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76.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84 鱼儿上钩

正文 384 鱼儿上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短信是高萌发过来的,可能我跟陈雅静聊天的时候她在跟前看着呢,所以这时候跟我说:“陈雅静在那胡说八道呢,你别跟她聊了!”

    我说我知道,她那满嘴跑火车的人,我才不信她说的话呢,就是闲的没事逗逗她,这话一出来,陈雅静的电话立马就给我打过来了,估计是看见我给高萌发的信息生气了,我刚接听,她就说了一堆骂我的话,还说了几个我听不懂的词语,我估计是在云南跟当地人学的骂人的话吧!

    我说这大老远的,你从云南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还有漫游费啥的,这么贵的电话费,你还不抓紧时间多说一些想我思念我的话,还在这骂我浪费话费,我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陈雅静直接说了个滚,完事把电话给我挂了。

    她挂了电话后,我还跟高萌聊了会,完事她们说要去玩了,不跟我聊了,我在酒店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吧,李楠跟她的同事回来了,看到李楠同事的时候,我特别震惊。

    在我的印象里,一般从事新闻工作的人,应该都是那种长得特别斯文,戴着个金丝眼镜的小文艺青年,但李楠的同事并不这样,他是个穿着黑背心的粗汉子,肩膀那还有已经完全愈合的伤疤,满脸的络腮胡看着特别稠密,看着他能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屠夫或者打手之类的,我寻思这样的人,怎么能干新闻的工作呢?

    不过想想也有可能,不是有一些人是专门负责抗摄像机或者其他的新闻器械么,他估计是干这个的,这人姓王,因为满脸的络腮胡,以后就称呼他为络腮王,他很内向,不爱说话,年纪看着也就三十岁左右,但那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却是一股子这年纪不应该有的沧桑劲,这就说明他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李楠不管说啥,或者嘱咐啥,络腮王都比较听她的话,两人似乎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同时我也感觉的出来,络腮王表面上对李楠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但眼神里又能看出一丝好像不乐意的意味,他应该不是心甘情愿的听李楠嘱咐的,我寻思他们这同事的关系,应该没有表面上看到的这么和谐。

    至于他们两个带回来的消息,李楠也给我说了一番,她说她在罗城边缘一个叫水渠村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瘸腿的老大爷,这个老大爷跟我爷爷奶奶认识,而且知道我爷爷奶奶过去的事,还知道我爸小时候的事,根据他所说,我爷爷的老家是在河南,那时候家里还是大地主呢,后来逃荒到了罗城,在罗城安家了,因为家里的成分比较特殊,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日子过的一直不怎么如意,我爸出生后,二老以为生活会慢慢的步入正轨,可不料我爸打小就是个混小子,没少给家里惹麻烦,小小年纪就离家出走坏事做绝,愣是把二老都给气死了。

    反正李楠的意思就是,这个瘸腿的老大爷,应该知道我家里很多事,她还把跟大爷聊天所记录下来的内容,都打在电脑里了,还拍了一些老大爷的照片,还有我爷爷奶奶住过的土房子的照片,都在电脑里存着呢,不过电脑出了点故障,现在开不了机,她说等明天早上,她就把电脑送去修,到时候修好了就能让我看了,还说如果看得不过瘾啥的,她还可以带我去水渠村找那个老大爷。

    说真的,我这时候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我特别想知道我爸跟我爷爷的事,因为李楠跟她同事今天也太困了,所以也没跟我多聊,早早的就去休息了,这天晚上一直等到很晚乔兔也没跟我说话,我寻思这几天乔兔处于特殊情况,大不了等过了头七,她奶奶下葬了之后再跟她联系吧,现在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同时这天在睡觉前,我还想了想老鹰跟张瑶的事,我心里琢磨了一个法子,打算引诱老鹰跟张瑶在一起,完事让别人偷拍下照片,到时候可以把这个让陈冲看,看看陈冲是啥态度。

    第二天一大早,李楠就把电脑送去维修了,她说是人家维修工比较忙,要等到中午才有时间给修,让我再等几个小时,当然了,我可没干在酒店等着,而是去找了尚海瑞,跟他商量好怎么给老鹰和张瑶下套,商量好了之后,我跟他一起去了体育馆,我让他先埋伏在四周,我自己则进去找了老鹰,说要请他吃顿中午饭。

    老鹰当时特别惊讶,他说:“不是吧,你最近咋不正常啊,以前可不见你这么勤快的往我这边跑啊,这几天是咋了?”

    我笑着反问他,难不成不希望我来找他?他赶紧摇摇头,说:“那倒没有,就是觉得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啊!”

    为了不引起老鹰的怀疑,我只好撒谎道:“我有个哥们的弟弟,过一段可能要来咱们这,因为暂时没有地方住,我就想问问你,看看你们这边缺人手不,要是缺人手的话,我就把人带你这边来了,你放心,这人身体壮实着呢,胆子也大,干仗猛,肯定能给你办了事的!”

    老鹰用手指了指我,说:“你既然都要请我吃饭了,我要是不帮你这个忙那还算兄弟么,没事,回头你朋友的弟弟来了,你只管带到我这里就行了!”

