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437794.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64 绑黑熊

正文 464 绑黑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个大兴木材厂是个废弃的木材厂,门柱上写着“大兴木材厂”五个字的牌匾也歪歪扭扭的,大门更是破旧,反正看起来就像是很久没人来过的样子,很荒废。

    我跟娘娘腔在门口吆喝了好半天,完事陈冲才从厂子深处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过来了,他把自行车骑到我两跟前后,满脸得瑟的笑,我问他到底有啥惊喜让我两看,他用下巴朝着厂子深处指了指,说:“你到了里面就知道了!”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陈冲,而换成了其他人叫我来这,然后让我进里面的话,我肯定会有一种有“埋伏”有“陷阱”的感觉,但是陈冲跟我这关系,他肯定不可能埋伏我的,所以我心里这下更好奇了,到底有啥惊喜,能让他这样大费周折的叫我两来?

    我骂了陈冲几句,问他直接给我两说就是了,在这墨墨迹迹的跟个娘们一样,但是不管我怎么说,陈冲就是没有告诉我两的打算,只是一个劲的说进去就知道了。

    这个木材厂的院落很深,在老后面还有很大一片的后院,里面堆放着很多没有用的废弃木材,在木材的旁边,还有一排的小瓦房,这里并不止陈冲一个人,因为在瓦房的跟前停放着几辆面包车,很明显有很多人都在这个厂子里。

    快走到那排瓦房跟前的时候,我就能听见屋子里面传来了打骂声,有的声音我听着很陌生,但有的声音听着有点耳熟,似乎还听到了那个长毛的声音,虽然之前只跟他接触过一次,但是他除了头发比较个性外,声音也是比较独特的,所以我可以听得出来。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我听到了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黑熊,黑熊骂骂咧咧的不知道骂谁呢。

    黑熊怎么会在这?他现在跟我们已经没什么瓜葛了啊?

    猛然间我反应过来了,之前这个长毛就说过要帮我们收拾黑熊呢,我当时以为是他喝多了在那吹牛逼呢,根本就没当真,现在看来,他是认真的了?而且已经付出行动了,真的把黑熊给带到这了?

    说真的,我此时并没有任何高兴或者觉得出了口恶气的感觉,反而觉得陈冲跟长毛给我添麻烦了,我跟黑熊基本上已经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井水不犯河水,此时他们两个把人家又给绑到这来了,还叫我和娘娘腔过来了,那黑熊肯定以为是我指使的,到时候回到学校,我跟黑熊之间,那还能和平相处吗?

    那显然不能。

    但他们这时候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一步了,我也没啥办法了,虽然已经猜到了里面是黑熊,但是我跟娘娘腔进了屋子的时候,还是被里面的一幕给惊呆了,黑熊当时居然被人绑着吊起来了,脑门上还都是血,在旁边有个大麻袋,上面也有血迹,旁边还围着五六个嘻嘻哈哈的男青年,手里都拿着棍棒啥的,我寻思长毛跟陈冲他们,肯定用麻袋把黑熊裹起来好好的打了一顿。

    黑熊这时候看见我跟娘娘腔进来后,直接就冲我骂,他说:“我**的童童,你居然阴老子,有种的今天你们就弄死我,不然老子回去了,肯定找人砍死你个狗日的!”

    娘娘腔跟黑熊倒是没有直接的冲突,这时候娘娘腔还皱着眉,一副“咋回事”的样子,完事他急忙给黑熊解释,说:“这件事跟我和童童没关系,我们两个根本就不知道啊,你可别乱想啊,这......”

    娘娘腔的话还没说完呢,黑熊就打断他了,黑熊说他倒是相信娘娘腔不知情,但是我,肯定是知情的,他还说他仍然会把娘娘腔当兄弟的,让他别担心,娘娘腔这时候还又解释了一遍,说我们两个真的不知道,说着,他还想过去给黑熊松绑或者擦擦脸上的血啥的,不过被旁边的几个青年给拦住了,陈冲这时候也劝娘娘腔,说:“你别掺和这件事了,站在旁边看着就行,放心吧,这件事是我们整的,不会连累到你的,不过你放心,要是这狗日的回头敢找你麻烦的话,兄弟我肯定帮你!”

