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84.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92 找到了

正文 392 找到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尚海瑞当时是跟着周胖一起来的,他说还有几个厂子里的人一块跟着出来的,不过他们负责去郊区找陈冲去了,他还问我身子有事没事,我说就是被人踹了一脚,不碍事,周胖并不知道鞭腿的厉害,这时候还埋汰我,说:“我看你这也是老了不行了啊,人家踹一脚就给你踹过去了啊,我......”

    他的话刚说到这,我还没收拾他呢,陈雅静就先用手拍了他一下,让他闭嘴,周胖还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说:“这么护着童童,我看你们两有一腿啊!”

    我让他别在这瞎说,刚说完我手机就响了,是乔兔给我打来的电话,陈雅静还紧张的问我是谁,是不是陈冲,我笑了笑,说不是,完事就往一边人少的地方走,我还听见陈雅静在那嘀咕:肯定是乔兔那丫头。

    乔兔给我打电话就是问我在哪呢,说她在家里憋得慌,想找我出去逛逛街,我给她说今天不行了,今天我得找陈冲去,然后我简单把陈冲的事给她说了下,乔兔倒是挺理解我的,她让我别跟她聊了,赶紧找陈冲去吧,这个要紧,完事她就把电话挂了。

    挂完电话后,我们几个也去了郊区,临走前陈雅静还让我把车开到了体育馆,她跟周胖两人去体育馆里面转了转,估计是觉得老鹰会把陈冲带到这里来,但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而且我们在体育馆门口的时候,还碰到了老鹰手底下的两个人,这两个人之前跟我一起吃过饭,也算是认识了,按理说我们认识,他们见了我之后应该跟我打招呼的,可这次他们居然没搭理我,装作没看见一样直接走了,这更加让我断定了老鹰心里已经对我有意见了。

    至于张瑶,我们对她的疑心依然没有消除,她要找陈冲算账的话,肯定不会自己出面,我们就这么找到傍晚那会,一直都没啥线索,后来打算回市区的时候,陈可可突然给我打电话了,这陈可可现在可是老鹰的女人,她这节骨眼给我打电话,我有种预感:她八成知道了陈冲的线索要跟我说?

    想到这,我心里激动了起来,正如我猜测的那样,陈可可给我打电话,确实是为了陈冲的事,不过她跟我说之前,跟我卖了个关子,她说:“你现在是不是找陈冲呢啊?想知道他在哪么?”

    她这么一说,肯定就是知道了,我问她在哪呢,赶紧告诉我,她很骚了笑了笑,然后说:“可以告诉你啊,不过今天晚上你能不能陪我啊,要是今晚不行的话,改天也行,只要你同意,我这就告诉你......”

    这骚包跟我说话的时候,陈雅静她们就在跟前听着呢,整的我还挺尴尬的,我给她说别闹了,要告诉我就告诉我,不告诉我就自己去找了,陈可可骂了我一句,说我真没劲,不经逗,说着,她把事情告诉我了,她说她跟老鹰手底下一个人有点私交,刚跟那人聊天的时候,得到消息,老鹰找了几个人偷偷把陈冲绑到西山矿区那边了,说是要好好收拾他,为张瑶报仇。

    我问陈可可消息可靠么,她哼了一声,说:“肯定可靠啊,不然我主动给你打电话干啥,闲的没事啊,要是消息不可靠的话,你就来打我吧,我随时等着你......”说着说着陈可可的语气就又变味了,旁边陈雅静还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我赶紧问陈可可具体在西山矿区的哪一片啊,那地方那么大,陈可可说这就不清楚了,她只知道这么多。

    我因为着急找陈冲,所以也没跟她多说,给她说回头聊,然后把电话给挂了,挂完电话后,陈雅静还学着陈可可那骚气的口气逗我,她说:“可以告诉你啊,不过你今天晚上得陪我啊,今晚不行的话改天也行.....”说着说着,她自己都嫌恶心了,赶紧骂了句恶心,还问我是不是还跟陈可可勾搭着呢,太不要脸了。

    我给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可可那德行,她跟谁说话都是这么骚,跟我可没关系,陈雅静撇撇嘴,说:“我才不愿意拆穿你呢,赶紧找人去吧,陈冲在哪呢?西山矿区?那不是四哥的地盘么?”

    陈雅静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了,确实,那地方是四哥的地盘,如果老鹰真的把人带到那边了,那岂不是更容易找了?

    陈雅静还让我给四哥打个电话,但是我打是打了,可没人接,估计四哥有事请正忙呢吧,剩下的时间我们也没耽搁,赶紧朝着西山去了,不过在半道的时候,我们的车刚从一辆三轮蹦蹦车旁开过,尚海瑞就赶紧大声吆喝,说:“快掉头,陈冲好像在那三轮车上呢!”

