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77.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85 打算摊牌
    陈冲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推门而进了,他看见我后,冲我点了下头,说来了啊,我点点头算是回应他,这时候张瑶还回头看了我一眼,完事她给陈冲说:“我当然跟你站在一边了,你好歹是我男人啊,而那老鹰不老鹰的,我又不认识!我凭啥要替他说话啊,我这么说,还不就是想让你多为我和家里人考虑考虑,不要一天天的打打闹闹的了,要是你出事了,我咋办?”

    张瑶的话说着说着,语气就变得柔和起来了,她之前出现在我面前,都是一副比较强势的姿态,像此时这样我还是头一次见,我寻思这家伙真能装,她肯定巴不得陈冲出事呢。

    当然了,她此时应该还不希望陈冲出大事,毕竟两人还没结婚呢,这要是出事了,耽搁了她跟陈冲结婚的话,以后她是分不到任何财产的。

    我过去后,问陈冲具体是咋回事,他说还能是咋回事,被老鹰那小子给暗算了,他的话刚说完,旁边的张瑶就突然瞪着眼睛跟我说:“对了,你是不是跟老鹰关系比较好啊?陈冲之前跟我说过,你跟老鹰也是兄弟呢!”

    我说对啊,问她咋了,她说要是这样的话,我为啥不劝劝老鹰,让老鹰别在找陈冲的麻烦了,我说我要是能劝得动他们两,他们两早就和解了,可偏偏两人都跟倔驴一样,根本就不听我的。

    之后我们三个就在病房里闲聊起来了,张瑶还问我陈冲跟林若一以前的事,反正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子特别感兴趣,特别在乎陈冲一样,陈冲还时不时甜蜜的笑笑,说张瑶之所以问这个,就是因为吃醋呢,我心想人家不害你就行了,还吃醋,早晚有一天让你见识见识张瑶的真面目。

    至于这次这事确定不确定是老鹰干的,陈冲说还不太确定,因为这次对方的人都是生人,之前没见过,不过**不离十,老鹰之所以这么干,可能也是因为台球厅的事,他说要是有证据能证明是老鹰干的话,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找几个铁哥们去体育馆找老鹰,非砍他个残废不成。

    我笑了笑说我虽然跟老鹰的关系没有像你一样这么铁,但好歹跟人家是朋友,这件事也没法帮你了,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陈冲斜了我一眼,很不屑的说道:“不是我小看你,你现在上大学上的人都废了,看你身上的肌肉块都不结实了,是不是好久都不锻炼了?我要真的去找老鹰干仗,就你这身板,去了也是给我拖后腿呢!”

    我说快拉倒吧,我好歹也练过散打,就算是长时间不锻炼,干仗的一些技巧还是有的,撂倒你还是不成问题的,陈冲当时听我这么说还来劲了,非要起来跟我操练操练,但被张瑶给拦住了。

    本来打算在这多陪陈冲吹会牛逼的,但乔兔突然给我打电话了,说她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想出去走走,让我陪她去散散心。

    我到了乔兔家小区的时候,她已经在门口等我了,整个人看着特别憔悴,眼睛都红透了,她说她奶奶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了,她爸妈这两天一直在外面忙活奶奶的丧事,她在家里哭了两天了,我当时都不知道该说啥安慰她,只是上前直接抱住她了,抱得特别紧,她一开始也没挣脱,但是有那么几秒钟吧,她突然推开我了,说这里是她家小区,要是让别人看到就不好了,完事我两就去了小区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坐了会,好几天没见她,我感觉有一大堆话想跟她说,比如想她之类的话了。

    但是话到了嘴边我又憋回去了,我觉得她此时心里肯定特别难受,只要在她跟前静静的陪着她就好了,说那些肉麻的话应该不适合。

    陪了她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回去了,虽然时间很短,但我很知足了,而且我回到酒店之后,她还在QQ上跟我聊了会天,她说奶奶的离去,让她知道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说这几天睡觉的时候她总是在想,父母也一天天的老去了,如果有一天父母都离她而去了,她该怎么办,想想都特别的害怕跟无助。

    我给她说你爸妈起码也得活上一百多岁呢,这都是以后的事,现在不用想,而且就算到那一天,你身边肯定还有一些新的对你来说特别重要的人,比如你的老公你的孩子,还有你身边那么多的朋友,他们都会助你度过这一关的。

    乔兔说这也是,反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现在不用想。

    我当时还自嘲的笑道:对你来说是特别远,但对我而言,已经经历过一次失去父亲的痛苦了,而且距离我妈的离去,也不远了。

    之后我过了两天很平静的日子,李楠也再次去了罗城,不过去之前她去见了我妈一次,跟我妈聊了很久,至于聊的啥我就不清楚了,她只是跟我说从我妈那里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聊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跟我有关的,无非就是我妈让她转达我,希望我能原谅她,以后照顾好自己。

    陈雅静跟高萌她们也旅游回来了,还买了一堆衣服跟小玩意,高萌还送了我一个用干椰子做成的玩偶,说是她自己亲手跟别人学着做的,她还买了一箱子菠萝,不过回来后菠萝已经全部烂掉了,不能吃了,我们三个这天晚上还出来在夜市吃了点东西,吃饭的时候我跟她们两说了说蔡冰倩要跟江教官班长订婚的事,她们两都表示不去,高萌不去我能理解,因为那天江教官肯定也要去,高萌去有点不合适,但陈雅静不去的理由就有点太那啥了,她说蔡冰倩对她而言,无非就是原来带过她的班主任而已,关系又不是多好,没必要去。

    虽然这话听着有点不尽人情有点冷漠,但说的也很有道理,陈雅静本来就是这么直白的人,这么说也正常。

    我送陈雅静跟高萌回家的时候,先把高萌送了回去,在送陈雅静回去的路上,我内心经过挣扎,把张瑶跟老鹰的事告诉了陈雅静,陈雅静听完后情绪特别激动,非要给张瑶打电话骂她一顿,还要给陈冲打电话说这件事。

    我努力安抚住她的情绪,给她说别在电话里给陈冲说这件事,不然陈冲一冲动做出啥出格的事来就完了,毕竟张瑶肚子里还怀有孩子呢,万一孩子是陈冲的,陈冲去找张瑶这么一闹,孩子要是出事了这谁也负责不起,我跟陈雅静商量好,明天就去找陈冲,当面把这件事给陈冲说说。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跟陈雅静找了个小饭馆点了几个菜,还把陈冲给约了出来,陈冲出来后还有点不耐烦,说张瑶肚子有点难受,他还打算带张瑶去医院里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孩子出问题了。

    他这话一出来,陈雅静就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检查个屁啊,孩子是不是你的还不一定呢!”

    陈雅静这话直接把陈冲给惹火了,陈冲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给陈雅静说:“开玩笑要有个度啊,这种玩笑能是随便开的吗?”

    陈雅静用下巴指了指我,给陈冲说:“你问问童童就知道咋回事了,那臭逼跟老鹰有勾搭呢,现在就你被蒙在鼓里了!”

    陈雅静说着,示意我把手机拿出来,在我的手机里有那天尚海瑞拍到的照片,陈冲这时候眉头紧皱着,他看了看陈雅静然后又看了看我,问我到底咋回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