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67.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75 传销
    正阳离着临潼这边并不是很远,所以我很快就到了,我并没有急着给周胖打电话问他在哪里,而是先找了家取款机,从里面取了5000块钱,虽然我这次来的时候,并不打算继续借给周胖钱,但我仔细想了想,要是见到周胖,他说的都是真的话,王娟也真的看病需要钱,那我能不给他么?

    肯定不能!

    取了钱后,我给周胖打了电话,他告诉了我一个地方,这地方我居然之前去过,是个废旧的铁厂,原先我在正阳的时候,孙宁根娇小琪她们领着我去玩过真人CS,不过现在真人CS已经搬走了,这片新建了很多楼房,不过看起来入住率并不高,几乎没什么人,我寻思正阳这地方发展的也是挺快的,这也没多久的时间,楼盘都起来这么多了。

    周胖让我在其中一栋楼的楼下等我,完事他下来见我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下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四个男的,这四个男的年龄看起来都是二十到三十岁之间的,有两个人长得比较凶,身板也不错,一副很警惕的样子,他们虽然强行表现出对我很热情,而且跟周胖的关系很好,但看起来特别不自然,应该是装出来的,另外两个头发很长,用现在的话说特别非主流,身板都要瘦小一些,说话的口音也不像是陕西人,倒像是南方人。

    因为周胖之前跟我说就他跟王娟在这呢,此时王娟的面没见到,反而多了这四个形迹可疑的人,我自然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大问题,周胖的神情也慌慌张张的极不自然,我问他咋回事啊,王娟人呢?

    他回头朝着身后的楼看了一眼,用手朝着上面一指,说:“王娟身子不舒服,现在就在楼上休息呢,对了,你给我带来钱了没有?”

    周胖这刚跟我见面还没说两句呢,直接就问我要钱,凭这一点也让人觉得可疑,我说我好歹跟王娟也是同学一场,我能不能上楼去看看王娟啊?

    问这话的时候,我死死的盯着周胖的眼睛,希望能从他的眼神里得到点什么有用的信息,反正他看起来特别慌张,他赶紧摇摇头,说:“她身子不舒服的很,你还是别上去了,钱给我就是了!”

    周胖跟我说话的时候,那两个非主流跟我一样,也死死盯着周胖,我有种感觉,他们这四个人下来并不是要跟我认识或者咋的,纯粹是在这看着周胖的,之所以盯着周胖,估计也是怕周胖用眼神给我交流。

    想到这,我心里开始慌张起来了,我倒不是为自己慌张,毕竟这四个人我并没放在心上,就算干不过他们的话,我跑也是能跑的了的,但周胖就不行了,而且王娟到底在不在上面还是个未知呢,我突然间又想起传销这两字来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周胖很有可能是让搞传销的给控制起来了,这么说的话,那王娟肯定也在楼上了。

    怪不得之前王娟一直给周胖借钱,要么是被人家控制迫不得已,要么就是被搞传销的洗脑了,想拉周胖当下线,我觉得不管怎么样,此时我不能把话挑明了,不然我跟周胖都有危险,所以我很老实的把钱掏出来给了他们,完事还试探性的问了周胖一句:“咱们兄弟两在这外地凑一块去了,等会你忙完王娟的事后,能不能跟我出去吃顿饭啥的啊?”

    周胖并没急着回我的话,而是看了看旁边的那几个人,我见其中一个男的轻轻晃了下头,那意思是不行,完事周胖就给我说还是算了,他得忙着照顾王娟呢,这次就不能陪我了,他说等回头回到老家了,好好招待我。

    说着,他们就打算上楼走了,不过有个非主流男生并没有跟着往那边走,而是在我旁边不远处的地方蹲下抽烟去了,其实我也明白,他留下来就是看着我呢,想看看我会不会偷偷跟着周胖他们上去。

    话说周胖走了有十来米远的时候,他还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对我说啥话,但他最后一句话也没说出来,那眼神看起来似乎向我求助呢,旁边的一个男的用胳膊碰了他下,不知道小声说了句啥,完事他才继续走进了楼。

    此时我心里也越来越明白,可能真的被搞传销的给闹走了,而且周胖肯定希望我救他,但这地方不是我们地盘,我又自己一个人,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是个啥情况我也不清楚,我该怎么救?

    当时想到的就是报警,因为那个非主流还在旁边一直看着我呢,我只好先离开这地方了,后来我还想给周胖发短信问问他到底咋回事呢,但一想他此时肯定被人给控制住了,接电话发短信什么的应该都有人看着,我要是这么问的话,那肯定会害了周胖的,所以我没打,而是直接选择了报警,告诉民警那片地方有人搞传销,当时接警的人员也告诉我他们会马上出警,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只来了两个民警,这两民警带我去楼上找寻了半天,因为我不知道哪层楼哪间房,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最主要的是,一点线索也没有,那辆民警还埋怨我,说要是有了具体的证据在报警,完事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们还安慰我,说这种事最近两年太常见了,他们管肯定是管不过来的,还说这些搞传销的一般都不会害人的,顶多控制人身自由坑点钱,等没钱可坑的时候,自然会放人走的。

