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72.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80 针对陈冲的阴谋
    反正当时看着乔兔发过来的这个信息,我心里的波动特别大,同时也感慨这人真是太脆弱了,说没就没了,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安慰乔兔,只是让她别太难过了,说人早晚都得死,时间问题而已,她说她最难过的是:她在奶奶生命的最后时刻,居然没有见她最后一面,她很懊恼很自责,不该出去旅游了。

    乔兔这么一说,我也开始自责了,我给乔兔说都怪我,要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出去旅游了,之后乔兔就没有回我信息了,我寻思她奶奶刚走,她肯定要有很多事要忙,便也没打扰他了。

    至于陈雅静她们,打这天上午十点钟左右开始,就不停的在QQ空间上传在西双版纳拍的照片,景色确实跟我们北方完全不同,特别漂亮,这次没能去确实挺遗憾的,同时心里也更期待了,期待以后我跟乔兔一起去,那才是我最想要的。

    陈雅静她们都不在,乔兔也不能出来陪我玩,我自己在酒店无聊的很,后来想起周胖跟王娟的事来了,我便给周胖打了个电话,周胖说他已经把王娟送回去了,王娟的家里人倒是挺感谢他的,但是王娟对他的态度恶劣了,他今天早上还给王娟发来短信呢,但是王娟根本就不搭理,他还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看看这事整的,明明帮了她了,可结果没落下个好,估计之前借给她的那些钱,她也不可能还给我了,我以后得自己打工慢慢来还你的,对不住了啊兄弟!”

    我给周胖说不着急,只要你以后别再跟着王娟掺和就行李,你们两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王娟也只是利用你,她是不会喜欢上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我也明白,这些话对周胖来说,说的有点重量,但我也是为了他好,希望这次的西安之行,能让他看清王娟,以后离王娟远点,可能是周胖心里比较烦闷,他想出去喝酒,便问问中午去大排档喝一会去吧,我一个人闲的也无聊,自然同意了,完事挂完电话后,周胖还又给我发来个短信,说:“兄弟这次去大排档的钱,还得你来掏啊,我真是连饭钱都掏不起来!”

    我给他说不用关心这个,到时候只管吃喝就行了,等到快中午的时候,我收拾了下打算出门了,结果临走前,陈冲给我打了个电话,他知道我跟陈雅静她们去旅游的事,但并不知道我中途跟乔兔回来了,也不知道周胖的事,他在电话里问我:“咋样,童哥,在西双版纳玩的咋样啊,好玩不,要是好玩的话,我回头就领着你嫂子也去玩玩啊!”

    我先是给陈冲说别嫂子嫂子的,你都叫我童哥了,你对象也只能算是我弟妹啊,完事我就告诉他,我已经回来了,并没跟着去西双版纳,陈冲很惊讶,问我咋回事,我这才把乔兔的事告诉他了,还跟他说我跟周胖打算去大排档喝一会去呢,问他有兴趣去不,他说刚好今天不是很忙,可以去,还问我介意把嫂子带上不,我说你要是觉得她是我嫂子,那你就别带来了,要是带上的话,那就说明你承认她是我弟妹了。

    陈冲笑骂了我几句,问了我具体地点,说一会见。

    等我到了大排档那的时候,周胖已经在那了,他得知陈冲跟他对象也要来时,慌慌张张的跟我说:“那啥,要是陈冲一个人来的话,咱们兄弟间该说的话说说都无所谓,但是他对象要来的话,就别说了!”

    我说我明白,我又不傻,虽然我也明白,背后说人的坏话不好,但还是悄悄的给周胖说了一堆关于陈冲跟他对象张瑶的事,反正我的意思就是让周胖明白,张瑶不是个省油的灯,陈冲早晚得让人家捏在手心里。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陈冲来了,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见了我两后他还开玩笑,说:“你嫂子可没来哈,赶紧叫我一声哥!”

    我骂了他一句,说:“你也够可以的啊,为了让张瑶当我嫂子,出来吃饭喝酒都敢不带人家了,你小心回去了人家让你跪搓衣板!”

    陈冲说不是他不带张瑶来,是张瑶有点事,先去忙了,说着,他眉头一皱,把脑袋往我这边凑了凑,说:“你可别说,我昨晚上还真的跪搓衣板了,现在膝盖还青着呢!”说话的同时,陈冲还把裤子抹起来,让我和周胖看了看他的膝盖,果然那有瘀青,我问他咋回事,真跪搓衣板了?他点点头,说:“昨天跟她去朋友那吃饭的时候,我多看了一美女两眼,结果回来就让我跪搓衣板了,他妈的,要不是肚子里有老子的种,我早两巴掌呼上去了!”

