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576901.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86 跟马朵朵在村外的一晚

正文 486 跟马朵朵在村外的一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那方面不就指的是床上功夫吗?这马朵朵也太直接了吧,就这么跟我说了?而且她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人家吸引她的地方,是因为床上功夫好?马朵朵图的是这个?这未免也......

    虽然我明白马朵朵的意思,但还是装傻问她那方面指的是哪?马朵朵说你别装蒜了,你懂的,我这才装作惊讶的样子说:“你指的是床上功夫?”

    马朵朵很干脆的给我回了一个恩,说真的,这时候我都有点无语了,不知道该跟马朵朵说啥了,之前一直觉得马朵朵的价值观什么的,应该也不会太差,怎么现在看来有这么严重的问题啊,随后我给她发了一连串的冒号,意思是我不知道该说啥了,她先是给我发了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然后说道:“咋了,是不是让你觉得特别无语啊,我其实也挺为自己感到无语的,但是没办法,我说的都是实话,之前跟我第一个对象上床的时候,那种感觉虽然很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而跟这个大叔上床的时候,有种当神仙的感觉,反正就是觉得我快要死了一样,这感觉会上瘾的,你可能会觉得我骚啊啥的,但这是实话啊,就是事后我也总是懊恼后悔,觉得我怎么变成这样了,唉!”

    可能这时候是大晚上的原因,马朵朵又跟我聊这种话题,让我一时来了点感觉,我便也开玩笑的问她:“那他都是一个大叔了,年纪那么大了,床上功夫能有多好啊,肯定不如咱们年轻人吧!”

    马朵朵说她也不清楚,毕竟她就只跟两个男的上过床,不知道其他的年轻人怎么样,说着,她还又给我发了个捂嘴偷笑的表情,问我:“你呢,现在可是年轻的很呢啊,是不是功夫特别好啊?”

    马朵朵这明显是在挑逗我了,我也就没跟她多扭捏了,直接开玩笑的说:“那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光我说也不顶事啊!”马朵朵说她不敢,她怕我对象知道了杀了她,我说我对象有那么恐怖吗,而且她怎么可能知道,你不说我不说的话,谁能知道啊。

    我给马朵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我这不明摆着勾引马朵朵跟我偷情呢么?这要是让乔兔知道了,不得吃了我啊,可毕竟现在是晚上,跟马朵朵也聊了这半天了,体内的荷尔蒙早已经很高了,这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了。

    马朵朵这时候回我道:“我怎么看你有种要出轨的架势啊,你......”

    马朵朵这话一说,我可能是羞耻心作怪,感觉脸突然有点发烫,自己确实有点莽撞了,人家马朵朵都还没有主动说要跟我那啥呢,我就这么着急表明意思了,万一人家只是跟我开玩笑逗逗我呢,我这得多丢人啊?就在我考虑该怎么回她的时候,她又给我发来一个消息,说:“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偷偷的跟其他女生那啥啊?”

    这我哪能承认啊,我说没有,就是今天晚上不知道咋了,心里面觉得痒痒的厉害,所以刚就跟你开了几句玩笑,马朵朵说:“心里痒痒那是因为我的魅力大吧!”

    到这的时候,我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了,马朵朵肯定也有点想法,不然不可能跟我这样说话,如果我坚持要跟她来点什么的话,她肯定会答应的,现在就看我想不想了。

    说实话我肯定是想的,但是又觉得这样对不起乔兔,这样就算是出轨了,以后我跟乔兔的感情就算是有污点了,可身为男人应该都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很难控制住自己,所以考虑片刻后,我心想豁出去了,反正马朵朵在南方上学,而且她家跟我老家也不在一个地方,就算是跟她来个一夜情啥的,只要我们两个不对外说,是没人知道的,所以我很干脆的给马朵朵说:“我现在好想要!”

    发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跳砰砰的一直跳,身体上的反应也是很强烈的,同时心里也很忐忑,不知道马朵朵会怎么回我话,万一要是拒绝了,我这脸可就丢大发了,而且以后在村子里还怎么面对她?

    马朵朵估计也考虑了半天,好半天后才给我回话,她说:“那你想着吧!”

    这话在我看来,她应该是委婉的拒绝我了,所以心里瞬间就凉透了,同时还有种羞耻心跟庆幸感在作怪,为啥庆幸呢?因为我觉得没有出轨成功,也算是一种庆幸吧,所以我给马朵朵回了个哦,然后说我困了,要睡觉了。

    这话发过去后,她马上就回我了,她说:“咋了?生气了?你要是真想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啊!”

    看到她这句话,我心里又不淡定了,紧接着她又发了一句话,说:“可是现在都这么晚了,而且也没地方啥的,你看明天行吗,明天白天咱们去县城里面......”

    后面的话马朵朵并没有打完,但是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说明天白天去县城里面开个房间,然后在房间里面来,可我这时候根本就等不及了,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已经沸腾了,我给马朵朵说我等不及了,现在浑身燥热的不行,马朵朵说那咋整呀,不然现在出去?

