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920.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28 节外生枝
    黑熊的意思我明白,他就是说鹰钩鼻这次中了年轻男一子弹,按照现在我们的实力,是没办法找年轻男算账的,所以鹰钩鼻的腿伤,得有个人出来给个说法,这其实也是鹰钩鼻的意思。

    黑熊说:“咱们都这么久的兄弟了,我也就实话跟你实说了吧,我这跟着挨打干啥的,我都无所谓,咱们关系在这呢,我都认了,但是你跟他还有马超的关系可不熟,而且他们两对你也有点意见,估计这次得给你要点钱,我提前给你说一声,你心里也好有个准备,不行就咱们宿舍几个人凑钱给他点就行了,也不能让你全出,毕竟你之前就不同意我们在校门口动手,是我们不听你的,我们也有责任,你看咋样?”

    黑熊都这样说了,我也没啥好说的了,毕竟他们确实是因为我变成这样的,我多少该出点钱,就是心里面觉得自己有点冤,如果我出钱他们能念我的好也就罢了,可现在看来明显不可能,不念我的好就罢了,反倒埋怨上我了。

    我给黑熊说就这么办吧,先等他们从医院出来了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只有一节课,上完课之后,我跟陈冲郑虎还有王百万四个人朝着艺校去了,在半路上我们还找到一家广告制作公司,在里面简单制作了一个横幅,上面贴了一些字,我本来想给乔兔表白的,比如说爱你一万年之类的话,但后来一琢磨:人家是参加小提琴比赛的,这在我看来是个比较神圣高端的比赛,估计评委老师什么的,也是那种比较高傲的人,我要是举着这么个横幅,上面说这些肉麻的话,他们八成会反感的,到时候给乔兔打了低分可咋整呢?所以想来想,我在横幅上只打了一些诸如乔兔加油之类的话,我寻思这样的话,评委老师们应该能接受。

    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等我们到了艺校后,才知道比赛的场地,在学校的一个大舞台里,这舞台并不是露天的,而是跟大电影院一样是封闭的,前排已经没座位了,后排虽然有,但是光线比较暗,我们如果举着发光之类的牌子,乔兔应该能看见,但是举着这么个红布子,乔兔是看不到的,所幸的是,我们过来的时候,还买了一束花,陈冲给我说一会表演完了,可以去给乔兔送花。

    比赛很快就进行了,乔兔的出场比较晚,差不多快到中午了,可能是我喜欢她的原因,我觉得别人弹的都特别难听,就她弹的最好听,约莫着她快弹完了之后,我就拿着花打算去台子上了,虽然这边光线暗,但陈冲他们还是将横幅举起,并拉开老长,旁边还有很多人看着我们笑我们。

    等表演结束的时候,乔兔往舞台中间走打算答谢观众的时候,我就赶紧往楼梯那跑,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还没走到楼梯口呢,有个男的居然跑的比我还快,直接就上去了,他手里也拿着花呢,就在我愣神的这一瞬间,他已经跑到了乔兔跟前了,并递给乔兔一束花,乔兔明显也很惊讶,愣在那里,不知道那个男生给她说了些啥,她才笑着给人家说了个谢谢,完事接过了花,这时候我也已经走到台阶那里,正打算上去呢,主持人便发话到有请下一位,乔兔这才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朝着后台那边走去了。

    也就这时候吧,那个给乔兔送花的男的,还突然跑过去把乔兔的身子转过来,直接朝着乔兔的脸上亲了去,不过好在乔兔反应比较快,躲开了,即便是这样,也吓得她不轻,大叫了一声,紧接着那个男的就大喊着:“乔兔!我喜欢你!”

    这家伙让我全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了,抢我送花的机会不说,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给我女朋友表白,还想趁机吃豆腐?我哪能忍。

    好在那个男的没跟着乔兔往后台那边走,而是朝着我这边跑来了,陈冲他们这时候也从后面跑来了,横幅不知道放哪了,应该是仍在那边了,等那个给乔兔表白的男生走到楼梯这的时候,我直接就挡住了他的去路,然后拽住他的胳膊,本来想在这直接干他的,但这里毕竟还要举办比赛呢,我寻思还是去外面好点。

    我给他说:“跟我出来下,我跟你有点事要谈!”

    说着,我就拽着他胳膊往外面走,这人的反应还算是比较激烈的,想使劲甩开我胳膊,同时没好气的问道:“你谁啊?我认识你么,你拽我干啥?松开手听见没?”