    我这才赶紧一个急刹车将车给刹住了,周胖跟陈雅静还赶紧扭头往后面看,我看了下反光镜,确定没有其他的车后,直接掉了个头,眨眼工夫就追上了那三轮蹦蹦车,这车当时拉着一堆麦秸秆,在麦秸秆的上面躺着一个人,可不就是陈冲嘛。

    当时的心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激动兴奋的同时也有点紧张,因为陈冲当时躺在那没动静,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还有血,特别明显,应该是让人狠打了一顿,我赶紧按了好几下喇叭,那开三轮车的大叔回头看了我好几眼后才把车停在了路边,我的车当时还没停稳呢,陈雅静他们就开了车门跳出去了。

    等我下车过去的时候,那三轮车上的大叔也下来了,他看起来特别质朴,像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眉头紧皱,问我们认不认识车里的人,说是他在半路捡到的,正打算往医院送去呢,他说陈冲那会还有知觉会说话呢,这会不知道咋的昏迷了。

    其实陈冲当时并没有昏迷,还有点知觉,他的腿根胳膊还会动,不过当陈雅静把他身子翻过来的时候,啊的就叫了一声,因为陈冲的左手上全是血,再仔细一看他的小拇指不见了,而他的脸上,也被人用刀划开了一个口子,看得我心里都各应的不行,这他妈这帮狗日的下手也太狠了,手都给砍掉了。

    因为时间要紧,我们也没耽搁,赶紧把陈冲抬到我车上,然后朝着医院去了,临走的时候,陈雅静还给那好心的大叔塞了五百块钱,大叔一开始不要,但是陈雅静一再坚持,还让他别耽误我们时间了,我们还得赶紧去医院呢,这大叔这才收下。

    在去医院的路上,陈冲的意识清醒了一些,我问他那帮人的底细知道了么,他摇摇头,说不知道,但心里清楚这件事肯定跟老鹰脱不了干系,我说我从陈可可那得知,确实是老鹰搞得鬼,说是给张瑶报仇呢,这件事张瑶参与没有,我们就不清楚了。

    陈冲哼了一声,说等他这次身子养好了后,他非去弄死老鹰跟那臭婊子,陈雅静让陈冲别说话了,安静一会省点力气吧。

    到了医院后,医生看见陈冲那样子也特别震惊,人家还问我们要陈冲的那个小拇指,说是有小拇指的话,兴许能把指头接上,我问陈冲那指头呢,他摇摇头,说找不到了,他还问我们他爸妈知道这件事么,陈雅静说打过电话了,不过还不知道在医院的事呢。

    说着,陈雅静就掏出手机,打算给陈冲爸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陈冲很沮丧的叹了口气,说:“我妈要是看见我这样子,还不得哭死啊!”

    陈冲很快就被推进手术室去了,他家里人也在十来分钟后到了医院,陈冲她妈来了后就哭,问我们是啥情况,因为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是老鹰搞的鬼,便说事情怎么样还不清楚呢,还是等陈冲出来了问他吧。

    陈冲虽然伤势比较重,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脸上那道口子缝针就缝了二十多针,医生说脸上要留下疤,算是毁容了,陈冲她妈看见陈冲那样子后,整个人都差点晕倒,她倒也是个聪明人,说陈冲之前把张瑶给毁容了,现在自己又被人划了脸,那肯定也是张瑶报复的,不过划脸就划脸吧,还把手指头剁下来一根,这让陈冲他妈怎么也接受不了,她说非要去张瑶家闹腾一番不成。

    陈冲他爸倒是看得开,他还斥责陈冲,说本来跟张瑶好好的,还等着抱孙子呢,非要把人家孩子打没,还把人家毁容,现在自己也遭了报应,这都是活该,陈冲他爸这么一说,他妈便跟他吵了起来,说儿子都这样了,还说这样的划,陈冲他爸哼了一声,说:“都是你从小把这狗日的惯坏的,要不是你他能成这个样?”反正当时病房里的气氛并不是太好,因为陈冲已经没啥事了,我们几个便也先走了,尚海瑞领着周胖回去后,我开车送陈雅静回家,陈雅静还给我说,这件事肯定没完,陈冲好了之后,肯定还要闹一番大事的。

    我叹了口气,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啊,陈冲为啥就不能跟老鹰和好呢,两人要是一起发展互相帮助,那未来的天下,还不就是他们的么,陈雅静撇撇嘴,说:“陈冲骨子里就看不起老鹰,毕竟老鹰是白手起家的,而陈冲从小家底就那么厚,他觉得自己有一番作为那是应该的,而老鹰混得似乎不比他差,他心里不平衡呗,至于老鹰,可能是受上面谢大鹏管着,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搞不懂你们男人。”

    快把陈雅静送到她家的时候,她还问我跟乔兔的事,问我们两现在是个啥情况,已经算是在一起了么,我说差不多吧,估计这次去了学校就要在一起了,看看晨晨那边是怎么回事,陈雅静斜楞了我一眼,嘴里小声嘀咕着,说:“我看你这人还是不太靠谱,太花心,成天挑逗挑逗这个挑逗挑逗那个,跟乔兔估计也好不长久,迟早得分!”

    陈雅静这话说的我就不乐意了,我说敢打赌不,我两要是好到结婚咋办?

    陈雅静说还没她怕过的事呢,她才不怕呢,还说要是好到结婚,我说咋她就咋,我想也没想,直接说:“要我两好到结婚,你就把你的处给我!成不?”

    我这话一出来,陈雅静愣了,接着她就掐了我胳膊一下,说:“你能不能正经点,真不要脸!就你这天天想东想西的,你们两能好到结婚才怪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