    说着,陈冲还过去踹了黑熊一脚,说真的,我这时候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我并没有急着给黑熊解释啥,而是跟陈冲发牢骚说:“你做这件事前,应该先跟我说一声啊,你这整的是哪一出啊,好端端的把人家绑到这里干啥啊,他找你麻烦了吗?”

    我对陈冲这么一抱怨,陈冲也有点不高兴了,他皱眉道:“你在宿舍门口的走廊那,不是被他们给打了吗?而且之前吃饭的时候,长毛不是都答应你们要帮忙收拾他呢么,反正现在做都做了,你怕啥啊,跟他们硬干就是了啊,以后他要是找你麻烦啥的,咱们就一起干他们啊,拿出咱们上高中时的气魄啊,你看看那时候咱们两怕过啥啊,不都是一点一点混出来的吗?”

    我给陈冲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都是成年人了,做什么事不要跟以前一样那么冲动了,而且我跟黑熊现在已经井水不犯河水了,这件事这样解决就挺好的,你现在非要折腾出这么个事来,以后我在学校里面还怎么呆啊,你现在不上学了,你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我还要在学校里面呆两三年呢啊。

    可能是我说这番话也说的有点重了,陈冲有点急眼了,他直接一摆手,说:“算了,你不愿意掺和算了,那你们两走吧,就当今天我没给你们打电话,我做的事回头我自己负责就行了,跟你们没关系!”

    说着,他还在那嘀咕,说他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我,真是现在好心当成驴肝肺了,还说我现在越来越没有以前的魄力了,他都快看不透我了。

    说真的,陈冲这么说话让我心里还是挺不舒服的,我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了,而一边的黑熊,这时候还在那继续骂我们,还说我两在这装给他看呢,说不管我们怎么装,他都明白这件事我肯定参与了,回头肯定放不了我。

    陈冲这时候可能是心里有气,直接过去朝着黑熊就是一顿踹,那长毛这时候还拿着一个木棍过去,朝着黑熊的肚子一个横劈,打在黑熊身上的时候,棍子都直接断了,可见这力道有多大,这娘娘腔跟陈冲的关系并不是很铁,所以这时候也不好直接上去劝,只是在我旁边杵了杵我胳膊,示意我上去说说好话。

    说真的,好歹黑熊原来跟我兄弟一场,我也不想看他挨这欺负,更何况这长毛跟我也不熟悉,他跟黑熊又没什么仇没什么怨,这么打黑熊有点说不过去,所以我就过去说了几句好话,劝陈冲跟长毛放了黑熊吧。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番话说完后,黑熊不但不领情,还在那骂我,他让我别在这假惺惺的,说只要今天他不死,他回头就弄死我,你说他骂我就骂我吧,他还突然把乔兔给扯进来了,骂了一堆关于乔兔的坏话,还说他回头就找人把乔兔给那啥了,这家伙瞬间就把我给惹火了,我直接朝着他也踹了一脚,同时骂道:“你他妈活该被人绑到这挨打,我看你还是挨打的轻,草,就你妈这B样还想跟马雯雯处对象呢,我看你这辈子别想了,做梦去吧!”

    我这么一骂,陈冲倒是在旁边乐了,他还过来拍拍我肩膀,说:“看看,这狗日的就该打,现在了嘴还不老实,刚才你还怪我把他给绑到这来了,现在咋样,觉得我......”

    陈冲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就摆摆手让他别说了,说真的我现在心情真的挺乱的,虽然黑熊刚才那一番话着实让人生气,但我并不赞同陈冲今天把他绑来的做法,这是两码事。

    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地步了,我跟黑熊的梁子,也算是彻底结下了,想解开估计是不可能了,所以干脆我也就不管这件事了,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我给陈冲说他想怎么处理随他自己吧,等会乔兔还要找我呢,要是没啥事的话,我就先找乔兔去了。

    陈冲也没勉强我,让我跟娘娘腔先走了,不过临走的时候,娘娘腔似乎想劝说陈冲,同时也想让我帮忙求求情,估计他也不想我跟黑熊的关系彻底闹僵了吧。

    我给娘娘腔说:“你看看刚才黑熊那样子,我现在过去求情也没用,而且他也不会念我的厚爱的,既然已经闹崩了,那就这样吧,大不了以后就做仇人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