    我觉得这民警的话也够王八蛋的,明摆着非法的勾当他们居然不管,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我寻思他们肯定是指望不上了,最好是找点人自己上去找人。

    可是能找谁呢?我在这地方认识的人也就是孙宁跟娇小琪,还有小慧姐跟她老公了,我要是去找小慧姐的话,她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关青青的,回头关青青又要担心我了,所以我觉得得自己去试着找找孙宁,孙宁高中毕业后应该不上学了,那她这一年来应该直接混社会了,相信以她那架势,应该认识不少社会上的人,到时候我可以让她找点人过来把周胖她们给揪出来。

    只是孙宁现在在哪,这对我来说是个问题,以前我并没有去过孙宁家,我只知道娇小琪家在正阳的南城区,也就是拆迁区,记得那时候她家已经被拆迁队的拆完了,她在一片待拆区的小宾馆住着,我寻思凭借记忆应该能找到娇小琪住的那家宾馆,但愿她现在还在那住着。

    只可惜让人遗憾的是,我到了南城区的时候,那边的待拆区已经完全被拆了,都是新起的楼盘,看这架势娇小琪一家早就搬走了,这下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如果现在没放暑假的话,我还可以去正阳一中找找在校的学生,毕竟孙宁当初在学校混的挺好的,低年级的学生认识她的肯定不在少数,估计能找到一些线索,可此时放暑假,学校压根就没人,这一条路自然也行不通。

    也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个男的开着一辆水泥罐车从我跟前路过了,我也就是随便扫了他一眼,看清他的脸时,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那个刀疤男么,他脸上的刀疤依然这么清晰。

    记得之前我在正阳的时候,送娇小琪回过家,那时候在半路上碰到了这个刀疤男,当时还跟他干起来了呢,至于最后娇小琪喝多被人那啥的事,也跟他有关。

    当然了,此时我可没心思去追究这些,我只想知道孙宁或者娇小琪的下落,我当时冲着水泥罐车大喊了几声,但车里的刀疤男根本就没听见,直接朝着远处的建筑工地开去了,这地方又比较偏僻,连个出租车啥的也没有,我只好跑着去追,只能祈求这车在远处的建筑工地会停下来。

    也算是老天眷顾我,这车确确实实最后停在了建筑工地里,等我跑到那的时候已经累的喘不上气了,但我也没来得及休息,直接进去找到了刀疤男。

    刀疤男一开始还没认出我来,只是皱着眉说我有点面熟,当我给他说了我是谁之后,他直接骂了一句脏话,还要叫旁边的伙伴一起上来干我,我知道这时候跟他好好说话是没用的,便直接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我直接把这钱往他手里一塞,说道:“这钱你拿着,我这次来找你不是要跟你起冲突的,我是有事要求你!”

    果然钱是个好东西,这家伙愣了下后,赶紧让旁边的人都停手,完事他把钱塞进口袋里,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一些,问我有啥事需要他帮忙的,我这才问他知道娇小琪现在在哪住着呢么?

    他听完后先是骂了句脏话,完事坏笑道:“你是来找那骚娘们的啊,好在我现在跟她没关系了,不然我才不帮你!”

    说着,他告诉了我一个地址,说娇小琪现在在那上班呢,我还向她打听了孙宁的下落,但他说他跟孙宁不熟悉,所以不知道孙宁在哪,不过他说娇小琪跟孙宁那么熟,娇小琪肯定知道,因为时间紧迫,我也没时间在这跟他多说,直接走了。

    娇小琪现在在一家KTV里上班呢,当我去那见到她的时候,发现她成熟了好多,脸上的装扮也化得很浓,说的难听点特别像个小姐,她看见我的时候情绪特别激动,还说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没想到居然又见到我了,当时她就要给经理请假,说是要带着我去玩,不过我拒绝了,我说我来找她是有比较紧急的事的,让她把孙宁现在的电话跟地址告诉我。

    她听完后有点不乐意,哼了一声道:“啥紧急的事啊,我看你就是想见人家孙宁呢吧!”

    虽然她看上去很不乐意,但还是把孙宁的电话给了我,还说孙宁现在在一家婚庆公司上班呢,我也没在娇小琪这多呆,直接打车朝着她说的那家婚庆公司去了,同时也给孙宁打了个电话。

    当那头电话接听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孙宁问我是谁,我直接就开骂了,说:“你他妈的这么久了也不跟我联系,是不是不打算认我这个朋友了?”

    孙宁并没有认出我的声音来,还反骂我是不是神经病,让我说话客气点,我当时情绪也很激动,不是生气,而是高兴的那种激动,我给她说你他妈连老子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果然已经把我给忘了啊,随后她又跟我对骂了几句,可能是对骂这期间她听出我声音来了,突然哎呀了一声,问我:“你他妈的是童童吗?”

    我说你还记得我呢啊,我以为你忘了呢,当初说好了回去了常联系,结果呢?

    孙宁这才给我解释,说她刚回来后没多久她奶奶就去世了,那段时间她一直在忙奶奶的丧事,手机后来也丢了,所以没了我号了,反正各种乱七八糟的事,让她最终联系不到我了,说着,她还问我是从哪闹到的她的手机号。

    我这才说是娇小琪给我的,还给她说我现在人就在正阳呢,而且马上就要到她上班的地方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