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138933.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50 络腮王揭秘

正文 450 络腮王揭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反正黑熊的这些举动,让我觉得他可能是真的心动了,不然不可能这样的,我可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生这么上心过,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就得提醒马雯雯了,让马雯雯以后不要搭理黑熊,虽然这样做感觉有点不地道了吧,但我这也算是保护马雯雯的一种措施,我可不能让黑熊糟蹋了马雯雯,或者对马雯雯产生什么不稳定的影响。

    其实最主要的,我还是觉得黑熊就是想玩玩而已,他也根本不是真心喜欢马雯雯的,就算是真心喜欢,这种感觉能维持多久?能到结婚那一步吗?而且他这样不踏实的人,以后肯定会沾花惹草,他们两个根本就不可能,我这样也算是为了黑熊好吧。

    这天下午我们没课,我出去打算找乔兔去,但是刚出了校门口,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个陌生的号给我发来的短信,上面说:“我这有你想知道的事,你来这地方!”

    说着,他还给我发了个地址,让我过去,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有谁想要报复我找我的麻烦,想用这种方法勾引我过去呢,所以我并没上当,但还是给他回了个短信,问他:“你是谁?我想知道的事?我想知道什么事?”

    那人回道:“你就不想知道李楠接近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她是真的想一本书吗?你太天真了,你过来,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看到这短信后,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一直就怀疑李楠接近我是有其他目的的,可我拿不出证据来,此时给我发短信的这个人,他肯定知道些啥,不然不会这么给我发短信,可是发短信的这人是谁呢?他怎么知道这些?

    我当时考虑这人应该不是来找我麻烦的,兴许是知道了些内幕,想告诉我从我这里换点钱,所以我给他回短信说等着我,我马上就到,完事我就赶紧找了个出租车,让出租车带我去了那。

    话说那人约我的地方是个小巷子口,这里的巷子虽然窄小,但是人流量还是挺大的,我在路口站了片刻后,有个人过来拍我的肩膀,我一转身,发现身后站着的人居然是个我认识的人,正是李楠跟前的那个大块头“同事”络腮王。

    我问络腮王怎么会是他,他先是朝着四周看了一眼,似乎是比较担心有人在附近监视一样,完事他把我拽到一个电话亭的后面角落里,小声跟我说:“李楠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她身后还有人指使她接近你的,你想不想知道这些事?”

    这我自然想知道了,而且我早就怀疑了,我问他啥目的,背后的人又是谁,络腮王给我伸出两根指头,说:“我现在需要两万块钱,你要是能给我两万块钱,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说真的,虽然我特别想知道李楠的目的,但是络腮王给我要两万块钱,让我觉得还是有点多,我又不是造钱的,两万块钱不是小数目啊,而且络腮王能给我提供的信息值不值这么多钱还不一定呢,万一说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岂不是又当了冤大头了。

    我给他说两万块钱太多,我现在也拿不出来,而且我也不确定你给我说的这些信息,就值这么多钱啊。

    络腮王听完后,低头沉默了片刻,他的眉头这时候也一皱一皱的,明显他这时候心里在挣扎,完事他突然抬头给我说:“这样吧,一万吧,我也实在是急用钱,而且被那臭婊子给耍了,不然我也不会过来给你说这些了,至于我说的这些事,在你看来值不值一万块钱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你自己考虑吧,我先给你提个醒,那臭婊子接近你,绝对不是为了给你爸写本书这么简单,她也根本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记者!”

    络腮王的这番话,更是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测,李楠很可能就是曹叔派来我身边打听我爸藏起来的财产的事的,虽然我心里明白是这回事,但我又好气具体是怎么回事,或者还有我不知道的什么事,所以我考虑了片刻后,我给络腮王说可以,正好之前四哥给我的十万块钱里,除了给郑虎看病和给鹰钩鼻的钱外,我还留着一些,挤出一万还是没问题的,我便找了个银行,取了一万给了络腮王了,完事他就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了。

    确实如我猜测的那样,李楠确实是曹叔派来到我身边打听我爸的事的,而且络腮王说曹叔那里有很多的证据证明我爸生前确实是转移了一笔财产,但是这笔财产是以什么形式转移的,又转移到了什么地方他一无所知,他以为我爸生前偷悄悄的给我说起过这件事,所以才故意让李楠接近我,就是想从我嘴里套出话,之所以用写文章写书这个幌子来接近我,也是觉得这个不容易让我起疑心,而且李楠可以以自己“记者”的身份去罗城随便打听我爸的线索,其他人也不会怀疑。

    至于络腮王为啥现在要背叛曹叔告诉我这些,他也给我说了,他说他自己是个退伍的军人,退伍后在社会上混的不景气,后来给人在高档小区当保安,因为跟小区里的业主起了争执,所以被辞退了,后来就有个老乡突然找到他,说是有一份工作,让他假装摄像师跟新闻工作者,然后去保护李楠,当李楠的助手,工资给的也很高,但是后来他的老乡在酬劳的分配上跟他出了冲突,把事先允诺好要给他的钱克扣了一半,这让他心里很生气。

