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217943.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53 真让我心寒

正文 453 真让我心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黑熊这样说,我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了,我说那就这样吧,现在也有点困了,回去睡觉吧,完事他拍了拍我肩膀,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但最后一直回到宿舍他也没说什么话了,后来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我心里就寻思:虽然我两今天把话说清楚了,但对我两的兄弟感情,似乎也没什么好处,以后能不能翻脸当仇人我不敢确定,但是关系肯定没有原来那么好了,想到这我心情还有点沮丧,我真不愿意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可我没办法,或许就跟陈冲说的那样,大学里面是交不到什么好兄弟的,还得看我们初中高中那一波人。

    可能是心里面想的比较多,这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后来差不多十二点多的时候吧,陈冲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我寻思这家伙这个点不应该跟那两女生翻云覆雨呢么,给我打电话干啥?

    直觉告诉我可能是出事了,我赶紧接听电话,他在那头着急火燎的给我说道:“我操,今天真是倒了他妈八辈子血霉了,你快过来接我来,带点你的衣服过来!”

    我问陈冲现在在哪呢,咋回事啊,这个点不应该在酒店抱着妹子睡觉呢么,他说见面再说,让我按照他刚说的那些做,随后把他现在的地址告诉了我,我也没多想,赶紧拿了几件自己的衣服,然后从一楼窗户那翻出去,在校门口等了好半天后,打了辆出租车朝着黑熊那去了。

    等我见到陈冲的时候,有点哭笑不得,这家伙当时在一个酒店周围的拐角那藏着呢,身上光溜溜的居然啥都没穿,而且鼻青脸肿的,身上也有很多红印子,看样子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然后暴打的。

    我笑着问他这是咋了,那两个跟他睡觉的妹子呢,他骂了两句脏话,先是从我手里拿过衣服穿上,然后说道:“这两个女的不知道咋搞的,人家都有对象了,我他妈在屋子里正爽着呢,突然有人敲门,当时还以为是服务员啥的呢,结果一开门进来一帮子男的,有个人说里面其中一个女生是人家对象,这家伙抓到个现行,肯定要把我给收拾一顿啊!衣服也给我扒光了,身上现金被抢走不说,人家还把我的银行卡给抢走了,还逼迫我说出了卡里的密码,我爸才给我打了两万块钱,这下也全没了!”

    听着陈冲说这些,我突然觉得他是不是被人下套了,我说是不是白灵跟这两女生下套坑你钱了?感觉你这事太蹊跷啊,陈冲说他觉得也是这样,但是又没证据,只能当自己吃了个哑巴亏了。

    我说白灵这家伙本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跟她打交道吃亏也是应该的,陈冲叹了口气,说:“按理说她不应该这样啊,她以后可是要跟我合作的啊,到时候有的是赚钱的机会,现在为了坑我钱,连以后的机会都不要了?”

    我说你自己在雷哥那接一单活才能抽多少钱?到时候还要跟白灵分,她分得的估计更可怜,她得何年何月才能赚够这两万块钱啊,倒不如像今天这样,坑你一次,直接这么多钱,那岂不是很爽,陈冲说再说吧,兴许是这两女生下的套,跟白灵没关系呢,再或者就是谁也没下套,刚好凑巧碰到这事了,被人家抓奸在床了,我说不管怎么样,你自己以后检点一些吧,你自己检点了,还怕别人抓你现行不成?

    他白了我一眼,说:“你不懂,我现在既然入了这一行了,我就得对我的工作负责,你以为我是真的想去跟这些女生乱来呢?我这是以身作则,看看这些货好不好,你懂啥啊你!”

    陈冲这话让我无语了,我说你自己随便吧,下回再让人抓到扒光了衣服,你可别给我打电话,我到时候能给你送个大裤衩子都够意思了。

    至于今天晚上住哪,陈冲说先不回宿舍了,不然宿舍里的人知道这事了多丢人,我说那就回你刚才住的那酒店去睡吧,陈冲咳嗽了一声,说那屋子已经给他留下阴影了,还是重新找一家吧,我两重新找好酒店后,我还跟他聊了聊我跟黑熊的事,他听完后骂了几句,说不行就跟黑熊干一顿,谁赢了就听谁的,我说你这不是瞎胡闹呢么,我两之前的关系多好啊,现在因为个这就闹翻脸?

    陈冲哼了一声,说:“不是我在这吓唬你,我给你提前提个醒,你们两早晚要闹翻的,不信咱们就走着瞧!”我说顺其自然吧,反正我心里还是挺希望我们能好好的相处下去的。

    可能是我今天在外面睡觉的原因,等我跟陈冲回到学校的时候,黑熊他们已经上课去了,我回到教室的时候,趁着下课去厕所的时候,黑熊追了上来,他并不知道我昨晚上又偷偷出去了,这时候就拍拍我肩膀,笑道:“咋了啊你这是,昨天晚上我喝得有点多,是不是说了啥不该说的话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啊,昨晚上怎么了,不高兴生我气了,跑外面睡去了?”

