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562457.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84 跟马朵朵聊天

正文 484 跟马朵朵聊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也就是乔兔现在跟我是对象,我回老家的话可以经常看到她找她玩,这也就是唯一值得我回家的地方了。

    到了我们老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陈冲先是把高萌跟乔兔送回了家,完事把我跟郑虎安置在一家酒店里,随后他自己也回去了,临走的时候,他还问郑虎啥时候回他家去,郑虎看了看我,问我跟不跟着他一起回去过年。

    我思考了片刻后,说:“要不咱们先在这呆着吧,临近过年那几天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回你家过年去!”

    郑虎说这样最好了,要是现在就回去的话,家里连个电脑也没有,那太无聊了,呆一段再回去是最好了,陈冲还说我们要是回去的时候就跟他说,他把那辆车给我们,让我们开着车回去。

    陈冲走后,我跟郑虎两人还出去找了家大排档吃了点东西,还是我们本地夜市的东西吃着比较舒服,吃完回酒店的路上,老鹰这狗日的还突然给我打电话了,他一上来就用那种阴阳怪气的口气问我现在是不是放假回来了。

    我寻思这狗日的怎么知道我回来了?但我没跟他多墨迹,我知道他此时给我打电话肯定是不怀好意的,我没好气的跟他说:“我回来不回来跟你有啥关系?要是有啥事你就赶紧放屁,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别跟我打电话了!”

    我说完这话后,就已经做好了挂电话的准备了,这家伙赶紧笑道:“你别急着挂电话啊,我这不是作为兄弟一场,知道你回老家后,想跟你聊聊天嘛,咱哥两好久没在一起吃一顿喝几杯了吧,咋样,现在有时间吗,能出来跟我......”

    老鹰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直接就打断了,我说:“我现在跟你已经不是哥们了,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我也没兴趣跟你一起吃饭啥的,就这吧!”说着,我就把电话给挂了,反正临近挂电话的时候,我还听见他央求我先别挂电话呢,让我别激动,但我最后还是挂了,这时候我心里就寻思:这狗日的打电话到底是为啥?本来我以为是想嘲讽我几句的,但是刚才他说那话的口气,似乎也没太想跟我撕破脸之类的,估计是有其他的事想找我帮忙了。

    想到这,我又想起了之前陈冲给我说的,陈冲他家里有个在部队的亲戚现在混得越来越好了,这老鹰跟谢大鹏应该也知道这个情况了,难不成因为这个,他们已经调整了他们之前的“作战方针”了?

    有这个可能,不管怎么样,老鹰的事我没兴趣,就算找我帮什么忙的话,我也不会搭理他的。

    我之所以选择留在本地呆一段时间,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在假期里跟乔兔多出去玩玩,或者跟陈冲出去玩玩,但是第二天上午给陈冲打电话的时候,他给我说他现在出不来,他爸妈不让他出来,因为他悄悄回老家这事,谢大鹏跟老鹰那边要是知道了的话,应该会大做文章的,所以陈冲只能在家里一直藏着,能有多低调就有多低调。

    至于乔兔,这一回来后,就跟着她爸妈去了亲戚家呆了好几天,我这几天就是跟郑虎去尚海瑞那里玩,周胖现在在尚海瑞这里也算是扎根了,他还给了我2000块钱,说是先还我一部分,我一开始并不要,说我现在又不急着用钱呢,这钱你先拿着用,等你以后手头宽裕了再给我。

    但是周胖的态度很坚决,他说这笔钱如果我不要的话,他自己肯定慢慢的就花了,还是还给我比较好,一点一点的还,心里面的压力肯定也就一点点的小了,不然以后直接还我一大把的话,心里肯定也觉得心疼啊!

    周胖都这样说了,那我自然也就把钱收下了。

    至于尚海瑞之前告诉我的他要跟他对象年底订婚的事,现在也给搁置了,他说本来说好的今年年底订婚呢,但是前一段他们两个刚贷款买了一套房子,今年就没计划订婚了,等明年天暖和了之后在订婚。

    说着,尚海瑞还问我啥时候订婚呢,我说我这还八字没一撇呢,早着呢,尚海瑞后来还给我出主意,他说现在最好是先在本地买个房子,剩下的钱就买一些商铺什么的,以后就算是没什么经济收入的话,每年靠着这些商铺也能够自己吃喝了,我说之前陈冲给我说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这几天没事干我就跟郑虎去看看,要是有合适的话自己就买下吧,这样也能让自己安心,不然这样总是住酒店,心里面不踏实,也太久时间忘记了家是什么感觉了。

    后来我还真的跟着郑虎去了很多楼盘看了看,最后在一个沙漠绿洲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子,80多万,复式楼,在我们这边算是小别墅了,上下加上地下室一共三层,还有车库跟花园阁楼,反正这个价格我觉得还是挺能接受的,而且离着尚海瑞他们家的小区还算是比较近的。

