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66.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74 正阳我又来了

正文 374 正阳我又来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大巴车上的时候,她们女生两人一组坐在一起,我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在我旁边坐着三个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男的,听他们聊天的内容,也是去西安旅游的,他们同行的一共有六个人,还有三个跟他们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在前排坐着呢。

    这三个男的还主动跟我搭讪跟我聊天,闲聊了几句后,他们就向我打听起高萌来了,当时坐在我旁边的是个高鼻梁男的,他看起来其实也像个外国人,或者说是像少数民族那边的人,他用下巴指了指坐在前面的高萌,问我:“你们是一起的吧,那个女生是个混血儿吧?”

    我从高鼻梁的语气跟眼神里看出来他对高萌感兴趣了,所以心里不是太爽,但人家也没说啥,只是问我高萌是不是混血儿,我也只好点了下头,说是,还问他咋了?

    他笑着抿了下嘴,继续问:“那她有对象不?你跟她关系咋样啊?”

    我说人家有对象了,你别打人家主意了,而且人对象开的是保时捷,家里有钱的很呢。

    我其实大可不必说最后两句话的,但当时也是想让这个男的有点自知之明,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所以把保时捷这三个字搬出来,让他明白高萌对象不是一般人,但我这样一来,加上我说话的语气,可能让他觉得我有点看不起他的意思,所以他腮帮子动了几下,脸色看起来有点不好看了,随后也没继续跟我说话了,我毕竟跟他不熟,我也不怕他,懒得搭理他,只好把头躺在椅子背上睡觉去了。

    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机场了,在机场过完安检往候机厅走的时候,又碰到了大巴车上那几个人,那个高鼻梁还跟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不是一趟飞机,陈雅静简单跟他们聊聊几句,问了问人家的情况后,对他们还挺热情的,说大家都是老乡,还一起去西安玩,这能碰上就是缘分,我本来也想提醒她这几个男的不怀好意,但这到处都是人,我也不方便提醒,只好作罢,坐在座位上等飞机的时候,那三个男的还时不时的朝着高萌那看,高萌当时跟乔兔坐在一起的,我便过去坐在了她两旁边,我提醒高萌:“那几个男的估计看上你了,那会在大巴车上打听你呢!回头要是过来主动跟你搭讪啥的,你可别搭理他们啊,我看他们都不是啥好东西!”

    乔兔这时候还笑道:“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自己看着才不像好东西呢,所以看谁都不像好东西,我感觉这三个男的都挺好啊,挺有礼貌的,到时候去了西安咱们可以一起玩啊!而且人家不也有三个女扮呢么,又不是单独的三个打光棍!”

    我说你是男人还是我是男人,我们男人比较了解男人,听我的准没错,高萌还说我多虑了,她说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而且这么多人一起结伴呢,他们也不能把她咋样啊,我们正在这说话呢,我发现那个高鼻梁不知道啥时候坐在了陈雅静跟夏雨跟前了,不知道在那聊啥呢,看那架势聊的还挺开心的。

    乔兔这时候还说:“你看看,陈雅静这姑娘不比你机灵啊,她咋就看不出来这帮男的不怀好意呢?你别瞎想了,整的跟满世界的人都要害你似的!”

    我也懒得跟乔兔她们多说,毕竟人家这几个男的并没有做出啥出格的事,我要说的多了,显得自己有点小心眼了,不过我是真的能看出来,这几个男的确实心眼不正。

    距离起飞还有半个小时左右,飞机停好在停机坪了,我们便一一上了飞机,每个人的座位都是固定的,但她们为了坐在一起,还跟人调换了下座位,也不知道咋整的,我跟那高鼻梁他们其中的一个女伴坐在一起了,在飞机上我两闲聊之后我才知道,她们三个跟那三个男的也并不是很熟,只是在网上认识约好了一起去西安玩,这样一来,我就更不放心这三个男的了。

    到西安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我们坐机场大巴到了西安的临潼区,在那找了个比较有当地特色的宾馆住下了,让我特别不爽的是,高鼻梁他们几个也跟着我们住进来了,按照他们的话说,大家都是老乡,大老远的来西安玩,能结个伴更好,其实他们今天跟陈雅静她们聊天的时候,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程计划,也就是明天去兵马俑,后天去华山,其实陈雅静这姑娘虽然机灵,她跟陌生人的交流也没啥问题,但是她毕竟涉世不深,没有经历过社会上比较黑暗的那一幕,也没那么多心眼,很多事情她看不明白,啥事都给人说,这也是我比较担心的一点。

    因为我一个男的,所以我自己一间房,完事乔兔跟高萌还过来找我跟我斗地主,也就是跟她们两斗地主的时候,周胖突然又给我打电话了,目的依然是借钱。

    我这下是真的有点忍不住了,他这不才借了5000么,这怎么又要借钱?