    陈冲这话也就能在这说说了,要是当着张瑶的面,他估计比谁都怂,后来我们三个就一边喝酒一边闲聊,周胖跟王娟的事我们也说给陈冲听了,陈冲听完乐的不行,说周胖这是被人家给耍了,他还给周胖说:“那借给王娟的钱你要是要不回来的话,你就找我,我一哥们开了个公司,放高利贷的,同时也帮人催债要债,要是他们出面,保证王娟把钱还给你!”

    周胖白了陈冲一眼,说:“那还是算了吧,这帮人心狠着呢,要钱的途径就一个,去人家家里闹,打人呗,要是那样的话王娟不得恨死我啊!”

    陈冲用手指了指周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说:“你这辈子也就这点出息了,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跟王娟是压根没可能的,两个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要想让王娟跟你,也有个办法,那就是你自己混起来了,有车有房有存款了了,到时候兴许跟她有希望,这世界其实就是这么现实,可你现在工作先别说,还欠人家童童一大......”

    陈冲的话说到这我咳嗽了一声,示意他别说了,其实周胖这家伙之前就说过,见原来的这些哥们一个比一个混的好,他心里自卑不舒服,陈冲算是混的最春风得意的了,他此时这么跟周胖说,周胖心里肯定更不好受,陈冲明白我意思,看了周胖一眼后,叹息道:“算了,我也不说你了,你应该也明白,作为兄弟说这些,话虽然难听了点,但都是为你好,我给你指条道吧,我说不行你就去跟着尚海瑞混吧,那家伙靠谱,他那地方也适合你混,我这边虽然也缺人,但不适合你,主要还是不想把你往火坑里推!”

    周胖这时候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喝闷酒,我见气氛有点不对劲了,就岔开了话题,聊了点西双版纳的事,陈冲说他也见陈雅静空间里发的照片了,也特别想去玩呢,我们正在这聊天的时候,张瑶突然来了,这让我有点惊讶,寻思陈冲不是说她有事么,怎么又来了?

    看陈冲那意思,似乎知道张瑶要过来,他还故意在我两跟前跟张瑶腻歪,说真的,张瑶一来,我们这的气氛就没有之前那么轻松了,我寻思以后兄弟们之间喝酒,最好还是不要带对象了。

    张瑶来了后,也喝了一些酒,但是她酒没喝多少,可厕所去的倒是挺勤快的,而且每次去厕所之前,都是有人给她发了短信她才去的,我寻思可能是去厕所偷偷跟人打电话去了,可她为啥不在这直接接电话呢?有啥话还不能让陈冲知道不成?

    毕竟不是我对象,所以我也没多想,后来被尿憋得不行,我便也去了厕所,大排档跟酒店不一样,酒店的卫生间都比较干净气派,大排档大多都是公共厕所,我进了男厕后,刚掏出那玩意撒尿,便听见隔壁的张瑶说话了,张瑶说:“我都跟你说过了,现在不行,他跟他两个兄弟喝酒呢,主要的是其中一个兄弟你挺熟的啊,就是那个童童,你这时候要是让你的人过来,那不把童童也给伤了?以后要是事情败露了,你怎么面对童童?我是为你好,所以你还是等等吧!”

    张瑶这番话听的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是啥意思?她在跟谁打电话,怎么还把我给说上了?而且听她说啥让对方的人过来,怕把我给伤了?难不成对方想叫人过来找事?而且针对的是陈冲?最主要的是,这个人还跟我挺熟的?会是谁呢?

    想想跟我比较熟悉的人里面,跟陈冲有仇的,好像就只有老鹰了吧,可这怎么可能呢?张瑶是陈冲对象,而且两人已经订婚了,估计这个暑假婚事也要办了,她怎么会跟老鹰联合起来害陈冲呢?

    可刚那电话我又听的真切,她那意思不就是跟人串通要害陈冲么?仔细想想之前的事,虽然我跟张瑶不是很熟,但短暂的接触来看,她这个人确实不怎么样,而且也看不出来她是真的爱陈冲的,只是一直想耍心眼占有陈冲而已,而且这个人以前是啥来头我也不清楚,现在看来确实挺可疑啊。

    因为怕张瑶知道我也来上厕所了,怕她知道我已经偷听到了她的话,所以我赶紧出了厕所,回到了饭桌上了,这一路上心里也特别犹豫挣扎,寻思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陈冲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