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4/24598/10620504.html"}})();尊宝娱乐 >逆青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94 赢得很轻松

正文 494 赢得很轻松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曹园园干哥愿意打电话就打电话,反正我们三个该怎么行动就怎么行动,跟他也没啥关系,至于曹园园她对象,倒是也算是个男人,紧跟着我们就上来了,看起来一点都不胆怯,想想这也正常,曹园园这样的人,她能看上的男生,应该也不会太差劲了,只不过唯一让我有点不喜欢的就是,他这一头黄毛,看起来太掉价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非主流,不过这时候已经是10年了,非主流已经流行好几年了,这种头发还是非常普遍的。

    除了曹园园对象,还有几个学生跟着一起来了,这估计是曹园园对象的好兄弟,剩下的一些胆子比较小的,就围在曹园园干哥跟前,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跟上来,估计他们就是被叫来凑人数的,真干起来并管不了多大的用。

    这时候我也顾不得想太多了,因为眼看着就要到了对面那群人的跟前了,我跟陈冲还有郑虎买来的钢管,这时候就在袖子里面藏着呢,离着他们人群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对面的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了,有几个打头的人已经开始往我们这边走了,而其他的人可能是见我们人少,这时候都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跟着往我们这边走,后来有个二十岁的社会青年还指着我们骂,说了一堆难听的话。

    这时候陈冲说了句上,完事他的袖子一甩,钢管就从袖口里面甩出来一大截,随后他抓着钢管的把,举着就快跑冲上去了,我跟郑虎自然也学着甩了下钢管,其实我们三个在来时的路上,就试验过好几次了,不过我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袖子口太紧的原因,甩了下没甩出来,愣是自己用另一只手掏了出来,整的我还挺尴尬的,本来想耍酷呢,结果失败了,不过好在这时候也没人注意我。

    话说我们三个这一掏出钢管,对面的人立马就愣住了,但是他们最前排的几个人估计以为我们只是吓唬吓唬他们,并不敢真的动手,这时候就用手指着我们,让我们别乱动,但陈冲这时候已经冲到跟前了,他一点都没怂,直接就拿钢管朝着一个二十岁男青年的脑门劈了上去,那家伙都没来得及躲,被劈了个结结实实。

    反正陈冲用钢管敲在人家脑门时发出的声音都特别响亮清脆,其他的人当时就全懵逼了,有的胆小的还瞬间就散开了,而陈冲这时候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敲下一个人,我跟郑虎自然也是拿着钢管乱敲,说真的,我本来还有一点小顾虑呢,怕事情要是闹大了自己不好收拾,但后来我动了一点小心思,那就是:曹园园她爸可不是一般人啊,他不是认识那个原叔什么的么,如果我们三个把事情闹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那到时候让曹叔出面,那我们几个应该也就没什么事了。

    也正是有这个想法,所以我们动手的时候都特别狠,我也没有丝毫的顾虑了,说真的,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跟人干仗了,感觉特别爽,尤其是对面的人都没什么战斗力,我们三个打他们那完全就是碾压,虽然他们人多,但是很快就被我们三个的气势镇住了,人群也很快就被冲散了,基本上连还手的人都没有,至于我们这边剩下的人,这时候也都上来动手了,估计也明白对方都没招架能力了,反正今天这场仗赢得很漂亮,基本上没费什么力气,我们这边连个受伤的人都没有,而对面的人有三个都被开瓢了,地上一摊子血,要不是后来听见警车鸣笛的声音了,我们估计还要打一会呢。

    因为当时为了躲警察,我们跑的比较匆忙,后来曹园园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我们才得知曹园园她干哥被警察给抓走了,不过没什么大事,她说她看情况吧,如果情况不对劲的话,她大不了就找她爸帮忙,反正今天是谢谢我们三个了,还说改天要请我们三个吃饭,因为今天晚上她还有事,就先免了。

    我们三个在回去的路上,陈冲还一个劲的给我要曹园园的电话,我自然是不给他,我说:“你这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啊,曹园园才多大的人啊,你不会是想打她的主意吧?她性格跟陈雅静那么像,简直就是年轻版的陈雅静,你看着也能下去手?”

    陈冲这才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你他妈是不是傻逼,谁说的我给你要电话就是想打她的主意了?我就是看她混的不错,寻思她跟前应该认识一些初中高中比较骚的小姑娘,要是这些小姑娘愿意来我这干的话,那多爽啊!”

    我说你这不是祸害祖国花朵么,她认识的人都才多大啊,陈冲说这种事都是你情我愿的,他又不强迫,说着,他还突然话锋一转,说:“咋的?你小子难不成对人家曹园园有意思,想独吞不成?好啊你,你现在都跟乔兔好上了,居然还......”

    我自然是不允许陈冲在这胡说八道了,直接就打断他了,我让他别在这瞎说,不过说完这话后,我突然反应过来了,这乔兔之前可跟我说过,以后少跟曹园园来往,如果要跟曹园园见面的话,就得提前跟她说一声,我现在都帮完曹园园的忙了,要不要跟乔兔说一声呢?