    我当时还想呢,现在出去的话能去哪?直接去县城?那也没交通工具啊,走着去的话那得到了猴年马月了,不过马上我就反应过来了,村子外面就是荒地啥的,我可以跟她去野战啊,想到这,我赶紧回她,说:“你现在能出来吗?要是能的话,就现在吧!”

    她说现在不知道她爸妈睡熟了没有,要不就再等半个小时,等会她偷偷出来,不然害怕她爸妈没睡着呢要是听见她出门的动静就坏事了,我寻思郑虎这小子也不知道睡着没有,那就再等半小时吧。

    当然了,剩下的这半个小时,我可没有愣在这等着,而是赶紧出去用凉水冲洗了下身子,还刷了牙,不过我只是冲洗了“局部区域”,并没全冲,因为这天实在是太冷了,用的还是冷水,完事我都感觉那玩意要冻坏了一样,怕一会不好使了。

    时间差不多了之后,我就偷偷的出了屋子了,出屋子的时候,我还小声吆喝了一声郑虎,不过这家伙没反应,应该是睡着了,从院子里走的时候,我都是蹑手蹑脚的,而让我最担心的就是开院子的大门了,那门是铁皮门,开的时候会响,声音还比较刺耳,我最怕的就是开门的时候被郑叔他们给听见。

    所幸的是,我开门的时候动作很轻,门发出的声音也不是很大,完事我出去之后,才赶紧朝着马朵朵家去了,不过这一路上可能是自己走动的时候有动静,村子里的好几条狗都叫唤起来了,这让我有点慌张,我到了马朵朵家的时候,这家伙还没出来呢,但是没片刻功夫,我就听见院子里面有动静了,紧接着她家的门就开始响了,应该是马朵朵在开门呢,我这时候就问了一声,说是马朵朵吗,她回答说是,这下我心里才松了口气,同时也特别激动,今天晚上偷腥没问题了!想想都觉得刺激的不行。

    等马朵朵从家里出来,把门关好,完事我两往村头走的时候,我心里才算是彻底放下,这时候我也很紧张,真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刺激,马朵朵这时候应该是害羞,不怎么说话了,也不敢看我了,就是快走到村口的时候,她才突然问我:“咱们去哪里啊,要走着去县城吗,我还以为你要开车出来呢,就算不开车的话,你也该骑个自行车摩托车啥的出来呢!”

    我说郑叔他们都睡着了,我怕开车吵醒了他们,所以就走着出来了,至于去不去县城,我说看她,要是她愿意走着去的话,也可以走着去,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在村子外面随便解决吧,马朵朵说这大冷天的,要是把裤子啥的脱了,估计能冻死个人,还是去县城吧,大不了回来的时候打个车回来呢。

    她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是跟着她往县城走,不过我两出来的时候,都没有穿太厚的衣服,这时候又是大半夜的,实在是太冷了,刚走出村外,就起风了,更是冷的不行了,马朵朵这时候应该是受不了了,不愿意继续走了,她说要是就这么走到县城去的话,估计都要冻死了,我说那咋整呀,她说就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吧。

    我寻思这样更好,完事附近刚好有一个水塔啥的,我们两就走到水塔的背风处,我让她弯腰扶着墙,然后站在了她身后,过程我就不多说了,只说感受,并不是很爽,因为太冷了,马朵朵嘴里也一直嚷嚷着冷,后来事情办完了后,我都没怎么擦,直接提上裤子就跟着马朵朵回村子去了,说真的,这种感觉刺激是刺激,但是并不是很爽,我寻思等明天白天了,要是能跟着马朵朵去县城,那才是最爽的时候呢。

    等我回到家里后,我才仔细擦了擦,后来马朵朵还在QQ上问我舒服不舒服,我并没有说实话,因为怕她以后不让我干事了,我说很舒服,很刺激,还问她啥感觉,她说除了冷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说着,她还补充了一句,说:“不然明天白天咱们去县城吧!”

    我说好,就这样,我两约定好了第二天去县城,随后就都睡觉了,不过睡觉前我心里也有一种很重的罪恶感,觉得对不起乔兔,但心里同时又有一种侥幸心理,觉得只要我跟马朵朵谁也不说,乔兔怎么会知道呢?或许我这样做很不男人,但那时候毕竟年轻嘛,做一些错的事,我觉得还是能理解的。

    第二天差不多早上九点多吧,我就迫不及待的给马朵朵发信息了,这时候她也已经醒了,我两约定好十点钟出去,我临走的时候郑虎还想跟着我一起去呢,但是我忽悠他说我要去给马朵朵家帮忙,去她亲戚家里搬运东西去呢,估计的忙活大半天,我这一说,郑虎这小子直接就不跟了,完事我就开车去了村外,时间差不多之后,马朵朵就到了村口跟我碰头,我两也就开着车往县城走去了。

    大概昨晚上天黑,我两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这时候大白天的看的特别清楚,所以谁都有点不好意思,都不敢看对方,尤其是马朵朵,我好几次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脸都是微微泛红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