    我问周胖到底咋回事啊,你要这钱到底干啥啊?周胖给我说了一堆,反正说又要给王娟看病,自己又要用钱,还说他家里那边也出了一堆事,家里也催他往家里打钱,所以希望我再借给他5000块钱。

    说真的,我觉得在借给周胖的话,那就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了,而且我还要去云南旅游呢,借给他的话自己的钱兴许就不够了,最主要的是,我觉得周胖这事实在是太怪了,问他王娟到底怎么了他也不给我说,就是一个劲的借钱,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蹊跷,正好我现在人不是在西安呢么,这离正阳直线距离也不超过100公里,我寻思我应该去正阳找他,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我给周胖说我现在就在西安呢,不行我去正阳找你,看看你那边到底是咋回事,周胖一开始不想让我过去,他说把钱给他就行了,后来我态度比较坚决,他也只好同意我过去,我寻思反正我之前已经去过兵马俑了,明天我完全可以不用去,让陈雅静她们自己玩,我到时候就去找周胖。

    所以这天晚上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我就给她们说我明天要去正阳找周胖去,陈雅静这家伙还故意说:“你快拉倒吧,我看你是想找你那个小对象,叫什么琪的来着吧?还有你那个孙宁,别拿周胖在这当挡箭牌了!”

    陈雅静说这话的时候,乔兔还很惊讶的看着我,她并不知道我跟娇小琪还有孙宁的事,我寻思这陈雅静肯定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这件事的,我给她说不信我给周胖打个电话,你亲自问问,是不是他要借我钱,让我过去的?

    说着我还把手机掏了出来,陈雅静哼了一声,说:“借钱你给他打过去就行了啊,还非得过去啊,咱们这次是来旅游的,明天你不跟着我们一起去兵马俑了?”

    我说周胖估计是被王娟给耍了,或者出了别的事了,起码也是我兄弟,我得去看看啊,而且兵马俑我也去过了,没多大意思,你们明天先去吧,到时候去华山的时候,我肯定一起去。

    我这话说完后,我见乔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估计是想跟我说啥,后来吃完饭回去的时候,乔兔来我房间找我了,给我说了一大堆,反正她的意思就是,她这次出来玩就是因为我在才出来的,我明天要是不去的话,她也不想去了,而且她觉得跟我在一起旅游,那种意义是比较特殊的。

    反正乔兔的意思就是,让我把钱给周胖打过去,明天让我陪她去兵马俑,但我已经跟周胖说好了,我只能过去朝着乔兔的脑门亲了一下,说:“兵马俑离着咱们住的地方很近,你们明天先随便玩玩,我去周胖那看完就回来!”

    后来她还问我娇小琪跟孙宁的事,我大概给她说了一遍之后,她还反复问我跟那个娇小琪真的没其他的事?

    我给她说要是有啥事的话,我肯定不会给你说这么详细了,她哼了一声,说:“那还不是人家陈雅静把这件事说出来了你才给我说这么详细的?如果人家不说,你肯定这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我这件事吧?”

    我给她说别瞎想了,我们就是朋友关系,后来我两在房间呆到很晚,我还开玩笑的说让她今晚别回去了,在我这睡,她说我别做梦了,还说结婚前别想跟她睡一间屋子,说完她就走了,我心里想笑的不行,我寻思当初跟夏雨好的时候,她一开始也是这样说的,可结果呢?最后不一样给了我了?你肯定也蹦达不了几天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吃完饭后,我就打算去正阳了,临走前我就只担心一件事,那就是高鼻梁他们,陈雅静还说我走之后,她们会跟着高鼻梁他们一起去兵马俑玩,反正不管我怎么劝说,她就是不肯听我的,她还故意激我,说:“那你要么就把钱给周胖打过去啊,然后跟着我们一起去兵马俑啊,这样你不就放心了么?我看你非要去正阳的原因,还是想见孙宁跟你那小对象吧!”

    我给陈雅静说别瞎说了,还给她说我现在连孙宁她们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了,这次去纯粹就是找周胖的,压根没想要找孙宁她们。

    其实说实话,我刚才这句话说的有点违心了,去找周胖是主要的,但是要是能找到孙宁她们那最好了,毕竟当初关系那么好,这好不容易来西安一趟,不见面的话有点可惜了。

    反正陈雅静不听我的就算了,我觉得高萌跟乔兔得听我的,临去正阳前,我把她们两个叫到一边,说那几个男的要是一起去兵马俑的话,就让他们跟着去好了,但是不要跟他们走的太近,他们给你们要电话啥的也不要给,如果从兵马俑玩完了,他们叫你们去老城墙或者骊山等其他的地方玩,你们也不要跟着去,高萌倒是很听话,说她知道了,但是乔兔可能是故意气我呢,她说:“那你就早点从正阳回来啊,不然我就跟那几个男的吃饭去了!”

    我说你要是敢的话,我肯定会让你这次的旅途有一次特别难忘的经历的,说着,我还一个劲的坏笑,乔兔问我这话是啥意思,我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高萌在旁边还一个劲的笑,她似乎明白我意思了,乔兔看了看高萌,然后又看了看我,她似乎明白我意思了,骂了我句神经病,然后跟高萌走了。

    她们两走后,我自然是去了车站,然后坐上了前往正阳的车,想想距离自己上次离开,已经好久了,正阳,我又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