    我还把这事跟陈冲和郑虎说了下,让他们两给我出个主意,陈冲听完就在那笑,他说:“不是吧,这么点破事你也要跟乔兔汇报啊,你跟曹园园又没有上床什么的,不用说,而且你不说我不说她也不会知道的,你要是主动说的话,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郑虎的意思跟陈冲也一样,所以考虑片刻后,我并不打算跟乔兔说,反正我自己也没做什么,不怕。

    等我们三个回到住的地方时,发现王百万跟娘娘腔已经回来了,而且让我没想到的是,二妹也在我们这,他们三个正在客厅斗地主呢,看起来二妹现在已经完全跟我们这些“不良分子”打到一起去了,当时他们三个还买了一堆零食呢,我在旁边看他们打牌的时候,出现了让我惊讶的一幕。

    当时王百万要吃锅巴,而锅巴袋子就在二妹跟前呢,他也懒得自己伸手拿,直接用下巴指了指锅巴袋子,说他要吃锅巴,而这二妹直接用自己的手拿起一片锅巴,就这么当着我们的面送到了王百万嘴跟前,王百万也很随意的咬住锅巴,吃了起来,看起来两人这时候的神情什么的,都特别的自然,就好像是一对情侣一样,这可让我傻眼了。

    我这时候还开玩笑的说:“看起来你们两就跟一对一样,下回就打算用嘴来喂了吧!”

    王百万冲我得意的一笑,说:“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时间,我们两就能在一起了!”

    王百万这话说完后,二妹还拍了他一下,让他别瞎说,我寻思这王百万现在真是脸皮越来越厚了啊,他居然敢当着二妹的面这么开玩笑了,看起来他跟二妹的关系发展的很快啊。

    后来他们玩的差不多了之后,二妹接了个家里的电话,完事说她要回去了,她走的时候,王百万还非要送她到楼下,二妹嘴上说不用,但最后还是默认让王百万送她了,他们两走了之后,我就问娘娘腔,说:“王百万这发展得挺快啊,感觉他现在跟二妹已经很熟悉了啊!”

    娘娘腔叹了口气,说:“可不是咋的,要我说呢,这二妹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偏偏就喜欢王百万这种类型的男的!”

    娘娘腔的话更是让我震惊了,我问他这话是啥意思,二妹喜欢王百万这样的?娘娘腔点点头,说王百万这么说的,而且看王百万一副特别自信的样子,估计二妹真的喜欢这种胖胖的男生。

    我这时候也挺无语的,之前王百万也跟我说过二妹喜欢他这种类型的男的,但那时候我觉得二妹就是故意那样说的,可没想到居然是真的,陈冲跟郑虎这时候也表示不相信,他们还说要王百万真的跟二妹在一起的话,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

    几分钟后,王百万回来了,进了屋子后还吹着小曲,看起来心情很好,我们这时候就把他围起来,问他跟二妹到底是咋回事,这才过了一个寒假,关系就发展的这么快?到底用了什么阴谋诡计,王百万说这就是缘分,老天注定让他们在一起呢,看着王百万这一脸得瑟的样,我们差点联合起来收拾他,还说了不少的风凉话,说他跟二妹根本就不可能,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但是王百万丝毫不受我们这些话的影响,他说我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他早晚会拿下二妹给我们看的。

    再来说说曹园园这件事吧,今天帮了她的忙之后,我一直到晚上都没有跟乔兔汇报这件事,这天晚上跟乔兔聊天的时候,我就发现乔兔似乎聊天的情绪并不怎么高涨,能感觉的出来她似乎是不想跟我说话,我问她是不是出啥事了,咋感觉她心情不好,她一开始说没有,但是最后聊到十一点多眼看就到了睡点的时候,她突然问我,说:“我不知道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重要,我之前给你说过的话,你就从来都没放在心上是吗?”

    乔兔这么一说,我内心就忐忑起来了,我虽然不知道她为啥这么说,但知道肯定是我哪里做了错事了,尤其是跟马朵朵有一腿之后,现在真是一有风吹草动,我这心就砰砰的,我问乔兔咋了,为啥好端端的这么问,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问我:“你难道不觉得,今天应该跟我汇报一些啥事吗?”

    看着这句话,我心里有点犯嘀咕,她为啥说是今天汇报?难道是我今天做的事?我今天貌似就帮曹园园干仗去了,难道这件事乔兔知道了?这怎么可能啊!她跟曹园园又没有交集,两个人的朋友圈也完全不在同一条直线上,根本没可能产生交集啊。

    我怀着侥幸的心里,问乔兔我要汇报些啥事?乔兔回我说:“我真是对你失望透了,你今天自己干了些啥你自己不清楚吗?还非要我说出来你才肯说是吗?你们男生怎么一个个都这样啊,不到黄河不死心!”

    她这话一出来,我基本已经确定了,我帮曹园园干仗的事,她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