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479503.html"}})();
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70 去鹰钩鼻宿舍闹腾
    曹叔看着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看他那样子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不过他也没多问啥,后来让我把这照片收起来,让我好好吃饭,他也没继续跟我聊我爸的事了,而是开始跟我聊曹圆圆的事,基本上都是数落曹圆圆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捣蛋之类的,曹圆圆在旁边听着的时候,脸一直都是拉着的,时不时的还跟曹叔斗嘴斗气,说真的,这小丫头除了有大大咧咧的特性外,她跟人斗嘴斗气的时候,偶尔看着还有点可爱,这也是跟陈雅静有点不同的地方。

    吃完饭后,曹叔还想留我在家里睡觉,但我找理由推脱掉了,对于这个曹叔倒是没太强求我,估计人家今天叫我来的目的,就是让我看那张照片,然后看我的反应,此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留不留我都无所谓了,我出了他家后,还拿出那照片翻看了好久,确实一点造假的痕迹都没有,应该是正儿八经当年的老照片,我还想从这些照片里搜寻出什么有用的价值来,可是从这照片里看,三个人并没什么异常,背后的背景也就是土丘啥的,除了那个半仙外,我真不知道这照片还能提供给我啥信息。

    可这个半仙到底是谁呢?跟我爸关系比较好的大头林叔他们也早都枪毙了,马脸也遭了车祸死了,还有谁能解开这个谜?四哥吗?应该不可能,四哥如果知道的话,那曹叔就不会来找我了,肯定就去找四哥去了。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那干脆就不去想了,反正曹叔比我更在意这个,他肯定会去查的,只要他查出点什么来,肯定也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不过我心里隐约猜测,这个半仙如果真实存在的话,那他可能知道我爸宝藏的事。

    我回学校前,给王百万跟娘娘腔打了个电话,他们两表示在KTV唱歌呢,问我去不去,我寻思反正现在回宿舍了也没人,干脆就去吧,到那后,我们三个唱到大半夜,因为时间太晚了,我们就没回学校,而是在附近开了一间房睡下了,第二天上午也没去上课,中午的时候才回宿舍,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回到宿舍后,屋子里面臭烘烘的,好像一股子屎的味道,我的床铺当时也乱糟糟的,上面到处是脚印子,还有一片片湿漉漉的地方,等我扯着被子一个角揭开后,发现里面有一大坨屎,这他妈的,肯定是鹰钩鼻黑熊他们整的。

    当时我这心里的火气就上来了,昨天被鹰钩鼻他们三个打我这心里就还憋屈着呢,现在又这么整我,这明显是不想让我在宿舍里舒舒服服的过了,我寻思既然你们不想让我好过,那我也不让你们好过,因为当时在气头上呢,我也没多想,直接从宿舍的床底下找了根钢管,完事朝着鹰钩鼻他们宿舍去了,娘娘腔跟王百万还想在后面拦着我,但是我这时候意志坚决,他们根本就拽不住我。

    我当时是真的急眼了,我觉得哪怕我这次捅出大娄子也不管了,反正就是要让鹰勾鼻跟黑熊他们服我,以后再也不敢来招惹我了,话说我到了鹰勾鼻他们宿舍门口后,直接一脚将门踹开,里面当时有两个人,但是并没见鹰勾鼻跟黑熊的影子,我直接用钢管指着一个人,问他鹰勾鼻跟黑熊在哪呢。

    那人斜眼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呢?”可能是他说话的态度不好,我当时想把火发到他身上,便往前面走了两步,问他会不会说话,能不能好好给我说话,这人哼了一声,完事又看了另外那人一眼,他可能以为有鹰勾鼻跟黑熊给他撑腰呢,这时候压根就不怕我,他说:“老子说话就这么个样,不愿意听别听,离我们宿舍远点,谁让你进来的?”

    他这话出来后,我也没跟他多墨迹,上去一钢管就朝着他头上打去了,这家伙估计以为我不敢打他,躲都没有躲,硬是挨了我这一下,随后都没有闷哼一声,眼睛往上面一翻,然后就躺到后面的床上不动了,另外一个人这时候也站起来了,但是我不知道他是想跟我干仗还是想看那个被我打晕的人的情况,我当时也是打急眼了,根本就没来得及多想,直接也给了他一钢管,不过这个人身子骨要硬多了,愣是打了好几下他也没倒没晕,不过他可能被我的气势吓到了,也没还手,后来还是娘娘腔跟王百万过来把我拉开了,不然我估计还得打一会呢。

    我们从鹰勾鼻宿舍出来的时候,娘娘腔还提醒他们宿舍那个没晕的人,让他赶紧送另外一个人去医院,不然怕出事,我寻思娘娘腔这事办的还挺不错的,我刚打那人的时候,脑子发热着呢,所以根本就没考虑后果,打完后看他躺在那半天没反应,这就让我有点慌张了,但我既然打了人家,肯定就不能送他去医院或者打120,不然显得自己多没面子,娘娘腔这么一说,也算是让我放心了。

