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455555.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67 赢了

正文 467 赢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冲这意思就是说要跟黑熊他们打定点,这要是在我们老家的话,我倒是觉得是个不错的法子,但这里是省城,是人家黑熊的地盘,在人家的地盘上跟人家打定点,这不是没事找刺激吗?

    我问陈冲脑子没让驴踢了吧,跟人约好定点后,谁去打?就凭借你跟我两个人?

    陈冲说那不是还有长毛呢,让长毛找点人,我说你们这次偷袭人家黑熊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为你们来阴的了,如果跟人家光明正大的来,不一定能制服了人家,而且人家不但自己能找下人,鹰勾鼻跟马超也不是吃素的,咱们跟他们打定点肯定行不通。

    陈冲让我对自己有点信心,他说干仗这事我也是老手了,就不用多给我说了,干仗根本就不是靠人多取胜的,主要还是气势跟狠劲,即便我们到时候人相比对方少很多,只要我们个个猛,不一定会输,说到这,陈冲还给我说了个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跟他们约定点,这样一来的话,起码干仗前的这段日子,还能风平浪静的度过,至于定点输还是赢,那随后再说!

    我寻思这倒也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只能这样了,我给陈冲说我在校门口等着他,让他快点来,陈冲说马上就到了。

    差不多五分钟左右,陈冲打了辆出租车过来了,下车后他还有脸跟我嬉皮笑脸呢,我骂了他两句,说:“你他妈的还有脸回来呢,事情都是你闹的,要不是你跟长毛绑人家给人家来阴的,人家能给我打威胁电话吗,咱们用得着这么心惊胆战的回学校吗?”

    陈冲笑着安慰我,说:“没事,事情都干了,现在说这么多也没啥用了,谁让那家伙欠收拾呢是不?你放心,长毛说他认识个厉害的哥们,回头要是让他去对付黑熊,我保证整完他后他服服帖帖的,以后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烦了。”

    我寻思你说的倒是轻巧,这次收拾了人家一顿,人家不但没服帖,反而叫嚣的更厉害了,估计这长毛也没什么大本事,我说先把这次的事情解决再说,陈冲说他这不就是来解决这事了,说着,他就拽着我往学校里面走,在路上的时候,他还给我讲了一大堆周五那天我跟娘娘腔走后他们是怎么对付黑熊的事,还说长毛在黑熊的脚上撒尿,还让人专门拍了视频,以后要是黑熊敢得瑟的话,就把他这视频都发出去。

    我寻思陈冲他们也真是够损的,这种事也做得出来,黑熊那样好面子的人,吃了这个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话说我两进了教室的时候,老师正在那讲课呢,我正准备用眼睛扫描下教室,看看黑熊在哪呢,这家伙就直接站起来了,他一边往我们这边跑一边骂道:“草你们妈的,你们两还敢回来呢,看老子今天不扒了你们两的皮。”

    这家伙骂我们的时候,还掏出手机打电话呢,应该是给鹰勾鼻他们打呢吧,老师这时候还斥责我们,让我们有啥事出去解决去,别再教室里耽搁大家的时间,不过我们三个这时候都没人搭理老师,等黑熊快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陈冲直接用手指着他吆喝道:“咱们能不能先别激动呢,我们要跟你打定点呢,你敢不敢啊?”

    本来以为陈冲这么一喊,黑熊就会立马停下来跟我们说打定点的事,但是他没有,他情绪有点失控,明显太恨我们两了,他骂道:“打你妈了个比,就你们两个B样的,还想跟老子打定点,你们拿啥跟我打定点?就算是要打,也得老子先收拾你们一顿再说,草!”

    说着,这家伙已经走到了我们两跟前了,看样子要跟我们直接动手,我也立马就做好了跟他干仗的准备,不过这家伙刚举起胳膊就站在那不动了,估计他明白了,以他一个人的实力,打我们两任何一个人都不太可能打赢,更何况我们这有两个人呢。

    随后他用手指了指我们,给我们说等着,然后就在那打起了电话,陈冲这时候一个劲的冲他喊,问他敢不敢打定点,这么老半天了一直不答应是不是害怕了,随后他还说了一大堆激黑熊的话,黑熊还真就上当了,他骂了两句后,说:“行,你们不是要跟老子打定点呢么,明天中午,老子在护城河北边的荒地那等着你们,不来的是孙子!”

    就这样,我们两跟黑熊约好了打定点,这天回到宿舍后,娘娘腔跟王百万还找我谈了谈,他们两的意思就是说,两边都是他的兄弟,这次打定点的事,他们就不掺合了,我也能理解他们,给他们说陈冲负责找人,没事的。

    这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陈冲接了个电话,完事说他要出去了,今晚就不回来了,我寻思这狗日的又要出去玩妹子去了,便骂了他几句,说:“明天要跟黑熊打定点呢,你人都找齐了吗?又要出去浪啊,一天不上妹子,你心里就痒痒的不行是不啊?”

    陈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说:“我出去就是为了办这个事去了,你放心吧,人我肯定给你找齐,明天肯定让咱兄弟两长脸!”

    这天晚上躺在宿舍跟乔兔聊天的时候,出去一趟回来后的娘娘腔还突然过来找我了,他凑到我耳朵边小声跟我说:“我刚下楼的时候,碰见鹰钩鼻他们了,我听见他们说今天晚上要来宿舍阴你呢,我看你还是出去躲躲吧,免得被他们阴了啊!”