    再加上李楠也暗中算了他一计,他家里有个老母亲现在又生病了需要钱,他便寻思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一方面能从我这里换点钱,另一方面他觉得如果帮曹叔或者李楠得逞了,良心上可能会觉得过不去,毕竟自己原来是个军人,所以他这才来找我了。

    我寻思既然这样,人家家里又缺钱,给一万块钱也不算多,而后他又给我说了一大堆关于李楠跟曹叔的事,毕竟曹叔是当初四哥介绍给我的,我还在心里突然怀疑四哥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我便问络腮王。

    可惜的是络腮王并不知道四哥的事,不过他说了他要是以后知道了什么情况,一定会告诉我了,同时让我也替他保密,以后不管跟不跟李楠或者曹叔撕破脸,都不要告诉他们是他告诉我的这些事。

    我说这点我可以保证,放心吧,同时心里也琢磨:四哥那么有钱,在我们本地也有势力,他应该不会参与这件事,他应该不知情。

    跟络腮王分开后,我也没多想,毕竟事先我就已经猜到了李楠跟曹叔的意图了,现在我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他们来出什么招了,等我见到乔兔的时候,乔兔还问我国庆节回不回老家的事,她说按照之前,她国庆节一般都是去省城的亲戚家住,不打算回去,但是这次想跟着我一起回。

    我说我回倒是回去,不过陈雅静可能坐车一起回去呢,乔兔问我高萌跟不跟着一起回,如果高萌跟着一起的话,她也不会觉得太尴尬,要不只有陈雅静一个女生的话,她怕在路上尴尬。

    随后我让她给高萌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高萌说她本来是打算自己坐火车回去的,但是乔兔想让她坐我车的话,她也愿意。

    就这样,我们三个商量好国庆节一起回,加上郑虎跟陈雅静的话,刚好五个人,不过跟乔兔玩到傍晚我回去的时候,突然想起陈冲来了,这家伙要是也想跟着我们一起回去的话,怕是车里坐不下。

    不过我想了想他应该不会回去,因为到了国庆节那节骨眼上,老鹰跟谢大鹏肯定会特别注意陈冲的动向的,他那时候回去绝对对他没什么好处,而且他才刚刚在雷哥这里找了个活干,国庆节的时候应该正是忙的时候,雷哥肯定也不愿意让他走。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陈冲已经回去了,他正在那跟黑熊还有娘娘腔两人斗地主了,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除了有点惊讶外,也有点踏实了,之前两个人因为我给鹰钩鼻钱的事还在宿舍里闹了点不愉快了,此时又在一起斗地主了,看样子是没啥事了,这倒也正常,他们两个都是那种性格比较直爽的人,有啥过后就没事了。

    我当时还问陈冲跟那两姑娘出去玩的咋样了,他一脸满足的跟我说:“不是我跟你吹啊,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舒服满足过,就跟他妈的当神仙一样,真的有种快要死的感觉!回头我得再尝试尝试三个人四个人一起是啥感觉!”

    很显然宿舍里的其他几个人已经听陈冲吹过牛逼了,这时候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问啥,我给他说是不是这时候已经把林若一给忘了?

    他摇摇头,说:“那不一样啊,林若一是我想娶的女人,以后要正儿八经过日子的,而这两个女的,纯粹就是玩玩,泄泄火而已!”

    我还问他没出去开拓开拓新的货?他说那两个女生今天给她介绍了另外一个人,已经不上学了,不过包装包装以后装成大学生还是没问题的,这时候王百万还在一边给陈冲说也别图自己爽了,好歹介绍给宿舍里的人让大家伙一起爽啊。

    陈冲笑了笑,说:“介绍给你们没问题啊,不过你们要想免费玩的话,你得跟人家女生自己说,人家要是愿意了,我啥话不说,如果人家不愿意,你们还硬要玩的话,那就得按照规矩来了,得给人家掏钱的,不过她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能少给你们要点钱!”

    陈冲这话一出来,宿舍的几个人都在这嘘起他来了,说他不够意思,陈冲说他跟那些女生也就是合作的关系,又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人家不听他的劝,只看钱,说着,他还用下巴指了指我,说:“童童啊,人家那两女生说了,如果你要想尝尝的话,可以免费让你尝尝!”

    我说那还是算了,我可怕得病呢,陈冲这才白了我一眼,给我们解释说,这些女生跟那些红灯区的小姐不一样,她们都是兼职做这个的,起码现在来看的话,身子还是很干净的,所以要玩就尽快,不然以后让人玩的多了,感觉就有点脏了。

    我们几个在这闲扯的时候,黑熊的手机还突然响了,完事他去一边接电话去了,当时因为他手机的声音比较大,正好宿舍里突然没人说话了,我似乎听见他电话里面有人说了“马雯雯”三个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