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89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99 乔兔被欺负

正文 399 乔兔被欺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老鹰这话让我暂时愣住了,虽然我跟老鹰之前就开始闹不愉快了,但一直都闹的挺委婉的,表面还装出是兄弟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此时他这么跟我说话,那明显是摆明了要跟我撕破脸了,而且我最担心的就是,我之前跟陈可可可是干过坏事的,陈可可这时候神志也不清,万一要是嘴上没个把门的给老鹰瞎说了,那我岂不是更尴尬了?虽然我跟陈可可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老鹰还没跟她处对象呢,但我总觉得这关系有点不好处理,更何况我跟陈可可瞎搞的事被乔兔知道了,那我两是没可能在一起的。

    想到这,我心里就更慌张了,这时候老鹰他们也已经下楼去了,郑虎过来拍拍我肩膀,开玩笑的说道:“咋了你这是,被老鹰吓到了?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我说这怎么可能呢,我怕老鹰干啥,说着我就跟他下了楼,到前台那换了一间房间,毕竟这间房间晚上已经没法睡了!

    至于陈可可到底是个啥情况,我也不清楚,因为老鹰把她带走之后,这天晚上也没人跟我联系,我寻思陈可可应该是没事了,不然老鹰肯定会找我的,想到这心里多少也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大兵这狗日的太不是东西了,用毒品害人就算了,他还抓住同一个人害两次,我看他早晚还得再进去蹲牢。

    一直到了第二天上午吧,陈可可给我打了个电话,大概问了下我昨天的情况,反正她那意思是,昨晚上发生的事她已经不怎么记得了,我给她说了之后,还试探性的问她,是不是又碰毒品那玩意了?

    她一开始不承认,给我说没有,但我吓唬她要是不跟我说实话的话,以后就没有我这个朋友了,她这才跟我说了实话,确实如我猜测的那样,是大兵带她吸毒去了,我还问她这件事告诉老鹰了没有,她说:“肯定告诉了啊,昨天晚上他一直跟我在一起啊,我出啥事了他明白,而且他还说早晚要把大兵收拾一顿呢!”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提醒她以后跟大兵远点,这大兵就是个祸害,跟他呆久了绝对不会有好处的,陈可可说她知道,以后会注意的。

    陈冲出事之后,郑虎还没去医院看过他呢,正好今天我们两个没事,吃过中午饭后,我两就去医院看陈冲去了,陈冲此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给我们说在医院呆着都要发毛了,他本来给家里说今天就要出院呢,但是家里人让他多呆一天,让他明天再出,他还给我们说他给他的那帮兄弟们说好了,等出院了后就设计对付老鹰,非把老鹰的手给剁下来。

    虽说我还是建议陈冲跟老鹰和好,这样闹来闹去对谁也不好,但这时候见陈冲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估计劝他也没用,既然是他们两个的事,就让他们两个去解决吧,我后来还把昨晚上老鹰去酒店的事给陈冲说了,陈冲听完就骂我,说:“你也是的,他当时说查出来跟你没完,你怎么不上去直接跟他干啊,要我是你,肯定就跟他翻脸了,翻脸之后你还可以跟我一起去报复他呢!”

    我说毕竟陈可可是人家对象,人家一开门见我跟光着身子的陈可可在一起,搁在谁身上谁也生气啊,所以他那么跟我说话我多少还是理解的,不过这样也好,这也让我看清他了,而且我们两的关系更僵了,以后早晚得崩!

    聊到下午我跟郑虎打算走的时候,陈冲还提醒我,说:“你那个小对象现在不是在体育馆练琴呢么,我还是建议你去找找她跟她聊聊,不行就让她换地方吧,或者在自己家里练琴,那地方好歹是老鹰的地盘,万一哪天你跟老鹰直接闹崩了,他找人去欺负你小对象,说点难听的,出事了你后悔去吧,对不对?”

    我说这事也不是我说了算了,起码得乔兔家里人做主啊,就算我给乔兔说了,估计她也不听我的。

    说真的,陈冲说的这些我也不是没担心过,但我觉得老鹰就算是欺负乔兔,他能欺负到哪里去呢?顶多叫几个人对她吹点流氓哨打扰打扰,不敢胡来的,而且我每天六点都去那接她的,应该不会出事。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今天下午就出事了。

    我跟郑虎从医院出来后,在回酒店的路上,乔兔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寻思这个点她应该在体育馆那练琴呢,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更多的是惊喜,我接听电话后,问她咋了,是不是想我了,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么,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我这话说了后,电话那头的她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沉默了半天后,乔兔叹了口气,完事又把电话给我挂了。

    这让我有点莫名其妙,我寻思她这是咋了?等我给她回过去电话后,她直接拒绝接听了,随后给我发了个短信,说:“我要上课练琴了,等下午你过来了再跟你说吧!”

    说真的,我当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觉得乔兔有点奇怪,加上昨天晚上跟陈可可还有老鹰的那件事,更让我心里觉得发虚:难不成是老鹰给乔兔说了些啥,乔兔刚才那声叹息,是对我失望的表现?

