明显不怀好意。

    我心里这时候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感觉今天可能要出点事了,不过现在我不用担心,因为这里是陈冲的订婚宴场地,他们指定不敢在这里面惹事,郑虎后来还小声问我:“看范军那架势,他们一会是不是想找事啊!”

    我说一会看情况吧,情况不对咱们跑就是了,现在我可没啥靠山,跟她们斗不起来,而且范军一直想报瘸腿的仇,我可不能让他抓到。

    夏雨来了之后,跟我们坐在了一桌,因为陈雅静今天是以亲戚的身份来的,他在另一边跟她爸妈坐在一起,所以不能过来,只是跟我们打了招呼,夏雨此时也只能跟高萌坐在一起了,两人还互相笑着点点头,后来也有说有笑的聊了起来,看来以前的芥蒂,都已经没有了。

    她们两聊天的时候,夏雨还总是抬头看我,我这时候有点心虚,不敢跟她对眼,毕竟昨晚上我两没干好事。

    后来喝饮料喝得有点多,我寻思去上个厕所,结果出了大厅一问服务员,服务员说二楼的洗手间正在施工,让我去一楼上厕所,我到一楼的厕所时,发现在厕所里面聚集了好多二三十岁的社会青年,这些人穿的清一色都是黑衣服,而且还戴着口罩,五月份的天气其实还是比较热的,但是他们都穿着外套,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而且我还注意到,有人的袖子或者衣服鼓鼓的,明显里面藏着东西,直觉告诉我这些人是来找事的。

    当然了,这家酒店非常大,这些人是来找酒店的事呢,还是找顾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当时也没多想,尿尿的时候还听见有个领头的人给其他的人吩咐,说一会进去了下手都狠点,反正出事了有人罩着呢,不用怕。

    尿完尿往外面走的时候,还陆续有黑衣人从酒店的外面往里面走,酒店的保安估计也发现了他们的异常,站在大门口那朝着这边一个劲的观望着,话说我走到楼梯那的时候,还碰到了范军了,看范军那架势,他是故意在这等我的。

    我准备上二楼进大厅的时候,他拽住了我,冷笑道:“你躲啥呢,见到我这么害怕?”

    我甩开他的手,说我才不怕你呢,然后问他拽我干啥,有事?他用手拍了拍他自己的腿,说:“这几把都好几年了,老子一直都是个瘸腿,我现在看着你这腿还能正常走路,我心里就不舒服的很,你说吧,咋整?”

    我说爱咋整就咋整,反正你的腿不是我打瘸的,是你自己跳下去的,也算你活该,他哼了一声,说:“你别太张狂了我告诉你,老子迟早得把你的腿也打瘸了,你不信咱们就试试,今天看在陈冲的面子上,我不惹你,不过你别在其他地方让我看见你!”

    说着,他就瘸着腿下楼梯去了,估计也是去一楼上厕所去了,我回到二楼的座位上时,郑虎还小声问我:“你没事吧,刚我见你出去后,那范军后来也出去了,是不是找你事去了?”

    我说他也就是一个人出去的,还是个瘸腿的,我能有啥事啊,郑虎笑了笑,说这倒也是,我说他就是警告我,让我以后小心点,今天应该不会找咱们事的,放心吧。

    后来我还把在厕所见到那群黑衣蒙面人的事告诉了郑虎,郑虎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他说这些人会不会是来找陈冲的麻烦的,我说不能吧,这酒店这么大,今天办事的也不少呢,谁知道是来找酒店事呢,还是找陈冲的事呢啊。

    我这话刚说完,大厅外面似乎有人咋呼起来了,在门口的服务员也突然跑出去了,好像出啥事了,紧接着刚才我见到的那波黑衣蒙面人就从外面挤进来了,进来后就把自己的衣服拉链拉开,从里面掏出棍棒砍刀之类的,接着见人就打就砍,整个大厅瞬间就乱成了一团了,所有的人都往我这边跑,陈冲好歹也混过这么久了,这种突发事件,他是有应急能力的,他这时候赶紧组织他自己的兄弟,要上去跟这帮人干。

    陈冲他个跟他爸此时也都在,一个打电话,一个举起自己身边的凳子,看架势是想保护自己的家里人,好在这个大厅的后面,有个应急通道,有服务员把应急通道的门开开,冲大厅里的人群一个劲的喊,说从那里可以出去,我这时候也赶紧让高萌跟夏雨她们往应急通道那里走,而我跟尚海瑞则打算往陈冲那里汇合,打算帮忙,郑虎当时也想跟着去,但我没让,我让他跟着夏雨和高萌,防止她们两个出事。

    这帮人的人数差不多在20多人左右,明显就是有备而来的,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冲陈冲一家人去的,而且这时候跑在最前头的人已经跟陈冲他们碰头了,直接干起来了,不过人家手里的家伙都是硬家伙,而陈冲他们只是凳子椅子之类的,只能勉强格挡住人家的进攻,根本就没法攻击人家,特别被动。

    因为饭桌上是有盘子跟茶杯那些的,我这时候冲陈冲大喊,说:“用盘子跟茶杯砸他们!”

    说着,我还从就近的桌子上拿过茶杯,直接朝着黑衣蒙面人的人堆里砸了过去,直接砸在一个人的头上,茶杯当时都碎了,那人身子晃荡了下,捂着头片刻后,举着砍刀就朝着我这边跑来了。

    我都忘了多久没有碰到这种让人血液都沸腾的场面了,加上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当时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反而特别激动,那人还没跑到我跟前呢,立马被别人用酒杯砸退了回去,其实我们这边的人数是有优势的,老弱妇女门跑到后门那边的时候,剩下的青壮年基本都在拿东西往那边砸,有两个人还被砸晕,直接躺地上去了。

    不过这帮人也都是硬茬,有些人硬是顶着被砸晕的风险,直接冲过来了,举刀就砍,陈冲可能也是觉得今天亲朋好友比较多,硬干怕伤到自己人,所以他并不主张硬干,让我们逃跑为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