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455556.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68 挨了耳光

正文 468 挨了耳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吃完饭后,我们几个就在包间里面吹牛逼闲聊,说真的,这后来进来的这四个普普通通的人,一开始我也没怎么注意,但是后来酒喝多了之后,我发现他们跟长毛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说啥呢,后来我还无意间瞥见有个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透明袋,里面好像装着白色药丸一样的东西,他把这东西直接就塞进了长毛的口袋里,长毛脸上也立马就笑成了一朵花。

    我一开始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呢,还以为是长毛病了或者啥的,人家给他来送药了,但是后来感觉这长毛的笑看着让人特别慎得慌,猛然间我就反应过来了,来省城上大学之后,我也知道这边的风气比我们老家差多了,吸毒的人也很多,难不成刚才那人给长毛的药丸,就是毒品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长毛这个人肯定就沾不得,陈冲要是跟他呆得时间久了,自己惹上毒品可就麻烦了,要是他们再联合起来贩卖这玩意的话,那可是要坐牢的啊。

    想到这,我心就悬起来了,怪不得之前我问陈冲长毛到底是干啥的,陈冲一直遮遮掩掩不怎么跟我明说,估计他自己也明白,我寻思我得好好劝劝他。

    差不多两点多快三点的时候,我们的饭局散了,长毛后来也领着他们的人走了,临走的时候我还听见他给那几个普通男说:“那钱回头见面的时候我亲自给你们送去啊,网上就不走账了,太不安全!”

    那几个人说不碍事,下回给就行,人都走后,也就剩下我跟陈冲了,我这时候就把陈冲拽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小声问他:“我问你啊,这个长毛到底是干啥的,你老实跟我说?”

    陈冲笑着问我:“咋了你这是,看你这么紧张,就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具体干啥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也算是个鸡头吧,也认识几个漂亮妹子,回头我们之间的资源可以互相利用一下,大家都赚得多一点!”

    我说你少跟我在这装蒜,我刚才看见有人给他塞了一包白色的药丸,那玩意是啥你不会不知道吧?

    陈冲听完后一愣,眉头也皱起来了,他反问我:“啥药丸?你看见了?”陈冲虽然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神出卖了我,他这人其实不爱撒谎骗人,但是只要一骗人,他的眼神就躲躲闪闪的,不敢跟人对视,这一点出卖了他。

    我说:“你自己明明知道,还在这跟我装呢,看你眼珠子转来转去的,先去照照镜子学会怎么骗人再来忽悠我!”

    陈冲这才笑道:“你他妈的眼睛就尖得很,我怎么就没看见有人给他药丸!”说着,他还又重复了一边,说他是真的没注意到,不过他倒是跟我承认了,说长毛这家伙确实鼓捣这些玩意呢,不过也不算是啥毒品,就是一些小剂量的摇头丸啥的,成分不高,人吃了没啥大事,现在酒吧里的很多年轻人,都吃这个呢,玩起来比较嗨一点。

    我让陈冲别在这存侥幸心理,我说:“是毒品就是毒品,不是就不是,你别在这跟我打马虎眼,这要是让抓住了,可是得坐牢的,你家里有那么厚的家底呢,现在无非就是在省城混一段日子,不求你在这边多上进有多大的出息,你只要好好的呆着别惹大乱子就行了,那长毛既然沾惹这个,你跟着他呆得时间久了后,你以后能脱身吗?要是他出事了,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陈冲一摆手,说:“我最近去酒吧啥的场所去的比较多,年轻人喜欢这个的很多,也就吃完摇摇头跳跳舞,回头出去了跟正常人一样,一点事都没有,是你自己想太多了,不行这几天晚上我带你去酒吧体验体验,等你明白了,你肯定也就觉得这没啥的了,就跟嚼口香糖一样的感觉!”

    陈冲这么一说,我心里更是忐忑了,这家伙为啥要这么极力的维护长毛呢?明显他思想上已经接受长毛跟这些东西了,而且看他说话这架势,他应该也是碰过那些玩意了,我问陈冲:“你碰过那玩意吗?”

    陈冲点点头,说:“碰过啊,就一两次吧,挺带劲的,不过过后就没什么事了,哎呀!你放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干啥,不会陷进去的,而且我要是跟着长毛摸透了这个门道,以后回到咱们老家了,我兴许也能做这行啊!你说我要是......”

    陈冲说到这,我直接就打断他了,说真的,我这时候气得都想狠狠的给他几个大嘴巴,我说:“你他妈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那玩意是能碰的么?一开始你碰了觉得没啥的,等你以后不满足了,你就会碰那些剂量更大的,到头等你陷进去了,你想出来都出不来了,你爸妈到时候要是知道了,你觉得他们心里会好受吗?我一直都觉得你人挺精明的啊,在社会上混是一点没问题的啊,怎么现在这么糊涂啊,连这最基本的你都不明白?”

    可能是我话说的有点重了,陈冲看上去有点不高兴了,他沉默了片刻后,跟我说:“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么多了,反正说了你也不懂,总之这些事没啥的,你别担心了,长毛这人咋样,我还是看的挺清楚的,而且他自己也有分寸,他上面也有人罩着的,不会出事的,时间久了你慢慢就明白了!”