    回到宿舍后,娘娘腔还带点责怪的口吻跟我说:“鹰勾鼻他们不在就算了,你打那两个干啥呀,事情还没闹清楚呢啊,不知道跟他们有没有关系啊,你还打那么狠,你就不怕打出事来啊,我看你这大学是不想继续念了。”

    王百万这时候还赶紧碰了碰娘娘腔的胳膊,让他少说两句,他还替我说话,说:“那两个人平常也总跟着鹰勾鼻耀武扬威的,打他们绝对不会白打,应该打,就得这样才行,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娘娘腔叹了口气,说他说这么多话也是为了我好,不然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啊。

    至于我今天晚上睡哪,那肯定是不能睡宿舍了,就算是床铺跟被褥那些都收拾干净了,我心里应该也留下阴影了,反正不会住在这个床铺了,我当时还寻思呢,既然跟鹰钩鼻和黑熊他们起了这么严重的冲突,不行我就跟陈冲去外面租房子住,这样跟鹰钩鼻他们起的冲突应该会小一些。

    可能是宿舍里面的味道比较重,王百万跟娘娘腔也不想在宿舍睡觉了,王百万说出去开个房,去外面睡觉,临走的时候,他还问大高个跟不跟着我们一起走,大高个说不了,他说他自己在宿舍里面睡,不知道为啥,大高个说这话的时候,口气有点不太好,我想可能是他觉得我们给这个宿舍添麻烦了,又不好意思明摆着跟我们说,也只能从侧面发泄自己的不满了。

    话说我们三个出了公寓楼,在往校门口走的半路上,还碰到了黑熊跟鹰钩鼻了,他们看见我们的时候,也就是脸上有点得瑟的表情,并没有其他的异常,这就说明他们宿舍那两人被我打了的事,他们此时还不知道呢,等我们跟他们错开一段路之后,娘娘腔就拽着我胳膊说:“咱们赶紧走吧,他们现在肯定还不知道你去他们宿舍闹事去了,等下他们回去知道了,肯定就要来找你的麻烦了!”

    我说那巴不得呢,他们弄我被褥的事,我还没找他们算呢,他们要是敢追回来,我就上去跟他们干,娘娘腔白了我一眼,说:“那你一个人,能干的过他们那么多人吗?我真是纳闷,你们这些人成天跟人干仗,心里面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我问他害怕啥,死吗?

    娘娘腔说:“死不死的先不说,那要是脸上划了一道口子毁了容了,腿骨折了,眼睛瞎了什么的,你说你这辈子心里得多憋屈啊?现在咱们都还小呢,你跟黑熊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犯不着这样,要我说的话,你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说道说道,不行和好就行了呗,不然你们就......”

    我越来越觉得这娘娘腔有点婆婆妈妈的了,我给他说别说这么多废话了,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除非我们有任何一方服了对方,不然这疙瘩是解不开的。

    娘娘腔叹了口气,说我死要面子活受罪。

    我们出了学校,刚打了个车,正往酒店走的时候,我手机就响了,是个陌生的号,不过我还没接电话呢,我就猜测给我打电话的应该是黑熊他们,果然,接听后,电话那头传来了黑熊的声音,这家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当然是因为我去他们宿舍闹事这事骂我的,我也没跟他拐弯抹角,我说你们去我宿舍整我床铺,我没收拾你们都已经算够给意思的了,下回要是再做这种小人才做的事,让我抓住了别怪我不客气。

    黑熊说他倒是希望我能不客气一个给他看看,完事就继续骂我,警告我别回宿舍,我也懒得跟他多墨迹,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这天晚上我们三在酒店睡的觉,第二天早上去学校的时候,刚到了校门口,正打算进去的时候,从附近的石柱子后面突然就冒出来一帮子人,这帮人不是别人,正是鹰钩鼻跟黑熊他们那一伙,这家伙明摆着是在这埋伏我呢,我直接喊了一声跑,完事撒腿就朝着一边的马路上跑,这些人自然是紧追了上来,跑了几米远之后,我才想起自己刚才那一声吆喝真是多此一举了,黑熊他们的目标就是我,是不可能打王百万跟娘娘腔的,我压根就不用提醒他们。

    我之前好歹也是练家子,干仗技术不赖,这逃跑技术也一样好,按理说他们是抓不到我的,但是今天实在是点背,我跑的时候,还回头看他们追到哪了,很不凑巧的跟一辆电车撞到一起去了,我和那电车的主人都摔倒地上去了,我当时还没爬起来呢,就被赶上来的黑熊他们给揪住了,然后把我给打了个结结实实,不过在我挨打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呵斥着他们让他们别打了,完事还上来劝架拉架。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曹叔,我当时还纳闷呢,这个点曹叔怎么会出现在这?后来才知道,曹叔早上有点事要去处理,刚好他的司机开车到了我们这见我们在马路上打架,所以就下来帮我了。

    话说回来,曹叔当时只有他跟司机两个人,即便加上王百万跟娘娘腔,他们四个也无法拦住黑熊他们那么多的人,所以我这顿打没少挨,完事还是他们打够了才走的,不过曹叔也气得不轻,他把我从地上拽起来,问我那帮人是谁,要帮我收拾他们。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