    这个男的并不是一个人来这的,他还有几个同伴在台下面坐着呢,可能是见我们这边起冲突了,他的同伴也纷纷跑过来了,不过人不多,加上这个人一共也才四个,我寻思光我跟陈冲两个人就能收拾了他们,更何况还有郑虎跟王百万呢,虽然王百万的战斗力很渣渣,但多少能帮点忙。

    话说这几个人过来之后,也让我赶紧放手,问我是哪个班的,凭啥抓他,是不是想找事,有个人还说要找事就出去说,别在这里面丢人现眼,我寻思我正想出去收拾你们呢,陈冲这家伙的脾气一向冲,这时候他也管不了人家说不是还继续比赛呢,直接就要上手干人,还是我给他拦住了,我说出去再说。

    也就是我们往外面走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我看了下是乔兔给我打来的,不过这节骨眼上,我也没时间接了,任凭手机一直响,等出来大厅之后,刚到门口,我直接就冲那个给乔兔送花的男的打了一拳,同时骂道:“草你妈的,就喜欢勾搭有对象的女生是吗?你他妈有啥资格给老子对象送花?还他妈表白?想死?”

    说着,我又朝着他肚子踹了一脚,这男的明显有点愣,估计他并不知道乔兔有对象,不过即便是这样,我动手打了人家了,人家也没有惯着我的脾气,直接要上来干我,但他台弱了,根本就不是我对手,连我的衣服都摸不着,其他的几个人还想帮他,也被陈冲跟郑虎打得逼到墙角了,他们的战斗力真的是太渣了,连王百万这时候也底气十足,围着一个人一个劲的踹。

    也就在我打得正起劲的时候,乔兔不知道怎么的从大厅里面出来了,看到我们在这打架之后,她赶紧过来把我拉开,让我别动手了,同时给我说道:“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就猜到你们要干起来了!”

    说真的,我当时比较好奇乔兔认不认识这个给她表白的男的,便问她:“这人是谁啊,你认识吗?他不知道你有对象吗?”

    乔兔看了那男的一眼,说:“不是我们班的,之前追过我,但是我一直没搭理他,咱们俩这不是也才好呢么,估计他不知道吧,我也不可能闲到主动跟他说我有对象了对吧?他是谁呀,我谈没谈恋爱,还需要给他说嘛?”

    乔兔这话说的我心里挺舒服的,而且也在理,这件事确实不能怪乔兔,我指着那男的又骂了几句,让他赶紧滚,还给他说:“乔兔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你就别惦记了!”

    这男的当时虽然没吭气,但是脸上的表情很不服气,我寻思他此时心里肯定特别难受,一方面才知道乔兔有对象,另一方面乔兔刚说那番话,对他来说肯定也很伤人,意思他在乔兔心里根本就没地位呗,随后他领着他的人走了,陈冲这时候还突然笑着问乔兔:“那你刚才干吗接那狗日的花啊?你要是不接花,我家童哥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啊!”

    黑熊这话说的确实是,既然乔兔知道这男的喜欢她,为啥还要接他的花呢,这不明摆着是给人家希望呢么,乔兔说:“哎呀,那我比赛完了,台下有人送我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总不能拒绝吧,我感觉这个是正常的吧!”

    我冷哼了一声,说:“是啊,挺正常的,差点还亲了你一口呢!”

    乔兔估计也是觉得拿我没办法了,在那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说:“你这是在吃醋吗?人家那不是也没亲到么,而且现在不是已经知道我有对象了么,你也收拾了他一顿了,估计他以后就不惦记我了,好了,你们在这等会啊,比赛就快完了,一会还要公布结果呢,我得先回去了!”

    说着,乔兔转身就进去了,而我心里则寻思:看刚才那男生的表情,估计不会这么轻易对乔兔死心的,但愿他不会是第二个江北,也可能是自己经历过夏雨江北的那些事,所以在这种事情上比较敏感吧,但愿是我想多了,而且乔兔也不是夏雨,看得出来她也是反感那个追她的男生的。

    话说乔兔进去之后,王百万在这大厅门口等得有点着急了,他不止一次给我们说刚那帮人走的时候很不服气,估计会叫人的,他说我们在这等着太危险了,还是赶紧换个地方吧,我笑着说你刚才打人的时候挺生猛的啊,等会那帮人要是过来了,肯定最先打你,而且打你肯定是最狠。

    王百万还装出一副不怕的样子,说:“我才不怕呢,他们来多少我打多少!”

    当然了,他这话明显是吹牛逼呢,他的表情不知道有多慌,而且但凡远处有一些比较多的人扎堆往这边走的话,王百万就会高度紧张起来,后来他还问了问别人厕所在哪呢,说是肚子疼要求拉屎,我们几个也明白他是约莫着对方的人快来了,先跑了,不过当时也没人拆穿他。

    其实我当时也担心那帮人回来报复,不过他们即便来了的话,我们打不过还跑不过嘛,反正我的车在不远处呢,到时候直接一上车就开走了,后来我还听见大厅里面的主持人似乎在颁布比赛的分数了,我们几个这才赶紧进去,只不过遗憾的是,乔兔并没有得前三名,也就是说她没有去北京进修的资格了,后来她过来找我们的时候,脸上也尽是扫兴的表情,我安慰她没啥的,自己好好练习,以后有的是机会,她撇撇嘴,白了我一眼,说:“我现在都大三了,明年可能就要去实习了,哪里还有机会呢?”

    我正打算安慰她呢,王百万突然从厕所那边跑过来了,而且跑的时候还捂着脑袋呢,看样子似乎是被人打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