    我说既然跟黑熊约好了打定点,他们应该不能来阴我啊?娘娘腔说那不一定,毕竟之前可是陈冲跟长毛先阴的他们,就算是他们阴回来,那也占得住理。

    虽然我心里也有点虚,但是这时候要是出去躲的话,那岂不是显得我太怕黑熊了,所以我并没有打算出去躲的心思,幸运的是,这天晚上鹰钩鼻他们根本就没来宿舍找我的麻烦,我寻思可能是黑熊拦着他们了吧,第二天早上上课的时候,黑熊还专门过来嘱咐我,说中午在护城河那等着我,让我一定要去,还让我转告给陈冲,不去的是孙子。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我就给陈冲打了个电话,问他人准备的咋样了,他说长毛昨天晚上就给他哥们说了,说好今天中午十点钟集合的,结果现在人还没见,我问陈冲这是咋回事,别放了咱们鸽子就完蛋了,让他赶紧给长毛打电话问问,到底靠谱不靠谱,这马上就中午了。

    陈冲说应该挺靠谱的,让我别担心,兴许人在路上呢,跟陈冲挂完电话后,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今天这个定点怕是逊了。

    十一点半的时候,我找到陈冲跟他所谓的“大部队”了,说真的,让我很失望,加上我一共也才七个人,还没那天在大兴木材厂的人多呢,我把陈冲拽到一边,问他就这么点人吗?

    陈冲给我说还有人呢,现在应该在路上呢,说着,他还看了看手表,说应该就快要到了,看着陈冲说话这么没底气,我心里就觉得悬了,在一边的长毛神情倒是轻松的很,他还嘀咕着说就算是其他的人没来,我们几个也足够了。

    我当时心里还琢磨呢:这长毛到底是啥来头啊,真有什么大本事?还是在这装大尾巴狼呢?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剩下的那波人这时候还没来,我们也没继续在这耗着等着,而是朝着护城河那边去了,在半路上的时候,长毛还一个劲的拿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呢,那边不知道是故意不接还是手机出问题了,反正就是没打通,不过这长毛的脸色倒是一直都很正常,也看不出来他慌张啥的,从临危不惧这一点来看,这家伙倒是也像个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难道陈冲看人的眼光,真的没问题吗?就我们几个,能对付得了黑熊鹰钩鼻和马超他们吗?

    话说我们到了护城河那边的时候,在北岸的荒地上,已经聚集了好多人了,这上大学后,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兴奋过呢,这一幕不得不让我想起高中时打定点的那些事,本来来之前还有点忐忑呢,此时心里也就只剩下激动跟兴奋了,反正人已经来了,今天这一仗也在所难免了,干脆就放开手脚去打吧,谁怕谁啊!

    话说我们两边人碰头后,还没交涉几句话呢,就直接骂起来了,对面的人可能仗着自己人多,这时候骂的最凶,尤其是黑熊,他之前被陈冲他们阴,吃了不少苦头,这时候肯定骂的最带劲,他们骂的同时,人群也慢慢的朝着我们逼近了,当两拨人碰头之后,前排的人推推搡搡没两下呢,直接就干起来了,我们这边的人比较少,人瞬间就被对方的人群冲散了,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长毛带来的那几个人,身上都带着家伙呢,这时候一股脑的全拿出来了,要命的是,他们拿的还都是明晃晃的玩意,这些玩意可是要出大事的,而黑熊跟鹰钩鼻他们的人,明显都是空手来的,只有极个别的人身上带着一些小玩意,估计就是平常防身用的,这时候拿出来也管不了什么作用,根本就抵挡不住我们的势头。

    尤其是这陈冲跟长毛,两人动起手来那真是一个比一个狠,拿着家伙事就朝着对方的脑袋上招呼,黑熊这时候还赶紧后退了几步,骂我们不地道,居然还带家伙。

    陈冲这时候就反驳他,说:“你他妈的也没说打定点不带东西啊!”

    黑熊说之前就应该说好带或者不带的,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一边带了一边没带,不管怎么样,这时候既然打起来了,也就不可能再停下来讨论带不带东西的事了,反正他们人多我们人少,带东西应该也没啥的,黑熊这时候还在那嚷嚷,让我们都把东西放下,说这样根本就不公平,但根本就没人搭理他,很快他也就没机会嚷嚷了,因为陈冲上去缠上他了,两人连滚带爬滚到护城河的河沟里去了,好在这护城河大部分地方都是干涸的,人掉下去没事,而我这时候也认准鹰钩鼻跟鹰钩鼻死磕,这鹰钩鼻本身腿就不太方便,所以这时候战斗力并不高,他跟马超两个人合伙都被我打的团团转。

    战斗持续了没片刻功夫,黑熊他们的大部分人就已经不行了,都退到一边不敢上来造次了,其实这也是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学生,跟长毛他们这种社会上的小油条,不管是心智啊还是干仗的水平那都没法比,况且长毛他们手里都有家伙事呢,这士气高涨,对方自然都虚得不行,总之,这场仗以我们胜利告终,对方好几个人都被我们打的严重挂彩,还有个人的耳朵都被人给整掉了,黑熊虽然表面上看着还是很不服气,但是他嘴上也不好说啥了,毕竟他们输了,长毛还警告了他一堆,让他以后别再找我们的麻烦了,不然他回头有的是人和法子整黑熊。

    虽然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我明白,黑熊心里肯定不服气,他肯定还会再找我麻烦的,而我们这边的几个人后来还专门去吃了顿庆功酒,饭局持续到一半的时候,来了四个穿着打扮很普通的年轻人,清一色理着小平头,反正看着有多普通就有多普通,但是长毛对这几个人却是特别客气,我从他们的聊天中也听出来了,这四个人就是之前长毛一直打电话要叫来帮我们打定点的那几个人,之前电话打不通是因为他们四个招贼了,手机被偷了,而其他的人又没有长毛的号,所以耽搁了,好在有人通过别人要到了长毛的电话,这才联系上,不管怎么样,我们今天是赢了,他们四个参与不参与的,已经不重要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