    我这才赶紧解释,说陈冲昨晚上在外面惹了乱子了,我出去帮他忙去了,黑熊估计是不信我,还问我陈冲出啥乱子了,说出来大家一起帮忙,因为陈冲事先就告诉我,这事不能给宿舍里的人说,所以我也没告诉黑熊,只是说没啥事,已经解决了。

    反正打这一天开始吧,我跟黑熊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好兄弟,也同样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教室上课,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出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好了,他跟鹰钩鼻还有马超走的也更近了,每天回到宿舍后基本呆不了多久的时间,然后就会出去去别的宿舍玩,估计是找鹰钩鼻跟马超去了,有时候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碰到了鹰钩鼻,他也会过去跟鹰钩鼻一起吃饭聊天,后来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只有我跟娘娘腔还有王百万,娘娘腔这时候还突然问我:“你跟黑熊咋回事啊?感觉你们两个的关系不如以前了,是不是有啥矛盾了?我之前无意间听见有人谈论你们两,好像是说你们出矛盾了啥的?因为一个女人?”

    我知道娘娘腔指的是马雯雯,但是这件事我不想让娘娘腔知道,或者说是不想让他从我口中得知,免得到时候黑熊以为我在背后嚼舌根,我给娘娘腔说没有的事别瞎说,我们好着呢。

    王百万这时候还叹了口气,说:“我感觉黑熊这狗日的变了,现在跟那几个人走的特别近,似乎是故意离咱们远了,娘娘腔哼了一声,说:“又不是老婆啥的,他不愿意跟咱们处兄弟,那咱们就别处了呗,一个这有啥的,赶紧吃饭吧!”

    娘娘腔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能感觉的出来,他心里也有点不舍跟难过,反正没几天之后吧,马雯雯还给我发短信了,说黑熊最近总是找机会去接近她,跟她说话逗她玩,她虽然也想不搭理黑熊,但是有时候也实在是没办法,只能跟黑熊说话了,可是接触几天下来发现,黑熊这人挺逗的,总能让她笑,反正马雯雯给我发短信的意思就是说:她觉得黑熊这人还挺不错的,想跟黑熊处朋友,看看我同意不同意。

    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吧,自己想怎么来怎么来,你现在也是成年人了,要学着长大,学会自己处理自己的事,不过我得把丑话给你说在前面,你自己选择的路,以后要是受了伤害或者什么的,你自己要来承担这种后果,这对你其实也是好事一件,就看你怎么想了。

    马雯雯还问我她会受到啥伤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也怕说多了黑熊以为我在这添油加醋,所以只是说让她自己体会。

    说真的,马雯雯对黑熊的态度有转变了,我心里确实高兴不起来,除了担心马雯雯以后会受到伤害外,我还有一点点自己的私心,那就是我感觉我跟黑熊似乎在做一个无形的较量,而这场较量我输了,起码从现在这架势来看,我确实是输了。

    后来有一天吃中午饭的时候,我还看见马雯雯跟她那个比较好的同学一起吃饭呢,后来黑熊还一个人端着饭碗过去了,随后三个人吃饭的时候有说有笑的,看来马雯雯这时候心里面已经接受黑熊了,她会不会跟黑熊处对象我不清楚,但是处朋友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后来娘娘腔还看见黑熊跟马雯雯吃饭了,他还笑着问我:“咦,那个村姑不是你的朋友么,你把她介绍给黑熊了?这不是羊入虎口了么,你要害了这姑娘的!”

    我苦笑了一下,并没说什么,还有一次我去找乔兔玩去了,玩完回宿舍的时候,快到宿舍门口时,我听见我们宿舍里面有人说话,而且有黑熊的声音,我听见黑熊说:“现在那情况当然是好多了啊,童童这狗日的,他之前给我在中间搅合,挑拨离间,所以那时候人家马雯雯根本就不搭理我,后来那天晚上咱们不是喝了点酒么,你又去我们宿舍骂了几句,我后来就找他出来,去厕所给他说了一堆,反正就是提醒他以后别在挑拨离间了,打这之后,马雯雯对我的态度就好多了,现在我们还能一起有说有笑的吃饭呢!”

    黑熊这话说完,我心里咯噔一下,寻思他现在应该跟鹰钩鼻那几个人在宿舍呢,就是不知道王百万跟娘娘腔他们在不在,我估计可能不在,因为他们在的话,黑熊不可能这么说话的。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打算继续回宿舍去了,而是转身就走,可就在我打算转身走的时候,我听见鹰钩鼻的声音了,他突然问黑熊:“那如果以后童童还在中间掺和呢,兴许马雯雯只是把你当朋友,没有跟你好的意思呢?你觉得你跟童童翻脸的可能性大不大啊?”

    黑熊哼了一声,说:“他要是还把我当兄弟,他就应该不再插手这件事,那我就还把他当兄弟看,不过你们说,那马雯雯又不是他亲妹妹什么的,你们说他犯得着多管闲事吗?当然了,他要是执意要管的话,那就说明他没有把我当兄弟,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没必要给他留好脸了,该他妈干的时候就得干!倒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啥的,就是他这样让我太心寒了!”

    黑熊这话说完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该心寒的应该是我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