    越想越慌,我在酒店里忐忑不安的等到快六点的时候出门了,这一路上心里都在想:要是昨晚上的事老鹰真的告诉了乔兔,那我见到乔兔的时候改怎么跟她解释?

    到了体育馆的时候,刚好乔兔也下课了,她出来的时候,我隔着老远就看见她衣服上有黑色的一片印迹,看那架势好像是脏水或者啥的,她走进后我发现她的脸色特别不好,我赶紧凑上去,看着她身上的这些黑印迹,问她咋了这是。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说道:“我今天在里面练琴的时候,突然有人在门口喊我,说有人让他给我送东西,我本来还以为是你给我的惊喜呢,我出去后,发现他的手背在身后,刚准备问他谁给我东西呢,他突然就把手伸到前面了,手里是一瓶墨水,完事把墨水往我身上一洒就跑了!所以我那会给你打了个电话,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的,但是一想给你说了你肯定立马就来这找我了,到时候可能也影响了我下午的课了,所以没跟你说!”

    说着,乔兔还在那喃喃自语,说啥她以为不告诉我下午就能好好练琴了,可结果一下午都在想被泼墨水的事,一点练琴的心思都没有。

    听到她说这个,我心里先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她给我打电话不是因为陈可可的事,同时我也特别生气,这他妈是哪个不要命的,敢这么欺负我女人?

    反正我当时能想到的也就老鹰一个人了,我最近也就跟老鹰有矛盾,昨天他临走的时候还给我放了那样一段话,这里又是他的地盘,他想给我点颜色看看那太容易了。

    可是我又没啥直接的证据,总不能现在去找老鹰问他是不是他搞的吧?

    我先安慰了乔兔几句,给她说人没事就行,衣服脏了咱们可以洗,同时也建议她去别的地方练琴,或者在自己家里练琴,她说这事得跟她家里商量,还说衣服闹成这样子了,回到家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要是说实话的话,她爸妈肯定又担心了。

    我两正说着话呢,旁边突然有个人吆喝我名字,我往那边看的时候,老鹰正往我们这边走呢,一边走还一边笑,当时就他一个人过来的,所以我心里也不是很紧张,我也不知道咋的,看着他在那笑,总觉得他这是在嘲讽我们呢,我这心里自然火气就蹭蹭蹭的起来了。

    当老鹰快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我心里瞬间开始慌了,因为我想起昨晚上的事来了,老鹰此时过来,肯定要跟我说昨晚上的事,到时候让乔兔听见了,那可就坏事了。

    所以我趁着老鹰还没过来呢,赶紧给乔兔说:“我跟他说点事,你先去车里坐着等我!”

    说着,我把车钥匙给了乔兔,让她先走,但乔兔转身走了还没两三米呢,老鹰突然就吆喝起来了,他说:“哎!妹子,你先别急着走呢,我有点事要问问你!”

    老鹰这话一出来,乔兔停下脚步了,然后转过脸看着老鹰,问老鹰啥事?我看这架势要完蛋了,可我也不能硬赶乔兔走不是?

    所以我这时候干脆盯着老鹰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神里琢磨琢磨他有啥阴谋,他当时还跟我对了一眼,不过马上就把目光移到了乔兔的身上去了,我知道他肯定没安好心。

    老鹰过来后,问乔兔:“我有个亲戚家的女儿,也想学琴呢,你们这里的老师教得好不好啊?”

    听到老鹰这么说,我松了口气,看来是我想多了,乔兔这时候还开玩笑的给老鹰说:“这里是你的地盘,我们老师教得好不好,那你应该比我要清楚呀!”

    老鹰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笑着笑着他脸上的表情就僵硬了,完事眉头紧皱,盯着乔兔的衣服问:“你身上的这个黑印迹,是买衣服就这种款式的?挺个性的嘛!我一直都以为我们男生能欣赏了这种衣服,没想到你这样的大美女,也喜欢这种衣服啊!”

    乔兔冷笑了一下,自嘲的说确实挺个性,我这时候差不多算是明白老鹰的意思了,乔兔这件事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他此时过来说这么一番话,无非就是想冷嘲热讽,给我点下马威,我不想让乔兔卷入到我跟老鹰的矛盾里,所以这时候推了推乔兔,同时给她使眼色,说:“你先去车里坐着去,我跟他有点话说!”

    乔兔看了我一眼,她似乎明白了我跟老鹰之间起矛盾了,她还算挺懂事,点了下头打算往车那边走,不过老鹰赶紧哎呀叫了一声,然后挡住了乔兔的去路,同时笑着跟我说:“童哥你这是咋了,有啥悄悄话要跟我说,还不能让你小对象知道啊?”

    说着,老鹰就拍拍我肩膀,说:“真是,昨晚上的事,是兄弟我对不住你了,我当时说话有点难听了,主要那时候还是我太生气了,你想想......”

    老鹰的话说到这,我感觉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了,这家伙果然心思在这呢,他妈的要是把这件事说出来,乔兔听见了肯定得刨根问底,我赶紧打断他的话,说:“行了,昨晚上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你那样我也能理解你,别说了,改天咱们哥两个好好喝一杯聊聊!我请你!”

    说着,我又督促了乔兔几句,让她赶紧去车里坐着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