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915.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23 碰到硬茬了

正文 423 碰到硬茬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雅静又撇了撇嘴,说:“不是,你这朋友到底是你啥朋友啊,让你这么上心啊,居然还给人家妹妹买衣服,说个名字我看看认识吗?”

    我摇摇头,说:“你不认识,跟郑虎是一个村子的,郑虎也认识的!”

    陈雅静说那好吧,完事说下午她刚好要跟同学去逛街呢,到时候帮我买衣服,我就不用跟着去了,她让我没事就带着陈冲去玩玩吧,毕竟好不容易来省城一趟,她这一提起陈冲,我想起他来了,我问她陈冲人呢?她说她只领着陈冲吃了顿中午饭,完事陈冲自己一个人去玩去了,不知道是回宿舍去了,还是随便溜达去了,因为陈冲现在没手机,我也没法联系他,只好打算先回宿舍里。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到了宿舍后,发现宿舍就只有大高个一个人,黑熊他们都不在,我正打算问大高个他们人呢,大高个便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告诉我:“你可算是回来了啊,黑熊他们让一帮子社会上的人给带走了,而且那帮人似乎是冲着你来的,点名找你呢!”

    大高个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放学我出校门的时候,不是见那年轻人领着好几车的人朝着学校来了么,他们就是来找我们的麻烦的,我当时还给黑熊提醒了,黑熊说不要紧,按理说黑熊应该能摆平这件事啊,可看现在这架势,他明显让对方给制服了,我问大高个到底是咋回事,对方来了多少人,鹰钩鼻他们没叫人过来帮忙么,他们怎么可能这么乖乖的就让人带走啊?

    大高个神色慌慌张张的,他皱着眉跟我说:“对方的人来得不是很多,撑死也就十几个吧,但是手里的家伙硬啊,黑熊当时准备了好多人,埋伏在咱们宿舍跟隔壁几个宿舍,可结果呢?人家那帮人一进来,一亮家伙,把我们全给镇住了!”

    说着,大高个还给我指了指地上一滩不太明显的血迹,他说这血就是鹰钩鼻流的,他刚才擦了半天了,已经不是很明显了。

    我当时更纳闷了,寻思对方亮出了家伙?那无非就是刀啥的,难道他们拿刀砍鹰钩鼻了?即便是这样的话,也不至于把黑熊他们给吓到吧,大二的这边人数占有很大的优势啊,对方就是每人一把刀,他们应该也敢上去干的啊。

    我问大高个他们拿的啥家伙啊,大高个紧皱着眉头,用手给我比划了一下,看他比划的那样子,应该是在说枪。

    我心里一紧,问他是不是指得是枪?他点点头,说是,他说那帮人进宿舍的时候,鹰钩鼻叫嚣的最厉害,正打算动手呢,有个人直接从裤兜里掏出个枪,当时是用布包裹着的,看外形是个手枪,接着人家就指着鹰钩鼻的大腿来了一下,鹰钩鼻瞬间就躺地上吆喝去了,其他的人这时候都被吓傻了,哪里还敢动啊,乖乖的让他们给带走了!

    大高个的话说完,让我心里一凉,这他妈得是啥样的人,手里才有这玩意?而且还敢明目张胆的带着来学校,不怕被警察抓吗?看来来头确实不小,怪不得雷哥也不敢轻易招惹呢。

    我问大高个一共被带走几个人,我那个老家的兄弟陈冲,也被抓走了吗?他说差不多五六个吧,大一的马超也被带走了,不过陈冲并没有抓走,因为陈冲中午就没有回宿舍。

    大高个这话让我有点意外,陈冲中午没有回宿舍,那他去哪里了?也就这时候吧,外面走廊里传来了陈冲的吹口生声音,紧接着这家伙就吹着小曲进来了,他当时脸上满脸喜气,明显心情很不错,看见我之后,他给我挑了下眉毛,坏笑着问我:“知道我去哪里了吗?”

    我一看他这架势,就明白可能是去找林若一了,我问他是不是偷偷找林若一去了?他给我竖起一个大拇指,说:“不愧是我最好的兄弟,还是你了解我,不过我没敢找她,只是在她宿舍楼底下藏着偷偷看她呢,本来以为看不到的,但最后节骨眼上,她跟一女生从里面出来了,还是让我看到了一眼,唉,不知道为啥,现在我越看她越觉得......”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我赶紧就打断他了,我说宿舍里面出事了,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的外校年轻人跟低胖男的事么,那家伙刚刚来宿舍把黑熊他们几个都给带走了,现在是啥情况还不一定呢。

    陈冲一听,直接开骂了,说:“草,不是吧,你们学校这么多人呢,他们得来多少人才能把人带走啊?这不太现实吧,他们人在哪呢,你快给黑熊打个电话问问,咱哥俩快去救人啊!”

    我让他先别激动呢,听我仔细说,完事我让大高个把对方有枪的事说给了陈冲,陈冲听完后也不吭气了,明显也心虚了,他问我:“那咋整啊?他们要是单单有那玩意的话,也不是很可怕,可怕的是来了你们宿舍后,敢直接用那玩意打人啊,就算是咱们俩找去了,估计人家也一样敢开枪,这可不是小事情啊!”

