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31.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39 是老鹰?
    所以我们当时一边跑一边退,反正能拿起来的东西都拿起来往那边砸,不过人家也不傻,满地都是凳子,他们举起凳子挡在自己的脑袋前面,用来当盾牌来格挡我们的进攻,同时往我们这边冲,眨眼间就有两人冲到我跟尚海瑞的跟前了,因为他们手里有刀,我这时候也不敢大意,没有敢过去,而是抓起桌子上一盆热汤,直接朝着那人连扔带泼砸了过去,这家伙叫了一声,估计是烫着了,完事举起刀就朝着我砸了过来,这家伙给我吓坏了,要是刀尖先砸到我身上,这速度跟力度,不插进我体内才怪呢。

    所幸的是,他的刀把先打到我身子的,差不多在肋骨地方吧,即便是这样,也疼的我感觉脸都有点发麻了,我这时候也眼疾手快,赶紧把掉在地上的刀捡了起来,那家伙见我把刀捡起来,而他自己手上又没家伙了,自然不过来追我了,退后到他们的人堆里去了。

    在这种混战的场面下,自己手里有个东西,那胆子就变大了许多,但陈冲这家伙不让我们硬干,逃跑为主,所以我也是边打边退,后来在退的过程中,我还看见范军那家伙被两个人围着一边踹一边用刀砍,这帮人也是够狠的,直接往脑袋上砍,范军这时候也不求绕不咋的,还在那拼死抵抗,我这时候心里有点犹豫要不要过去帮他。

    我跟范军本来一直就是死对头,他刚那会还在楼梯口那威胁我了,他被人打成啥样跟我都没关系,我心里还会偷着乐呢,但这时候我们都跟陈冲是一个阵营的,我感觉我要是不上去帮他的话,有点说不过去,这时候不是算旧帐的时候,所以我没多想,直接就冲了过去,朝着打范军的那两个人身上砍,因为我冲过去的势头比较猛,而且尚海瑞也跟着我过来了,所以那两人赶紧就躲闪开了,我这时候赶紧拽起范军,让他往应急通道那边跑,范军的腿虽然不怎么灵光了,但还是能跑起来的,捂着脑袋很快就跑了。

    所幸的是,酒店的附近就有个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就接到报警赶来了,只不过来的人并不多,只有七八个,根本制止不了场面,我还听见派出所的人一个劲的打电话,说这里闹事的人太多,要求增派人手,这种场面差不多又持续了几分钟左右,这帮黑衣蒙面人估计也是怕回头派出所的人来的太多被抓,纷纷撤了,撤的时候,还有人驾着伤员跟昏迷的人走了。

    这场打斗反正我们这边吃亏了,好多人被砍成重伤了,120的110的后来来了一大堆,所幸的是我们几个都没出事,陈冲跟他的家人也没出什么事,就是陈冲的胳膊上被刀划了一下,不是很严重。

    至于这帮黑衣蒙面人是谁找来的,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没急着问陈冲,毕竟他现在身上一堆事等着他去处理,他只是问了问我们没啥事吧,完事让我们先散了回去,等回头他在单独请我们几个吃顿饭,我送夏雨跟高萌回家的时候,她们两在路上一个劲的说吓死了,夏雨说虽然以前上初中高中时见过我们很多次跟人干仗,但都没有这一次看着吓人,我说可不是,这次都是社会上的人,全有备而来的,而且下手真狠,见人就砍啊。

    郑虎骂这帮人真不是东西,人家订婚的喜庆日子来闹事,太缺德了,至于这帮人的幕后是谁我们也猜测了一下,其实以陈冲家里在我们本地的实力,敢这么跟他家作对的,也没几个人,四哥应该不可能,而且四哥的地位比陈冲家里高了不知道几个档次,人家也没必要跟他来阴的,要来就来明的了,谢大鹏也有这个实力,他这人不咋滴,估计会玩阴的,但是他跟陈冲和他家里人现在又没啥矛盾,应该是其他人。

    话说我先把高萌送了回去,然后送夏雨的时候,离着她家小区还有一大段路呢,她就让我放她下来了,她说要自己走着回去,其实我也明白,她估计是怕小区里的人看到,然后传到她爸妈的耳朵里,我之所以没考虑过再跟夏雨在一起,其实也有一些关于她爸妈的原因,我可不想以后有这样一个老丈人跟丈母娘。

    送完夏雨后,我跟郑虎打算回酒店,在半路上陈冲给我打了个电话,他问我有没有老鹰的电话,有的话就给他发过去,我心里挺纳闷的,寻思他要老鹰的电话干啥?直觉告诉我,可能刚刚酒店发生的事跟老鹰有关系,他之前跟老鹰已经结下梁子了,可这老鹰哪有这个实力,从哪找这么多的社会青年,年纪都这么大?而且他不怕事情万一暴露了,自己怎么收场吗?估计就是靠谢大鹏的能力,事情也不好处理吧。

    我问陈冲要老鹰的电话干啥啊,他说他前一段跟老鹰在抢一个生意资源,然后起了点冲突,他怀疑是老鹰或者谢大鹏搞的鬼,想打电话跟老鹰聊聊,看看那边是啥情况。

    我说老鹰他哪有这个本事啊,你是不是搞错了啊,陈冲说他现在也不清楚,先打电话探探老鹰的口风。

    虽然我跟老鹰也算是兄弟,但肯定没有跟陈冲的关系铁,而且这件事如果真的是老鹰干的,那他就太缺德了,毕竟是人家订婚的日子,而且伤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所以最后我把电话给了陈冲了,还说有啥情况的话记得通知我。

    话说我跟郑虎快走到酒店那片的时候,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刚好有辆车在我旁边跟我并排等红灯,因为车窗都是开着的,所以我能听见那车里有人说话,是个女的,声音还有点熟悉,在那一直说:“这他妈的红绿灯咋这么多呢,一会去了人家的订婚宴会都要举办完了!”

    我当时扭过头一看,发现在我旁边车上的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人居然是白雪,而在另一边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平头男,这人我不认识,我寻思可能是白雪对象吧。

    看见白雪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寻思她咋在这?按理说今天是关青青订婚的日子,她应该早就赶去了啊?估计是有啥事耽搁了。

    因为她是知道我跟关青青的事的,而且我这次五一回来是偷偷的回来的,我就怕关青青知道,我正打算赶紧把头扭回来呢,那白雪刚好往窗户外面也就是我这边看了一眼,这下跟我对上眼了,虽然我迅速的把脸转了回来,但我还是能确定,她肯定看见我了,而且我也没再听见她在那抱怨等红绿灯了,而是听见他跟旁边那个男的嘀咕着啥去了,估计是说我的事呢吧,我开车以来等过太多次的红绿灯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心里这么煎熬着急过,看着灯上面的时间快到了后,我赶紧一个急加速出去了。

    郑虎还问我白雪会不会跟关青青说我回来的事,我在心里仔细琢磨了下,寻思白雪应该不会说的,毕竟今天是关青青订婚的日子,她去了好端端的提我干啥呢?而且白雪因为我跟关青青的事对我有意见,她巴不得在关青青的生活里再也不会出现我呢,应该不会给关青青说的。

    因为昨晚上没睡好,回到酒店后我就睡觉了,后来是被电话给吵醒的,我拿过手机一看傻眼了,电话是关青青给我打来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