    至于剩下的钱,我买了一套100平米的商铺,不算大,地段算是比较可以的,不过商铺所在的地方还没有完全开发出市场来,人流量也比较小,现在租出去应该还是个问题呢,但是有人给我分析过,顶多再过个五年左右,这片肯定就是黄金地带了,到时候一年租个十几二十万的,根本就不是问题。

    房子也买了,商铺也买了,我现在基本上就没剩下钱了,不过足够维持我剩下几年的生活费跟学费了,当然了,前提是没有其他额外的开销,这钱一没了啊,人心里也就不踏实了,我觉得我必须得想办法赚点外快了,之前跟白姐干的时候还是挺爽的,起码一年赚个十来二十万不是问题,学费跟生活费起码有保障了,郑虎还提议我跟白姐联系联系,说说好话,要是能再跟白姐牵上线,一年我们两合伙赚点钱也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可以增加点经验,以后就算我毕业了,可以开个传媒公司或者广告公司都可以。

    其实咋说呢,这种想法我之前也想过,但是一想起白姐那家伙可对我“图谋不轨”啊,就算是她抛弃前嫌继续给我机会让我接外包活,我跟她接触时间过长的话,她继续对我有不轨的想法那咋整呢?现在我可是乔兔的对象啊,要是让乔兔知道了,那我到时候岂不是人财两空了?

    所以要想继续跟白姐合作的话,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白姐不能再对我有什么想法了。

    其实仔细琢磨一下,我也不用太担心这个,毕竟我是个男的,主动权在我这里的,只要我不给白姐机会,她应该也不会得逞的。

    我给郑虎说回头找陈冲说说这件事,看看陈冲能让他姐帮帮忙再去给白姐说说,要是能继续合作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这天晚上我就给陈冲打了个电话,说了下这件事,陈冲说他明天刚好要去他那个姐姐家,到时候跟我提一下这件事。

    眼看着离着过年一天天的近了,我跟郑虎也去逛街买了一堆衣服,差不多腊月二十多号的时候,乔兔回来了,我跟乔兔出去玩了一天,还开房好好的解决了一番生理问题,大概是上次我们玩大冒险的时候完全放得开了,这次玩的时候,乔兔已经适应了刺激的花招了,一点也没有扭捏,让我觉得特别爽。

    心满意足之后,我就跟郑虎去陈冲那开着车朝着郑虎他家去了。

    回到郑虎家里后,郑叔郑婶对我一如既往的热情,还是他们二老能让我感觉到家跟亲人的感觉,以前在郑虎家住的时候,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感觉,但是这次一点没有了,而且我除了可以跟郑虎玩之外,还能跟马朵朵一起玩。

    这马朵朵大概是在南方一直上学的原因,现在看见她的时候,发现她变白了很多,整个人看上去细皮嫩肉的,而且穿衣打扮什么的,明显要潮流很多了,在这个土村子里面算得上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

    大概也是因为马朵朵一直在大城市上学的原因,她现在回到村子后,也没什么可以玩的朋友了,也就能天天跟我在一起玩了,她后来还把马雯雯也叫到了村子,跟我们一起玩,我们三个在一起聊了很多,马朵朵还说现在马雯雯整个人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跟原来完全不一样了,胆子变大了,话也多了起来,马雯雯说这全是我的功劳,后来我们聊天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黑熊身上去了,马朵朵并不认识黑熊,听我们两个说完之后,她直接皱着眉拉着脸给马雯雯说:“你听姐的,以后去了学校别搭理那个什么黑熊了,他都把童童欺负成这样了,你还搭理他干啥呀,真是,你都要气死我了!”

    马朵朵的话刚说完,我赶紧就解释道:“不用了,现在我跟那黑熊已经没事了,井水不犯河水了,而且马雯雯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啊,她跟谁处朋友,这得看她自己的意愿,黑熊那人其实还是不错的,没必要因为我就不搭理人家啥的,不然人家要是知道了,又认为是我在后面嚼舌根,那估计就又出问题了!”

    反正不管我怎么说,马朵朵还是希望马雯雯不要搭理黑熊,马雯雯倒是没说什么,估计就算她这时候答应了马多多,回头去了学校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反正经过几天的相处我发现,马朵朵这人其实是挺好相处的,性格比较好吧,说话有时候也挺幽默的,她现在算是彻底把我当好朋友了,而且把郑虎也当成了朋友。

    腊月二十八这一天吧,马雯雯回她家里去了,这天晚上村子里突然不知道啥原因停电了,于是郑虎带着我们去了后山一个地头烤红薯去了,期间郑虎肚子疼,他就去了远处的低洼地拉屎去了,就剩下我跟马朵朵了。

    可能是现在在田地里面呢,而且孤男寡女的就只有我跟马朵朵两个人,这时候我猛然间就想起我跟郑虎很早以前在麦田里面埋伏马朵朵的情景了,这么一想,我就没忍住扑哧笑出声音来了,马朵朵这时候就问我笑啥呢,一开始我不愿意说,但是在她一个劲的询问下,我最后还是说了,我说:“我突然间想起之前我跟郑虎在麦田里埋伏你的那事了,想起来就觉得好笑的不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