    我说就是因为事情比较特殊,所以我这时候才愁呢,而且他们进了宿舍后,点名要找我呢,毕竟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怕是我的麻烦要最大了。

    说到这,我心里又开始抱怨那马超了,如果不是他在校门口非要逞强,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一步,陈冲还建议我赶紧报警,说目前来看,也就警察能解决这件事了。

    我说报警应该没用的,人家既然敢光明正大的掏出那玩意,肯定是有着很硬的关系的,报警的话,无非是给自己找麻烦,说着,我掏出了手机,打算给雷哥打个电话,看看雷哥能不能帮上忙。

    给雷哥打去了电话后,我把事情给雷哥说了一声,不过雷哥表示这件事他管不了,但是能找关系帮我说说情,至于效果怎么样,他就没法保证了,随后他给我说他现在还有点更要紧的事情忙,就不跟我多说了,然后把电话给挂了。

    这果然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啊,关键时刻都不管用了,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黑熊他们出事了,陈冲让我给黑熊打个电话,看看对面怎么说。

    我寻思也是,给黑熊打去电话后,那边很快就有人接,不过不是黑熊接的,听声音应该是那个年轻男接的,他给我说:“你宿舍里的人,都在东郊河边的大唐修理厂这呢,想要救他们,你就尽快过来!”

    我还问那年轻男没把他们怎么样吧,年轻男说让我自己去看,完事就把电话给挂了,等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就没人再接电话了。

    我问陈冲咋整,陈冲说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去那修理厂看看吧,他还安慰我黑熊他们应该没啥事的,毕竟他们的目的在我身上,跟黑熊他们没关系,陈冲还建议我最好还是报警吧,不管有用没用,多少给对方施加点压力。

    我考虑了片刻,觉得还是给四哥打个电话问问,毕竟四哥那么有背景的人,他应该多多少少认识一些省城的人,或者让四哥联系联系曹叔,曹叔是省城的,他应该多少能帮点忙,虽然我不是很喜欢曹叔,觉得他接近我的目的不纯,但这节骨眼上,我也想不到能帮我的人了。

    给四哥打了电话后,四哥还没听我把话说完呢,他就给我说这事容易解决,让我给曹叔打个电话,曹叔可以很轻松的给我解决,当我说了对面的人手里有枪,来了学校直接开枪打了一个人之后,四哥愣了片刻,完事才惊讶的问我:“有枪?还打了人?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打人了?”

    我说对啊,人家叫了几越野车的人,来了学校之后,直接找到宿舍,开枪打了人,不过是打在腿上的,人应该没啥事,但好多学生都看见了,明显他们一点不害怕,也不害怕报警。

    四哥说那这件事就不太好解决了,他说他倒是也认识省城一个大人物,这人曹叔也认识,反正四哥的意思是,他等下给曹叔打个电话,让曹叔去联系那个大人物,估计那个大人物出手的话,我们应该没什么事的。

    完事四哥就把电话挂了,我跟陈冲也赶紧收拾了下,打算去年轻男说的那个东郊修理厂,因为此去凶多吉少,我并没有开车,而是打车去的,在半路的时候,曹叔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已经听四哥说了我的事了,问我现在是个啥情况,对方是什么来头?我得先把这些告诉他,他才方便找人替我摆平这件事,因为我也不是很了解那年轻男跟老头的来头,便让曹叔等下,完事给雷哥又打去了电话。

    雷哥见我打听那老头跟年轻男的事,便提醒我说:“我劝你别打听了,打听出来你也没啥用啊,你能找谁给你解决啊!”

    我给雷哥说这就别管了,我在老家认识一个人,他在省城应该是认识一些比较厉害的人,应该能帮我解决的,雷哥笑着哼了一声,说:“我都解决不了,你能找谁啊,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也别乱找人了,万一摆平不了,惹怒了对方给你招来更大的麻烦岂不是坏事了,你先等等,我给你想点办法去!”

    我给雷哥说多一个人帮忙就多一点希望,你还是把那人的来历告诉我吧,雷哥拿我没办法,说我就是死倔,最终他还是把那老头跟年轻男的资料给我以短信的形式发过来了。

    反正他在短信里面也没仔细说,只是说这个老头家里,有人在军区担任要职呢,在省城不管黑白两道都得给人家点面子,这个老头姓唐,一般认识他的人都称呼他为唐老爷子,而那个年轻男,应该是这老头的随从,这两人平常都特别低调,一般情况不怎么招惹人的,也不是那种特别坏的人。

    所以雷哥的意思是,不要跟人家硬碰硬,那老头还是挺好说话的,好好给人家道歉服软就没事了,要是硬要跟人家碰,吃亏的肯定是我。

    我寻思这年轻男都直接拿枪打人了,这还不算是特别坏的人?这心得多狠啊。

    随后我把雷哥给我发的短信内容,又给曹叔发了一遍,紧接着曹叔就给我打来电话了,他说这个唐老爷子,他之前听人说起过,但是一直没见过本人,反正听别人说这人挺低调的,而且挺有背景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