    说到这后,他看了下手表,说他还有点其他的事要去办,就不跟着我回学校去了,完事他就去了路边拦了一辆车走了,临走的时候我还冲他喊了半天,让他自己多注意点分寸,别玩火,他说他自己明白。

    反正我在回学校的路上,心里一直都觉得不踏实,总觉得这个长毛早晚要给陈冲带来麻烦。

    虽然今天中午的定点仗,我们干赢了,但是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心里还是有点虚,毕竟宿舍那边是人家黑熊的地盘,人家跟鹰钩鼻他们随便一吆喝就能叫来一大帮子人,要是真的发生冲突啥的了,我在宿舍里根本就没什么人能帮我,心里缺乏安全感这也是应该的,我走进宿舍楼,往我们宿舍走的半路上,还见一些大二的人在旁边对我指指点点的,偶尔能听见有人说我是叛徒啥的,联合校外的人打校内的之类的,我寻思今天我跟黑熊鹰钩鼻打定点的事,应该有不少人知道,在他们看来,我铁定跟叛徒没啥两样了。

    但我也无所谓了,大学本来就跟高中初中不一样,相对于要开放了很多,跟校外人联系密切这也说得通,而且也就是鹰钩鼻他们这伙人会对我有意见,其他的人才不会在意这些呢,说白了我也不是啥名人,谁认识谁啊。

    回到宿舍后,娘娘腔跟王百万还冲我抱拳作揖,说晚上要带我出去庆祝庆祝,我问他们两有啥喜事了,要庆祝啥啊,王百万骂了我一句,说:“当然是庆祝你打定点打赢了这事啊!”

    我当时还挺纳闷的,今天跟黑熊他们干完之后,我直接就跟陈冲长毛他们吃饭去了,也没给娘娘腔跟王百万打个电话通报一声,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赢了?

    我问王百万咋知道我们赢了的,王百万嘴一撇,说:“你去外面走廊里溜一圈,到处都是谈论你们干仗的事的,不过啊,咱们宿舍现在算是臭了,好多人都说以后排挤咱们宿舍,让咱们宿舍的人都不好过!”

    说着,王百万还叹了口气,反正他那言外之意,就是说我们这次可是把他跟娘娘腔还有大高个也连累进来了,大高个其实并没所谓,人家从来都是单打独斗,从来不站边,黑熊鹰钩鼻他们也知道,而且大高个最近跟学校篮球队的人混得越来越熟了,那帮篮球队的各个身高体壮,有人想要找大高个麻烦的话,那得看看体育队那帮肌肉机器们答不答应。

    话说回来,这天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跟王百万还有娘娘腔打算出去吃饭玩一玩的时候,还没出宿舍门呢,有几个人就推门而进了,带头的是那个小马尾,就是之前大三的那个混的比较**的人,这人在学校里也算是鹰钩鼻的靠山,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鹰钩鼻,另外一个是个纹身男。

    这纹身男我经常见,基本上每天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都会跟几个不三不四的青年聚集在食堂大门口的一个靠窗户的桌子旁,要么抽烟要么打牌,偶尔还会叫住路过的人过去,给人家借钱花,说是借钱,其实就是白要的,根本就不还,我之前还没跟黑熊闹翻的时候,听黑熊给我介绍过这个人,外号叫豹子头,算是小马尾最得力的打手,干仗能力特别强。(因为他的纹身是一个豹子头,所以他的外号就是豹子头,人的脾气也很暴!)

    这节骨眼上他们三个来我们宿舍了,那肯定是来找我麻烦的,至于黑熊为啥没来,我寻思可能是干仗干输了,他觉得脸上没光,不想过来自找羞辱吧。

    鹰钩鼻先是用手指了我一下,完事小马尾就没好气的问我:“你今天中午找人跟我弟他们去打定点了,是不?”

    我没回答他问题,而是直接问他咋了,有事?

    话刚落,这家伙直接一巴掌就朝着我脸上招呼来了,我当时没防备,硬是挨了这一下,这家伙可是打我耳光啊,打人不打脸,打脸得多丢人啊?当时我这脾气就上来了,我管你对面有多少人呢,只要惹火了我,我肯定得跟你死干。

    我直接一个巴掌打了回去,同时一个鞭腿朝着小马尾的腰部那抽了上去,这小马尾虽然混的**人脉也广,但是他的身子骨并不强壮,而且干仗的实力也不强,挨了我这一下后,身子直接一个不稳,往后面踉跄了几步,差点就摔倒了,这家伙可能没想到我会动手,缓过神来后,直接疯了一样朝着我扑来了,脸上的表情也恶狠狠的,不过他慢了一步,那个豹子头已经冲到我跟前了,左手迅速而有力的揪住了我的衣服领,我当时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面退,想挣脱开他来,毕竟我的长项是用腿,他这么黏住我的话,我根本就施展不开腿来。

    说来也怪我这衣服质量太好了,如果是个烂衣服,我可能使劲一扯衣服就烂了,我也就能挣脱了,但是这衣服太结实,我愣是没挣脱开,而且这豹子头的劲,还不是一般的大,我感觉跟之前那个低胖男都有的一拼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