    我给老鹰说没问题,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我就跟他去附近找了一家饭馆吃饭,期间还喝了不少酒,感觉老鹰喝得有点高了之后,我忽悠他说我的手机没电了,我要用他的手机打个电话,他把手机给了我之后,我就去了外面的走廊,在他的手机上找到了张瑶的电话,完事存在了我的手机上,紧接着我用我手机把张瑶的电话给郑虎发过去了,让郑虎以老鹰的名义给张瑶发短信,最好是重新找个电话发,不要用他自己的,免得以后被张瑶或者老鹰查出来是郑虎的,到时候就麻烦了。

    至于给张瑶发的内容,也没啥,就是让张瑶赶紧来我和老鹰所在的这家饭店,让郑虎说是有点急事要商量,我还嘱咐郑虎,这件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而且给张瑶发完短信后,就把张瑶的手机号拉黑了,让她没法再继续跟郑虎联系。

    跟郑虎商量好了之后,我还故意把老鹰的手机给关机了,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张瑶如果不相信郑虎发的短信给老鹰打电话确认的话,可以保证这边手机是关机的,让她联系不上,这样兴许她自己就会过来了,我还给守在外面的尚海瑞打了电话,让尚海瑞等会在饭店外面拍照。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就回了屋子,完事把手机还给了老鹰,后来尚海瑞给我打来了电话,这电话是我两的暗号,意思是张瑶来了,我给老鹰说我肚子疼,要去厕所拉屎,让老鹰在这等着我,老鹰还骂我屎尿多。

    我去了厕所之后还寻思呢,张瑶见到老鹰之后,肯定会把短信的事告诉老鹰,他们两个这么一接头,应该明白是有人故意让张瑶去的了,不知道老鹰会不会想到是我搞的这一出,我寻思应该不会,他撑死能想到是有人故意所为,但并不知道这人发这个短信的动机是啥,更不可能怀疑是我了,毕竟他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跟张瑶认识的事了。

    在厕所等了没片刻工夫呢,尚海瑞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张瑶刚才跟老鹰碰头了,两人不知道嘀咕了几句啥,完事张瑶又急匆匆的走了,不过他已经拍好了照片了,说事情大功告成了。

    我让尚海瑞先回去忙他事情去,等我傍晚了再去他那里找他,发完短信后,我去找老鹰去了,反正再见到老鹰的时候,老鹰的脸色特别难看,正在那低头摆弄手机呢,我心里也有点慌,等我过去后,他抬头问我:“刚才你把我手机给关机了?”

    我赶紧摇摇头,说:“没有啊,用完之后我就给你了,并没有关机,咋了?手机刚关机了?”

    老鹰摇摇头说那就奇怪了,他的手机刚才居然自己关机了,我说有的手机就是那,好端端的会自己关机,应该是出了点故障,老鹰说应该是这样,完事剩下的时间他就心不在焉的,有时候跟他说话他也没听见,估计是一直在想刚才的事吧。

    我两喝的差不多之后,我就回酒店去了,在半路上郑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有个陌生的号码给他发短信了,问他是谁,有啥目的,我寻思肯定是张瑶,便让郑虎别搭理就是。

    回到酒店之后,李楠的电脑也修好了,我看了看那个瘸腿老大爷的照片,就是挺普通的一个老头,看着并没有啥特别的,而所谓的我爷爷奶奶住过的土房子,就是一间土坯房,早已经破烂不堪了,旁边的院墙都已经塌了,至于李楠跟这个瘸腿大爷聊的东西,无非也就是昨天李楠跟我说的那些,就是多了一些关于我爸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而已,并没有啥太让我惊喜的线索,我寻思我还是得亲自去一趟罗城,好歹也要见见这个老大爷,问问他知不知道我爷爷有没有兄弟姐妹,或者我家有没有远房亲戚之类的。

    这天下午我跟尚海瑞见了一面,看了看他拍的那些照片,因为尚海瑞不是用的专业摄像机拍摄的,拍的照片并不是很清晰,但可以明显的看出来照片里面的人就是老鹰跟张瑶,而且两人在那低头私语。

    我寻思已经有证据了,可以给陈冲说了,不过不是今天,因为今天张瑶才被人用短信引诱了过去,如果告诉陈冲,陈冲万一忍不住直接找张瑶对峙,到时候张瑶可能会怀疑是我,还是再等几天吧。

    从尚海瑞这往回走的路上,我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陈冲下午打算跟着车队出车的时候,刚到了郊区那边就被两辆载满人的皮卡拦住了,这些人是故意找茬的,手里都有家伙,把陈冲跟他的兄弟们狠干了一顿,光住院的人就有四个,陈冲也是其中一个,不过他的伤势并不算很重,他有个原先职高的兄弟王亮,被砍成了重伤,脑骨都被砍掉了一块,要不是抢救及时怕是就要死了。

    等我到了医院找到陈冲的病房时,还没进去呢,我就听见张瑶的说话声了,她估计是给陈冲说的,她说:“还能是谁干的,肯定是老鹰他们呗,要我说你也别跟他较劲了,让人家的兄弟在咱们那片开台球厅得了,不然你这样老跟人家对着干,早晚有一天被人砍死在街上,要是你出事了,你让我跟肚子里的孩子咋办?到时候都喝西北风去?”

    陈冲估计也有点生气,就说:“我就奇了怪了,我跟那狗日的也起过好几次冲突了,怎么每次你都是长人家的志气灭我的威风啊?你到底站在谁一边?你是我老婆啊,你难道不应该替我说话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